Bright博士不再被允許使用時間異常回到過去以致得以殺死希特勒
評分: +9+x

Bright博士穿著整套的納粹黨衛軍制服,配有一把瓦爾特P38手槍,突然地出現在希特勒的地堡裡。 他從槍套中將手槍抽出,並走向眼前的那道鐵門。

「站住!」有個聲音從背後傳來。

他轉過身去,將手槍上了膛。而站在他眼前的是一臉困惑的穿著與他類似服裝Cimmerian博士。

「你他媽為什麼會在這裡?」Bright的語氣中帶著一絲憤怒。

「什麼?你是誰?」Cimmerian雙手插腰。

「Bright博士,你他媽的。是你告訴我不可以回到過去殺死還是嬰兒的希特勒,這是胡說八道,畢竟我在你告訴我之前我就已經這麼考慮了。」

「喔對,我想起來了。」

他們之間停頓了幾秒鐘。

Bright挑起眉:「所以你為何在這裡?」

Cimmerian的目光撇向一旁:「我是、呃,我是來這阻止你殺死希特勒的。」

「在他的地堡?你跟我開玩笑吧,即使我甚麼都不做,他也會在幾分鐘後死去,我想你們這些道德專家不會介意的。」Bright的聲音越來越低:「等等,你不是來阻止我的,如果要阻止我他們大可派個特工或什麼來的。」

地堡的燈光開始閃爍,外頭的會戰所造成的振動從上頭的天花板傳來。

「好吧,我顯然不是為此而來,但我是唯一一個可以用來阻……」

「少廢話。」Bright說:「你是來殺死希特勒的。」

「好吧,事實上你說的沒錯,我是來殺死希特勒的。」

「你他媽,你是後來的,殺死他是我的權利。」

「你何時擁有這個權利了?」

Bright在空中揮舞著槍:「現在。」

Cimmerian抿了抿唇:「你才沒有權利殺死希特勒。」

Bright聳了聳肩:「我是說,我們能一起殺死希特勒。」

Cimmerian想了想,皺起了眉頭:「好吧,那我們要怎麼進這扇門?」

他們倆個看著這道鐵門,他由鋼鐵製成,且沒有明顯的機關。

Bright指著門:「我想我們只要把他撞開來就行了吧?」

他們面面相覷,然後側過身,用肩膀狠狠地撞擊在門上。他們兩個被彈了回去,露出了困惑而沮喪的表情。

Bright咬牙切齒道:「這門真他媽堅固。」

Cimmerian用那戴著手套的手揉了揉自己的右肩:「是,一道堅固的門,媽的。」

「我認為我們應該要更有默契,如果我們同時撞擊它,就有可能把門撞開」

Cimmerian點了點頭:「你來數到三?」

他們倆又做好了撞擊的準備:「好。一、二──」

「等等、等等。」Cimmerian打斷他的動作:「我們是要在數到三的時候撞,還是我們要說"一、二、三,上!"」

「三的時候撞。」

他們又重整了自己的姿勢,然後Bright又一次數到:「一、二、三。」

他們一起把肩膀撞上門的瞬間,又被彈了回去。但這一次從門的另一邊傳來了一聲巨響,那是一聲槍響。

他們兩個同時閉上眼,讓痛苦和失敗的苦澀刷洗自己。他們剛剛錯過了自己唯一的機會……

然而那沒有上鎖的金屬門的門把突然間轉動起來,Clef博士穿著全套的納粹黨衛軍制服,從門的另一側走了出來,看到Bright和Cimmerian正沮喪地揉著自己的肩膀。

Dr. Clef咧嘴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嗨!你們是來這邊殺希特勒的嗎?」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