驟雨
評分: +12+x

暴雨拍打著窗戶,夜空之中一道雷光劃破天際,轟然的巨響彷彿閃電擊中了房屋外的樹。「怎麼了?」即使不情願,我的意識還是被這惡劣的天氣從黑夜之中喚醒。「Ellis快點起來!我們要走了!」

是爸爸的聲音。「老爸,發生什麼事了?」聽著那破舊的木板樓梯所發出的嘎吱聲,伴隨著他急躁的步伐而變得逐漸清晰。腳步聲越來越近,隨後突然停了下來,而爸爸就站在門口,他的眼神透露出緊張的情緒,但似乎在看到我之後變得平靜許多。「我的老天,幸好妳沒事。院子裡的樹被閃電打中整個燒了起來,房子也著火了。」

「那我們要去哪?」「先去妳阿姨家,之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快!拿幾件衣服我們就要走了!還有不要太靠近……」一道閃電降臨於大地的某個地方,震耳欲聾的聲響使得我聽不見爸爸最後一句話說了什麼,我想看看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逐步走向窗戶。「Ellis!我不是說了不要靠近窗……!」伴隨著樹幹斷裂的聲音,我開始理解老爸的焦慮了。

我看見了,大火,迎面而來

*

天花板的灑水器正噴灑著大量的水,而走廊的警報器正良好的發揮著它的功能,讓我不得不從寶貴的午休時間甦醒過來。「發生什麼事了?」

「沒什麼,他們在測試新型的噴霧器填裝溶劑,好像是壓力過高,炸開來了。」Apoyn博士正站在灑水器下喝著他的咖啡,看在心裡總有種說不出的違和感,但仔細想想,他就是這樣的人,至少在我的記憶中,他是。

「那麼你呢?你在做什麼?」「等妳醒來吧。」「如果我沒醒來呢?」他把頭歪向一邊,皺起眉頭思考了一下。「我會幫研究員Alice想一個比溺死更好的死因。」聽他這麼說,我還是不禁笑了一聲。「是嗎?那還真是謝了。」Apoyn放下了他手上的馬克杯。「總之我們先走吧,這邊交給他們來清理就好了,況且衣服都濕了。」「這倒也是。」

午後的員工休息室裡瀰漫著咖啡的香氣,似乎是知覺真的變得遲鈍似的,即使換了一套乾淨的衣服,喝了幾杯現泡的咖啡,身體依然感受的到一絲寒意。「總之就先這樣了,其他部門的事等晚點會議再說。」看著Apoyn從門口進來,隨後逕直走向咖啡機,也為他自己泡了一杯咖啡。

「話說,我們部的部長到底是誰?怎麼感覺每次都是看到你在出面?」趁著這個時機,順便把壓抑在心裡許久的疑問給拋了出來。「潛規則上,我們沒有部長,或許有,又或許真的沒有。但是行政上必須有人接手這樣的工作,而我也忘了我做著這樣的事情有多久了。」

Apoyn就這樣靠坐在吧檯邊,而他似乎還有話想說。「那個,Alice。」「嗯?」「是下個禮拜對吧?」「嗯。」他沒有繼續發話,而我們兩人各自喝著手中的咖啡,就這樣沉默了數秒。「你對我的看法如何?」他遲疑了一下並看了我一眼,隨後把手中的馬克杯放在吧檯上。「你是不是認為我會露出很驚訝的表情?」「可惡,這招已經不管用了嗎?」「差不多吧,畢竟妳跟在我身邊好一陣子了。 」

他重新拿起馬克杯,繼續說道。「妳怎麼會突然想問這個問題?」再一次的,我們再一次拿起手中的咖啡小啜一口。「就……想知道吧。說到底也是你把我推薦去12站的。」「這樣啊……」他猶豫了一下子,隨後挺直身子讓身體離開吧檯。「我對你的看法有點一言難盡,所以這麼說好了……

謝謝妳,我最親愛的副部長

*

水龍頭的水持續流淌著,洗手間門外的腳步聲絡繹不絕。那一天Apoyn對我說了些什麼,我已經想不太起來了,甚至是他的長相,現在,也變得逐漸模糊。

某間廁所裡面傳來了聲響,讓我不得不中斷我的思考。「該走了,至少不能丟他的臉。」關上水龍頭,拿起包包中的口紅,擰開蓋子後遲疑了片刻,看著早已乾裂的蠟又決定把蓋子蓋回去。「我已經……這麼久沒用過了嗎?」

重新回到走廊上,空無一人的景象與剛才所聽到的聲響產生了嚴重的衝突,但現在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我記得是……再往前走一點吧?如果照剛剛櫃台裡的人所說的那樣。」雖然有點晚了,但我還在Site-ZH-12的地下2層遊蕩,尋找著入職說明會的會議室。「啊,就是那間了吧。」看見走廊上有一扇門微微敞開,內心裡認定了那就是目的地。

「不好意思打擾了……」推開門後,看見了一名男性背對著門口,坐在長型會議桌上。似乎是聽見了我的聲音,他回過頭來看向我這裡。「看來妳就是那位Alice了,對吧?我已經在這裡恭候多時了。」即使沒看見名牌,但從對方左眼所帶著的眼罩也能知道,他就是Site-ZH-12的主任,Dr. AD。

「抱歉我遲到了。話說……其他人呢?」「這個嗎?我讓他們先走了。」根據我收到的邀請函所說的,這次應該是很多人一起調職過來這裡,看來自己真的遲到太久了。原先坐在桌子上的Dr. AD縱身躍下,重新端正的坐在椅子上。「請坐吧。」

聽了對方這麼說,我隨手拉了最近的椅子就坐下了。「那麼,我想先請妳簡單的介紹一下妳的專長。」我習慣性地清了一下嗓子。「我是Alice,過去曾任職於Site-ZH-02模因工程部三年,專長是第一時間分析模因效應的類型及原理。」我看了看對方,而對方只注視著手中的文件,口中唸唸有詞。「Alice……DOME……首席分析師……就跟資料上寫的一樣呢。」

「不好意思,你說什麼?」「沒事,不用在意。話說Alice並不是妳的本名對吧?」「如果您手上拿的是我的個人資料,那我想上面應該會有您所想要知道的資訊才對。」即使已經試著去壓抑衝動的情緒了,卻還是忍不住使用了比較衝的語氣,但Dr. AD似乎不怎麼在意。「這倒也是。對了,我還沒自我介紹,我是AD,從今天之後就是妳的上司了,有空可以多去逛一下我們站點喔,畢竟我們可是以良好的員工福利為傲。」

我向他稍稍的點頭致意,但我還有一個令人在意的疑問。「對了主任,我還有一件事情想向你請教一下。」「嗯,請說吧。」我吞了口口水,深吸一口氣。「今天跟我一起來的那些人呢?他們去哪了?」聽完我的提問之後,對方的神情顯得有些疑惑,並重新拿起文件看了幾眼。「讓我看看……Ellis W. Leonard,妳是搭接駁車來的,對吧?」「是的。」我是這麼的回答,而對方卻把眼罩翻起來,並說著:「請妳試著回想一下……

妳是在哪裡上下車的?還有,車上有坐著其他人嗎?

*

那是個外頭下著大雨,天空中蔓延著無數道閃電的夜晚,我從夢境中醒來。懷抱著無限多種的疑惑,我走向了窗前,看見了被烈火焚燒的大樹,向我迎面撲來。而我最後記得的,只剩下老爸將我從窗邊拽到門旁,撞擊到門框的疼痛感,以及他在火光中所留下的背影。這個場景,我已經在夢裡見過無數次了,但每次老爸的臉要轉向我的時候,我卻無法構築他的長相。我不斷的在夢中掙扎,不斷的從惡夢中醒來,只為了再見到老爸一面,但是……

不是我記不起來,而是我沒有機會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