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檔001-O5
評分: +4+x

當你在閱讀這段文字的時候,恭喜你,你頂替了我們當中其中一位離世的成員。某個東西結束了他的生命,或許是頭怪物,或許是GOC的復仇者,或是我們重蹈亞倫的覆轍,再度引火自焚了。當然,不可能是老死了,我們在那方面可保持的很好。無論如何,一個老看守離開我們了,傑森?亞格尼斯?也有可能是我。老實說如果不是我了話我會很驚訝,我一直是我們當中最勞累的那個。

當我在寫這封信的時候,我還是把你當成人類看待的,這是你此生最後得到的禮遇,希望你懂得感激。

無論你過去的身分和事蹟,既然你踏入了這個領域,你一定已經爬到相當高的層級了,你肯定會對一些事情感到奇怪,似乎並不是那麼單純。我不知道你聽聞過多少,或自己拼湊了多少線索。這些問題的癥結點在於:SCP的回收與取得過程都只是一場戲,有些甚至純屬虛空杜撰。基金會史根本沒有過什麼「回收」SCP 行動。

讓我從頭開始說這個故事吧。

亞倫·希爾格是一位物理學家,1891年時他正在康乃爾大學做研究。亞倫真的是一個天賦異稟的學者,即使他沒有選擇走這條路,我相信他也能成為與愛迪生、愛因斯坦與霍金齊名的大人物。我非常了解他,他曾經是,以後也應該會是我的兄長。

他還是個熱忱的業餘博物學家,喜歡在森林中健走。有一天,亞倫回到位於埃薩克斯州的老家時,經過了一條碎石路。他決定在上頭走一小段,並注意到了這條路遠遠長於它應有的長度,無窮盡的向上延伸。他本該能走到鄰近的山丘上,可卻發現自己又回到了出發地,明明路上連個下坡路段也沒有。

普通人可能覺得自己搞錯,就這麼離開了。但亞倫是個固執的人,開始深入調查這條路。他發現這條路並不遵守純歐幾里得學,就像那位數學家塞開里一樣,他發現了某種突破直線性質的異端。

亞倫開始了研究。新構築的方程式成為了你後來發現的資料其中一部分,你終將會理解這些內容的真正含義。他就近蓋了一間小屋作為臨時的研究基地, 他實際應用的第一個產物是把能開啟任何門的萬能鑰匙,現在我們管他叫SCP-005了。

他找來了其他工作夥伴。作為他的弟兄,我是第一批被找過來的人, 那時我還是個哈佛醫學系的學生。一開始我還以為他瘋了,可當他展示了那條小徑與鑰匙時,我知道自己無法拒絕這個學習的機會了。亞倫還找了許多友人與同事。他們大多已經離我們而去了。但……我們仍舊是一切的核心。基金會正是由我們建造的。

最初,我們專注於發現,以及那些我們能力所及的事情。我們把計畫目標訂的很高,以為自己能透過這些東西改變世界:解決飢荒,提供居所給流浪漢,治癒疾病甚至死亡。

托馬斯·卡特給我們贊助,讓我們生活無虞,可這些資金很快就燒光了。托馬斯利用自己在華爾街和華盛頓特區的關係幫我們籌措更多錢,向那些人展示了一點點成果,並對天發誓絕對不用於邪門歪道。

我兄長的未婚妻,艾格尼絲·彼德森是我們這些人當中唯一有組織能力的,把我們這群亂跑亂竄的小野貓變成了基金會,使夢想家和狂熱者們組成了一個團體。

我們很快建立起了一個祕密設施。在想大肆宣揚這些成就時,我們同時也害怕遭到外人奪走。我們自我安慰說這只是暫時的,只要這一切都穩固下來,最終,這一切都將展現給世人。

最開始,我們非常謹慎,製作了許多體積小且成本低,甚至有用的東西:青春湧泉、彈跳球、內戰紀念雕像。這讓我們更有自信,並開始研究人類,往人體實驗發展:讓自願者變成混凝土人,在街友的肚子裡放入了行星,我們讓他變得有點特色了,可不是嗎?

輕而易舉,或許從一個現實的小小漏洞中開發出這麼多東西有點荒謬,但這些成果的確就這麼一個接一個的見世,順利到有如受到某股力量推進一樣。

但緊接著事情開始出現了變化,亞倫投入於方程式研究時,意外發現了丟失的數字。我們還發現自己無心製造出了喪屍瘟疫。但我們早已深陷其中,直到惡夢水管和樓梯間的出現,我們知道自己需要更多外援了。

托馬斯向軍方展示了這些東西,告訴他們這些異常是如何被「找到」的,我們胡謅了名喚「普羅米修斯實驗室」「渾沌反叛軍」的相關組織,於是他們以個人名義撥了大筆資金與人員進來。我們成長茁壯,逐步擴張,也向其他國家做了同樣的生意。有些人信了,也有些沒有,不過也夠了。這讓我們發展成一個國際組織,更多研究者來到我們的旗下。儘管幾乎沒有人懷疑這些實驗體就是我們自己搞出來的,但我們偶爾也會安排讓外勤特工「尋回」項目的戲碼,有時還捏造簡單的報告文檔,說明所謂的「失效」,只要我們說是這樣,那事情就會是這樣。

當然,問題依然源源不絕,傑里米與托馬斯竊取了實驗成果,去成立他們可笑的俱樂部。一些研究員發瘋了,開始崇拜起機器,還把足夠成為威脅的知識一起帶走。這些小組織造成的影響,我們至今都仍在努力處理。

所以,我們收容他們,控制他們,我們無法自拔,你能明白嗎?我們放棄了謹慎,而選擇更大膽的作為。我解剖了一個小男孩,把他變成一團憎惡之血肉。

這是有原因的,凡事總有個理由。像231,我創造了那些姊妹,從孤兒院裡帶走,實現了後續的工作,那並不是意外產物,我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曾經有個原因。但如果我現在還記得了話,我一定會受天譴。沒人知道亞倫最後何去何從,或變成什麼樣子了。

我們繼續前行,跨越亞伯,踩過血泊,經歷那該死的大蜥蜴。我們仍然向前走著。除此之外還能做什麼?我們唯一的希望就是在這片咎由自取的災難中,更加深入地去理解它。我們騎虎難下,要是中途跳下也只會被它踩死。但這一點都不可怕,你也不該感到可怕,畢竟我等已以此立足百年。

我真正擔心的是,那些不出於我等之手的異常。不,這還是我第一次吐出實情。這些東西不是從外面找回來的,但的確不是我們的造物。那些就是……突然有一天出現在這,然後被我們收容起來,一直一直收容著。你明白了嗎?事情從來不在我們的掌握之中,從來沒有。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