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律嚴明
評分: +8+x

「雅羅斯拉夫祕法長,你要睡到什麼時候?」

「咳」
91號幹員緩緩從長椅上起身,被人搖醒的感受使他一度以為自己還在第八處早已淘汰的舊式運輸機上,巴緊神經等待著任務到來的那段日子

但眼前不再是夜色茫茫與昏暗的警示燈,撫曉的曙光打亮了雪地,刺骨的冰寒給這位在俄羅斯大地上打瞌睡的白痴一個差點凍傷的結案
「抱歉啊小姐,要走了嗎?」這一次的腔調模擬也非常的精采絕倫,他為此練習了不少時間
這裡是兹納緬斯基修道院外圍扎里亞季耶公園,一輛普通的拉達轎車停於不遠處,今天的修道院的寧靜是出自沙皇先知協會的有意為之

「嗯,處理完了,還要麻煩你載一趟了」
91打開尊位方向的車門,邀請貴客上車,汽車引擎發動的反饋,似乎與天上落下的雪花一樣,比平常要來的不疾不徐,很悠閒,但91只在乎汽車本身是不是出問題了

「那麼,"Reverberate" 博士,聽說下一站是回到基金會?」

「可以的話我沒有很想回去。」此行讓她身上多了某樣珍貴的東西,91感覺得出來,特別是武器這類的

「好吧,因為協會要求,我必須護送妳到法國,還請見諒。」

「其實可以不用到法國啦,我有我的方式。」

「悉聽尊便。」

盯著道路說著客套話,對方在回應的同時,逕自輕撫著手上的黑色不織布套袋,位置應該是劍鞘
若有所思

宏偉的克里姆林宮俯瞰著這宇宙中一個一個渺小的齒輪,小轎車內一邊播放著91不是那麼喜歡的流行樂曲,有些故障的暖氣也以不那麼舒適的溫度發出抗議,但很顯然的,這位駕駛對於周圍環境的舒適度不是那麼講究。

當然後座的Reverberate博士也自然不是什麼養尊處優之輩,91也很清楚這點,車輛一路迂迴著走著常人看不出其規律的路徑,看似大幅拖延時間的沒效率行車路線,卻讓他們在短短五分鐘內橫跨了半個莫斯科

在等紅燈的同時,91瞄了眼路邊販賣熱玉米和квасъ1的小販
「會餓嗎?」
「有點。」
「妳吃很多嗎?」雖然似乎有點失禮,不過若是對食量大的人來說,吃不夠相較之下更失禮,或許吧。
「沒、沒有啦。」

將車規矩的靠邊後,91大口吐出的霧氣從敞開的門間升起,已經不堪更多負荷的身體很適合飾演這個老態龍鍾的角色。

烏里茨基 • 雅羅斯拉夫,前國家安全局第八處資深臥底幹員,前全球超自然聯盟 奇術能量應用委員會副秘書長,沙皇先知協會秘法長,這是他的新名字,新身份,新角色,他最擅長這種本不該在劇本上的角色了

「諾,博士的份,我的先放你這邊,行嗎。」
「謝謝。」

車門外的寒氣還是讓Reverberate不自覺的將半張臉埋入圍巾裡,在接過飲料之後,才得以回去享受有點失調的暖氣,漂亮的雪花在精織的毛衣上面融成一滴滴的水珠,然後沒入。

駕駛回座,輕輕揉了揉太陽穴,藏不著的皺紋或許有不少不能講的故事能講?隨著車輛再度行駛,這層想法也在Reverberate的心中淡去。

一個右拐彎,迎面便是謝列梅捷沃國際機場外側,這些讓行駛體驗特別舒適的古沙皇時代的城市密道是91認為他來莫斯科最大的收穫;待車輛駛進停車位,他再度幫Reverberate打開了車門。
Reverberate下車時突然顯得特別的開心,或是說興奮,這讓91略感錯愕。

「不走航廈嗎?」
「基金會在這邊有私人機庫,雖然是另一個站點的,但停在裡面的私人飛機就是我們的了。」

也對,如此舟車勞頓還要轉機去地中海的法國軍港上船,有架減少許多麻煩的私人客機再好不過,91暗暗在心底羨慕著基金會的雄厚資本,然而








只見一架金雕式SU-47戰鬥機從機庫裡嘲諷般地探出機鼻。


今天的Site-ZH-16特別繁忙,某個與自己無關的重大事件使得面向海港的這一側、行政大樓小會議室前的大廳人來人往,背後的會議室也如火如荼地運作著。

垂直豎井旁的升降警示燈閃著,胸前亮黃的識別證與腰間的警棍、槍套內的致命小玩意上,這幾樣東西掛在他身上幾乎一整天了,不知道這場會議能夠開多久,在會議室門外的警戒工作算是他日常的工作之一,雙腿彷彿絲毫不感到疲倦的與軀幹挺直肅立。

當然他現在也是MTF-宦者-13“猶大的吻痕”這隊機動特遣隊中的異類,輔助職位上的方便使他不需要做什麼也能得到剛剛好的關注

自從91號幹員選擇跳槽至沙皇協會後再回到基金會,已經過去了半年的時間。
沒有人知道他過去作為第八處幹員和更多複雜的身分,至少已知範圍內還沒有。

Site-ZH-16很大,雖說大部分並非最高層級的高機密區域,但很明顯的,直覺告訴他這裡到處都是各方眼線、怪人瘋子,還有一票聰明過人到加以提防還不夠的研究人員,若是三、四十年前的自己,肯定會對這膽戰心驚的生活感到無比焦慮,但年過半百與不斷透支運氣的人生,讓他現在能以最冷靜的雙眼看著新的環境,而且這一次不是為了臥底,而是為了自己而來。

不過說實在,這裡檯面上乾淨,但底下龍蛇混雜得多,91開始懷疑是不是每個跟異常有關的組織都要底下的人兼職打工,甚至他能感受到在過去進入非人領域時才能感受到的妖魔氣息,或許應該感謝第八處給予他出入colony多次的機會,這些經驗讓他在職場上總能提前預知到危機

或是提前遭遇到危機。

會議室的門板重重的砸飛了他的身子,在大廳地上翻滾了數圈之後,右手重重拍向地面,抵銷掉了足以讓他筋骨粉碎的力量,是一個漂亮且標準的受身動作;他跳起身來看向滿目瘡痍的會議室門口,看來是有什麼東西在裡面爆炸了。

這時候應該要逐級通報站方指揮鏈,並採取調查…
背好的突發狀況清單開始浮現在腦海,他正歪頭要使用無線電,人稱代理人的西裝男子面帶微笑的信步走出會議室,那雙亮到異常的皮鞋也因此沾染上了不少因爆炸而揚起的塵灰。

就別說那張臉了,91一看到就本能地想吐,那是什麼樣的怪物?自91第一次看到他的面貌就再也忘不了那個可怕的面龐,任務時91總是刻意地避開會目光相對的狀況
更別說許多人對那張臉的反應了,常讓91感覺自己是不是和別人根本不同的時空上,他們根本記不得那張臉長怎樣。

代理人身後冒出的是一隻背著比自己身體大的火箭筒的貓,從那個一次性火箭筒的狀況來看,應該才剛剛發射過
事以至此,抓到兇手,或許是習慣問題,91舉起了持槍的右手,左手摸向彈匣袋。

然而代理人只是輕揮了手示意讓他別來處理並結束任務,雖然因為距離的關係,91看不到那貓的細節,但很顯然的皮毛比進去開會前炸了一圈,那個代理人究竟做了什麼不可為之事暫時不得而知。

一名研究人員抬起了剛剛的爆炸噴飛的半塊門板,部分寫著研究資料的A4紙散落在周圍和底散落在周圍和底下,看來波及者不只91一個人,他轉過身去幫他拾起地上的文件,卻感覺到了一絲殺氣

「抱歉,保安先生,我來收就好了,因為這裡頭有些資料的權限等級會害您被上級怪罪,您的好意我心領了。」
「喔這…抱歉。」他連忙將手上的紙塞回去給研究員

識別證上寫著Passer的研究人員表現出歉意與親切的態度,91也不好意思打擾,只得回到自己的崗位上。

剛剛並不是錯覺,代號91的男人感受到了許久未見的老朋友:身處血泊之中的那個揮之不去的黏稠感。

雖然很想稱之為分外之事,但事實情況不容許他繼續冷靜,進度已經停滯太久了,再不做些什麼,基金會的系統所永遠會將自己制止在門外。

那麼一直所追尋的真相和至今為止的努力也將不復存在,被原單位追殺,潛入沙皇先知協會與基金會,已經沒剩多少東西能夠犧牲了。


行動派就該是行動派。


「查得如何了。」特工Ladislaus,這個直屬於三垣指揮部的渾球端著盤有著聖誕裝飾的限量太陽餅,看來是穿越地下街時順手買的伴手禮。

「我看起來像是有結果嗎?」
距離當年自己把第八處稱之為『奇術通道裝置』的古俄羅斯文物送還給沙皇先知協會,並取得信任和地位的時間點,已經過了整整十六年

這也代表那永遠無法忘卻的場面像是噩夢一般纏著他來到了現在,91默默點起了一根紙菸。

91現在站在Site-ZH-81上面,聖誕軍演方才結束,現在是慰勞人員的大型聯誼活動,旁邊正踢著足球,這種球類運動實在不是91的強項,但作為一個觀眾他做的可出色了。

「不過說實話,你幫我破獲的那起案子讓我得到了不少獎賞,既然能剛好幫到你,讓你光明正大進來駭入最高權限的系統資料庫,我也感到很榮幸呢。」

放屁,一個三垣指揮部的走狗要一個棋子去駭自家最先進的資料庫,擺明了就是政治鬥爭。

「過獎了,這裡的AIAD真的有夠麻煩,又無功而返了。」
但這種無聊的原因已經不重要了,看著簡易PDA2上相繼退出通訊的Koschei.aic和Ambrosius.aic,他知道自己應該走快點了。

或許只是錯覺,那個曾經不知不覺吃光兩人份熱玉米的女孩的身影,有一瞬出現在了他的視野內。
後面跟著之前引發爆炸的那隻貓,眼見此景,就算是他也笑了起來,

仰望星空,自己到底還有多少壽命來追尋所謂的真相?

20年前的第八處中央的詭異動作,15年前基金會與第八處爭鬥的台西市,10年前謠言的爆發,5年前GOC地下實驗場的核反應堆在都市中心引爆、長垣-4的第四次行動。

冠上91這數字的男人不知道下一個會發生的事情是什麼,但每一次事件現場,都有著一枚閃亮的青天白日國徽徽章,是完整的十二芒而不是第八處的八芒。

那四枚徽章現在正躺在他口袋裡的小盒內,四顆太陽無一不是在被發現時便已染上了鮮血般的紅色,其後銘刻著一排小字。

「國防部軍事情報局 第27勤務連,就連基金會也完全沒有他們的資料嗎?」中華民國本身的軍事情報局當然徹頭徹尾的調查過了,壓根沒有線索,現在就連基金會也沒有頭緒,進度再度陷入膠著。

「這就是我們找你的原因吧。」特工Ladislaus咬了口太陽餅說道「這點我可以跟你擔保,就連三垣也在尋找著這個神龍見麟不見首尾的組織。」

「我已經沒有更多線索了,你呢?太微之壹。」

「啊——說到這個。」

太微之壹放下手裡的太陽餅,滿足的品嘗著齒縫間的餘韻,總算有對的人問了對的問題










「你知道卡西的心在哪裡嗎?」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