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
評分: +1+x

大廳裡,V正聚精會神的看著手上小小的螢幕嘆氣。
螢幕那端的抹茶蛋糕、抹茶冰淇淋……還有其他帶有美味香氣的食物,正誘惑著自己逃到外頭去,離開這個食物沙漠。

Mad打卡下班後,看見了V對著螢幕不知道在為了什麼發愁,於是便上前關心「V沒事吧?」
「不行!外面太危險了!」靠著意志力終結妄想的V猛然的起身,一不小心撞到了剛好湊上前的Mad。
「噢!」Mad受到來自V的撞擊,跌坐在地上。
巨大的撞擊聲伴隨著疼痛感襲來,V扶著腦袋看向後方「啊……Mad!啊啊、對不起,咱太專心了」
Mad迅速站起身,並表示自己沒有受傷「不會的,話說…V在看什麼這麼認真啊?」
想起了剛剛V自言自語,Mad好奇的問:「外面有什麼危險的嗎?」
「危險?啊、那個啊!咱本來想去外面吃甜點,但想到出去會被當成是在Cosplay就覺得行動起來很不自在啊…」
Mad思考了一會,隨後像是想起甚麼一般提議道:「那麼,要試試看戴假髮嗎?」
「假髮?咱沒戴過呢?」
「我家剛好有幾頂,如果V不介意的話,可以來我家試戴看看。」
「真的?可以嗎」V開心的擺出了歡呼的姿勢。
「可以啊,但是先讓我傳簡訊告訴家人,讓他們準備一下。」Mad拿出手機傳訊息。
V迅速的發送出外出申請,一臉期待的等在一旁
Mad的打字速度很快,三兩下就發出返家的訊息給家人「走吧,我載你。」

V和Mad來到了站點內的地下停車場。
「Mad都怎麼來上班的啊?」V好奇的問。
「開車來的,不過偶爾會騎車就是了。」Mad按下解除車門鎖定的按鈕。
「有車真不錯呢!像咱只能每次去等公司的接駁車,或是搭其他博士的便車出去」V拉開了車門羨慕的嚷嚷著。
「因為上班的路上需要載人,所以就開車來了。」Mad進到車內,關上了車門、插上車鑰匙發動引擎。
Mad今天開的車子是Mercedes-Benz C-Class C200 Avantgarde,除了兼顧舒適感及安全實用之外,更給人一種成熟穩重的感覺。

在前往Mad家的路上,V看著Mad開車的樣子,腦中開始構建Mad家的樣子,開始覺得自己是不是也該存錢買房買車了。
「看來也是該認真存錢的時候了……咱的薪水到底都是怎麼消失的呢……」
Mad思考了一陣子後說:「嗯…甜點?」
「對吼……不對!你怎麼知道的!」
「在你撞到我的那一瞬間,有看見螢幕上的畫面。」
「唔……別,別說出去啊……」V無奈的看著窗外,道路的盡頭是一棟華麗到爆的豪宅。
「不會的。」Mad做出拉上拉鍊封口的樣子,示意會為此保密。
與此同時,剛好到達Mad家了。Mad拿出遙控器打開車庫門,將車停妥後下車幫V打開車門。「到了,V請下車。」
「謝謝,啊……長大以後就沒到過這麼誇張的房子了」
「感謝稱讚。這棟房子是父親和母親新婚後所建好的,父親很喜歡這種像城堡一樣的感覺。」
Mad順手打開了車庫的燈,並告訴V方向。「啊,走這邊。」
「跟我媽媽的老家有點像呢!」V停止了好奇的目光安分的跟在Mad的身旁。
「可能V的母親老家也有一間神秘地下室也說不定呢。」Mad半開玩笑的說。
「不知道呢…去過唯一的一次以後就被送去當留學生了。」
來到了家門前,Mad家的大門口沒有鑰匙孔,而是先進的指紋辨識機和密碼按鍵。解除了大門鎖定,V和Mad進入玄關。
啊……早知道應該跟阿餅交換一些伴手禮來的……V心想。

「對了,我家要換拖鞋的,還麻煩你了。」Mad從鞋櫃拿出一雙拖鞋給V,自己也換上了拖鞋。
V有些猶豫接過拖鞋,最終還是換上了拖鞋「好啦~」
「啊!都這個時間點了啊。」Mad不經意地看了掛在牆上的時鐘,發現已經晚上七點的時間了。
「那個,V吃飯了嗎?如果還沒吃的話,要不要在這裡先吃晚餐呢?」
「欸,這麼晚了?咱還真的被關在公司太久了啊…那就先謝謝Mad了!」隱約能聞到食物的味道,V也就直接的答應了下來。
「不會的,畢竟V是客人。」
「可惜…咱沒家了,不然一定也帶你去我家吃個飯的」
「別這麼說,來!帶你認識我的家人。」Mad拍了V的肩膀,帶他來到廚房。
「欸!哥你帶客人回家了啊!」廚房傳出了男性的聲音。
在廚房裡的是曾見過幾次面的助理Solid,以及一名少女。對於兩人居然是兄弟,令V感到相當意外。
Solid認出了哥哥帶回家裡的是基金會同事,用圍裙擦乾了濕漉漉的雙手後,興奮的前去問好「啊啊!是V啊!久仰了!」
「噗、小2C而已,就別欺負咱了啊,另外一位是妹妹嗎?」
而在Solid身旁的少女,則是禮貌的鞠躬,隨後躲到了Solid的身後。
「跟V來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弟弟Solid,而這個是我的寵…」Solid打斷Mad說話,試圖掩蓋什麼「寵、寵愛她的叔叔!這位是我們的姪女,她的名字叫做『凜』」

「好可愛!」V習慣性的從口袋拿出了糖果交給兩人「今天打擾一下嘍!」
「V能夠來家裡作客,實在是很榮幸!」Solid興奮的說,畢竟自己還只是基金會的小菜鳥而已。而躲在Solid身後的凜,默默收下了糖果。
Mad將飯菜都端到餐桌上,洗好了手,順手幫大家拿了餐具擺在餐桌上。
「V記得要先洗手喔。」
「什麼啦!咱當然會洗手的。」V無奈的笑了笑,洗手後選了客位坐下,好奇的看著廚房。
餐桌上有一鍋白飯、一盤炸豬排、一小碗的福神漬和一碗炒高麗菜,若這樣就作為晚餐的話,說真的有點寒酸。直到Solid搬了一個鍋子進來放在餐桌上,當鍋蓋打開的那一刻,咖哩的香氣四溢。
Mad幫大家都裝好了白飯。
「開飯了!」Mad說,在疲倦的一天工作結束後,最能放鬆的是家裡有人給你準備飯菜。
V感動的快哭了,打從病好的那天起除了聚餐外,三餐通通都在公司解決的,久違的在吃到如此有溫度的食物,他一面克制著自己的吃相,一面讚美著Solid神奇的手藝。
「這不是我煮的啦!我只是把哥哥昨天煮好的東西再加熱而已。」
「誒誒!Mad……你得小心了,如果讓道士知道,他肯定會問你要不要來食堂上班的」
「為什麼?我覺得食堂的東西還不錯吃啊?」Mad疑惑的問。
「弟弟,你喜歡吃的話,哥哥每天煮給你吃♥」看起來,比起凜來說,Mad更加寵愛的是弟弟。
「唉喲!哥哥你已經每天三餐煮給我吃了啊!你每天都這樣煮出好吃的東西,害我最近都變胖了!」Solid指著自己微微突出的小腹說。
V默默的紀錄下眼前的一幕,並推推鼻樑上的眼鏡「食堂的就算好吃…每天吃也是會害怕的」
「是啊!,哥哥你也是夠奇怪的…食堂的東西那麼難吃,你每天居然吃的下去。」Solid認同V說的話。
聽著他們對話,坐在Solid旁邊的凜問:「那個…從以前就很好奇了,你們是在哪裡工作啊?哪一家公司的食堂很難吃呢?」
「就…新創的生技公司啦!」
「美商的。」V熟練的背出守則上提供的藉口,自然的挖了一大口飯裝作很忙的樣子。
「這樣啊。」一直以來的疑惑解開後,她和V對到了眼神。感覺到了一絲的尷尬又低頭回去吃飯。
「抱歉啊,這孩子有些怕生。」Solid摸了她的頭。
「你們怎麼都沒告訴妹妹啊?」V疑惑的看著兩人
「這個嗎……」Mad避開了V的眼睛裝死不想回答。
Solid敲了Mad的頭一下「還不是因為你一直告訴她,我們在魔王城工作,是魔王的手下。這種騙小孩的理由誰會相信啊?」
「沒事的、第一次看到陌生人難免會有點緊張的」V笑著吃掉了最後一口的豬排「喔喔!魔王嗎!」
「鯨魚主任他的確有點像大魔王啦,整天算錢的那種。」
「我不想告訴小孩子現實的殘酷嘛…」Mad裝可憐的說。
「我今年16,法律上不算小孩子。」她淡淡地開口。
「16歲是小大人了呢!」V附和道。
「但其實啊……我們真正的大魔王!是普通大哥哥喔!」V笑著說出半真半假的謊言。
Mad在一旁憋笑忍的很痛苦,Solid又敲了他一拳。
觀察著兩人的小動作,V有些羨慕的說:「有個兄弟真好呢……」
「V是獨生子嗎?」Mad好奇的問。
「嗯、我們家只有我跟媽媽而已」V擺出輕鬆的表情聳肩帶過。
Solid感到氣氛有些不對,連忙轉移話題。眾人就在歡樂的氣氛下,將桌上的飯菜和咖哩都吃完了。

「是說假髮會不會很難戴啊?」V簡單的將碗盤上的污漬沖掉,把碗盤塞入洗碗機內。
「是不會。」在洗碗台清洗咖哩鍋的Mad說。
「希望有跟我現在髮型差不多的。」V投入了洗潔錠以後,愉快的按下了啟動鍵。
「這個嘛,世界上的假髮如此之多,一定會有一頂是適合你的!」Mad如此說道。
將原本盛裝咖哩的鍋子洗乾淨後,Mad脫下圍裙準備和V辦正事「走,我帶你去試假髮。」

Mad有專門獨立一間的衣帽間,衣櫃中有各式各樣風格的衣服,每件衣服都擺放的相當整齊,不過很明顯看得出來那些是他經常穿的,在化妝台的右方還有一排各式各樣的假髮。
「是說Mad的假髮是臥底任務用的嗎?」V好奇的戳著整排的假髮,在玩「點兵點將」的遊戲。
「算是。」Mad語帶保留。
最後V選了一頂普通的黑色假髮,「就這個吧?是像泳帽一樣戴上嗎?」
「等等,還要先戴上髪網。」Mad幫V戴上髪網。
「這個就真的很像泳帽了……不過是有洞洞的那種。」V照著鏡子,看著有點滑稽的自己。
「假髮裡面有鉤子,方便固定。噗—」Mad幫V固定假髮,同時也忍著想笑出來的慾望。
V在只有帶髮網的時候,看起來就像是海盜船上的廚師。
「欸?很奇怪嗎?」V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有點懷念又覺得十分陌生「啊啊、是大學的我呢」
「要幫你修剪一下嗎?」
Mad拿了把剪刀和梳子站在他的後方,V沒有注意到的是他臉上的表情,儘管臉上掛著友善的笑容,不過是那種看久了讓人不寒而慄的詭異笑容。
「欸?但剪掉就沒有啦?這是Mad的假髮呢!」
Mad不以為意,並表示這只是眾多假髮中的一頂,若V喜歡,可以將這頂假髮拿回去也沒關係。
V滿臉困惑的看著對方「對咱好的有點害怕了……Mad。」以同事的身分來說,這樣的行為有些太超過了。
「那這一頂假髮請賣給咱吧?」
「嗯……這頂就算你1500吧,分期付款也是沒問題的喔。」
「喔!意外的便宜啊!V從皮夾中拿出了紙鈔交給對方「這樣下次也能跑出去玩啦!」
「因為是同事所以就算你便宜一點啦。」Mad將收到的紙鈔收進長夾中。
「這個……該不會是真髮的那一種吧?」
「是沒錯。」
「嗚嗚……果然沒那麼簡單的…」V像放了風的皮球一樣沮喪「謝謝Mad……」
「之前為了掩蓋,我都會說我是一個美髮設計師,很好笑吧?但他們都會露出一種『原來啊!』的表情。」
「哈哈,這樣V以後就更方便外出了吧。」V的頭髮顏色相當特殊,走在路上被認為某家髮廊的設計師也不意外。
V目前所配戴的眼鏡表面塗料帶有微量的模因,折射出的光線會干擾人腦對顏色的認知,對配戴者不構成任何影響。「嗯!不過以後就可以這樣出門啦、雖然不知道Mad看到的會是什麼顏色,但Lofia做的這付眼鏡真的很方便呢!」
Mad發現了一眼手表,發現時間已經不早了,他便提議送V回站點「管制時間快到了,我送你回去吧,開車比較快到。」
「嗯!謝謝你!」
兩人走到車庫打開車門上車之後,Mad的臉色變得凝重,並囑咐V系好安全帶、拉好把手。
在V還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情時,Mad就以時速100公里的速度在路上奔馳。
「這裡不是高速公路,唔哇!!!」V在那一瞬間,有一種背景音樂在放Tokyo Drift 的錯覺。
終於抵達站點大門的V,生平第一次體驗了什麼叫飆車,阻止了想要離開五臟廟的晚餐,V擠出了帶著冷汗的微笑。
「今天真的太多謝謝你了Mad……」
V看著對方的表情心想「啊啊、代償是這一刻嗎?」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