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9271-JP-J(被刪除)
評分: +4+x
blank.png
kizunaai.jpg

SCP-9271-JP-J-2的點陣圖影像。


項目編號: SCP-9271-JP-J

項目等級: Safe

特殊收容措施(1990年5月25日修訂): SCP-9271-JP-J被保存在Site-8159的低威脅性物品收容櫃中。必須有大塚博士的直接許可才能開啟上述收容櫃。

研究SCP-9271-JP-J的硬體及內部系統的同時應持續與最尖端電腦技術進行比對。任何疑似可以發展為SCP-9271-JP-J內部結構的科技將被視為研究資料保存於物品收容櫃或資料庫中。對SCP-9271-JP-J起源的探索應與基金會時間異常部門合作,嘗試找出本項目與其他來自近未來的項目之間存在的共通點。

必須在大塚博士認可為研究所必需的情況下,方可播放任一SCP-9271-JP-J-1。權限等級為一以下的研究助理或研究員,即使獲得博士的許可也不得播放。

描述(1990年5月25日修訂): SCP-9271-JP-J是可能起源於近未來或者未知平行宇宙的富士通筆記型電腦。外觀類似於去年發售的東芝Dynabook,但其硬碟容量將近150GB且記憶體超過4MB,性能足以與現有的大型電腦匹敵。該項目安裝的作業系統標示為「Microsoft Windows10」。與Microsoft公司合作對其內部系統進行調查發現,該系統很有可能是今年5月發售的Windows3.0作業系統的發展形式。

SCP-9271-JP-J-1是保存於SCP-9271-JP-J內部硬碟,總計達1,008支來源不明的影片檔案。每個影片平均容量大約有5~20MB大小,且被以未知的副檔名「.mp4」壓縮。影片如下所示包含了各式各樣不同類別的內容,但共通點是都有一名自稱「天才AI 虛擬YouTuber█████████」外觀類似少女的動畫人物(以下稱為SCP-9271-JP-J-2)作為主角登場,並且都有配合動畫給與後製配音的配音員人聲。以下為SCP-9271-JP-J-1的代表性例子。

  • 綜藝節目風的影片: 影片中SCP-9271-JP-J-2嘗試挑戰類似電視綜藝節目的企劃。企劃內容包含運動與恐怖故事的朗讀等,還有少數案例中出現真實拍攝的人物1。有一段期間SCP-9271-JP-J-2的配音員增加到4人,並且各自配音的影片都曾有系列製作的紀錄,但最終配音員人數還是回到一人。
  • 遊戲的遊玩影片: 影片包含SCP-9271-JP-J-2遊玩未知的電腦遊戲並對遊戲內容做出反應。影片中都是以現存技術不可能開發的高科技遊戲,甚至可以發現利用網路通訊進行遠距離對戰的案例。
  • MV風影片: 影片中有SCP-9271-JP-J-2的歌聲與配合歌聲的動畫影像。影片中收錄的都不是既有的歌曲,另有多名音樂評論家認為這些樂曲是「未來風格的流行音樂」「完成度非常高」。聲紋分析顯示最常飾演SCP-9271-JP-J-2的配音員和上述影片的歌手是同一人。
  • 活動與合作影片: SCP-9271-JP-J-2與其他動畫人物「合作」,在影片中遊玩遊戲或談話。影片中登場了超過███具近似於SCP-9271-JP-J-2的動畫人物,其中還有一些案例似乎是對影像作出即時後製配音的影片。以活動為主題的影片則有SCP-9271-JP-J-2的樂曲CD等人物相關的商品宣傳活動。
kusotogage.jpg

SCP-9271-JP-J-1-977中描繪SCP-682的插圖。

  • 介紹「SCP基金會」的影片(9271-JP-J-1-977): 以「新種SCP太可怕了」為題,內含基金會機密資訊的影片。目前確認的範圍僅有一支。「介紹」的內容都是引用自既有的文件,並未出現對事實的誤解。仍未知SCP-9271-JP-J-2的製作者如何取得基金會的資訊。被介紹的項目只有SCP-173SCP-682,但最後以「玩笑」的形式把SCP-9271-JP-J-2自己介紹為「SCP-9271」。

以上所有影片若要以現存技術重現則必須耗費大量資金並使用尖端的設備,與「無俚頭喜劇風格」的影片內容給人的直覺印象相反。美國ILM公司的專任工程師在訪談中粗估要重現同樣的內容「以現代技術來說並不是不可能,但會耗上數億美元規模的預算」。據此可以推測產生了SCP-9271-JP-J的社會已經經歷過某種技術改革,在民間普及了可以用極低成本讓動畫人物投入表演的工具(參考附錄)。

應特別注意的是,所有SCP-9271-JP-J-1都有被投稿至名為「Youtube」之影片平台的跡象。不只是SCP-9271-JP-J-2自稱為「Youtuber」,更頻繁出現要求「訂閱頻道」或「點讚支持」的模樣,由這些情報推測所謂「Youtube」可能是類似CU-SeeMe利用網路進行的視訊通話協議在未來的發展形式。
「Youtube」似乎包含讓閱聽人留言的聊天室功能以及被稱為「超級留言」的金錢捐贈功能,在一部分的影片中可以看到SCP-9271-JP-J-2在感謝「超級留言」的模樣,推測是藉由向SCP-9271-JP-J-1系列影片的製作者與聲優捐獻的金錢還有參加活動和商品販賣的收入營利以持續製作影片。

附錄:

如果SCP-9271-JP-J真的是從未來偶然來到現代的物件,而且SCP-9271-JP-J-1的內容顯示了我們的未來社會的話,可以說那裡正在發生一場巨大的革新吧。女性們利用不再高價的動畫技術變身為「虛擬YouTuber」,男性們則為她們的活躍獻出喝采2。SCP-9271-JP-J-2的「超級留言」更有一天內投入超過一千美元的跡象。雖然無法想像現今物價與未來的差距,但由她喜悅的樣子來看,無疑是每天都有不小的金額入帳。除此之外還有參加活動以及CD等商品的販售,這可以說賺到現存偶像都相形失色。有許多女性都憧憬跟SCP-9271-JP-J-2類似的存在,並以相同道路為目標進行活動也完全不會不可思議。

然而我們在知曉了未來的文化時,也抱有著一部份的失望。無論有什麼樣嶄新的技術革命發生,到頭來人類還是只會喜愛相同的東西。偶像、演藝界中堅、個性派歌手、美少女藝人……可以用來形容SCP-9271-JP-J-2的這些詞語,如果沒有加上「虛擬」的定冠詞,任何一個都與人類的大眾文化中已經發展成熟的事物毫無差異,反而可以說隨著難度下降而有了顯得更為外行的部分。然後,就連讓她們活動的原動力都是從過去到未來都不曾改變的金錢利益,能夠賺到多少「捐獻金」成為了地位的一環,到這種地步都一模一樣的話實在讓人感到厭煩了。柏林圍牆如今也已經倒塌,整個世界早就只剩下隨處可見的資本主義夢想而已。

我當然是厭惡共產主義的,感性上屬於保守派的人。但是(正因為如此)如果自己的孫女說想要成為SCP-9271-JP-J-2的話,我應該會反對吧。至少我想謝絕把自己孫女的魂奉獻給這個近未來虛擬蘿莉塔吉祥物的「中之人」。因為這麼做的話,人們所愛、所稱讚的會是SCP-9271-JP-J-2而不是我的孫女本人吧。
―1990年5月・大塚博士 基金會日本分部異常文化部門研究主任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