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惡魔的交易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3+x

當電話打來的時候,她已經猜到了,甚至是已經等了一段時間。一種保持距離的氣氛──而非無聲的干預──從她的上司傳來。就像是她的行動正在被監視。像無線電另一端的沉默。

他們想要問Dr. Sophia Light有關Site 41──她的驕傲與快樂被凍結的荒野埋住的事嗎?她其中一個計畫的事?甚至是有關Erdenet的事?

會議被安排在一間光線充足的小前廳,位在Svalbard Site的深處。Light的助手Vaux看著並做著筆記。議會成員──七──是一位高挺的女人,有著深棕色皮膚的她正綁著魚骨辮。她穿著青色西裝裙套裝,看起來像是80年代的時候從Vague Village買的。Light得調整她的認知才能解釋這個事實。如果她穿不了這件,誰可以?

「謝謝你與我會面,Dr. Light。」

「當然。我不會拒絕。」

七很常笑,但那份笑容卻毫無感情。「我來這裡是為了代表議會,詢問你對最近事務的一些看法。你目前的生涯非常知名。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由你負責、被重新評級為『已解明』的項目數量比起任何研究主任都還要多。」

「直接負責的不是我,但沒錯,我聽說過紀錄保持者是我。」

「其他人都不把重心放在這點上。你不是說過──大意上──基金會的最終目標是要能解釋任何事物?」

Light扮了個鬼臉。「不太是。就連我都不相信每個異常都有合理的解釋。我只是說,雖然現在多數的研究員將加強收容放在第一順位,對基金會和世界而言,我們也有責任提升我們解釋現實的整體能力。提高科學的水準吧,我猜。」

「哦,是的。這樣野心沒那麼大。」

Light聳肩。「異常是現實的一部份。任何試圖驅趕並讓它們符合『正常科學』的努力在基礎上就有瑕疵,大部分的研究似乎忽視了這一點──異常早就在這裡了。」

「有趣。」

數秒流逝。Light詢問:「你想要我對什麼的看法?」

「你看過檔案,那段時間你也經歷過一些。你對機動特遣隊Omega-7是怎麼想的?」

這並不在她的預期中。Light思考。「某種大混亂。」

「是個糟糕的主意。」

「非常。」

「人們說當事後諸葛總是容易。」

「事後偏見是個因素。但我依然不會那樣設計。」

「你會怎麼做?」

「去掉亞伯。」

「其他呢?」七微笑。

「呃嗯。分散管理──他們需要以一個單位行動,這增加了反應時間。應該要減少訓練帶來的疲勞,並將領導權移到單位內的等級制度。彈性比嚴格命令更為重要──」

她停下。她從來都不擅長看透別人,但她看到Vaux的服務犬吠叫並跳到他的腿上,對他焦慮的小徵兆做出反應。從這點警示了Light有什麼不對勁。七是真的在笑。

「Vaux,」Light說。「如果你需要離開,請便。」

「沒事。」Vaux說。

「繼續吧,」七說。「非常傑出的論點。」

「你想要什麼?」Light詢問。

「主任,我們要重新打開潘朵拉之盒。一個類似的特遣隊:Alpha-9『最後希望』。我們想要你擔任指揮官。」

我要申請他們在做出這個決定時嗑的東西。「……那聽起來真是一點爭議都沒有。」

「它有,它未來會有。但它正在啟動。在討論可能的領導者時,你的名字被提到了。」

時間似乎慢了下來。Light的眼神稍微失焦。她開始思考得非常、非常快。「還有誰?」

「我們先問了Lament。有著優秀紀錄的另外一位高級特工。」

「他說了什麼?」

「他說那是他聽過最糟的主意並叫四滾開。」

Light哼了一聲。做得太好了!「還有誰?」

「問完你以後,我們會問Dr. Gears。在那之後,我們在思考可能的選項。」

Gears?他絕對會做的。他大概會做得很好。他會準確地達成高層的目標。那樣的人非常危險。

另一方面,如果議會沒有第四個選擇,他們會選能力更差的某人。那會非常危險。然而……

「我從來沒有領導過特遣隊。我空不出來。」

「我們期望你放下站點主任的一切職務。我們有自信你會做得很好。」

「當你坐進沒有煞車的車子裡時,不管你開車技術多好都沒有用。我不想在你們撞車時坐在最前面。」

「我們不想撞毀,我們也在做出改變。你會有自治權、資源,不管你需要什麼都有。傳統方法已經無法跟上全球的異常出現的速度了。事態越來越糟,主任,我們不想要失去已經建立起的這些。世界需要Alpha-9。」

「不好意思。」Vaux說。他站起來並不穩地離開房間,Mango緊跟在後。

Light看向七。「你是認真的。」

「就如收容失效發生時的屍體一樣。」

「你是我的O5嗎?」

七眨了眨眼。「什麼?」

「怎麼說──」Light搜尋腦海裡的字典。「我聽說大部分的高級主管被提拔是因為,呃,因為某些監督者認為他們有潛力並看著他們的生涯。我從來沒找出我的是誰。」

「喔,不是。我是Clef的。」

「啊。」

「你的……比較不會干涉。但他也推舉你擔任這個職位。」

Light考慮了跡象,衡量了選擇。「我接受。」

「很好。」七點頭。「我以為得花更多心力說服你。」

「就像你說的,我不想要比我更差的某人負責這個。好幾條生命會有危險。我想這是個錯誤,但我相信我有避免災難發生的優秀紀錄。」

「不太是我希望的態度,但就像別人說的:風暴中,任何一個港口都行。我們會再連絡,主任。」

風暴中的任何一個港口。是啦


之後,Light在中庭坐到Vaux的身旁。Vaux沒有話語地給她一杯咖啡。她啜飲一口。

「那個女人剛剛真的看著我的眼睛說『我們要重新打開潘朵拉之盒』嗎?」

「嗯。」

Light呻吟。「我都不知道他們是怎麼認真看待他們自己了。」


三天後,最為緊急的管理工作被重新指派,手提箱和辦公室被裝滿和清空。穿著西裝、比較面熟的其中一位議會代表待在了Svalbard Site,評估特遣隊的初步細節。會面後,七很快就搭飛機離開了。

會議室內的螢光燈炮閃爍著,勉強可以察覺。Sophia Light想要忽略它便閉上了眼睛。她很快就要離開這裡了。

「保護。」她說。「我不想要我的名字放在這東西的任何地方上。我不想要被追蹤,不要讓任何人把這個連結到我的檔案。在基金會裡面或外面都是。」

「這沒辦法,主任。」

「這一旦變得正式,外面每個有槍的關注組織都會嗜血。我需要保護。」

「你需要。」穿著西裝的議會代表同意。「但在基金會內部,Alpha-9不會被視為希望。人們需要知道是他們聽過且尊重的某人負責。他們必須要實際看到是你在做。」

「他媽的。那至少在正式上線以前,你可以把我的名字排除掉嗎?」

「那感覺可行。」

「好。然後是護衛。訓練有素、掌握各種技能、極度忠誠。也許一台特種車輛?如果我得當個標靶,我希望不要當個簡單的。個人來說,我覺得死掉不太好。」

代表保持著撲克臉,值得讚賞。「你將能夠使用我們的資源。護衛更是當然。」

「還有異常衍生的個人防禦設備。我知道議會有他們自己的,你是他們的代表,你大概也有。我也想要一些,特別是新設計。」

「我猜你已經有點子了。」

「是的。」

「你的前任者也有。你會在檔案裡找到更多資訊。」

Light皺眉,她的手指撥過一個個黃色資料夾和它們快剝落的標籤。「BOWE將軍」。「他是我前任?技術上?」

代表聳了聳肩。「定義問題。象徵上來說,可能吧。將特遣隊命名為Alpha而不是Omega,這讓他不是任何人的前任。」

「嗯,最後……」她心想。她不常感情用事,但權力就是讓不常見的事發生的能力。「我想要中途停留一個地方。」

代表抱怨。「現在?議會不喜歡等人。」

「特遣隊已經束之高閣九年了,他們可以再等六小時。」

「哪裡?」

「Site 14。在我無限期消失在雷達上之前做幾個最後的離別。」

「哼嗯。他們不會太開心。」

「如果我做的每一件事都要滿意才行,我永遠不會完成任何事。幫我一下。」

「我會看看我能做什麼。這樣是全部了?」

「目前。謝啦,Jay,以後再見。」


她在地表上遇到Vaux,他在跑道旁與他們的行李一起等著。穿著一件派克大衣的他丟了一顆球給Mango。她告訴他們這趟飛行會有預期之外的停靠站,他可以自己找事情做。

然後她掏出她的手機,打給了一位老熟人。在第一段鈴聲結束前,另外一端就接起了電話。

Light用腳打著節拍。「嘿Troy,是Sophie。很棒,你呢?對啦。聽著,我知道很突然,但我在幾個小時內會經過14。我想說你有沒有一些自由時間──」

(Vaux對著Mango說唇語:「Sophie?」

「好,聽起來很棒。對。飛機要來了,沒辦法講太久。我到的時候會再打給你。」Light微笑。「你也是。」

她掛了電話。

「今天天氣真好。」Vaux說。

的確,在Svalbard的日子裡算很好。非常寒冷,但明亮的太陽照在了凍原的草地上和石丘上。她想她會把又冷又寂靜的站點加到會想念的地點清單裡。

Vaux還在看著她。

「幹嘛?」她問。

「你為什麼會接受?這個職位,它,嗯,他們會給你這點很奇怪。」

「在整個宇宙裡,沒有任何一件發生的事是奇怪的。」

「Liiiight,那是在唬爛。」

Light露出笑容。「可能吧。在這種情況下,我知道高層對我有某種興趣,自從我生涯的一開始就有了。我以前以為我會被提拔是因為人們不是認為我與Olympia計畫有關就是與Bright有關。但那不是真的,有其他因素。」

「這就是為什麼你不擔心如果計畫失敗,他們會射殺我們的原因嗎?」

「他們只會射我。」她嘆氣。「Vaux──當她遞出來的時候,我不確定。想像你相信核能。你沒辦法公開支持它,畢竟它是個政治禁忌,因為……空虛的官僚原因。但你知道,它可以提供人類便宜的能源、純淨的水、食物、健康,與機會。」

「但它很危險。」Vaux冒昧地說。

「它當然危險,但你強烈懷疑替代方案──不使用它更危險。你只是沒辦法說服別人用。」

「接著,」她繼續。「想像一下,政府讓你負責他們的核武器計畫。」

「……喔。」

「我還能怎麼做?」她向後傾,看向整片凍原。

Vaux點了點頭。「你確定不會有人想要殺你?」

「會有的,幾乎一定有,但不會是議會。像我說的,他們喜歡我,儘管我不知道為什麼。」

「啊。」從上空傳來的引擎聲代表他們的飛機即將到達。Vaux吹了吹口哨叫Mango回來,繫上了她的牽繩。

「但是,」Light說。「我打算找出為什麼,然後好好利用它。」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