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夢遊者
評分: +6+x

微溫的白色陽光透過窗簾的隙縫撫著枕頭,嬌小的身體窩在溫暖的被窩裡翻滾,但是就是不想起床。距離8點上班還剩下半個小時。

「姊姊!姊姊!姊姊我要去上班,沒辦法叫妳起床了!」妹妹在玄關奮力喬著不合尺寸的皮鞋。這是她姊姊第一天上班,不過妹妹最近的工作越來越繁忙,根本無暇照顧慵懶姊姊的生活起居。

姐妹倆住在Site-ZH-88周邊的員工宿舍,從今天起,姊姊IE將成為基金會的正式僱員而不是身為研究員的妹妹Fehf的家眷。不過Fehf並不知道為什麼基金會要雇用像棉花糖一樣癱軟的姊姊。

IE趴在床上,撇了牆邊鏡中映射的自己,依然躺著不想動。棕色長髮垂下低矮的床,棉被和床上的玩偶被捲成一塊。「要工作呼喔喔喔哈嗯。」IE抱著枕頭伸了個懶腰,總算說服自己起來梳洗。

為了不想讓自己的慵懶再造成妹妹麻煩,IE醬可是很努力在宿舍附近找工作喔。只是在宿舍周圍能找到的工作都是基金會介紹的吧?不過錄取IE醬的是站點本部大樓,而不是附近小吃店洗碗的工作。謝天謝地,IE醬實在是不知道怎麼樣才能躺著洗碗。

本部大樓為什麼要錄取IE醬呢?

IE醬翻找整齊的衣櫃,房間都被妹妹整理的服服貼貼的,但是最後都會被IE醬弄亂。IE醬憑著自己對上班族的印象抓出白色的襯衫和棕色短裙,套上絲襪的時候還因為角度不對而往後摔倒。

IE醬推開大門門把之前,轉身看了還躺在床上的自己,口水快要滴到懷抱中的雲朵抱枕了。

———

IE醬花了很長的時間才習慣這件事情,並不是要矯情的說自己是獨特的,雖然這個世上的人都是獨一無二的。「沒有真實感。」IE醬是這樣歸納出來的,然而身旁的人都建議她去看醫生。

IE醬捧著杏仁咖啡從咖啡廳走出,她只知道咖啡可以讓她有點興奮,但是苦味和甜味什麼的倒是嚐不太出來。IE醬的步伐和身旁的人一致朝向視野中最高的建築,底層是一般的辦公大樓樣式,中層外觀像是鑲上方正玻璃窗戶的外國教堂,最上面則是一個古典大鐘樓。這東西真的是新建的建案嗎?IE醬只知道她看到類似的建築是住商混合的捷運站。

無數條馬路朝著中央本部大樓前面的噴水池圓環匯合,由於長久以來的都市規劃成功,加上這片地實在是太大了,圓環其實是一個圓形的匯流系統,每個通往圓環的道路中間都有類似威尼斯的運河,道路中間還有許多歐式和中式的橋樑。IE醬看到三兩位穿著西裝的上班族坐在獨木舟上,彷彿這裡是步調慵懶的歐洲國家。

雖然這個位於北部偏鄉的商業區很多廠商進駐,但是有些商店實在是太過明顯了,什麼香辣餅皮披薩、春野快遞,單看名字還以為是什麼美學不高的老闆設想出來的名稱,但是把首字母帶有SCP的英文名字大大放在招牌上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中央大樓前的廣場無論何時都擠滿了人潮,準備上班的員工和下班休息的員工都會經過這裡。「不好意思借過⋯⋯,嗚呃!」IE醬試圖穿過擁擠的人潮,來到中央大樓的大門前。

金色透光配上高貴的花紋,這扇普通的推拉門著實讓IE醬一陣緊張,手搭在冰冷的握把上顫抖著。也許是太花了。腳下還踏著長達十公尺的紅地毯。IE醬深吸一口氣,手上握著邀請函推開了門。門框透出淺色的紫光,但IE醬沒有察覺。

和門後的喧鬧不同,門前的大廳一片寂靜。黑色的大理石帶有少許金色花紋,正中央是一座鋪著卡其花色地毯的樓梯。帶著厚重黑框眼鏡的西裝男士坐在樓梯前方的櫃檯進行文書工作,不過他前髮的挑染和他整身的黑色西裝風格十分不搭。

西裝男士眼神向上瞄著IE醬,停下了手中的羽毛鋼筆,「您的上司請您去找他。」男子指向IE醬腳下逐漸消失的地毯,當地板完全消失時,IE醬開始緩慢下墜。她下意識用手按住飄起的裙擺,底下的黑暗朝她伸手。

就像夢裡一樣。


等回過神來的時候,IE醬張開眼感受空間中柔和的黃光。屁股倒是穩穩坐在附有軟墊的木椅上。空氣中瀰漫著咖啡豆的香味,牆壁四周都是暗沉色的木頭書櫃。

「第一天來辦公嗎?本店招待。」一位穿著暗紫色圍裙的女服務生為IE醬送上一杯卡布奇諾,客滿的咖啡廳似乎只有這位工作人員而已。卡布奇諾上的拉花轉啊轉的,最後變成一個梅花的圖案。IE醬眉頭深鎖,嘗試讓咖啡入喉但是沒能吞下去,只好多加點方糖。喝咖啡也算是應酬嗎?IE醬似乎還沒有辦法接受什麼大人的東西。「還是好苦!」

IE醬仔細端詳咖啡廳內的其他客人,雖然同樣是身穿西裝的商業人士,但是和一般商業對談的氣氛不同,每個人的口中都吞吐著某種神秘⋯⋯又或說是魅力,雖然完全聽不到別人在說什麼,IE醬卻想多理解一點那她不知道是什麼的訊息。

正當IE醬奮力抵抗未知的誘惑一邊思考著老闆的去處時窗外走過剛才的西裝男子。IE醬落下還沒喝完的卡布奇諾離開咖啡廳,門上的鈴鐺為她的離開發出惋惜的聲響。她四處張望尋找西裝男子,決定向他詢問到底怎麼回事。

IE醬踏在棕色的磚頭路上,她終於知道一路上的違和感是怎麼回事了。街上的行人不再都是只有一般人,而是那些同樣可以在夢裡遇見的不同生物。西裝男子站在石橋上將石子丟向水面。

「看來妳適應的蠻快的,沒有什麼不良的徵象。」

「請問⋯⋯,這裡到底是⋯⋯?」

西裝男子打開包裝紙,拿出剛買的一條吐司,撕下細小的碎片往水裡丟,一群錦鯉在碎屑旁邊悠游。

「你知道要選出一個正常的員工需要花多少心力嗎?這年頭篩選出來的異常員工比正常員工還要多。」

西裝男子將其中一片吐司遞給IE醬,她遲疑了一下,把吐司收下來啃。

「但是這次我想要找一點比較特殊的員工,能符合事件需要的才能。妳對於妳現在的樣子有什麼看法?」

IE醬側著頭,努力思索西裝男子的意思。

「欸欸欸!你是說,我現在這個樣子嗎?第一次聽到這種要求⋯⋯。」

西裝男子伸出手指指向遙遠的城鎮邊緣,那裡的景色不知為何不像遠景,而是逐漸扭曲的像素粒子。

「這裡是一個Realm,一個現實和夢境的交會處,現實在這裡被某些人的潛意識支撐,而夢境在這裡理想化。特遣隊員通常是在這裡訓練轉換成肉身以進入夢境之中,但是我們發現了例外,」

「沒錯,跟履歷表上用鉛筆寫著『想要見到完整的姊姊』但是沒有擦乾淨的人有關呢。」西裝男子將剩下的吐司都丟給IE醬。「一天實際工作時長和睡眠時長都是十六個小時,因為掌握不好自己的特性而在上學時只讓同學們看到飄浮的制服,跑大隊接力的時候跑到一半只剩下接力棒浮在空中而且還跌倒⋯⋯。」

「哇!這個不可以!太害羞了請不要再說下去了!」

西裝男子挽起袖子端詳他的手錶,不過名牌的行頭是藏不住的,至少眼尖的IE醬在錶框上發現閃亮的小鑽石。

「由於工作時間是八小時,加上妳也不能一直處於這樣的狀態在站點晃,同事不一定看得見妳。好⋯⋯算給妳三十分鐘好了,從宿舍再跑過來一次,跟警衛說妳要找站點主任就好了。」西裝男子朝IE醬拍了一下手掌,「該醒來了!」

IE醬的存在頓時煙消雲散,在地上留下點點吐司屑屑和⋯⋯IE醬的服裝。

「欸啊衣服怎麼沒有跟著一起回去?完蛋啦。」

IE從滿是抱枕的被窩中再次醒來,經歷了三個小時的旅程後算是睡飽了。「嗯⋯⋯?工作⋯⋯。所以我到底要做什麼工作來著?」

IE伸起懶腰,再次起身梳洗,必須在要求的時間內再趕到站點。

以睡醒的自己。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