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娘的同居日常
評分: +10+x

我的日常生活──或更確切地說是整體人生──可以被人們說成是「特殊的」。
如果你在15年前告訴我,我必須每天刺破手指來獻血給和凡人一樣會死去的神,我絕對會把你當成那些瘋狂、煩人、做白日夢的──我離題了──長話短說,我會質疑。無可否認,現在身為奧托世教會的一員有時候依然感覺很怪。還有我現在有corCo當室友。



「Ballabix,你有看到我的圍巾嗎?」

Vax-corCo 優雅地將自己巨碩的身材蜿蜒穿過相對較小的公寓中。Ksavis ──被她打趣地稱作Ballabix,相當於叫人「無毛小雞」──靠在廚房的門框上,臉上掛著微笑。

「沒有,corCo,妳找過床底了嗎?」

CorCo 用四隻眼睛對他眨了眨,然後消失在共用臥室裡。Ksavis笑了起來,繼續刮著他正用來煎豆腐與蔬菜的平底鍋。短短的三分鐘後,corCo的聲音從房間傳來:「找到了。」

「很好。我也差不多要做完早餐了。」



「這間公寓對妳來說真的不會太小嗎,corCo?」

「不,我已經說過了。這裡感覺就像舒適的小窩,」corCo 在海綿般的豆腐消失在她的大嘴之前,研究了一下豆腐。「哼嗯,好吃。外頭包著脆皮而裡面是柔軟的。讓我回想起我星球上的Rjzzz。」

Ksavis 抬起頭,「那個riss,或者不管要怎發音的東西,看起來像什麼?」

外星人用一隻爪子抓住下巴,沉思著。「看起來像金龜子,只不過有三倍大。而且牠們有八條腿,還有……」她劃了個圈,「……那個東西。凸凸的大眼,我要說的就是這個。還有牠們是翡翠绿的。」

Ksavis笑了。

CorCo的頭猛然轉向窗外,「喔!那是什麼?」

Ksavis看向窗外,「我不太清楚妳在說什麼。」

「飛過去的東西!」corCo激動不已,「長得又小又黑!」

Ksavis想了想,「是這麼大嗎?」

「對,和我的手一樣大!」

「那麼那大概是烏鴉。牠們是鳥……一種可以飛行而且和妳一樣有羽毛的動物。」

CorCo歪著頭,繼續盯著窗外好捕捉到更多這種生物,眼睛閃閃發光。

門鈴響起時,Ksavis正在打掃公寓。他皺起眉頭。

他們在萊茵河畔的Sjhlfels奧托世教區的牧師總是宣布要進行家庭訪問,但幾乎沒有人來拜訪他們過。

在透過門鏡瞄了一眼並掛上門鏈之後,他打開了門。

「你好?」

「您好,親愛的先生!我是商人,我可以和您談談嗎?」穿著深紫色西裝的女性向他打招呼。

「我們什麼也不會買。」

女人臉上的微笑並未消失。「別說得這麼快。」

Ksavis沒有膽量揮手趕走那女人,於是他作勢關上前門。他遭到抵抗。女推銷員輕而易舉地重新推開了門,甚至還鬆開了繃緊的門鏈。女子無視了自身雙手與門鎖的物理法則,溜進室內並關上了門。

「您不用擔心。我不想造成流血事件。您可以將血保留給您的第八聖。」

「是第四聖。而且總共只有七聖,」 Ksavis糾正道,他猝不及防,「我已經說過了……」

商人依然掛著微笑,舉起雙手打斷了他,每隻手各伸出了四隻手指。「給我八分鐘。您不會後悔的。」

Ksavis深深吸了一口氣再吐出。

「好。妳賣的是什麼?」

「有很多。我們最好先坐下來。」



女推銷員舒服地坐在沙發上。「您這地方真不錯。漂亮又舒適。非常適合與女友同居。」

「妳是什麼意思?」從Ksavis的聲音中可以聽出他的緊張。

「你看,我不是普通的煩人推銷員。我是販賣魔法的女人。但我依然很煩人。」

推銷員把一件以金綠色金屬製成的吊墜擺在桌上。它的模樣讓Ksavis聯想到蝸牛的螺殼,上面還帶有一隻閉起的眼睛。

「這個,親愛的,」商人女士解釋道,「是一個帶有變形師附魔的護符。難道你不想帶著她出門見人嗎?有了這個護符,你就可以。」

她把蝸牛殼舉到Ksavis的視線高度,輕輕敲了敲來強調自己說過的話。殼上的眼睛短暫地睜開,驚恐地環顧四周,然後再次闔上,似乎是感到放心。她對所發生的事情毫無反應,輕柔地將其放置到桌面上。

當Ksavis伸手碰觸時,推銷員用右手食指上長得嚇人的指甲把他的手「釘在」桌面上。

「喔,這不是免費的,先生。」

「妳要什麼?」他撫摸著手背上的一個隱約可見的小紅點。

「我想想,」女子仔細地環顧四周,低聲對自己說:「以身分換取身分,以秘密換取秘密。」

她拿出一張紙與一支鵝毛筆。「我要求您遵守一小套規則。聽起來很合理吧。請在此處簽名。」

「什麼樣的規則?」

「非常簡單:『該物品只能由禮物接受者使用;使用過程中不得透露其真實身份;對於任何不正確的使用,我概不負責。』標準用句。打破規則有其代價,你明白的。」

她不耐煩地揮了揮筆。



「和您交易非常愉快。」推銷員戴上帽子,把合約收進西裝。她在前門轉過身說:「在我走之前:如果吊墜加深了你們的關係,我不知道那個會有什麼影響。」

「什……什麼意思?」

女人的手指交織在一起,「您的女友看起來會像人類,摸起來會像人類,聞──好吧,聞起來可能依然像是外星人──但是在生物學上她不是人類。我不想考慮那麼遠。」

Ksavis臉紅了。「喔,我懂了。」

「好,」說完這些話,她跳上欄杆,然後直直往下跳。一把雨傘── Ksavis確定之前都不存在於推銷員手中──減緩了摔落速度。女子輕柔地哼著歌漂走了,把驚訝不已的Ksavis留在身後。

「看看我變成什麼樣子!」

corCo在原地轉了一圈,讓Ksavis清楚看見洋裝以及臨時的新身體。

吊墜將她的外星解剖結構轉變為人類女性的解剖結構。但仍保留了某些特色。她的身高對不到1.9公尺高的空間來說還是非常巨大,而且膚色仍然略帶藍灰色。總體上來說,她看起來像來自高度奇幻小說的黑暗精靈。請注意:非常有魅力的黑暗精靈。顯然,吊墜試圖以某種方式將她的質量保留在某些地方。

「我想做些事情!出門然後──做些什麼!」

她用自己嶄新的人類雙手握住Ksavis的雙手,深吸一口氣,「我好興奮。」

「看得出來。我很高興,」就像corCo的文化中的習慣一樣,他用額頭抵著她的額頭。


CorCo非常安靜地沙發上坐了將近一個半小時​​。

Ksavis在走廊上緊張地看著她,「怎麼了,corCo?」

他的室友沒有立即回答。「我好怕……」然後她低聲說道。

他在她旁邊坐下,牽起她的一隻手緊緊握住。「怕什麼?」

「我已經在這間公寓住了很長的時間。現在這一切對我來說都是如此新而陌生。」

女巨人用雙臂環繞他,緊緊抱著。他扭動掙扎著好讓自己可以開口。他盡可能地抬頭看著她,「我們可以準備好再出去。不用那麼急。」

「你是這樣想的嗎?」她尖聲叫著,同時給自己的活體慰藉玩具騰出更多呼吸空間,這讓兩個人都感到尷尬,最後Ksavis像小孩一樣坐在她的大腿上。

「對。那我們先等到妳習慣了妳的身體,」他做了個小停頓,「我們可以看隔壁鄰居推薦的節目。如何?」

CorCo發出表達讚許的呼嚕聲。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