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的員工
評分: +6+x

你父親的肖像:

注意

本頁面 已被鎖定以待調查

在此頁面上的活動將會被記錄與追蹤

姓名:Dr. ████████ Kondraki

安全許可等級:四級、特殊權限

工作:管理員、主管

活動站點:Site 17

已授權的SCP:
SCP-396 (當前項目負責人: Dr. Roget)
SCP-408 等待強制性重新分配
SCP-250 (當前項目負責人: Researcher Voct)
SCP-295 等待強制性重新分配
SCP-330 等待強制性重新分配
SCP-336 (當前項目負責人: Dr. Vang),
SCP-515-ARC 等待代理主管Escobar的重新分級
SCP-252-ARC 等待強制性重新分配
SCP-122 (當前項目負責人: Dr. Roget)
SCP-208 等待強制性重新分配
SCP-266 等待強制性重新分配
SCP-276 等待強制性重新分配
SCP-570 (當前項目負責人: Dr. Roget)
SCP-460 等待強制性重新分配
SCP-375 (當前項目負責人: Dr. Roget)
SCP-625 (當前項目負責人: Dr. Vang)
SCP-705 等待強制性重新分配
SCP-577 等待強制性重新分配

紀錄文件: 文件列表已鎖定,尋求協助以繼續

Kondraki博士的工作日誌 文件列表已鎖定,尋求協助以繼續

個人資料: 文件列表已鎖定,尋求協助以繼續

過往經歷: 文件列表已鎖定,尋求協助以繼續

下列內容基於當事人的死亡所以被公布

寫於2006年9月28日

公布於2017年12月8日

致我的員工:

  當你看到這個時候,代表我已經死了。要不就是我了結了自己或者什麼莫名其妙的運氣,媽的真是糟糕透頂但人生就是有贏有輸嘛,我猜。

  我知道有一些主管會寫下給所有的人一切事務,像鬼魂一樣陰魂不散,你知道的,當他死了,他留下了足以讓人花上24小時去閱讀的,有關於這個站點該如何運作的鉅細靡遺的各種事項。當我被分配到這個職務並走進辦公室時看到了在他桌上留下的那大約18捆東西時,他媽的真是嚇死我了。這就是他在幹掉自己前做的,他在他死後留下了堆積成山的數據、公文和詳細的交接指導。

  我知道很多這個站點裡的老職員會好好地記住那個晚上,還有我很抱歉,因為你他媽的這一輩子得在兩個主管底下工作,如果你活得到我的那個夜晚的話。你知道的,這是一份艱難的工作,但無論如何,事實證明留下遺書是主管和高級員工在他們死前普遍會做的事情,如果他們知道他們終將會死的話。好比是,他們準備了那些狗屎爛蛋的玩意,留下了維繫整個站點運作的所有必要訊息,當然在你們這些傢伙歡呼之前,我想告訴你們的是:不,我沒準備那些東西。因為為了自己的死亡準備毫無必要的文書作業是我聽過最病態的資本主義行事作風及最令一個員工不爽的事情了。你應該出去做些什麼別的鳥事!如果有人告訴我我只剩下三天可以活了,我寧願現在、立刻、馬上下地獄也不願意把這些時間花在寫下我每天為我的員工們所做的事情上。如果我決定自殺,我也不會花費額外的時間告訴你該怎麼用我的方式管理我的站點。畢竟我死了這就不關我的事了,而且也不需要把站點弄得好像我還活著一樣。

  你就是你自己。你們所有人會用自己的方法找到更好的方式,我知道你們有能力,而且會做得比我做的任何東西要好。

  同樣的,我也從來沒看過那些留給我的遺書。我的人生哲理之一就是你需要不停的胡說八道直到你成功為止,這和他們給了我把鑰匙後告訴我為了明天做些什麼天殺的準備,因為我們的主管剛剛幹掉了自己是一樣的。我的同事,我是指真正意義上我的朋友良師,和我共事多年並以我見過最富同情心的方式對待我。他們告訴我上一個主管死了,我得來管理這個站點裡所有狗屁倒灶的事情。這真他媽操蛋,你在跟我開玩笑嗎?啊,別誤會我,我好好工作了,一切在第二天早上都正常運轉,但最糟糕的事是對我來說死亡這個概念就等於某人會在凌晨一點1的時候拿到我的鑰匙然而得等到八點才能夠把這件事告訴別人。總之無論是誰來結束這一切,我很抱歉讓你承擔這些,不過我並不為我那份在檔案B45裡的有關如何繼承我一切遺產的死亡剪貼簿感到抱歉。我對你有信心,你年輕,也許還沒獲得四級權限就得收拾我的爛攤子並成為一位主管了。你可能會有點嚇到,你的朋友會開始崇拜你,你將會在視訊會議裡面第一次見到O5們,然後他們會告訴你一些類似於「祝你好運、夥伴」的鬼話2。你會有超過一千個員工還有大概五百個異常項目被隨便塞在一個像座小城一樣大的站點裡,你得跟他們說十年來管事的那個人剛剛搞砸了,你就是那個新來的管事的婊子。人們會恨你。過渡期會很艱難。你這個可憐的小雜種會覺得你的人生也很艱難,那麼太好了!恭喜你你之後的日子只會更艱難。所以我在我的辦公室給你弄了個床位,好好的利用它吧。

  來說那些可憐的混帳東西們,我的高級職員。你們這夥人超讚的!簡直不能更棒了!我們不僅在以某種連貫的方式共同工作,你們還在這裡多年,讓這個站點屹立不搖而且搞得像我自己知道我在搞什麼似的,雖然通常我是真的不知道。我要向你們對我做的破事的忍耐力致上一百萬封遺書的敬意。

  你們之中的一個會在接下來的幾周內被挑選出來接替我的位置。就像是大學畢業了但你找到了你一輩子最垃圾的工作。O5議會會通過仔細的考察來審核你們每個人並在最後做出決定,所以不,在這個點上我沒啥好說的3。他們會觀察你的一切,身家調查是保守說法,他們會從前面後面側面和屁眼裡觀察你,這不是一個小小的無名且偏遠的站點的主管職位,這他媽的是全世界最大的無名站點之一的主管職位。你們都爭先恐後地想成為某個法律意義上的什麼都不代表,然而在物理意義上卻代表著一切的地方獨裁者。如果你好好工作,那它就會保持原樣,同時這份工作會逼迫你一周七天,每天都突破自己的極限。它毀了我的婚姻、我的健康、我的信仰、我的自我保護還有我幹上一砲的能力,但我活下來了,婊子,我下來了。如果我不做這些我會做什麼?我會成為誰?我會在哪裡?思考這些問題荒謬無比。每一份基金會的工作都會改變你,而你們早就知道了。

  讓我們回到第二點:我在2006年9月寫下這玩意,我意識到如果我不明不白的死了那我也真的沒啥好說的,對於這份工作來說這也只是我需要做的事情的一部分而已。也許我會幹這份工作直到87歲,或許我會跟著這份遺書上所說的去做,但是在我吃著《Hot Pockets》牌零食的凌晨三點寫下這份東西的這個行為完美的展現了我個人經歷的原始精華。我的兒子在另一個房間裡睡覺,他14歲了,他可能在將來的某一刻正看著這個東西,所以這是寫給他的:我知道在過去的那些年裡我有一些你很不喜歡的壞習慣,我不喜歡你那樣看著我。我會變好的,好嗎?爸爸跟你保證。

  說真的,我的兒子真是天殺的超級天才,他喜歡閱讀,還喜歡《X檔案》,喜歡我根本聽不懂但我也不會告訴他我聽不懂的音樂。很明顯他是個Gay,總之不是直的。我覺得他自己也知道,但很緊張如果將這件事告訴我會怎麼樣。我覺得可能在他準備好告訴我之前還需要一些時間,這完全沒問題,無論你什麼時候準備好,Draven,這都是OK的。如果你在看這個的話,爸爸愛你,我一直都愛,也永遠都愛。4

  我想到你們這群傢伙可能會因為我的死而感到傷心,我很不擅長應付那些情緒失控的人,所以我也不會在這裡去嘗試安慰你們。你們大可把我當作導師或者跟我一起工作,甚至有一段與我共度的人生(高級職員和Draven,我正看著你們呢5),你們有些人可能只是見過我或和我擦肩而過,我對你們很感激。悲傷可能是個賤貨但那又跟我沒關係。

  無論如何,我們有理由立足於此。

  這個站點能正常運作的每一天都是個他媽的奇蹟,你永遠不知道一個基金會站點有多少組成部分,記得那大型人形研究所和收容站點,我就想到侏儸紀公園裡有句台詞是這樣的:「我們的大型主題公園和大型動物園全出了問題,但電腦甚至還沒準備好開機6」,而我認為這就是我們在這裡對抗的一切異常的行為表述。你看,在Site-17我們有一座動物園、一座監獄、一所大學規模的研究設施,一個軍事基地、一座複合型住宅區,一個近似於政府的部門,一個社群7,一座小城,一個安全管理設施,一家情報機構還有一座主題公園所有設施加起來該有的所有問題8。而且我們的電腦已經開機了,他甚至都開始製造自己的問題了呢!誰他媽覺得這是個好主意的,這他媽的糟透了,不過我們還在這裡。在這個世界上有成千上百的站點跟我們一同做著一樣的工作。見鬼,Site-19比我們還大,而且還在西伯利亞零下40℃也照樣幹活,完成這樣一個爛秀需要一群特殊的人,所以謝謝你們所有人。你們是最棒的!

  基金會自20世紀創立以來就以每天24小時,每周七天,每年365天在運作著,而現在已經2006年了,我們還在繼續,儘管危險、儘管數以千萬的蠢問題是我們的日常,還有儘管我死了,這都會好起來的。你不需要我來告訴你這些,這邊有1000個與你並肩的人;在我看來,即使站點的每一項異常發生收容失效,那還是2:1的機率,找個順手的傢伙,找個鈍器什麼的!你會沒事的。

  喔,還有,玩得開心。

  你的9主管

  Kondraki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