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動物簡介:Sampson!
評分: +4+x

小動物簡介:Sampson!

概述!

goodboy.jpg




名稱: Sampson

物種: Canis familiaris (家犬,杜賓犬) 照片如左

首席照護員:Daniel Stanford,陸生小組

飲食: 狗飼料 (任何品牌都行,還有他真的很喜歡你在上面放一片火雞肉!)

安置區: 威爾遜野生動物中心,三號圍場(Wilson's Wildlife Center, Enclosure 3)

生物特徵!

「Sampson」是我們為在牛奔河1所發現的一隻恐嚇家畜的奇怪杜賓犬所取的名字。他原先可能是隻護衛犬,然後不是走失了就是被遺棄了。我們真的不清楚他曾經在哪裡當守衛或是看守著什麼,但因為我們是在牛奔河找到他的,我想他很有可能是來自奧勒岡州的某個地方吧。他如何是跑出來的仍然有待討論,但我敢打賭他一定是擺了粗心的照護員一道!

至於不尋常的部分,Sampson 可能又是新一例我們所關注的動物群。當你注視 Sampson 時,他看起來很模糊,幾乎就像你正隔著毛玻璃看著他。他在照片中看起來也很模糊,這可讓 Phillip 頭疼了。可憐的傢伙無法幫 Sampson 拍攝任何清晰照片作為小動物簡介!老實說,我們對於為何會造成這種現象毫無頭緒,但是Dr. May(無聊鎮的住院獸醫,同時也是我們和監管者2的聯絡人)告訴我們這是一種「時因性錯位」。我們不太清楚這意味著什麼,我們唯一知道的是這會讓 Sampson 更加獨特!

然而,這並不是 Sampson 唯一的奇特之處。當他吠叫時,聲音比正常大上許多。我的意思是就連地面都在震動!當我們第一次去捉他時,他對我們大吼大叫,差點把我補的牙都震裂了。好吧,也許並不是真的那麼嚴重,但依然很響亮就是了。他的兩種特異能力分開來看似乎沒什麼規則,但放在一起考慮卻很有意義。他很難被看見,而且他的吼聲會讓任何在他附近能聽見的人迷失方向,這讓他成為完美的護衛犬!

歷史!

goodboy2.jpg

這是張 Sampson 曬太陽放鬆的照片!

正如我們上面提到的,我們在牛奔河找到了 Sampson。他在鄉間遊蕩,對任何接近的人吠叫。就在他開始恐嚇 Marybeth 農場的一些奶牛時,我們得到了他的消息。那些牛一定是把他惹毛了,當我們到達那裡時聽見他的吼聲有如雷霆暴雨一般轟隆作響。多虧了這些震動的福,我們差點就要在水溝找到個美好宜人的停車位了。當我們抵達農場時,Daniel 設法以牛肉乾將他引誘至廂型車中。

我們向 May 提出了我們的疑問,她讓她的上級告訴我們 Sampson 原先最可能是幫一個叫作 MC&D 的集團看守些什麼東西。他們這個集團是某種給有錢人參加的俱樂部,賣些我們的監管者一直在追緝的奇怪物品。我想也許就像是 Sampson 這樣的東西。也許就是那個有錢人俱樂部讓 Sampson 變奇怪的,但我根本無法想像他們是如何做到的。老實說,我認為我不想去思考他們是如何做到的。

不管怎樣,在我們帶 Sampson 回到野生動物中心之後,他強烈地拒絕從廂型車中的狗籠離開。我們只好試圖用 Laura 的半份火雞三明治誘使他進入圍場。Daniel 剛把他帶進去那裡,Sampson 就狼吞虎嚥吃了那個三明治,好像他快餓死了一樣。據我們所知,他可能真的餓了很久。在 Sampson 完全失焦的情況下很難對他做檢查。正因為很難看清他,導致你不容易分辨他有沒有受傷或是出了其他狀況。目前為止我們認為他應該沒有受傷,還不錯!

另外,Sampson 似乎對 Daniel 有好感。可能是因為他給 Sampson 的那份火雞三明治;或是因為他給 Sampson 的那些牛肉乾。無論原因為何,Daniel 自願擔任 Sampson 的首席照護員。這對我來說不成問題!只要動物快樂,我就快樂。

特殊需求和居所!

我們現在暫時將 Sampson 安置在三號圍場,目前為止他似乎還算滿意。我們想把他和其他犬類安置在一起,但是他對除了 Daniel 以外的所有人都有攻擊性,我們擔心他會在自衛時傷害他們。在我們看來,讓狗獨處似乎很殘酷,但我們應該盡力避免傷害任何動物。到目前為止,他似乎並不介意獨處,但他必須學會在某些方面更加友善。他現在也有他專屬的狗狗泳池,讓我告訴你:他喜歡玩那種東西。我們幾乎無法讓他離開它!

關於 Sampson 的備註!

在 2014 年7月10日,我們接獲了數起報告:關於鎮上四處出現了幾張「協尋失犬」的海報。上面都附有一張似乎是 Sampson 的模糊照片,而且海報上也用 Daniel 取的名字(也就是Sampson)來稱呼他。這些海報的張貼者名字是 Jonathan Stanford,他自稱是 Daniel 的兄弟。考慮到 Daniel 並沒有任何兄弟,這真的是很奇怪的事。我們告訴 May,她告訴我們監管者會調查。整件事讓 Daniel 有點震驚。我試著跟他談起這件事,但他一句話也不說。可憐的傢伙。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