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恐懼的足跡
評分: +6+x

「人類的偉大之處,在於敢於面對恐懼的驕傲姿態。」
我記得我的父親是這樣告訴我的,生於羅馬時代的希臘作家--普魯塔克的一句名言。

「你怎麼常常跑去077的檔案室跟██車站呢?」
特工ZUN在第二員工餐廳問道,手上拿著三明治正準備要拆開包裝。
「稍微懷念一些東西而已。」
我沒有太認真地回答她。
「那你等等要去██車站對吧,要不要帶上我啊?」
特工ZUN咬了一口三明治後對我提案。

「不要。」
「蛤--一個漂亮的女孩子要求跟你一起同行欸--」
「不要。」
「你這個木頭三類仔!」
「不要,然後管好你的嘴巴,而且我是一類的。」
「你是一類女生碰太多,碰到沒有興趣了是吧?」
「……」
「被我說中了吧!」
「不要。」

即使沒有被特工ZUN說中,但我已經習慣在她死纏爛打的時候沉默一下使她得意,然後再打槍她一次,她在我說出不要後便拿著三明治離開餐廳。

在Site-ZH-16的員工餐廳用完餐後我便前往██車站,買張前往██車站的車票。


「那麼巧啊,Dr.Ming!」
特工ZUN坐在我買的座位上。

「小姐,你坐到我的位置了。」
「沒有啊,我沒有坐在你的位置。」
「小姐,你坐到我的位置了。」
「是我們的位置!」

特工ZUN沒有想要把座位還給我的意思,於是我選擇坐在車廂跟車廂中間的連結走道,今天是平日,人很稀疏,但這個地方仍然使我心安得多,只要在有人要上車的時候讓個位置就好。


我記得在很久以前,在父親還沒有在基金會工作的時候,家裡的經濟狀況有點困難,每年要回台東過年的時候都只能買站票,而且還是跨日車,父親跟母親早上去工作,晚上回來整理行李,坐跨日車回去,我跟父親常常會坐在這裡,吃著運氣好買到的台鐵便當,母親則是因為身體問題坐在空的位置上。

「爸爸以前也常常坐這種跨日車。」
「那爸爸以前也是坐這裡嗎?」
「……差不多啦。」

父親那時稍作遲疑,但接著帶著笑容回答我,這種情況也年復一年地持續到我上國一,父親到基金會工作後。

「唉……」
我長嘆一口氣。

父親在我高一之後於SCP-ZH-077中進行研究,他說這次出差可能會需要一些時間,沒想到之後就沒有再回來,基金會也沒有告訴我們母子倆父親的狀況,但母親什麼也沒說,我便也沒有向基金會要求交代父親的現況。

直到我撿到筆記本,從SCP-ZH-077上丟下來的,我才知道父親回來了,但筆記本還是得交給基金會,畢竟這不是我的個人財產。


「欸,你到底要不要好好地坐在座位上啊?」
特工ZUN打斷正要入眠的我,到下一站還有點距離。
「你看三小啦,來坐好啦。」
我抬頭看著她,然後特工ZUN就把我拉去坐在我原本買的位置,她則坐在靠窗的座位。

當然,她突然這樣子肯定是沒好事。

「你是不是想要去搭077?」
特工ZUN對我發問,問了一個很蠢的問題,難道她忘記這種事情是要有批准的嗎?

「沒有。」
「真的沒有嗎?」
「沒有。」

「真--的--嗎--?」
她刻意拉長音,想要以此得到她想要的答案。
「……沒有。」
我沉默片刻,還是繼續敷衍她直到抵達██車站,時間是下午五點多。


我下車後坐在車站的塑膠椅上,還記得以前來這的時候椅子不是沒有就是破爛的生鏽鐵椅,在20██年開始才由當地政府撥出預算設置椅子,斜陽的橙橘沒有我想得那麼熱辣,但比較起來卻多了幾分淒涼,當初筆記本的拾獲位置就在我所坐的這張椅子正前方,我不曉得,會不會有第二本筆記本裡夾著父親的手指被丟出來,我不曉得,會不會有比手指更糟的東西被丟下來,雖然坐在在椅子上,但我卻像是十幾年前考聯考的時候一樣,全身上下顫抖不已,我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ZUN。」
我叫住要去自動販賣機買東西的特工ZUN。
「幹嘛?」
她沒好氣的回答,可能是我剛剛都在敷衍她吧。

「你知道什麼是恐懼嗎?或是有什麼會使你恐懼。」
「恐懼?」
「對,恐懼。」

「沒有恐懼啊,你什麼時候產生了進入基金會之後會遇到恐懼的想法?」
ZUN以她的主張從容地回答我的問題,也繼續走近自動販賣機。
「既然都加入了這種亂七八糟的組織了,你什麼時候覺得我們要處理正常且合邏輯的東西呢?無論是物品還是人形實體,哪怕對一般人或是沒有戰鬥力的人再可怕或再恐怖,甚至到不能夠理解的時候,我們第一個要務就是控制、收容、保護,哪裡會在意恐懼?恐懼只是不願意面對的藉口。」
ZUN接續著前面的主張說道,也投了罐飲料,一樣是無糖綠。
「但如果直面恐懼,就如同那句老話--人類的偉大之處,在於敢於面對恐懼的驕傲姿態。」
她先喝一口無糖綠,短暫的停頓後引用羅馬時期的希臘作家普魯塔克的一句名言。

「……」
「……」

我們兩人沉默了一下子。

「走吧,快到晚餐時間了,我帶你去吃附近的餐廳。」
「請客!」
「可以。」
「Yeah!」

我和ZUN離開██車站,往車站附近的餐廳移動,我低頭看了看地面,斜照的夕陽餘暉把我們兩個人的影子拉長,明顯地一長一短映在地面,白日最後的海風吹送,將我的白大掛吹起,把我身上對未來的恐懼吹散,077的陰影也漸漸散去。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