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數
評分: +6+x

Anderson博士揉揉惺忪的雙眼,在床鋪上翻了個身。當他瞥到電子鐘閃爍的燈光時,他猛然驚醒。為什麼沒半個人叫我起床?

「二號,二號,聽到請回答?」

雜訊是他唯一得到的回答。他跳下床,抓起門上的外套,一下就甩開了門。

「二號,聽到請回答,這裡是三號,通訊測試,重複,通訊測試。」西伯利亞呼嘯的寒風中,Anderson吃力的把話擠出來。

他艱難的穿越雪地,往站點Site-3034走去,一百公尺的路程,卻像花了數小時的時間。才打開門,一股嘔吐物與尿騷味的惡臭撲鼻而來。他掃視裡頭,知道為什麼沒有人回應了。設備與器材亂七八糟的倒在地上,碎裂成木屑與零件。照明設備也出問題了,只有一個閃爍的燈泡照著這些殘骸。他的眼睛在室內飛快的掃視著,當他看見那些倒在地上的人體時,喘息瞬間卡在了喉嚨裡。向前一步,腳下碎玻璃的聲響傳進了耳朵。Anderson試探著,戳了戳離自己最近的一個,動也沒動。沒有得到回應,他把這位被稱為二號的人翻過身來。

「Vaslov! Vaslov特工,聽得見我嗎? 你還好嗎?」

Vaslov特工輕輕的呻吟著。鮮血從他的額頭流下。

「無法……控制……」

「Vaslov,說話啊! Misha!」

「…… Anderson? 我很抱歉…… 我們該…… 該說……」

Vaslov呢喃著,又呻吟一聲後再度昏迷。Anderson的咒罵被喘息掩蓋。這裡他媽的到底是怎樣?至少他還沒死。

一串電子音調打斷了他的思緒。

噢,不,不,不。

Двести,女孩的聲音這麼說道。兩百。

現在不行,求你了老天,現在不行啊。

сто девяносто девять. сто девяносто восемь. сто девяносто семь. 一九九,一九八,一九七。

Anderson衝向室中央,無線電設備在那。當他看見自設備竄出的煙霧與火花,他心都涼了。他們都對無線電做了三小?哪有那麼剛好的。

他按下按鈕,撥動錶盤。

「все хорошо,все хорошo」 他重複著,聲音顫抖中帶著絕望。

сто тридцать один. сто тридцать. сто двадцать девять. 一三一,一三零,一二九。

喔天啊,喔天啊。 「все хорошо!」他對著麥克風吼叫著。

「все хорошо?」一個聲音回應道。Anderson跳了起來,轉身,看到Walter拖著身體左搖右晃,步履蹣跚,雙手開開的朝這走來。

「老天爺,Walter! 這到底怎麼回事? 遏止信號怎麼發來著?備用系統放哪去了?」

「все хорошо?」Walter博士說道,當他搖搖晃晃向這走來時。

「幹你娘!Walter,遏止信號!все хорошо!一切安好!все хорошо!」

девяносто пять. девяносто четыре. девяносто три. 九五,九四,九三。

「все хорошо. 一切安好,一切安好,一切安好。」 Walter口齒不清,呆滯的表情喪失了理智。「一切安好!」他笑了,雙眼閃爍著瘋狂。

「一切安好!」

「一切安好!」

「一切安好!」

Anderson驚恐地環顧四周,趴在地上的人體動了起來,轉身盯著他,齊聲重複這句話。

「一切安好!」其他人叫喊著,他們的合聲成為癲狂的大笑。然後開始搖搖晃晃,一齊走了過來。

「滾 - 滾蛋!」 Anderson尖叫著,把手摸向腰際,可屁股後空無一物。我把配槍留在營地長草嗎? 「都給我滾!」

Тридцать. двадцать девять. двадцать восемь. 三十,二九,二八。

廣播聲的已經大聲到Anderson聽得出背景音是尖叫聲了,音高還在飆升。

「這裡是站點Site-3034!我是Anderson!」他朝通訊器咆吼。「一級緊急事件! 3034收容失效!再重複一次,站點Site-3034收容任務失敗!」

雜訊是他唯一得到的回答。他發出窒息般的哽咽,把通訊器往地上砸。收音機被摔爛了,殘骸與其他破爛混在一起。聲音越來越大,同事的叫喊與女孩的廣播聲混雜成吵雜的噪音。他用手摀住耳朵,蹲在地上,看著其他人朝自己逼近。都結束了。3034會是個XK級項目嗎?我將是那個第一個知道的人。

Три. Два. Один. 三,二,一。

他聽見遠處傳來槍聲與爆炸聲的低沉聲響。巨大的轟鳴聲淹了過來,建物的地基都在震動。

с новым годом.1

Anderson博士昏過去之前,感受到了Walter博士將其用雙手緊緊環抱,以及他呼出的酒精味。

「新年快樂,同志!」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