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是牢騷,接著繼續工作
評分: +5+x

「主任,剛才收到十二站的回覆。他們請主任你今晚到零二站去,十二站那邊會再派車過去接駁。」Aique將剛才收到的站點通知放在Metha的桌上。

「嗯,我知道了。」Metha將手中的馬克杯擱在桌上,直盯著玻璃窗外的海水。

果然還是要去啊……


如果不是為了處理SCP-ZH-007的收容事宜,她可能在被某個不明的項目斃掉之前都沒有前往十二站的必要。

自從接了新站點主任的位子,工作的繁雜程度雖然減輕了,但來自各處的壓力卻比以往高上許多。Metha偷偷地將視線移往她上鎖的保險櫃,櫃子裡除了私人的書籍跟藏物之外,還有一整條用書殼偽裝的香菸。

「辦公室裡禁止吸菸喔,主任。」Aique像是知道Metha的心聲一樣,在離開辦公室前不忘調侃她一句。

「嘖。」

怎麼可能不抽


站點的規矩就算Aique不講她也知道,但菸這種東西不是說戒就戒的,尤其是要同時跟項目還有奇形怪狀的同事們打交道的時候。

「沒辦法自己搞定項目也算是一種研究人員的原罪吧。」



從零二站離開後過了大約半小時,行駛中的漆黑轎車融入了夜晚的安寧。Metha時不時抬頭看看四周的景色,和二六站的蔚藍海洋完全不同,周遭淨是茂密的樹林,這才讓她想起自己究竟多久沒有回到台灣了。

我還記得這裡嗎?


Metha望著窗外不斷落下的雨水,不經意地轉動手上的戒指。此時呼地一聲,車子脫離了剛才行駛的林間道路,開進一條長長的隧道中。隧道裡的燈光比想像中還要來得刺眼,Metha趕緊閉上眼睛。

「我們要到了。」司機說,但他並沒有回頭,只是直直的看向隧道的深處。

「嗯……」一股不快的感覺自隧道的暗處傳來,彷彿有人在遠方直盯著Metha。

車子繼續行駛在隧道中,而遠方的微小光點也逐漸清晰可見。

Metha睜開眼,重新將身子靠回椅背上。

從進入樹林開始,Metha的記憶就出現了短暫的斷片,不只是不太清楚,她不記得這中間過了多久,就連手錶上的數字感覺也像在騙人。

Metha只希望那道視線可以給留她些許的隱私。

噁心


從站點門口流溢出的燈光在她看來像是一種扭曲的召喚。

Metha下車後,拿起感應裝置打開了厚實的玻璃大門。十二站寬敞的大廳和二六站差別不大,除了眼睛所及的生面孔外,這裡幾乎與Metha熟悉的辦公地點一模一樣。

「請問是Metha主任嗎?」正當Metha開始環視大廳的內部時,她的身後傳來一道呼喊。

一名男子從櫃台旁的走廊出現,並直直地朝Metha走來。

「不好意思,我因為項目的處理耽擱了一下。你好,我是十二站的主任AD,你是今天要來跟我們討論SCP-ZH-007處理事宜的Metha主任吧?」不知道是不是受到這個站點的影響,眼前的男子對Metha來說,印象既深刻又模糊。

Metha在上週因為那隻鯊魚的關係把一部分的收容區域關閉了,今天是專程來找十二站的模因處理專家的。

「是的,我是二六站的主任Metha,請多指教。」Metha簡單地向AD致意。

AD先是看了看櫃台上方的時鐘,轉身向Metha說:「時間緊迫,我先帶你去見過三段論證的成員,簡單討論一下項目狀況。至於我,我還有兩個簡單的報告要先看,大概半小時後再過去找你們。」

AD邊說邊領著Metha來到櫃檯。

「筠綺,這位是Dr. Metha。邀請幫我弄好之後,請她跟尚毅在樓下會合。」在向櫃檯人員指點之後的手續後,AD整了整自己手上的文件,說:「我先離開了,有什麼問題的話隨便找個人問就好,今天真的不巧有點忙。」

「嗯。」Metha只是含糊地回應AD的解釋,站點主任的任務不分站點,全都是一樣地累人。



Metha拿著櫃檯人員給他的邀請函,在些許空蕩的通道走著。那股刺人的視線感覺依然沒有消失,甚至隨著樓層向下而愈發強烈。走到會議室門前時,Metha甚至感覺得到那道視線的來源可能就藏在這扇門後頭。

但是沒有。

會議室裡並沒有像Metha預期中放著一顆巨大眼球之類的異次元生物。

一名男子正指揮著其他人,將等會開會要用的東西從一旁的儲藏室中移出來。

男子看到Metha進來,遠遠地對她說:「啊!Metha主任你來了,我們這邊還要再忙一下,主任你先找個地方坐一下吧。」

男子名叫王尚毅,應該就是剛剛AD提到的那名小隊長。

「叫我尚毅就可以了,這邊位子比我高的都這樣叫我。」

上週傳給十二站的項目資料正投影在會議室的牆上,不過這些都是Metha所熟悉的,她真正想了解的反倒是這裡負責的SCP-ZH-289

投影機操作測試結束後不久,AD就帶著幾個研究員進到會議室,順便把文件發到每個人的面前。

「大家先稍微看過一遍SCP-ZH-007的內容熟悉一下,我們等等的討論速度會很快,希望大家都能跟上。」AD站在前面對底下的與會人員說明待會要討論的問題。

「我先請Metha主任來向各位說明一下SCP-ZH-007現在的狀態。」

Metha走到投影幕旁,從AD手中接過麥克風。

「上週的收容失效讓一部分的站點和人員受到影響,我們目前是以封鎖該區域來限制項目的脫逃。我在看過對意外的報告分析後,認為SCP-ZH-007應該是在意外中引發了SCP-ZH-289的異常效應。再加上SCP-ZH-007本身也有在不同維度跟平行世界間移動的能力,我認為在座的各位應該比我更清楚怎麼對付SCP-ZH-289的問題,所以才會請AD主任召開這場會議。」

Metha停頓了一下,將視線轉移到會議桌旁的與會人員身上。

「首先,我想瞭解的第一件事是『SCP-ZH-007究竟展現出了哪個平行版本的SCP-ZH-289異常效應?』。根據SCP-ZH-289的檔案,兩個相對宇稱的世界中,有十七角星或正十七邊形兩種表現型態。如果能鎖定SCP-ZH-007展現的SCP-ZH-289異常效應是屬於何者,或許能幫助我們判斷項目的實際來源是否為我們所在的世界或維度。」

「再來是收容方法。這個還得麻煩AD主任幫忙,在我們這邊做出評估之後,可能會需要一些人員的調度,這部分就交給你來處理了。」

Metha轉頭看向AD,AD接著她的話說:「我們這邊應該找兩三個人去就可以了,畢竟三段論證在我們這裡算是頂尖的。」

「好。」Metha說:「那我們就讓討論開始吧。」



Metha坐在AD辦公室裡的沙發上,頭仰得高高地躺倒著。從來到十二站開始算起已經過了四、五個小時,就算再忙也要找時間睡覺的Metha,現在正用僅剩的精神力死撐著。

「先這樣吧,我們這邊會派那兩個有SCP-ZH-289處理經驗的特工過去。相關公文處理一下,最快今天就可以到了。」AD再次翻了翻手中的文件說。

B5,針對那隻鯊魚的收容討論剛結束。AD在分派完下屬的工作後,把Metha請到他的辦公室裡。

「還有什麼事嗎?我以為剛剛的會議結報已經講得很清楚了。」Metha說:「我想我得回二六睡個一覺。」

AD抓了抓頭,語帶尷尬地說:「那個……我看Metha你剛剛開會時,似乎有點心神不寧,想確認你是不是有好好傳達到。」

「不用AD你操心,會議的內容我有完整的記住了。」Metha指了指自己的頭,「雖然今天來的時候有些不靈光,可是別小看其他主任啊。」

我怎麼會跟他這樣說話?


「我不是這個意思。算了,現在就等他們明天過去處理收容的問題。現在還有一點時間,我送你回大廳好了。」AD笑著說。

在AD帶領下,Metha回到了站點大門前。負責接送的車子已經在門外停好,等待Metha上車。

但Metha並沒有直接坐上車子離開,她看著AD的臉沈默著,兩眼直直注視著他戴著的眼罩。

「嗯?我的臉怎麼了嗎?」AD問。

「不,只是有種奇怪的感覺。」Metha說,「在來這裡的路上就感覺到了,十二站讓我不太舒服,你的眼罩也了給我類似的感覺。」

「原來啊。」AD點了點頭,理解了開會時感覺Metha注意力不太集中的原因,「那是這裡負責抑制模因影響的東西,如果讓你不太舒服的話也沒辦法。十二站的危險因素實在不少,這個算是我們能做到最有效的處理方式了。」AD苦笑著說:「你在進來時應該也有感覺到,跟這個站點的交通方式也在信息阻斷效果的影響範圍,這些都是十二站的安全措施。」

AD將手中的文件遞給Metha,並用右手蓋住他的眼罩。

「至於眼罩,這算是我私人的問題,還是不說的好。如果之後還有任何問題的話,也歡迎你再來這邊跟我們討論喔。」

「不了,我對這種東西蠻敏感的,應該不會想再來一次。」Metha一口回絕了AD的邀請。

「不過……」Metha停下她關上車門的動作問:「我可以請教你一個問題嗎?」

「是。」

Metha抬起頭,再次看著AD被遮住的眼說:「我們見過面嗎?在這之前。」

AD維持著他一貫的笑容。



「二六站,主任,Metha,二六站,主任,Metha……」在回程的路上,Metha不斷在腦中重複著自己的職稱和名姓,好像只要停止回想就會忘記自己身分似的。

AD的臉雖無法和Metha記憶中的任何一張臉孔對上,但那個眼罩帶給她的感受卻如此熟悉。

有種埋藏在記憶深處的感覺


來時的雨在他們開會的期間停了,而零二站所在的城鎮仍未迎來今日的朝陽。

頭痛


這讓她想到曾經在站點屋頂偷抽的菸,還有跟張道士鬥嘴時的那根,還有第一天去到二六站的那根。

我真是罪惡


Metha從口袋裡掏出一盒牛奶糖。她拆開包裝,像是發洩一般用力咀嚼糖果。

AD雖然沒有回答,但對她來說,那個眼罩和他的笑容就等於答案。

「主任,我建議在離開十二站之後就不要去想十二站的事,這樣做只會更不舒服而已。」從前座傳來的聲音打斷了Metha的思緒。

「我們是過來人。」坐在副駕駛座上的人說。

車子減速,最後在零二站的地下連通道前停下。這次前座的兩人這次倒是有將頭轉過來說話。

「零二站到了。」司機說。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墨鏡男接著說:「另外,三段論證的前提C和D從現在起聽候主任的差遣。」

又要上工了

媽的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