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明白,但我會搞清楚。
評分: +4+x

Tim Wilson 和他的兒子 Felix 在徒步旅行時停了下來。兩塊巨石從森林的地面突出,就像是矗立於紅色與橙色落葉海中的磐岩。大家長 Wilson 靠近的其中一塊巨石,急切地坐下,取下自己的護林員帽,擦掉額頭上的汗水,示意他的兒子趕上。

「來吧,兄弟!」Tim 笑著招手,並指了指他旁邊的岩石。「讓你自己待在那一塊的遮蔭下!」

Felix 嘆了口氣,點點頭,他的眼睛緊盯著地面。Tim 微微皺起眉頭,看著他的兒子沿著小徑緩緩前行。他的兒子很長一段時間都一直表現得如此奇怪,而 Tim 原本只是認為是青春期的緣故而沒有多加在意。這個男孩可能只是因為畢業,或者是上大學而不安,但這些都似乎不太可能,因為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

徒步旅行是以前 Tim 有監護權時他們兩人常做的活動,但自從他兒子幾年前永久搬入以來,這種活動幾乎停止了。也許一起進行一次愉快的冒險會對兒子正在經歷的任何事情有所幫助,但這似乎不起作用。儘管 Tim 盡最大努力說笑話並對野生動物做出評論,但年輕男子仍然保持沉默。較年長的那個 Wilson 抓著他的鬍子,解開鬍子上的一個小結,並看著 Felix 坐下來。

這兩個人在一片令人不適的沉默中坐了將近一個小時,周圍唯一的干擾是一陣溫柔的秋風使頭頂的樹木婆娑作響。一片黃葉從上面飄落下來,落在 Tim 面前。

Tim 調整了眼鏡,看著 Felix。他看起來大受打擊:肩膀低垂、眼睛鬆垮而陰沉、不停跺腳。雖然 Tim 不是人類專家,但不需要專業人士也能了解他兒子感到苦惱。Tim 清了清嗓子,然後說:

「嘿,兄弟。方便告訴我你在想什麼嗎?」

Felix 沒有回應,他的視線死死盯著下方的樹葉。

「Felix?」

他身體退縮,伸直背部,帶著浮腫的眼睛和緊握的拳頭向 Tim 瞪去。

「怎麼了,兄弟?」

靜默。

「我很擔心你,Fel─」

一聲痛苦的怒吼從 Felix 的胸口爆發,當他的尖嘯在森林間迴響時,他很快地將自己的臉隱藏在手掌間。Tim 遲疑了一下,看到他兒子受折磨,他也感到自己心如刀割。他緊張地吞口水,思考最好的處理手段是什麼。

「嘿,我可能不太了解很多東西,但我會永遠在你身邊。」

Tim 傾身朝向 Felix,Felix 轉過身去。Tim 嘆了口氣,雙手放在膝蓋上。Wilsons 家族坐在相對的沉默之中,Felix 的嗚咽是他們之間唯一的聲音。過了一段時間,Felix 的聲音微弱地呼喚著 Tim。

「爸──爸爸……」

「是的,兄弟?」

再次靜默。Tim 屏息期待 Felix 的下一句話,他的腳以狂熱的速度踩踏地面。

「爸爸,我喜歡男孩,還有我──」

Felix 在轉眼間吐出這些話。然後年輕人停止了動作,恐懼、緊張以及對自己說溜嘴的震撼混合在一起,使他僵住了。Tim 也驚呆了,但是他恢復得比兒子更快。他終於再次吸了一口氣,一個小小的笑容潦草地寫在他圓潤的臉上。他輕聲笑著,不假思索地立即回應。

「嘿。對我來說不成問題,兄弟。這沒關係,我就是喜歡你原本的樣子。」

Felix 微微扭曲身體,慢慢轉向面對他的父親。兩人彼此對視,Tim 溫柔的棕色眼眸與 Felix 迷茫的綠色凝視相會。仍然有什麼事不對。

「Felix?」

他的雙眼圓睜,淚水再次蓄積。

「請停下來,爸爸……我不喜歡我的樣子……」

「你是什麼意思?你沒辦法選擇你是誰。我知道其他人不會接受,但你是我的兒子──」

「老爸!停!」Felix 起身,背上的包包倒在了一邊。先前在他眼中匯集的眼淚自他滿臉通紅的臉頰流下,有如悲傷的鹽水河流。

「停什麼?我想要了解你,Felix,但你不讓我這麼做!如果你不和我說話,我怎麼知道該怎麼辦?」 Tim 起身,他惱怒的聲音顯得情緒激昂。他急切地想知道他親愛的兒子有什麼困擾,以及可以做些什麼來幫助他。

「我不高興當現在的我自己!我討厭我出生的身體,它只是……只是不對的!我每天都在絕對不是我的身體中醒來,我照鏡子,感到非常噁心,因為它不是……不是我……我想變得漂亮。我非常想要漂亮。」

「你可能感覺不到,但你是一個英俊的年輕男──」

Felix 沮喪地尖叫,把他的背包扔到幾碼遠的地方。

「我想當一個女孩!」


他們休息的剩餘時間一直保持沉默。Felix 的情緒高漲,而蒂姆啞口無言。兩人最終默默地同意繼續他們的徒步旅行。他們的熱情並消失殆盡,都拖著腳走過泥土步道。接著是幾個小時的冷淡沉默,Tim 的自思自忖一路上未曾止息。

生物性別和社會性別不是 Tim 常常停下來思考的東西,因為在動物界中,這種事幾乎總是二元的。一些例外可以很輕易地用必需性來解釋,像是青蛙在雄性數量占絕大多數時會轉變為雌性。或是說小丑魚魚群的領導者死了,下一個地位最高的阿爾法雄性將成為雌性,並繼承她的地位。或是鰻魚、魟魚、蝦虎……現在他明白了,有許多動物都會轉換性別。如果牠們可以這樣做,為什麼人類不能?

他停下來看著 Felix 慢慢靠近他。

「嘿,兄弟。」

沒有回應。

「聽我說……我可能不明白。但這並不意味著….妳知道的。我願意學習。無論如何,我都會在妳身邊,小子。」
Tim 亮出了他標誌性的友好笑容,拍著 Felix 的肩膀。

有那麼一刻,他覺得他好像要被斥責和咆嘯。與之相反,Felix 緊緊地抱著她的父親,將她的臉埋入父親的肩膀。Tim 的雙手緊緊地纏著她,用他能提供的所有愛來擁抱他的孩子。情緒變得越來越強烈,雙方都流下了眼淚,誰也不願意分開。最後,當他們終於分開,Tim 從他背心的口袋中拿了一條手帕,清理他模糊不清的眼鏡。

「那麼……我猜 Felix 已經不適合稱呼妳了,對吧?」Tim 問道,輕輕地將他的雙光眼鏡放在鼻樑上。

「我喜歡 Fae。是 Faeowynn 的簡稱。意思是:『森林中的精魂』。」

Tim 認出這個名字就和他多年前為她讀過的童話中的森林精靈一樣。坦白地說,他還很驚訝她甚至還記得。「這是一個強大的好名字,我的小蝴蝶。」

「謝了,爸爸……」

他們都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但這並不重要。現在,Tim Wilson 和他的女兒,Fae,並著肩俯瞰美麗的奧勒岡荒野。他們很開心。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