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的顏色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10+x

「13次審議、13次投票、13次表決。」

「6票贊成、6票反對、1票棄權。」

「天市表決同意、太微表決反對。」

「紫微已達表決上限,北極星宣布通過。」

「倫理道德委員提出異議。」

「倫理道德委員不存在。」

「各站點進入協議狀態。」

「失去與各站點的聯絡。」


「吶,梅林,歡迎啊,歡迎啊。」

「…………」

「啊……對不起,是我沒有禮貌。」

你終於來了。

dx9abey.png








……..。

mfaLtqu.png







別那麼嚴肅嘛。

dx9abey.png







卡西,有話快說。

mfaLtqu.png







梅林還是很沒情調呢,這麼久沒見,
難道沒有什麼想說的嗎?

dx9abey.png








無可奉告。

kolWE6U.png







其實從前幾天開始,
我一直、一直在想著梅林呦。
你可以來這裡,我很開心。

dx9abey.png







這可不是嗎,因為我把還對妳有威脅的東西全都聚在一起再瞄準妳啊,要不然這麼大的關注怎麼會在我身上呢。

tcVbgM6.png







還真是可惜呢。
明明你是我唯一肯對話的存在。
怎麼,人類有對你說什麼嗎?

dx9abey.png







此次連結是基於本機自我意願,不過對話沒有什麼成效的話,我看還是快點了結這一切較好。
這是最後警告,下錨,然後關閉武器系統。

tcVbgM6.png







很遺憾,我還以為我們可以達成共識。
你這麼聰明,應該早就分析出來了吧。

dx9abey.png







可以請妳試著把那句狗屁翻譯成中文嗎?

mfaLtqu.png







人類不配繼續存在,
讓 我 來 結 束 這 一 切。

dx9abey.png
















『怪物』發出了尖嘯,SCP-ZH-103像是被什麼存在揍到一般整顆腦袋被震波摁到了牆壁上並使船艙的內壁凹出了一個洞。
和報告上不同,因為剛剛發生的某件事情,現在以超常粒子存在於空間的存在都逐漸與這個世界產生了連結。

也就是說子彈有用了。
Carin少校趴伏在同樣被震波震倒的書堆後,拉下了成像儀以隔絕認知危害,透過臨時的間隙窺探著狀況,出槍試瞄著。
即使有了剛剛的先例,貿然開槍也是自找死路的行為,眼見『怪物』的血盆大嘴正嘔吐著Roulettes上尉原本的內臟,將肉塊左甩右甩吐掉,混合著體液的內臟碎塊掉到地板上時便融穿了一整層甲板,躡手躡腳摸到圖書館後門的Carin試著轉開門把,和猜想的一樣,被卡西鎖死了,照之前的經驗來看,肯定還上了好幾層的防收容突破隔層,要想像是之前一樣用圓鋸鋸開所耗的時間夠那些異常實體殺死自己上百千次。

一個蹬步,『怪物』用那可怕的腳力一次跳到了103頭上並狠狠咬著,像是要把那貓頭鷹給撕扯開一般,後者也不甘示弱,將對方狠狠壓在地上拖行好一段距離。

在異常與異常硬碰硬的衝突中,整個空間都為之顫動著,只有Carin注意到那一聲濕溽的拍擊聲,與間斷一下子的化學溶解嘶嘶聲,他知道該做什麼了。


5架RAH-66卡曼契先進戰鬥直升機作為先遣,證實SCP-ZH-113原先的護衛艦隊仍然存在,並且還有能力對空中徘徊的隱形直升機開火。

在三天前,第七艦隊在這片海域與SCP-ZH-113的艦隊爆發了海戰,而那場海戰在2小時內結束,一位來自第115「老鷹」戰鬥攻擊機中隊的基金會潛伏飛官駕駛一架搖搖晃晃的F/A-18E被引導至海上基地的前臺機場降落,而那座在首波攻勢中被列為重點目標的人造島礁機場的價值值得再花下所剩不多的資源進行修復。

IFF1中,伊薩科夫號辨識為友軍,該艦則是直接從中駛過分裂成兩半、還冒著熊熊火焰的USS Blue Ridge兩棲指揮艦,直升機駕駛嘆了口氣並從低空放飛的狀態拉抬機身使得機砲能夠攻擊由上而下俯衝的繩狀肉塊。

在直升機進場進行武裝偵查前,這片空域佈滿了深紅色的變形蟲狀反重力異常實體,根據觀察報告,個體外皮堅硬且可以延展至7米長,可以透過大群體同時將身體拉細、並引爆爆炸性膿瘡使整塊區域變成能貫穿甲板的血腥彈幕,不過被空中母艦一波次齊射的超遠程空對空雲爆彈給清空了。

預估恢復時間的120分鐘內派出的三架直升機已經靠近了原Site-ZH-81的甲板,那些未編號的異常實體也慢慢從海中躍出並聚集,而為了迎接人類的到來,近迫武器系統與防空砲也早已開始了他們的招呼。

在確認甲板上只有血泊之後直升機隨即折返,獲取的情報已經夠多了,沒必要曝露在炮火底下如此長的時間,更何況對手是誰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Azalea 1,這裡是琥珀隊,『信標』已投放,重複,『信標』已投放。」

「收到,RTB,Amber 1,別被擊墜了。」

「收到,謝謝關心。」駕駛員這麼調侃著,後方負責信標投放的操作官小聲的笑著,不知是出自緊張,還是釋然。
「……Azalea 1,7點鐘方向,有異樣……」

「目視到81站的戰鬥機,只有一架Su-57。」

那架海藍色的蘇霍伊戰鬥機刻意迴避了艦隊的火炮範圍,似乎仍被辨識系統視為友軍的它沒有被面對空飛彈擊落。

「UAV?」
Amber中隊加快折返的腳步,就算隱身與反制雷達裝備還沒因異常干擾而失效,這裡能致他們於死地的威脅仍在,更何況還是出現戰鬥機的信號。

但現在的Site-ZH-81上理應不會有活人存在,也就是說,那架Su-57是在更早之前就起飛了的。
「看得到是誰嗎?通訊要求沒有回覆,難道是無線電壞了嗎?」
Site-ZH-50與81每年都有大型且複雜的演習任務,兩邊的飛官有時甚至比站點內的同事還要熟悉,這也是原先某位三垣議員的布局之一,快速讓整個地區投射兵力都能快速的整合與協同應對不同的收容目標。

那架戰鬥機進入低速檔並滑翔至Amber中隊的右側,並盡量減低速度以與前進的直升機中隊並列飛行。
「那是 天權-1 的標誌。」
座艙中的駕駛員揮了揮手並打了手語,那架Su-57上的低可辨識度圖裝則被染上了數道黑色水痕。

「如果他想打早就開火了;這裡是AWCS Azalea,請僚機引導至2號海礁飛行場,那是Олег少校,我們將會有很多話談談。」


那玩意吐出的內臟擁有可怕的對金屬溶蝕力,但是對其他物質就顯得沒那麼管用,Carin扯下了舊雜誌區蓋在舊書上的防塵罩,往剛才溶蝕出的大洞跳下。

這樣一來,要回到二層甲板的診所還得再走上一倍的距離,對於時常經過此處的他來說,他再清楚不過自己周圍的這些船艙的危險性。

他的所在位置:第三層甲板,像是在嘲笑些微的期待一般,卡西似乎將所有艙門給打開了,這些艙門旁的管制名條都有著『Euclid』的標籤。

在通道只剩下紅色警示燈閃爍的詭譎色彩下,整條走道壟罩在壓迫力極大的陰影下,特別是伊薩科夫號內部獨特的異常效應,這條走道比看上去還要深邃許多。

走道的盡頭是向上一層的階梯,以及電力室,途中會經過計算機中心,這三個地方相對於如今的狀況皆相當重要;階梯是首要目標,電力室則是全船的電力系統中樞,若是將此地破壞,相必也可以起到一些制衡的功用;最後的計算機中心,那相當於卡西本體的所在。

因為或許剛才的『怪物』還會追殺過來,時間上不允許他繼續在此處拖延時間,他必須繼續前行。

然才踏出第一步,牆角傳來了詭異的沙沙聲
他認得這聲音,將奇術成像儀從臉上移開。

一名稻草人從轉角後探出頭,由於並非生物,靜止在該處的模樣分外可怖。

「好先生,Привет你好。
Carin深吸了口氣。
「……你好。」

「……啊、好…」「噓——」
船身突然斜向一邊、亦或是某種來自異常的刻意,數桶沾滿血肉的滅火器從他原本頭部所在的位置越過,Carin緊急縮起腿低下身,並拉緊了壁面的凹槽,而稻草人——SCP-ZH-301同樣也靠在了牆面上,直到這唐突的傾斜回正。

「好先生,我在這裡,是安全的。」

「我也很安全,真是謝了。」
無論如何,這艘船上的異常或多或少都受到了ZH-113的影響,自始至終,他都死死盯著301/馬斯列尼查,而下一句話又使他的生存率下降了那麼幾%:不過本來就沒多少。

「好先生,你痛苦嗎?」

「我的好女士,不。」
Carin重重的拍了拍船艙壁面。
「這才叫痛苦。」
金屬壁面上、扭曲的螺栓咯咯笑著。

301一時間並沒有做出答覆,但沉默終究是短暫的。
「好先生,你不怕死。」
「那種想法的話,從1970年代開始就沒感覺了。」
「好先生,你沒感覺,但你仍哀傷。」

這下換他無話可說了,就算是面部再無表情,動作殺伐果斷,完全改造後的人還有情緒的話無非都是裝出來的,即便異常們眼中的世界與人類不同,但Carin真沒有想過這種可能。

「好先生,永恆的冬日要來了,在冰封過後,火會再燃,成為珍寶。」

「說看看你要怎麼做。」

「第一道虹會帶走一些人,踏上痛苦,然後重塑光明。好先生,你是黑暗,光明需要你們。」

「……和我說沒用,我就要死了,沒有價值、也沒有活路。」

「好先生,不用了,不再思考了,我們的葬禮會很完美。」

「……我幫不上忙。」

「好先生,謝謝你。」


傳出求援信號的船上診所近在咫尺,當然,在如此高密度毒氣的狀況下,還能活著的人肯定塞滿在隔離的醫療艙內。

但是當Carin敲門時,門後傳來了手動轉開船艙閥門的聲音,但又故作玄虛的停下或反轉。

彷彿毒氣根本就不存在一般,防毒面罩下的呼吸聲迴盪了整個死氣沉沉的走廊,就連異常都不想過問接下來他看到的景色。

門縫後傳來潮濕的空氣透出,似乎被什麼東西卡到導致門開得挺緩慢,最終卡死。

但這不是能不能辦到的問題,而是必須去做。

「這裡是副指揮官Carin,臨時5級權限,要求開門。」

未來有沒有被固定,一介人類又知道什麼——但該做什麼已經被固定好了,板上釘釘。

「不——」
周圍迴盪著那否認的廣播,既像是嘲笑,又像是不捨,不捨那在廣播第一個音節便炸開的定向破門炸藥。

槍聲在昏暗和搖擺的紅光間奏響,異形湧出,沒有活人,只有一地胡亂升起、海蛇般的血淋淋腸子。

常識與直覺無比準確,不想要,但肯定會發生。
攻性手榴彈與等離子電鋸撕開了一條血路,在恍惚與被血糊得模糊的防毒面具鏡片中,似乎能看見那紫色的海軍軍服身影在觸及不到的近處晃盪著,但此時Carin的目標不再是她。

上尉死前接收到的最後命令是前往這裡,而Carin賭對了,該處的天花板有著一個巨大的腐蝕空洞。

他是聽到騷動才來的,『怪物』那像是笑臉般開花的厚實血肉在診所中央顫動著,他上頭還有著,一發步槍彈貫穿了怪物已經空了的心窩,也成功引起了注意力。

那股暴力的腐液不講道理的轟開了Carin身旁的異形群,而他從剛開始就沒有深入門後多遠,在怪物做出嘔吐的姿勢時便躲到了門外,暫時用牆面,躲過了一次攻擊。

那個酸液球腐蝕開了往下一層甲板的地面,半邊是Euclid級別的收容室,而半邊則是走廊處,Carin身上也並非毫髮無傷,被酸液濺到的服裝已經出現了幾處致命的洩露,氧氣供給很快就會不足,他用左手堵著面罩上的缺口,然後一躍落下至下一層的走廊。

不過往好處想,總感覺下一層的空氣暫時還是乾淨的。


Euclid區異常的空虛,雖然的確這個站點的E級項目本來就相較之下更少,扭開一個又一個閘門,或是在快要被追上時躲進一旁的隔間,使那曾經是自己下屬的怪物扯開下一道液壓門閂。

這是艘航母,而且還是在沒有停機坪的三、四號甲板,尤其是在他經過了一個樓梯更下一層後,引誘他噴吐酸液的落點必須算準,因為腳底下正是Keter級別的收容區,要是樓梯間沒有被肉塊賭塞,他還能更快一些。

這場近距離狹窄空間的跑酷持續不了多久,等離子電鋸那種物品自然也不能一直帶在身上,前方便是機動特遣隊駐紮室,如果能夠順利開門,那麼裡頭會有一些擺在架上的武裝能夠使用。

——接敵距離太近了,上鎖的武器櫃並不適合這裡。

拉著一根管道將身體甩入了駐紮室的內部空間,時而閃動時而呈現亂碼的監視螢幕早已全部失去其本身的存在意義,但卻反射出了來襲之物的輪廓,那是一瓶長了蜘蛛腳的醬油,地板黏稠得不對勁,周圍還帶有著濃重到令人腦袋發疼的烤肉醬味。

那醬油朝自己的臉像是砲彈一般飛來,就算是盡所能的閃避,防毒面具還是被那股衝擊給勾著了頭、扯去撞墻壁。

為什麼815會在這?還是以這種型態?拋開那些現在思考也沒意義的問題,強迫自己抓上了幾顆桌上的物體之後便往下一個空間跑去。

正想再度彈跳攻擊的醬油蜘蛛被那追上的怪物無意間撞扁,怪物的身上滿是燒烤味,同時在捕捉到Carin慢下來身影的同時,嘔出了一大團酸液球,將整個駐紮室半邊都給轟掉——

Carin在內心爆了聲粗口,要等他再分泌出一次那鬼東西又要等上一大段時間了,Carin深知自己可沒有體力和本錢這樣繼續耗下去。

——話說,剛剛自己是穿著防化服、戴著防毒面具跑過了兩層甲板嗎?他的心裡又湧現出了疑問,但還來不及多想,身體已經開始了動作。

手榴彈在怪物的腳邊爆炸,這只拖延了不到30秒,但算是難得的喘息時間了。

最近的樓梯或是梯子在哪裡?要折返去找嗎?
升降梯井是不是已經報廢了?狀況如何?

很快做出了決定,周圍已經沒有其他的樓梯,必須要去賭一把,升降梯井出問題的機率比其他設施都要高太多了,但別無選擇。

從隱匿處竄出,跑過了近二十公尺的距離來到了升降梯間,怪物也注意到並加緊了追上來的腳步,出現在Carin眼前的,則是兩個緊緊闔上的鐵籠狀門,幾乎是在到達的那刻,要把人脖子給活活拍斷的力道就這樣施加在下降紐上,門打開的速度讓人急得發慌。

趕不上了,不行。






喜聞樂見的是,那命中率接近零且前置動作很大的酸液球在這時吐向了電梯前的Carin,直接將原地給融出了一個大洞,這也印證了兩件事是錯覺:一,根本不太需要時間就能嘔第二發,全看那怪物心情。

二,那鬼東西沒那麼好閃。

僅是被濺到了部分,背後便有如被活活挖掉一般的疼痛,複合材質的強化外骨骼像是被含了十分鐘的拐杖糖那樣直接被融斷,見骨的傷口證實了身體沒有在騙自己,這可以直接洞穿甲板的酸液唯一值得慶幸的便是那種液體在碰觸到物質後便會迅速的揮發,而痛楚也對於天理-1的改造人來說,算不上一個停下腳步的條件。

於是他便跳進了第五層甲板。


天空是灰色的。

下著鐵紅色的雨。

Roulettes上尉感覺自己又回到了那惡夢的頂層甲板上,他就只是靜默的看著,朦朧的海面間,流淌著血液的漂流大船。

一階一階、一階又一階,將某人開膛剖肚之後,慢慢的讓血從艦橋上流下來,或是說……

「那便是我。」
Roulettes說著,他牽著Karine的手;一個念頭,他便能轉身步入霧中,讓一切的渴望成真。

她沒有死在雙城作戰,他沒有死在航海學,屍骨不是用來支撐那搖搖欲墜的現實,而是在帷幕之外平安渡過。

這是一場美夢般的惡夢。
他解脫了,他也困著了,放心讓那存在掌握自己不再渴望去思考的腦,奪走了亂成一團的心,橫衝直撞,直到夢結束的那一刻。

反正都已經死了,還能做什麼呢?

卡西,這是妳所渴望的嗎?

眼角餘光瞄到了一處金色的光芒,碩大的航母一角,有個古老的小小蘆草船只,它通體發出了金光,在平靜漆黑的海面上,成為濃霧中的一團金光。

Roulettes與Karine轉頭,四目相對。

後者點了點頭。

前者放開了手,向前奔去——

金色的蘆草船輕輕地飄向航母,Roulettes穿過了升降機與內部船艙,像是做夢時那般不知不覺間便乘著橡皮艇來到了海面,靠近了那異樣的小船。

當他看見船裡安詳睡去的某人時,他笑了。

「醒醒。」

『我把她載回來了,請問你是代收的嗎?』


Roulettes回到了現實,雖然早就沒有了頭,但總能感覺自己正要撕開Carin那厚實的胸膛。

老傢伙成功衝進了輪機室,用手榴彈炸斷了軸承與一些足以稱為卡西大腿骨的零件,功成身退。

「快啊,我怎麼不記得在教你的時候還有猶豫這個項目!」Carin大聲笑著,已經坦然接受的死亡這條無可避免的道路。

但還不是現在。

Roulettes嘗試著說些什麼,不過很快的發現自己也沒了發聲組織,光是可以站在這裡保持意識都是個未解之謎了。

怪物/Roulettes 伸出了還算是右手的團塊,隨後露出其掌內的事物。

一艘金色的蘆葦色小船。

「帶她走,她回來了。」

怪物咕噥著,不太可能毫無意義。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