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約會
評分: +6+x

Kondraki變得一蹶不振。他的心情糟得足以讓他一時衝動的決定以災難告終(又一次的,像平常一樣),更糟的是全部的人都知道,甚至還用上投影片、影片、手冊等視覺傳媒輔助,在O5授意的演說中瞭解這件事。Kondraki並不會比站點裡任何有理智的成年人更加有被害妄想症,但他能發誓在人們離開會議廳時目光都放在他身上。刻在他自尊上的傷疤仍未止血,因此他決定藉由工作進行社交上的自我隔離,並希望不要有哪個自以為是的混球帶著瓶子主題的『早日康復』花籃來拜訪他。

這樣的分散注意力方式幾乎是有效的,只是過度無聊得以致他的靈魂快要枯竭。因此就在這樣一個處理文書工作的平凡的一天,除了下半身偶爾仍會傳來的鈍痛,Kondraki幾乎得以把這場意外趕出自己的思緒。沒有更多糾結、也沒有揮之不去的尷尬,只有一大疊文書工作必須填寫。這一點都不吸引人,卻是必要的。老實說工作進行得很順利,他也有了長足的進步,在那些他不拿手的部分也有所突破。也許他下班後還能有自己的休息時間,而不是再次把工作帶回家裡完成。隨後災難發生了。

就在Kondraki再一次把他的咖啡杯舉到唇邊時,他才意識到他已經把它喝完了。他的胃在他意識到這代表他必須起身去裝更多咖啡時下沉了一下,這可是完全無法逃避的。他只能祈禱不要有人擋在他與他無盡的力量泉源之間,或是至少別聽到誰提起聽起來像是關於擠壓寶特瓶的故事。在他對自己罵罵咧咧了一兩分鐘之後,他總算鼓起勇氣前往大廳去盛裝咖啡。

他走路時並沒有垂著頭,他不想看起來一副感到羞恥的模樣。在經歷了一切之後至少他總算脫身了,這不再是個大問題,只是他的自尊仍然耿耿於懷。

就在他步履飛快地抵達等待著他的咖啡壺之前,Kondraki無意間聽到一場對話。

「好,好、你還記得你跟品客洋芋片罐子發生過的事情吧?」第一個聲音說,語調聽起來有點惱怒。

「當然啦,」另一個人回答道:「我的手背上仍然留著我想把我的手拔出來時用剪刀劃到的疤呢。」

「好、那現在想像一下,假如那不是你的手,而是你的屌。那就會直接劃開很大的一道口子在——」

「老天爺啊光想就覺得痛,快閉嘴。」

很好。真是讚到不行。如果他就這樣一直把頭低著的話,Kondraki搞不好可以沖完他的咖啡就離開還不被這兩人發現呢。

「我懂你在說什麼了,」第二個聲音補充道,並且現在聽起來更近了。「但是為什麼他一開始會想要這麼做啊?」

「有的時候人就是會幹傻事,老兄。」第一個聲音簡短地回答他。「就好像你先前沒犯過蠢似的。像是、記得Ryan嗎?九年級的時候,他在美術課上把手臂卡在塑膠管裡面,只是因為他想試試看能不能用PVC塑膠管給自己做一套機器人套裝。」

「是那個喝太多Red Bell喝到那間公司送他一台筆電的傢伙嗎?」

「對,就是他。那時候他們還叫了輛救護車把他送去切開管子,因為要是我們用切管機的話可能會切到他的手。這是同樣的道理。」

「好吧,但Ryan是個徹頭徹尾的笨蛋。」

「對啊,但每個人都有他笨的點,就像是你可以當個很有智慧的人但同時仍然是個蠢材。」

就在這時候,Kondraki總算足夠接近,並筆直前往咖啡壺。這個小空間並不大,因此距離也不遠,但他還是悄聲朝著他溫熱的聖杯移動。

他與剛才那兩個說話的人其中之一對上了眼神,他們都是年輕的研究員,在這個站點待的時間還不久。他是如此猜測的,根據他們的年齡判斷。他其實並不會特別去認人,除非他們做了某些值得注意的事,不論它是好是壞。第一個聲音屬於一個矮個子年輕人,他現在面露壓抑著恐懼的神色,在Kondraki前往咖啡壺的途中與他對上視線而收了聲。第二個人長得比他高但同樣年輕,因為在Kondraki走進來時背對著他,因此還沒看見Kondraki。

「好吧,我能明白為什麼他當初會這麼想。」第二個男人繼續說著,無視了他同僚猛烈地搖頭並不斷朝投幣式咖啡機使眼色的模樣。「要是我說我沒想過類似的事情那肯定是在撒謊,但是真的要幹下去的話?」

Kondraki給自己倒了杯咖啡,並沒有轉過來看向這兩人。「我還能說什麼呢?在當下這看起來像個好主意。」

隨後是一陣極其不自然的靜默。這個室內唯一的聲響只來自倒進杯子裡的咖啡,就連咖啡販賣機運作時的白噪音都停下了,即使就停了這幾秒。之後是一串紊亂的步履雜沓、還有兩人一路衝過大廳的腳步聲。

Kondraki對自己暗自高興,看來他們比他還尷尬。他裝好咖啡以後踏上回程的路途,準備回到自己辦公桌結束文書作業與自事件之後的自我隔離。

看來事情也沒有那麼糟。就像其他重大失誤一樣,人們也許會談論個幾天之後,在有新鮮的八卦能聊時就把它放下。人們總是這樣子的,他們也許每天都在跟危險、不可思議、而且絕大部分很嚇人的物件與實體打交道,但感謝上蒼,他們始終還保持著人性。有時候人類會為了全人類而做出神奇的、高尚的事;有時候人類也會把他們的屌卡進水瓶裡。

Kondraki想到這點靜靜地自娛自樂著並啜了口咖啡,最後回到他的辦公桌。桌上放著一罐還沒打開的水瓶,用紅絲帶綁了一個上面寫著『早日康復!:)』的氣球。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