蛛網CI-RE-004-彼得堡的行動
評分: +6+x

qH7Aj2V.png


行動代碼:CI-RE-004
行動分部:俄羅斯分部
委託客戶:沙皇先知協會
行動類型:要人救援、排除威脅
行動地點:聖彼得堡
行動目標:救出人質,可能的話排除叛徒:大秘法師弗拉基米爾‧列夫維奇‧伊凡諾夫
行動結果:其他狀況


一般雇員:安德烈‧尼古拉維奇‧柴契夫


  2016年5月,聖彼得堡。

  秘書娜潔日達‧日丹妮契娜‧納捷什金在會議室裡主持著這次會議,今日來的客人們有點不同,實際上娜潔日達並不想見到這些人,但狀況已經失控到她必須和這些粗人們交涉的地步了。

  剛上任不久的臨時皇家秘法師阿列克謝·薩爾維奇·雷澤諾夫,也就是沙皇先知協會的實質領導者,似乎是因為要與其他組織交涉的關係,遠赴其他國家,現在還沒回到祖國,他可能也還不知道自家後院失火了。

  幹員影龍是正式與她交涉的人。當然,「影龍」並不是她的本名,蛛網國際的所有幹員們每一位都是菁英,對蛛網國際來說是損失不得的資產,所以依照公司政策,幹員對外皆以代號稱呼。

  影龍是俄羅斯本國人,儘管她現在仍然年輕,從外表看上去未滿三十,但她在蛛網國際剛在她的祖國開闢市場時就已經加入了,對她來說也是重獲新生的機會,而如今在俄羅斯的蛛網幹員數量並不多,因此這事就由她和她帶領的小隊負責。

  她坐在會議桌前,與娜潔日達對視著,她曉得對面的人是一位奇術師,或者以協會的說法稱為秘法師,和自己一樣是一位異常者,她聽說協會裡多著是這種人。

  娜潔日達則看著影龍,那渾身漆黑,全身上下都被軍事裝備包裹的模樣已經令人有壓迫感,而那身黑色衣裝下結實的肌肉更是如此,看上去十足的是名軍人,而非依賴自己異常性去作戰的人。

  而她身後的那批人馬看上去也散發相同氣質,一股莫名的威壓感。

  「俄羅斯分部已經簽屬協會的合約。」影龍說:「錢的部分交給上頭去考慮,他們從沒虧待過我們,我們需要的是情報。我們聽說了,要殺一個畜生,還要搶回一個東西,然後把人質救出來對吧?」

  「是、是的……叛徒的名字叫作:弗拉基米爾‧列夫維奇‧伊凡諾夫,五十三歲,是協會的一位大秘法師,他先前從協會的保管庫中盜走一件貝洛伯格級物品並逃跑,逃跑的過程中還綁走了兩名學徒,我們有兩位秘法師試圖阻止他,卻因此犧牲了一位,另一位正仍在搶救中。」

  儘管有點被這幫人的氣勢嚇到,娜潔日達還是試圖使自己的語氣平順,在這種狀況下氣勢決不能被壓過去。

  「被偷走的東西是什麼?有什麼異常性質?」影龍追問著:「這很重要。」

  「是、是的,是『伊凡雷帝1之帽』,一頂紅色並鑲有四顆藍寶石的帕帕克帽。」

  「開國沙皇的寶物居然落入了叛徒手中?這下可有意思了。」

  「不,我們其實並不確定那是否為伊凡陛下的所有物,但被盜走的物品的確有其危險性。」娜潔日達說明著:「那頂帽子連結著一個口袋空間,而戴著那頂帽子的人,只要想要的話就可以在兩秒內抽乾眼前任何人身體裡的血裝進口袋空間裡,需要的時候再抽出來,而口袋空間的內部容量目前仍不知道極限。」

  即使是經驗豐富的影龍,聽到這話也咬了下唇,這玩意聽上去就危險至極,只要看一眼就能抽乾對方的血?還收進自己的空間裡?怎麼聽都很糟糕。

  「而且在36小時前,有情報顯示叛徒伊凡諾夫洗劫了一間醫院的血庫。」

  「我操,妳和我開玩笑嗎?」影龍忍不住罵出了髒話,畢竟事情越聽越不妙了,但她還是決定執行這次任務,於是她點了點頭,又開口了:「抱歉,我失態了,事情可能比我們預料的還難搞。先前答應給我們的東西妳那邊收集好了嗎?」

  娜潔日達點了點頭,從一個紙袋中掏出了兩樣東西:一張中年男子的照片,以及一個裝著幾根金色毛髮的透明塑膠盒。

  那是叛徒的照片和毛髮,依照規定,加入協會時每一位協會成員都要刺上秘法勳章刺青,而協會承諾過不會利用那個刺青追蹤他們的行蹤,當然,也不會在他們背叛時爆炸。協會履行了這些承諾,所以實際上協會並不清楚叛徒弗拉基米爾的位置。

  然而,協會無法靠勳章刺青追蹤叛徒的位置,不代表他們不能讓其他人利用勳章刺青追蹤叛徒的位置,這讓蛛網國際多了件事要做,只是需要他本人的毛髮才行。

  要知道,協會可並沒有對底下的成員們說謊。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