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達Clef
評分: +12+x

黑暗壟罩了夜城的街道,陰影在龜裂的柏油路面上投射出長長的影子,這座城市的黑暗深深潛伏在它枯竭的黑色心臟之中,如同瀝青一般黑、且如同老菸槍水手的肺那般乾癟。

Joe Knife將一個女孩堵在牆邊,他那張醜陋、流著口水的臉露出邪惡的冷笑,並下流地撩起她的裙襬。「別擔心,」他嘲諷道。「我保證這會讓你很痛的。我是個強姦犯,這就是我該做的,強姦還有之類的事情。」

就在這時他被一碗巧達濃湯給擊中,蒸騰著熱氣且富含美味的蛤蜊和白馬鈴薯,煮得恰到好處,上面還灑了點西洋芹提增風味。這是新英格蘭蛤蜊巧達濃湯,但是那個站在屋頂上穿著一身黑色廚師服和一頂黑布製成的黑色主廚帽的人影(比那些喜歡在午夜穿黑色歌德服飾的年輕人身上最黑的黑都還要更黑)並不喜歡番茄出現在他的蛤蜊巧達湯裡,並將之視為一種反常行為,不,這是異端,必須要被肅清。

Joe Knife痛苦地放聲大叫,並舉起他的槍朝屋頂射擊,但這個穿著黑衣、神秘的身影移動得太快,並且在一片黑衣留下的殘影中消失了。「給我滾出來!」他叫道。「你他媽到底是誰?從哪個操蛋的地方來的?」

「就在這裡,」一個聲音說道,並且用湯勺在他後腦給予重重的一擊。

Joe Knife摀住他的後腦。「嗷!好痛啊!」他叫道。「而且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你到底是什麼人?」

這名神秘的陌生人挺直了他那神秘的七英尺高的身軀,他露齒一笑,這笑容在他臉上既寬廣又神秘。月光在他前額投射出銳角狀的光芒。

「我名為Clef,」他說:「巧達Clef。世界的守護者。」


巧達CLEF,世界的守護者

第一章: 壞蛋與想糾纏他,或被他糾纏的辣妹


Site 19陷入一片令人暈頭轉向的混亂。「噢不!」Rights博士叫道。「全部的SCP都從他們的柵欄裡跑出來了!」

「我來救你了!」Clef博士說著,並帶著他的霰彈槍衝入室內。

「噢步,」SCP-682說:「是Clef來了,他會宰了我們。」

「哈哈哈!」Clef博士說,隨後他以他的霰彈槍發射出火箭飛彈擊中了SCP-682。

「呃啊!」SPC-682吼道,並且立刻倒下屎惹。

「你救了我們!」Rights說,然後她就親吻了他,然後他們就做愛了。

「SCP基金會要是沒有Clef博士的話早就四分五裂了,」Gears博士說,然後他讓Clef升職成為O5。

對Site 19的每個人來說,Clef博士就只是個中規中矩的研究員,就像其它普通人一樣。

但Clef博士有億個咪秘。到了夜晚,當Site 19的其它人都在睡叫叫的時候,他就會穿上黑色廚師服和黑色猥裙。然後他就去Site 19的廚房並且煮了一大鍋蛤蜊巧達濃湯。然後他就去高譚市或夜城或大都會並且打擊犯罪。他就是巧達Clef!無辜民眾的保畏者、世界的守護者。

這揪似他的故事。


「我很抱歉要你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離開你的工作崗位來這裡一趟。」

「我總是樂於幫上各位高級主管的忙。有什麼能為你效勞嗎?」

「我有個問題想問你。你還記得這個嗎?」

「這當然。我怎麼可能忘得了?我可是花了好幾個小時打這份報告。」

「請再讀一遍這份報告。」

「好吧……這看起來挺有條理……等等。我的老天爺……」


Vanessa Danielle Heartilly拿起她的餐盤正準備走向餐廳的餐桌。半路上,她感覺有什麼東西抓住她的背包把她推倒。她踉蹌了一下摔倒了,把她的牛奶跟義大利麵灑得她衣服前面都是。

Alexis Evilmeir對她輕蔑地冷笑。「幹得不錯啊,書呆。」她說著並順了順她金色的直髮。「看起來還挺適合你的嘛。」她笑著走掉了,身邊跟著其他受歡迎的研究員,與那些人緣好又外向的人們坐在同一桌,談論著愚蠢又老掉牙的八卦。

Vanessa啜泣著跪在餐廳地板上,一滴眼淚滑過她的臉龐濺灑在食物上面。「還不快爬起來把這堆東西清理乾淨,」廚房大媽說,Vanessa只好緩緩爬起來並收拾掉在地上的食物。

隨後一隻手伸向她給予她幫助。「這兒,」一個溫柔、彬彬有禮的聲音說:「讓我來幫助你。」

她一抬頭就看到她所見過最英俊的男人的臉龐,他的眼睛是如此清澈的藍色、綠色、和棕色,這閃閃發光的色彩溫暖了她的心房,從他潔白無瑕的白色實驗袍衣領下暴露出他完美的白色肌膚。他露出寬廣的微笑小心翼翼地替她擦去臉頰上的淚水,並把它從自己手指上舔掉。「漂亮的女孩不該哭泣,」他說。

「我才不漂亮,」Vanessa喃喃自語道。

「我覺得你漂亮,我一直都這樣想,」Clef博士說:「我一直都注視著你,你知道嗎。」他把她從地上拉起並把她帶走,而Alexis和她愚蠢的朋友們嫉妒地看著這一切。

「你確定這真的是個好主意嗎,」Vanessa輕聲問道:「我是說,要是被其他高級主管看到了怎麼辦?」

「去他們的高級主管,愛可比這些更重要得多,」Clef低吼道,並開始脫她的襯衫。「但首先,我得讓你知道一些事情,」他在她耳邊輕聲地說。

「任何事都告訴我吧,」Vanessa喘息著說。

「一到了夜晚,」Clef說道:「我會戴上一頂黑色帽子並穿上圍裙成為巧達Clef打擊罪犯。」


「我的天哪,這到底擴散得有多廣?」

「就我們目前所知,這擴散到你全部的文件記錄。從你的人事檔案到你的報告還有你的SCP項目文章全部的一切。」

「這也太荒謬了。怎麼會有人相信這個絲毫半點?前GOC狙擊手?我那時只是個一般職員!還有我的老天,我從來沒有待在任何一把槍的近處,使用槍的機會就更少了……這堆就像糟透了的……」

「糟透的同人作品,是的。目前已知這是SCP-732幹的好事。」

「我那些檔案能被還原嗎?」

「大概……但這得花一些時間。其中有部分大概再也無法完全復原了。」

「我的天啊……那麼多年來的工作成果、那全部的數據、全都降格成一個青春期孩子睪固酮四溢的胡言亂語、還有暴力傾向……」

「我很抱歉,Clef博士。我真心為你感到抱歉。」


「死吧你們這幫操你媽的!」Clef叫道,並擊發他的兩把Jackhammer轉輪式自動霰彈槍,使空氣中佈滿煙硝味。那些殭屍在血雨中爆散,把血跟腸子都噴到牆上。「繼續痛宰他們,你們這幫混球,別讓這些玩意包圍我們!」

「長官!」Strelnikov叫道:「這幫該死的車臣殭屍要翻牆過來了!」

「幹他媽的!把他們都殺了!」Clef發出咆嘯。他扔下他那對Jackhammer霰彈槍並拔出一對馬特巴自動左輪手槍,躲在掩體後面輪流以雙手的武器射出.38英吋特種彈。「手榴彈來啦!」

滿滿一整串彈藥帶的手榴彈飛過桌面掉到一整群殭屍之中,把他們炸成一塊一塊扭動的碎片。「總算結束了,」Demitri說。

「不,還沒完,」Clef咆哮道。他戴上一頂主廚帽並穿上一件圍裙。「那個幹出這檔事的罪犯人渣還在逍遙法外。我們得讓他接受正義的制裁。」

「我跟你一起走,」Damitri說。

「不,我得自個兒完成。」Clef做了個鬼臉。「巧達Clef總是單打獨鬥。」


— Alice因為快感而發出浪叫。「巧達Clef,噢天啊,我愛你!」當她達到頂峰時她如此叫道。巧達Clef碩大的、抽動的——


— 「發射光子魚雷!」畢凱艦長吼道。U.S.S. 巧達clef號正追逐在羅慕蘭侵略者後方,發射一大堆光子魚雷和量子向位光束,放出一大堆X翼戰機跟毒蛇十一型——


「巧達湯祭巧達CLEF,馬鈴薯獻馬鈴薯王!」混沌星際戰士大吼道,正當他——


「有什麼我能幫得上忙的嗎?」

「……不,我想我會沒事的。只要等到這最初的病毒感染過去之後,我們都會沒事的。」

「你看起來心情沒那麼糟了。」

「其實這還挺有意思的。而我得承認,這個……另一個Clef博士……過著比我還多采多姿的生活。不像這樣被關在實驗室裡面,他看起來過得像某種動作片裡的電影明星。幹掉……抱歉,這是732用的詞彙……除役許多SCP……自稱撒旦……他還真是個帶種的狠角色。」

「那可不是嗎。有些人員建議我們應該保留這些舊檔案,就算只是為了娛樂的目的。」

「但原始檔案還是得復原的,當然。」

「這是自然的。不論如何,就這樣吧。噢找到了,在這兒。」

「啊,謝謝你。我還在想它們上哪兒去了呢。」

「我可不希望你遺失它們。畢竟,如果你想以巧達Clef的身分去打擊犯罪的話你會需要的。」


END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