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湯約會
評分: +13+x

有道言:患難見真情。

現在Draven是真的懂這句話的含意了。

Dr. Clef和Dr. Kondraki這對情侶在連續經歷了那麼多大大小小的風波後,跌破眾人眼鏡的仍然還在一起,甚至感情也因為這些經歷兒變得更加的堅定。

就像是必須先把所有零件拆散、一一塞入狹窄的瓶口之後,才能拼組而成的瓶中船一樣,一旦完成了就不會再輕易的被外部的風雨撼動。

但這個比喻Draven絕對不會說出口,他相信他的父親已經受夠瓶子了,所以他只是邊嚼著已經被牛奶泡軟的玉米脆片,邊幫忙出一些服裝搭配的意見。

因為今晚Kondraki和Clef有個約會,而且還是在外面過夜的那種。

Draven皺眉,急著開口而囫圇吞下口中的麥片:「等等?你為什麼帶了西洋劍?」

Kondraki也跟著皺眉,父子倆的面貌和表情就像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一樣:「因為我覺得我用的上。」

「不,你並不會用到它,把它留在家裡。」

「可是……」

!把它放著,我堅持。」

Draven放下湯匙和Kondraki隔空對峙了數秒,最後後者無奈的妥協,噘著嘴將自己的愛劍掛回牆上。

Draven有點好氣又好笑的覺得他們父子的身份在這一刻似乎對調了,但又覺得這樣很好,因為父親看起來很開心,所以這也連帶的讓他心情好了不少。


Kondraki跟兒子道別後,他的心底油然升起了一股罪惡感,難得他們父子倆同一天休息,他卻把Draven獨自扔在空蕩蕩的家裡,自個兒出門和情人廝混一整晚。

盡管Draven多次強調自己也已經是個成熟的大人了,而且就算是家人,互相尊重彼此的私人空間也是很重要的,但Kondraki卻仍然對此感到過意不去。

或許之後再找個機會好好補償他?

就在Kondraki正這麼思考著並拐彎走進漆黑的小巷,企圖以此作為捷徑好在約定時間前趕到碰面地點時……

一個穿著邋遢的混混從陰暗的角落中晃了出來,同時手裡還亮出了一柄折刀。

小混混身上冒著塑膠氣味,還不斷吸著鼻水,十足剛哈了一管的毒蟲樣。

「要錢還是要命?」

混混說出這老掉牙台詞時,連那雙因為藥效而渙散的瞳孔都已經不知道對焦到哪裡去了,也因此打壞了Kondraki難得的好心情,他皺起眉頭摸了摸自己的腰間。

果然還是該把西洋劍帶出門呢。

即使這種雜魚般的小角色Kondraki就算手無寸鐵也能輕鬆解決掉,但是他不想弄亂自己為了約會而精心做的打扮。

就在Kondraki煩惱著該不該動手時,巷道裡突然像從四面八方一起響起了一個宏亮的嗓音。

「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

「什麼!?」

「是誰?」

Kondraki跟混混抬起頭四處張望,試圖尋找聲音的來源。

「而有黑暗的地方就有我!巧達Clef!」

在巷道的另一頭,那隨風揚起的斗篷和廚師服比漆黑的黑夜還黑,暗的比最深沈的深淵還暗。

「別!不要是巧達!」混混臉上滿溢的恐懼就像是看到他這輩子最懼怕的惡夢,他胡亂揮舞著手中的短刀:「不!不要過來!」

一碗濃湯在空中旋轉、冒著熱騰騰的蒸氣。

那是一碗有著滿滿切丁馬鈴薯和新鮮蛤蠣的巧達濃湯,以香濃的鮮奶油燉煮還灑著恰到好處的碎乾燥巴西利葉和黑胡椒。

「咩錯!就是我,巧達Clef!你今晚的惡夢!」

和巧達Clef的話語同時響起的,還有混混吃痛的哀號聲。

短刀和濃湯同時掉落在地,後者的調味依舊完美。

「噫!饒了我!我是不得已的!」混混抓著受創的手跪地求饒,渾身像浸在冰水般的不住顫抖。

「寬恕你是上帝的工作。」又一碗完美的濃湯在巧達Clef的手中旋轉:「而我的工作是送你去見祂。」

是的,這就是巧達Clef的仁慈。

今夜,又一個黑暗葬送在香味四逸的白色之中。

那麼的深沈,那麼的香濃。

「……Clef?]

這是多年以來第一次,Kondraki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是Clef嗎?」

「喔,Konny……」

巧達Clef拿下了那有如死滅星辰般黑暗的面罩,天啊!他竟然就是Dr. Clef!

「我可以解釋的。」


「所以。」

Kondraki用指尖攪拌著溫度適中的濃稠白色湯液:「這就是每個夜晚你瞞著我在做的事情?」

「你是指煮濃湯,還是指穿著那身服裝打擊犯罪的事?」同樣攪著濃湯,Clef臉上掛著一貫的微笑,明知故問。

「當然是兩個都有!」Kondraki的動作有點激動,因此把去殼的蛤蠣肉拌到了湯面:「你知道我一直是巧達Clef……是你的粉絲。」

然後他的表情難以掩飾的失落,還有一點惱怒:「你竟然連我都瞞了那麼久。」

「喔Konny,親愛的。」Clef安撫似的親吻了Kondraki的臉頰:「我就是打算在今晚的約會中跟你坦白一切的,看看我準備的這些,你還滿意嗎?」

城內最高級酒店的總統套房。

浪漫的燭光晚餐。

滿滿一整池按摩浴缸的巧達濃湯。

還有此時泡在其中的兩人與兩個浮在湯面的Aquafina牌水瓶,瓶底朝上。

Kondraki紅著臉沉默了數秒後,嬌嗔:「滿意。」

兩個浮沈在乳白色濃湯的水瓶,交擊出一夜的歡愉。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