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世界
評分: +13+x

他茫然的看著鏡中的自己,鏡中的孩子回以相同的表情,那依然是他沒錯,只是那怎麼看都是孩提時代的自己,Valentine無力的跌坐在地上,那痛覺提醒了自己這個世界的真實不是模擬。

肯定是什麼奇怪的異常被觸發了吧?冷靜慣了的大腦很快的將Valentine帶回了現實,「Kyo!緊急狀況。」他向著房內的主機呼叫自己的電子助理,熟悉的音效沒有傳出,AIAD系統也失效?不是吧……。他爬上了電腦椅焦急的敲打鍵盤,可別說是AlAD了,平常所熟悉的事物像是不存在一樣,緊急通報器、各服務窗口、網路、連電話也毫無反應,Valentine停下了第18次以員工証離開這個房間的嘗試。

沒錯,這裡是個孤島……作為4級人員給與的保護此時成為了最大的牢籠,唯一慶幸的是這異常連衣服都給換成自己兒時的那套,跟冷氣沒壞。Valentine摸索著在自己專業以外塵封的知識,鐵尺被當成了螺絲起子拆解了家具,就當Valentine製作出鐵橇扣上通風口,並以全身的重量破壞柵欄時沉默已久的廣播器發出了聲響。「ZH-5,請停止你的破壞行為。」稚嫩的童音從廣播器傳出,原本被Valentine作為黑板及鏡子使用的烤漆玻璃突然亮起了燈,一群科學家打扮的孩子正透過玻璃嚴肅的看著自己「ZH-5,不Dr. Valentine,我想我們得談談。」

那天的夜裡Valentine,獨自的躺在床上整理著自己的思緒,大量的訊息衝突卻和諧的擠在腦海中,這是異常造成的沒錯,然而這並不是會讓身體變小的異常,而是會讓記憶與認知出現混亂,會認為自己擁有一種名為長大的身體狀態,並且跟隨著長大的時間達到老化最後迎接名為死亡的機能中止。

長大是一種幻想的概念,Valentine還記得在講解時對方臉上無耐與輕視的表情,像是在看一個發瘋的醉漢般,據說他們所能嘗試的手段已經用盡,名為Valentine的學者已經死去,負責人描述了這個世界的種種,這裡沒有疾病、饑荒,人人平等,名為基金會的組織默默的負責維護世界的美好,作為事件的影響者,Valentine能夠自由的選擇遺忘一切參與這牢籠外的美好人生,也能維持現狀待在這個空間裡,與造成事件的SCP-ZH-███共同編列為項目收容於此。

「早安!Valentine,雖然你現在想不起來但我叫Pelia是Valentine之前的同事喔!在你做出選擇以前我先帶你去外面一趟吧?」
「我不是項目嗎?這樣沒問題的嗎?」Valentine雖然困惑卻也跟著Pelia的步伐在鎮上四處閒晃,只有孩子的世界跟想像的不同,大家沉浸在自己喜歡的事情中,肚子餓了走向販賣機或其他孩子開設的店舖就能擁有免費的美食,即使爭吵也在一個道歉與擁抱中和好,重點是所有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怎麼樣?這裡是個好地方吧!」Pelia將特製的冰品塞入Valentine手中,連帶一個大大的微笑。
Valentine沒有回答,小小的手掌捧著冰淇淋,像餓了很久一樣品嘗著那冰涼的美味。是阿,一切都有如自己能想像出最簡單純淨的世界一樣,沒有長大不用繁衍,沒有疾病也沒有饑荒,明明是笨蛋都能輕易做出的選擇。

「我能看看讓我變得奇怪的項目嗎?」像是要做最後確認一樣我對Pelia提出了要求,而她爽快的答應了我的請求「那原本是你負責的,是很重要的工作喔!」她領過我走過長長的走廊來到SCP-ZH-███的前方,挑高的房間中只放著一個微妙的裝置。

「記的我之前跟你解釋過的嗎?我想最接近你的假設的是我們一種叫做沉眠的狀態,除了每天固定的睡眠以外差不多在90~100年時會開始陷入沉眠,我們把睡著的人交給SCP-ZH-███,而它能喚醒那個人,並且替換醒來的人的才華,Pelia下次也還是想當科學家喔!」

模糊的假設在心裡構築,「如果醒來的不是真的Valentine呢?如果這機器每次替的是對應個體在多元宇宙中的各種可能呢?又或者這是人們所說那個投胎前的天堂呢?」

「Valentine我不懂你說的,吶…一起吃冰去玩不好嗎?」

「我覺得這裡不是我的世界,而我還有該做的事情」Valentine走向了機器按下了開關。

「你怎麼知道你是正確的,萬一這不是對的呢!」Pelia焦急大喊著,拼命伸直了手想拉回自己的同伴。
「你怎麼知道你是正確的,萬一這不是對的呢。」Valentine冷靜的複誦,自己應該也交換過什麼,親情友情、也許某向天份、又或者是更加珍貴的時間與健康,但如今他明白這不僅僅是交換而是選擇,就像留在夢一樣美好的世界或是回到那個屬於它的地方。

「這裡真的很好的,謝謝。」Valentine最後轉頭看向Pelia,啟動了SCP-ZH-███。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