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線中心頁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世界線中心頁:英分EN|繁中ZH|日分JP

世界線中心頁


要說我們沒有一條正史其實也不太對。我們並不是沒有所謂的「正史」或官方設定,事實上我們有許多的正史而他們彼此存在關聯,交錯並且相互影響。你身為讀者可以自由決定你想要相信或接受哪些作為你的心目中的世界觀核心。但這並不代表作者們缺乏規劃與設計,請記得協同創作才能衍生創新。

以下收錄的是通過認證的基金會世界線鏈結,如果您想參與其中一條世界線的創作,請確保你已經熟讀並了解相關設定讓故事能與之產生關連。如果你希望能夠創作一個屬於自己的世界線中心,請移動到世界線中心頁-ZH並詳閱頁面底部的資訊。


槍手、蛇與異常雜處的古老西部是有可能要了你的命。但你也有可能在這裡發大財。不要想太多,只要把錢放到桌上,好好打你的牌就行了。


聯邦決定要給夷平事件的倖存者共50美元的撫慰金,並承諾會供他們在西部的土地。我將自行前往領取我的財富──或者我的死亡。在我跨向人生新階段的當下,我想在此感謝你的資助。如果你想到懷俄明州里德爾尋找自我的話,請你別在與我擦身而過時說任何話。我不希望有誰來讓我回想起生命中的這段章節。

From "Aces and Eights" by Doctor Cimmerian

地球已經廢棄,面紗蕩然無存。人類的歸屬是星際。世界正在變化,只剩下唯一的去處:群星。


對外部觀察者而言,D型小行星86235霍爾特就是個不起眼的暗紅色斑點,在天王星ζ環的冰層中運行個不停。但智英有一雙探礦者的眼睛,以及人們期望從前韓國月球冰礦工那裡獲得的資源開採訣竅。他能輕鬆列舉你在86235霍爾特能發現的所有東西──包括所有的冷凍水與富含有機物的矽酸鹽──眼睛都不用眨一下。幾分鐘前他就這麼做了一回。

From "25/12/2047" by NatVoltaic

關於人工智慧在虛擬世界發生的各種不同故事。


請不要這樣。我明白這裡大得讓人恐懼…我希望你也能看到我在你身上發現的勇氣。

From "Null-terminating String" by LurkD

南極交流的核心設定是:第三南極帝國研究員在基金會工作期間的生活與交流關係。


每個人的長相與本來就如此不同,這應該就足夠了;然而他仍然相當顯眼突出,時常有人會轉過身去低聲談論他本人、他的同伴、他們的任務與工作。南極洲。帝國。特使。秘密。南極洲。他能聽到也能理解他們,但他不知道是否應該讓他們知曉。

From "Impressions" by Zyn

一個古代異常的發現摧毀了異常世界與基金會的平衡。在人類成為一種神與世界秩序被顛覆的同時,基金會與它的敵人必須決定他們願意犧牲多少以實現理想。


魔法有著無限種類的呈現方式、來源與規則,沒有任何一項特性是普天共享的。只有一項例外。凡事都有代價。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人類正在昇華,或許將直通神格之境。而我們又將為此付出甚麼代價?如果我們將無力償還,那會發生什麼事?

From "A New Age of Magic" by Modern_Erasmus

世界末日的千餘年後,人類不得不處理SCP基金會未竟事業的殘渣。


如果有人能把你從這座城市帶到另一座城市,那就是他了(如果當地人嫌棄他的話你得多付點錢)。如果你想從某個古老之地收取遺物,他會知道要從哪裡買到,要是你價格給的好,他還能乾脆幫你帶一件回來。他的水囊空空如也,畢竟荒原的水源充足,這也方便他少一分負擔。真正的問題是食物,廢土生長不出任何東西來。禽鳥與走獸偶爾會路過潮濕的沙地,但你絕對見不著任何樹木花草。

鈴人太了解廢土了。

From "The List Of Wonders" by DrEverettMann

曾被掩蓋之物如今曝於眾目之下。當保守秘密不再是一個選擇,基金會將如何在這個世界存活下去?


「……救援行動第五天,從海上回收了更多的屍體。初步估計死亡人數已達數百萬人,現在還在上升中。聯合國發表了關於最近北韓發生的事件的聲明,聲稱他們認為這是一起「自然事件」。一份從日本國會流出的機密文件則指出這件事與一個稱為「基金會」的組織有所關聯,引出了另一種解釋……」

From "Joseon" by Arlecchino

約瑟芬是個強大的現實扭曲者,不斷透過隱藏自身與秘密作戰躲避基金會,甚至還會用上大規模的記憶操縱。但是在基金會的深處,有個小幹部正在設法把他逮住……如果有可能的話。


接下來的畫面將永遠刻印在迦勒的記憶中。他首先聽見繩索斷裂的聲響,然後發現有個小女孩就跪在繩子的正下方。他試圖叫喚那女孩,但只有剎那的反應時間,他知道這樣的警告毫無意義。他看到箱子墜落的速度越來越快,離小女孩的頭部越來越近……

……然後箱子就消失了。

From "The Green Prince" by giant enemy spycrab

隨著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衝突的升級,地球上最大的秘密組織陷入了更深的深淵。但是面對全球級別的戰爭,基金會又能逃去哪裡呢?


親愛的桃樂絲,

一場全新的戰爭,一場新型的戰爭,一場工業化的戰爭,一場無法平息的戰爭迫在眉睫。美國的戰爭機器已經變得完全不一樣了。

在叢林中,全副武裝的女人藏進自己地道裡獵殺越共,要好幾個小時後他才會再度出現。空中突襲隊攔截巡邏攜帶的武器,只需要一眨眼的工夫就能將目標分解。他們懷疑有敵人的村莊將被塗上凝固的汽油彈,汽油彈首先會聚集成一個移動的火團,並等待倖存者從掩體逃出來時又再度熊熊燃燒……

From "They Will Leave Us With a Shaken Earth" by Vezaz

世界末日來了。但這並不僅只是個世界的盡頭罷了。所有的末日同時發生,相互競逐,而基金會——以及人性——被夾在了中間。


「你幹了什麼?這是什麼?你解鎖了什麼?」他能感到後腦杓有什麼東西在震動。那道鎖一直吸引著他的目光。從視覺上來看,他看起來完全沒什麼變化,但卻有著讓人難以置信的不同。「阿帕赫特是什麼?」

「是終結,」伴隨著先知的回答,現實的結構開始在他們的面前展開。

From "Apakht" by thedeadlymoose

FitnessGram Pacer是多階段的有氧能力測試,其難度會隨著測試的進行逐步增加。20公尺的賽跑測試將在30秒後開始。你得在開始前到定點排隊。跑步的速度最開始是很慢的,但是在你聽見那個信號後,每分鐘的跑速都會不斷攀升。啵噠啵噗,你聽到這個聲音時就要跑完一整圈。,聽到這個聲音就直線跑到盡可能遠的地方。在你第二次沒能在聲音響起前跑完一整圈的時候,你的測試就宣告結束。測試將在你們再一次聽到「開始」時開始。各就各位,預備!開始。


「這就是讓事情變真實的原因。突破,剎那,瘋狂導致的瞬間失誤。打開瓶塞,我瓶子裡的仇恨與狂怒整個大爆射出來。」

From "Conservation of Momentum" by Randomini

破曉是一個世界線,關注「日致歸一」情景後世界的的樣子,以及倖存者為生存而付出的努力。


學會擁抱黑暗,我的朋友們。敬畏光明吧。

From "S D Locke's Proposal" by S D Locke

世界末日發生於六百多年前。今日,只剩一個團隊保護上古時期的秘密直至人們能夠再度理解:神聖基金會的牧師們。


「聖Gears,請在我所需之時指導我,如同你在大突破時指導神聖基金會。
饋贈我看破真相謊言之知識。
賜予我辨別邏輯虛假之權能。
允許我領會您曾擁有之學識。」

From "Quid Est Non Scitum" by Jekeled

隨著赫爾曼.富勒的離去,「怪胎」成為了現在的馬戲團管理人。它炫耀著正常的面紗,並以某種未知原因總是驚險躲過Essie P、Geo Sea以及Insurgent Sea的魔掌,不安馬戲團為異常人類提供了避難所,同時也讓人們有機會窺見假面下的東西。


各位先生女士與大小朋友,赫爾曼.富勒馬戲團很榮幸向各位介紹我們的新主持。他一開始只是個離家出走的朋友,但在天賦與決心的加持下,他從魔術師變為小丑,再從小丑變為表演團長,現在他又將成為馬戲團的主持人!讓我向各位隆重介紹這位美麗、驚奇而魔幻的艾奇團長!

From the Dread & Circuses Hub, by DrChandra

死亡,承諾了我們所背負的一切苦難將在人生的一個節點永別,但假如說死亡毀約了,且苦難只會源源不絕地到來?我們別無選擇,只能堅持不懈,直到永遠。


主持人笑了,她稱之為「奇蹟」,但Joyce無法與之共享這番喜悅──現在的她腦中只有接下來的工作量。

From "ΩK" by Croquembouche

來自地平線倡議的故事與其他神學相關的東西。


薩拉認為最大的問題在於如何殺死一個神。你能燒掉祂的經典,消滅祂的崇拜者,殺掉祂的化身,但這頂多只能拖延祂的腳步。祂終究要回來的,並在呢喃中再度開始下個循環。祂可以一直等,等到永恆。

From "Second Watch" by Djoric

世界變得越來越魔幻與奇妙,基金會終究得改變他的運作方針,走向接受與合作的道路。除非他想讓世界屈服於三大流散、可能捲土重來的妖精帝國及其神級的統治者瑪布女王的影響之下,否則基金會一定得採取行動,透過合作與努力改善整個世界。


欲望之主準備好的時候,我們也會準備好的。我們將向他展示,我們不僅僅是他千年前所遇到的區區猿人,使役著基礎的魔法和儀式嘗試對抗神靈。當朝陽從東方升起時,我們將用鐵拳對抗恐懼和妒忌的主宰。我們將做足準備,我們將贏得勝利。

打起精神來我的朋友們,人類的黎明就要到來了。

From "SCP-5659" by Ralliston

煉金學,一個備受誤解,飽受嘲弄的學術。煉金學對我們周圍的影響遠超乎常人的想像。基金會煉金部門相當瞭解這一點。他們的任務是收容基金會多數人甚至都不相信其存在的威脅。來自遙遠過去的威脅將回來困擾我們的現在。


「羅斯拉夫的聲音有如雷鳴,他拉開雙臂伸到身體兩側,然後握緊了拳頭。『不准你現在搗亂我的事業,我會把你趕回該回的位置上。給我滾吧猩紅之王!』隨著一陣唐突的雷聲,積累的能量流入鐵圈之中,分毫未損的進到手造的烙鐵。實體周圍的鐵鍊再度繃緊,緊勒使笑聲轉成了痛苦的咆嘯。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只能聽見阿德巴約長老吟誦的聲音。」

From "Finding Balance" by DrMagnus

眼下的海灣已經陷入一片火海。我們的小特遣隊被逼到了極限。


凱特的心臟跳好大聲,他自己都能聽到了。風鈴的聲音變得更響了。但他想要看看另一面──萬物下的萬物──會是什麼樣子的。麥肯錫在外頭晚禱時看見了什麼。凱特睜大雙眼點了點頭。

From "I Double E" by Kate McTiriss

在鋼鐵的時代來臨之前,曾經有個偉大的不死帝國。在它倒下之際,舉世都在顫抖中鬆了一口氣,因為肉體的惡魔終於被征服了。

但它從未真正倒下。那就是像癌症,不過是得到了緩解罷了。


這是給你們的信號:當神之荊棘再度由信徒緊握時,伊仰將在火與血中重新孕育於世。

From "Et Ecce Equus Pallidus" by MalyceGraves & N_aepic_fael

摧毀世界只需要一隻小小蟲子與收容承諾。它們被太過低估了。這是那些參與並受此承諾影響人們的故事──有好也有壞。


然而,數十年,甚至數世紀的進步都能在一瞬間殞落。2022年7月5日,一群蝗蟲自深埋於內華達沙漠的收容設施逃竄出來,世界末日開始了。

From "Apologies and Redemption" by DrMorris

我們都在笑,但早就讓人笑不出來了。


雅各布仰望著眼前的建築,這座玻璃與大理石建成的高樓大廈一共29樓,建築頂層正如他所想的那樣,在大概9.144公尺高的地方放著三個巨大字母。這裡就是天堂。

From "New Kid On The Block" by Anaxagoras

被稱為Nobody者的存在就像是大自然本身的力量:他的行動不可預測,其方法也無從解明。他的目標與身分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謎,包括他自己也是如此。不過,一旦實現目標他們就會消失,這至少已經發生過一次了。


他停頓了一下,短暫地盯著自己的臉,試圖記起是否有什麼地方看起來很熟悉。又一次,他一如往常地沒有任何熟悉的感覺。他嘆了口氣。「好吧,懷疑東懷疑西的沒什麼用。我去工作了。」他最後一次整理好自己的外套,對著空房間鄭重地扣了扣帽子,然後跨過了門。

From "Prelude: A Terminus" by Drewbear

在基金會意圖刺殺伊芙斯的行動失敗後,世界陷入了永恆的黑夜。暗夜生物猖獗橫行,曾經無法理解的高等生物就在我們之中行走著。這是個熊尾草、伊芙斯與永恆黑夜的故事。


然後,它襲擊了你。擁抱黑暗是在這血腥城市生存的唯一途徑。你相當肯定這一點。
當警察敲響門板時,你的爪子化為了匕首。毛髮在你的身上不斷生長。你的骨頭因生長而移位,噁心的開裂聲在空無一人的公寓迴盪。你發黃的雙眼滯留在昨夜的受害者身上,那人此時此刻就躺在門框。你知道了一個殘酷的事實。
這裡。現在。也許未來永劫?
所有人都要在黑暗中死去。

From "NIGHTFALL Hub" by Doctor Cimmerian, MoreMuffins, Neatpicky, TheDarkArtist

不復返是關於SCP-6500:無以避免在臨界點之後,沿著兩條截然不同的因果道路,發展出來的新生活。一條是基金會維持著對異常世界的鐵腕控制,但知情者都知道SCP-6500就是SCP基金會造成的錯誤;另一條則是基金會解散後,與各個關注組織重組了一個新組織,試圖去教化公眾理解異常世界。


這是不留情面地責難,毫無遲疑的走向忘卻之路。

如果允許它繼續前進,那就是違背了我們保護的使命。屈從於它的效應,就是允許它掠奪我們的奇蹟。袖手旁觀就是等同於種族滅絕。

而這,將不能被寬恕。

From SCP-6500 By S D Locke, HarryBlank, Aethris, Placeholder McD, Grigori Karpin, Darkstuff, and ihp

海上老者是一部系列故事,主要圍繞著太空生物方舟的種族,以及他們對宇宙──其中一個特別的就是SCP-169──以及對地球的影響。


我終究難逃消亡。這種巨大的衝擊縮短了我的壽命,而我們體內文明的增長對緩解毫無幫助。最終我體內的那些生物會找到出口的。一切都會改變。

From "Eden" by Snowshoe

加拿大是會有什麼異常?駝鹿怪獸?有知覺的樹葉?紐芬蘭島?噢,我們可要讓你大吃一驚了。在這真正的北方陌生與寒冷之地,神話、模因與魔法廢料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


「我至少認識三個某種程度上的不死人,我的一個同事變成了加拿大總理,Lillihammer博士知道一首能讓人三小時內忘記英文怎麼說的歌,每年九月我都要臉朝下的重摔在地,否則世界就完蛋了……與這些相比,你就是個無聊透頂的傢伙。」

From "The Lamest Story Never Told" by ihp

生命的旋律在眾人的思想與心靈響徹。世界並非在一陣巨響中消失,也不是在一陣悲鳴中湮滅,而是在交響樂聲中落幕。


它必須是音樂。生死能在聲音中編纂,語言則無能為力。

From "The Journal of K. M. Sandoval" by WrongJohnSilver and LadyKatie

曾經在心靈的邊緣中,潛伏著某些祈求定義死亡的東西。它已經撤退離去一段時間了,因為世界已經成為了可知可見的地方,橫行的惡魔不復存在了。它將關注知識之所在,並圖謀將一切已知解除。


那詞彙被銘刻在了岩石之上。有個人站在它上頭,他的心底好像有什麼東西正騷動不已。他並不知道自己剛剛改變了所有世界的演進,但他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變了。世界變得更有秩序了。

From "The Tale of the Library" by Rumetzen

納卡什事件:諸神的第一次大戰。我們仍生活在其餘波之中。而他們亦是如此。


自從蛇決定了所有人的命運後,感覺已經過了一輩子的時間。蛇被逐出伊甸園的時候,造物主懲罰了所有生命,就連半神也不能倖免於難。儘管他們仍擁有永恆的生命,不會死亡的他們開始得去面對痛苦、飢餓與疫病。起初這種懲罰感覺沒什麼大不了的,但伊甸園的設計可沒有考慮到要提供足夠的食物去維持生命。

From "F̶o̶u̶r̶t̶e̶e̶n̶ Thirteen" by Fantem

緊急計畫行動已獲得批准。代號為「海姆達爾計畫」。研究對人類生命/文明表現出強烈且積極敵意的外星智慧實體,並探討其可能試圖征服、奴役或滅絕人類的潛在手段。分析可能結果並制定緊急措施,並在完成後向O5議會報告調查結果。


「將軍,任何能消滅我們的可能性都不到百萬分之一呢,」雷克斯得意洋洋地回答道。

From "We Have Dismissed That Claim" by Hornby

鼠巢設定位於一個因LTE 0913遭到破壞而逐漸崩潰的宇宙,而崩潰的力量會一直影響著整個宇宙,直到宇宙的終結為止。


友誼和信念對現況一點幫助也沒有。他們的理想、抱負和構成他們的那顆心無法產生他們所需要的力量。尊重和責任早已蕩然無存,甚至連一丁點約束力都沒有,遠遠背離了他們本以為的現況。最終,他們無法相信有任何存在可以拯救他們……

From "Senescence, Consumption, Persecution" by SoullessSingularity

對SCP基金會原先「中心故事線」的重構與「復生」。


「是我,」她喊。「SCP-105。他們死了。」她丟了槍,踢向前方,並且雙手背到頭後跪在地上直到特工找到她並確保她的安全。

From "Immediate Actions" by DrEverettMann

威斯康辛州斯洛斯皮特是個非常怪異的小鎮,鎮子的中心有個無底洞。Site-87十幾年來的理解嘗試從來都是徒勞無功。


「請注意;」午餐時間,廣播開始大叫「由於目前對E-8820的收容措施,嚴格禁止飲用任何南瓜口味的飲料。詳情請見上週三的Site-87常規郵件『Re:有關皮下薑汁』。請各部門負責人記得將其轉發給自己的團隊成員。」

格蘭特低下頭來瞧了瞧自己的咖啡,都快要吐出來了。除了他以外沒有人有把自己的飲料倒掉。

From "Leafers" by HammerMaiden

Site-17主任,老屁股Benjamin Kondraki,遇上了一個問題。


Kondraki回到他的寢室。發出了在衣櫥中翻找的聲音。他出來時穿上了一件黑色大衣,在他的褲檔處有巨大的、明顯的帳棚狀突起。「哇,」他用力地說。「這真是有用。沒有人會發現哪裡有問題,你真是太棒了。」

From "Third Date" by DrClef

一些人對權力趨之若鶩。而另一些人因此受傷。無論掌權者是一個具體化概念或是一個站點主管,權力似乎已經在Site-17造成傷害,而人們也開始注意到了。老舊的建築物在其年歲的負擔下呻吟,是否能在即將到來的崩潰中存活下來將取決於少數幾名研究員和SCP。


基金會就和公眾一樣,道德真正的仲裁者都是拿著巨棒的那個人。我的巨棒,在這種情況下,就是通過這封電子郵件散播的潛伏模因製劑和充斥在你的辦公室裡的A級記憶刪除劑。我真的很享受和你一起進行SCP-4415的研究,Natalie。我明白為什麼Tonya如此看中你了。

祝好,
Dr. Thomas Graham,Site-17主管

From "SCP-4415" by Nagiros

五個賽博格貓女郎。一個穿浴袍的傢伙。一艘宇宙飛船。無邊無垠的宇宙。


[Boss:近親繁殖的複製人家族唯一倖存成員登上巨大遠古飛船,這應該還不算我處理過最怪的事情]

From "Stealing Solidarity: Phase 3" by Djoric

人類向星空進發,卻只能觸及它的表層。現在,地球聯合艦隊將朝著回家的方向返航。


「我們船上本來一共有18人──12個來自基金會,6個來自GOC。11人活到了返航之時,其中有4人──包括我自己──需要接受重大治療。有2人在密涅瓦基地醫院不治。費奧多羅夫號不包括艦長共有45名船員。我不知道是誰下令對尼古拉-費奧多羅夫號開火的──飛航紀錄器被破壞了。我並沒有特別關心這件事,畢竟他們這麼做是對的。」

From "The First 55" by Von Pincier

今日的異常是明日的尖端。我們不能讓不可能永遠都是不可能。歡迎來到未來。


「也不賴,也許它會讓你們的腦袋爆掉。那很快就能讓你們新生的蜂巢意識終結。」

From "The Analog Kid" by GreenWolf

西北雨區的怪事層出不窮。從三波特蘭的超維度異常,到安德森機器人公司的控制論統治,再到與威爾遜生物應對組的奇怪合作關係,Site-64的名流控制了這一切。


「然後他把注意力轉回到了夕陽上,並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松樹與海鹽的味道充斥著他的鼻孔。遠處有群騎著掃帚的人穿過了天際線。在附近,看起來很友好的年輕人正在為一群孩子表演魔術,夢幻般的聲光在那人的周圍舞動,取悅了這些孩童。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能聽見遠處的樂聲,各式各樣的人們都在享受即將消失的光芒。」

From "Make Portland Weirder" by Jacob Conwell

殆逢古神躺在自己的祭壇上,他受傷了,而他的孩子卻仍在成長茁壯,在已經失去理性的現實中侵蝕著邊界。你學會要如何去做了。


「在這裡待得夠久就能見到上帝了。你會見到比你期望多太多的上帝。這裡就是他的心搏點。別沿著紅線走,你會走到他的心臟。」

From "SCP-3178" by UraniumEmpire

我們都認為基金會是不可或缺的,如果不是這樣呢?


完成他們簡短的交談後,Tang向異常伸出他的手指,然後通過蟲洞,兩個科學家觸碰到了對方的手。

來自Terre Haute的次元門中轉站,我是Stephen Fleischer。這裡是NPR。

From "All Things Considered" by Photosynthetic

災難消滅了地球上所有人類的生命。公司、國家甚至基金會都不復存在了。然而生命卻還在繼續,甚至更加繁茂茁壯。在人類消失的世界裡,人性能意味著什麼呢?


「就像是見證誕生一般,」他們如此說道,然後起身抖掉了身上的灰塵。「還有就是,你已經重獲新生了。你還有什麼未了之事或什麼的嗎?」

From "Otel Entra and the Demolition Derby" by Tropinano

我們需要更大的船。


當我們抵達Hy-Brasil時,整座城市已經成為了混亂與廢墟。暴風雨已經嚴重到能夠造成恐慌,噴火的烏賊怪還從海裡爬了出來。這正是災禍的源頭,這正是即將到來的事件。

From "LTE-0851-Cetus", by stormbreath

這世界有夠爛。不,真的,確實如此。但我們不必因為這世界超爛就也跟著變爛。我們可以讓世界變得更好。是很老套,但也是事實。Wondertainment正在努力這麼做,我們一步一步來。


珠迪把安全槓從自己身上拉下來,從巨大蟲狀車側面的行李箱抓起背包,然後跨出了歡快的步伐,衝進了Wonder World!™的感官攻勢之中! 建築物開始下潛、游動、冒泡並成為各式各樣的形狀,它們捨棄了那些所謂正常建築物的樣子,採用了拱門與寶石狀的結構,看起就像是紗線、無地基玻璃球與各種達利抽象派建成的造物。

From "And I Think To Myself…" by DarkStuff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