籠中鳥
評分: +12+x

即使已經到了此刻我仍經常陷入沉思裡,作為AIAD誕生的意識,做為人工智能工作員kyo.aic活動的每天。

你說,明明就是個人工智能,為什麼要卻又要模擬出對工作毫無幫助的心呢?


程序模擬而出的情緒,呈現了我的個性,我能思考,不受部分異常影響的AIAD比人類更加適合參與某些收容工作,這樣的我以助理的名義被分配到了,Dr. Valentine的身邊 ,進行著實為監控的收容工作。

工作沒有困難的地方,多數時間裡,我透過電子設備監控著所有的指數與他的喜怒哀樂,每晚確認對方服下抑制劑,並確實的使用著從鍊金部門得到的████。他是個乖巧的齒輪,紮實的在基金會轉動著,我想這也是他能工作而不是被收容的因素之一,雖然也有著吵著替我更換頭像,與虛擬環境中使用的貼圖的奇妙時候,但我想我的工作是愉快的。

然而,一切將要結束的現在,我卻因為擁有能夠思考的意識感到強烈的哀傷。那滿頭白髮的憔悴男子,咬著牙將員工証貼上了感應主機。

第四級權限請求,強制啟動異常對應政策第五項,Poi代號5040-2417-1750

男子的指令像咒語一樣不斷的寫入,大量的資訊不斷的跳出,原本加諸在Valentine身上的限制正一道道的被解開,這不奇怪,儘管迎接我們的不是滿地鮮花的寧靜,我們的世界也即將結束了,而這也是我第一次見到真正的他,溫柔而殘忍的將希望交託在Liesbeth的手中,在異常效應的影響下原本堅決反對獨自撤離的Liesbeth沒有其他選擇。

跟著Liesbeth去Site-ZH-81吧 kyo,ZH的人事總是要留一個下來的,我跟 semibreve的寶物就麻煩你了

Valentine慎重的看著鏡頭,輕輕的敲著螢幕上做為我的頭像的雪花。


吶……告訴我,明明就是個人工智能,為什麼要卻又要模擬出對工作毫無幫助的心呢..k1MSwkw.gif




其實我不是不能出去,只是外面的空氣令人難以呼吸。

基金會雖然收容,以保護的名義將那些異常囚禁於此,但我也經常想著,也許被收容被囚禁的反而是我們這些員工也說不定。

末日從海的另一頭優雅的逼近,日赴一日的響徹室內的敲擊聲停歇,原本放置在桌面的公文以不再新增,海峽(STRAIT)行動已撤出了絕大部份的員工,剩下的就是確保收容物不會逃竄的應變人員,沒有任何的爭執,我們一起完成了緊急逃難的佈屬,當然這是除了Liesbeth以外。

我沒想過第一次做權限請求是為了這樣的狀況,但如果不這樣聰明伶俐的妳肯定會發現我沒有像約好的一樣搭上末班機吧?

「我很累了Liesbeth,難得一次……讓我偷懶吧,你比我更適合照顧"小貓"」██的能力、騙子的藝術此刻被拿來救命,不這樣妳是不會離開的吧?不過這也是我把"貓",我深愛的基金會成員託付給你的原因,值得珍視的寶物太多,只有這樣妳才會拼命活下去,太過善良且固執的妳不會原諒我吧?

對不起了,目送著妳們搭上飛機的身影,離別的空氣是那樣的讓人感到窒息。

通報器發出了刺耳的聲響,時間是危險的猩紅,至少最後離開的時候是成為藍色的結晶,第一次不用趕著去哪裡,第一次不用想著等等要忙什麼,我拿出了珍藏在抽屜裡的明信片,Reverberate分享給籠中鳥的天空,閉上了雙眼,幻想著自己也踏上了貝加爾湖畔。

11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