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迎輕盈之營火瑩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13+x

「博士,博士還沒好嘛 — 嘛。」在多功能會議室的角落,此時一名有著格外醒目之髮色的女孩緊偎著一名男子,像在討糖吃一般鬧著。

「Willow,忍耐,不然你去旁邊的箱子裡挑幾樣吃的。」有著斑駁髮色的男子顯得心不在焉,他一邊翻著先前記下的匆忙筆記一邊想著著等會要講述內容,不知是舟車勞頓還是無心打理,他的袍領顯得鬆垮脫線,夾在上面的青邊銘牌略為垂下,只能勉強看出上面寫著Dr. Tina,幸人輔導員的字樣。

他的眼神疲憊卻不渙散,身子前傾卻顯得僵硬,他偶時便抬起頭來,確認自己所看管的女孩沒有跑出會議室或著又做出什麼孩子氣的事,只見到女孩一邊晃著絨紫的貂尾一邊扒在箱子上哼著歌翻出一件件的泡麵,而她身後的研究員顯露出了無奈的笑容,悄悄的從她身後拾走一件包裝泡麵,絲毫不敢與其爭食,這畫面令他不自覺地浮現微笑,卻又露出淡淡的哀傷。

然後劃的一聲滑軌門傳來了聲響,那是來賓陸陸續續到來的聲音,這裡是Site-ZH-44,基金會的生技與文化中心,顯得突兀的Dr. Tina卻遞出了一張簽到單和一枚代針筆,如此傳統式的報到程序令眼前的男子眉頭皺了一下……不,顯然他在意的不是這點,男子懷裡的浣熊磨蹭在他的懷裡使他抽不出手來簽名。

「幾個月沒見到了,你是 — 葉凡主任是吧。」Dr. Tina啪的一聲收起了筆記,單手打開了筆蓋並夾在無名指與中指間。

「嗯,那個,我們有,我們有碰過面嗎?」說的同時浣熊似乎姿勢還不夠舒服似的還抖了一下使他差點被撞到下巴以至於話停頓了一下。

「半年前我來這裡駐點時有跟你打過幾次照面就是了,你能忘記真是太好了。」Dr. Tina一手指著正捧著熱水瓶給泡麵澆上燙水的女孩,露出了微妙的笑容。

「啊……那這次會停留幾天呢。」葉凡直視著正在趴在桌上看著泡麵晃頭晃腦的Willow,他越看越覺得不妙,昔日全站點追著她跑的事逐漸浮出水面。

「如果順利的話最快明天離開,關於新的人事就拜託了。」Dr. Tina明示著,並順手替葉凡簽下了名,其字跡略過剛硬卻又不失形色。


「各位替基金會奉獻工作的同仁們,請容許我向各位致上感謝。」Dr. Tina在Willow窩在角落吃著泡麵的同時宣布會議的開始。

「感謝你們願意前來參加本次的迎新預備說明會,我是本次說明會的召集亦邀請人,你們可以稱我為Dr. Tina,也可以稱作憬時,選個喜歡的就好。」

「在此感謝Site-ZH-44站點願意接納來自拋鈴人的作業員,也相信只要對其有所了解就能使日後的工作上得到更大的助益,我是拋鈴人作業員的適應輔導員,日後若有任何疑問皆可以聯繫我或將在最近幾個月進駐的拋鈴人服務處尋求建議。」

「本次會議提供的文件皆屬三級權限並已核可發佈,請安心參閱。」Dr. Tina看向了後排主任們,顯然都已經看過文件了,只是默默等待著說明會的結束。

「為了加速說明會的流程,請還沒有參閱分發在各位席前文件的人將其打開,文件有附上彩圖相信能輔助各位了解新人的貌樣,如同常規會議一般,若過程中有任何需求皆可提出,旁邊紙箱中的泡麵與沖泡飲還請自取,那麼,第一屆拋鈴人迎新作業員預備說明會,正式開始。」

「本次的新進人員來自於關注組織拋鈴人,對其還不熟悉的同仁可於會議結束後詢問,或參閱文件末頁,其聘僱基礎為基鈴協議下敘條款,預計錄用至Sector-∅,即自由研究區作為預備研究人員,此外該員亦有特殊職位,關於這點……還請親問該名職員。」嘴巴一抿閃過一絲猶豫,那是不確定能否說明的表情,使得坐在前排的人也皺起了眉頭。

「職員無姓氏,職員名為蠅,蠅蟲的蠅,但據本人希望可改寫作瑩石的瑩,故以上兩種名稱皆認可為正式名稱,人種上屬於拋鈴人所人工生產的第二代亞蠅人種,雖因基因缺陷故不具備生殖能力,但介於乳房有所發育,該員在正式文件上仍會歸納於女性,職務上也請視為女性員工對待,而在心理性別上較無偏好,社會認同則傾向女性,像蠅這樣的拋鈴人作業員實屬首例,所以還請各位慎重對待但也無須過度緊張。」悄悄的議論聲響起,Dr. Tina無視著基層人員的討論 ,任其小聲的輕微的響起。

「而在其外觀上蠅也與常人有著極大的不同之處,像其毛髮色素基因是以易氧化退色的褐色素為主緣故,故其色澤由上而下呈棕紅、黑、鮭紅的分佈,膚色則跟大多數同仁一樣為富含胡蘿蔔素的黃種膚色,再來是眼睛的部分,蠅她的眼部相當的特別,雙眼有著雙瞳孔結構,且有著至眼角沿著上眼瞼到眼尾的並置複眼,及沿著下眼瞼扇形排列的三個並置複眼,好,有點繞口,總之那些都是真的有感光能力且敏感易損的,所以請不要擅自碰觸她的眼睛周遭,不然後果請自行負責,—那邊在睡覺的,我知道這很枯燥但還請你去沖一包咖啡吧。」Dr. Tina看向坐在第二排正中間的維安人員,顯然他有在注意會場的動靜,或著只是他感覺到這個人跟自己一樣疲憊而已。

「至於嘴巴部分,相信覽閱過文件的人都會感到有些訝異……蠅她擁有著類似於蒼蠅的舐吸式口器,基本上她不會在食堂與各位共餐,至於如果有人真的很想親眼瞧瞧的話,可以親自去問她,她可能願意拿下口罩就是了。」咚的一聲睡茫的Willow一腳敲響了牆角,使得Dr. Tina停頓了一下露出些許尷尬的笑容,現場再度出現議論聲,但在維安主任舉起手後便安靜了下來。

「本次說明會極重要的一點,蠅的手掌富含味覺受體且薄而光滑,這意味著她僅靠手指的輕觸就能嘗出物體的化學分子,且已受過相關的辨別訓練,因此日後若同仁在作業上有需要都可以請蠅作業員來協助,想測試她的敏銳度也可。」

「住宿方面蠅是拋鈴人作業員非屬基金會直屬職員且身體表徵易引人注目緣故,會住在站點內的女性C級人員宿舍,且為單人間,當然,有任何人想跟她當室友也可提出申請,相處之道還請自行負責,薪資方面經與人事部討論暫不公布,但以常規研究員薪資為準,無家眷,且於外界無關,故未需身分掩蓋,以上,若有任何問題都歡迎在現在提出,此外若有想親自問本人的問題,也歡迎在稍後蠅作業員抵達會場後私下詢問。」簡短的說明,Dr. Tina看了一眼睡得很穩的Willow便直視了前方。

「我有一個疑問。」一個臉孔略顯生澀的研究員提問道。

「雖然蠅小姐身為拋鈴人的作業員將與我們作為工作夥伴存在,但外表上的異常,是否類似於人形異常呢,雖然站點內少收容有人形異常,但讓這樣的人擔任研究工作是否對收容物有所爭議?」

「這個問題想必是各位同仁們很深的疑問之處,但我需要先反問一件事,基金會收容的是異常還是未知?答案很清楚,是未知,我們並不會因為你的血脂值異常就收容你,除非那血脂值異常是違反常理的,我們也不會因為槍枝卡彈就收容槍枝,除非那槍因為不明原因總是無法擊發子彈。」

「同理,拋鈴人的作業員們雖然身有獨特且與眾不同的附屬器官與結構,雖然我們基於倫理尚無法進行證明,但拋鈴人確實能提供我們作業員的基因、組成以及生產方式,一切都是能解釋的,就這點而言拋鈴人作業員的異常程度並不高於正常人。」

「那麼我這裡也有一個問題,雖然作業員們以憬時博士你的觀點並無異常之處,但他們畢竟不是基金會的人,我們又要如何確定他們的身分是不是作業員呢。」顯然對此感到憂心的不只一人,在發話的同時其他人也放下了手。

「你們可以向作業員們請求出示識別證,為了避免造假,除了流動人員以外,都會依照作業員的駐點印有該站點的變色圖徽,而流動人員像是角落的那位,則會印有核准人的編號,若還需要進一步的資料你們可以向人事部進行申請,一般而言只要在合理的使用上作業員的人事資料都是可以取用的。」對此葉凡在後排默默地搖了下頭,然而不願受理的意圖並沒有被得知。

更多的人舉起了手,但更多的是有關蠅的外觀、食性等特質上的問題,Dr. Tina嘴角透出了無奈,顯然剛才的一番話並不能解惑研究員們根生蒂固的觀念,剩下的只能靠蠅自己想辦法了。

畢竟就連他自己,都不信。


嘩啦的一聲,滑軌門再次開啟,但不同以往的是,這次邁入的白筒鞋襪頓時成了眾人的焦點,就連睡著香甜蹭到門旁的Willow都茫然的醒了過來,那雙秀腿的主人即是被議論的爭議點,蠅,Site-ZH-44的新進預備研究員。

「看來妳已經去過宿舍了,蠅?」Dr. Tina詢問道,不忘回到門旁遞出報到單和筆。

「嗯,抵達的比預期的還早我就先去放箱子了。」稚嫩且滑順細緻的聲音傳來,其主人舉起了手伸直著腰,發出了些許聲響,同時也展露出了醒目的透白膠質手套及緊套在手套邊沿著纖細曲線入袖口的牙白色袖套。

「會議開完了嗎?」她詢問道,並微微屈膝蹲下來就著桌緣填寫著資料。

Dr. Tina僅是點頭致意,並舉起手來向著會議室內的人們。

「那,我就先介紹一下我自己吧,我是蠅,接下來的日子裡將和各位共事還請多指教。」蠅起身後面向著後座的主任們微微屈膝致敬,不同於穿著隨意套著特勤服的Willow,也不同於研究袍被懷裡生物抓得凌亂的葉凡,她身著少有裝飾的礦藍色連身裙,圓滑領口貼著胸口略為露出鎖骨隨著呼吸略為起伏,而那彷彿無色的四枚瞳孔顯得放鬆隨意的掃視著現場並泛出了虹光。

「在剛才我已經先行介紹好妳了,剩下的時間就讓他們問想問的吧,好嗎?」Dr. Tina問道,而蠅只是微微點頭,便退往報到處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那麼蠅作業員,經討論後我代表型態解剖區的研究員,想請問你能不能讓我們看一看你的口器。」坐在最牆角的研究員被同仁頂了出來,提出大膽的提議。

……

短暫的沉默後,蠅做出了回應,她摘下綉了銀質石蒜花的幽白口罩,並大方的展露出了她最不願被人看見的一面。

……

「所以你的聲音之所以如此 — 尖銳是因為?」也坐在牆角的女研究員發出了聲音打破了沉默。

「是的,是因為我嘴部構造的關係。」蠅戴回了口罩,兩手向後仔細將減壓墊固定在耳後上緣處,對他而言暴露在那由詫異、冷漠與好奇組成的複雜眼光實著難受不已。

但她仍正視著前方,兩眼裡的瞳孔明顯的轉著盤算著什麼,爾後,蠅取下了一手的手套露出了因長期配戴而濕潤且泛白的手掌,走向了坐在門口旁的護理員擺出了握手的姿態。

「喔,好。」張懿承直視著那如鬼神般的複眼,戰戰兢兢的握住了蠅的纖細的手掌,其觸感之細滑甚至讓他感到驚異,然後正當想說話時,蠅卻率先開口了。

「你的手有點酸而且有腥味,估計是汗水、油墨、酒精與精液的味道,我建議身為護理人員的你還是去徹底的濕洗手比較好。」她直言道,使得他頓時身子僵硬了起來。

「你怎麼知道他有精液的味道……」坐在護理員旁邊的同事顯得詫異。

「我當手天使已經四餘年了,這行業需要的不只是相性和關懷,更需要一雙纖細的手。」然而蠅卻神色自若地回答道。並抽出手來,上前走向下一個受害者。

「要不我來幫你吧?」蠅向你伸出了手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