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跡-上
評分: +7+x

灰燼,在臉上颳得生疼。

火焰,彷彿烤乾了身體每一絲水分。

身體,止不住的顫抖。

崩塌,曾經的全世界。

燃燒,熟悉的每吋角落。

我只能,和從未經歷過的恐懼,互相對視。


「嘿~劉森!早啊!」

親暱的輕拍左肩,同僚中會這樣跟他打招呼的只有一個,果然,劉森回過頭馬上可以辨識出這人外觀相比前一次見面時多了什麼差別。

「早啊拐拐,你那頭髮是怎麼回事?」

「推剪刻字,帥吧?」拐拐用手指刮了刮自己耳上那刻意理出『77』圖樣的短髮:「收假前去弄的,你要的話我幫你介紹設計師。」

「不是,我是說這樣符合規定嗎?」

拐拐不禁翻了個白眼,不過,誰叫這老古板是他哥兒們呢?他聳聳肩:「算了,不跟你辯。吃早餐?」

劉森對話題的轉移不置可否:「吃早餐。」

對外偽裝為物流集貨廠區的Site-ZH-16相當大,所以並沒將所有員工擠在同一間餐廳,甚至連宿舍也不是只有地表上那一棟。作為隨時都能出勤並指派到各處的機動應變人員,他們的宿舍位於廠區地下設施中央區B1,距離最近的就是同樣在中央區B2的第一員工餐廳。

好處是:很近。

缺點是:人很多。

即使有如流水線作業一邊的點餐取餐櫃台總是能如行雲流水般的消化大量的排隊人龍,但是原本預劃足量的座位基本上大半都是被那些吃完飯還賴在位子上休憩到清場時間的『餐廳難民』們佔領著。

「坐哪?」假裝在找座位,實際上在觀望人群中年輕女性的拐拐問道:「或許那研究員願意讓我們擠一擠?」

「你沒看到她旁邊椅子上擺著的生化危害樣本容器嗎?」劉森試著無視一旁傳來的打鼾聲接著說:「就算那不是真品也足夠讓人敬而遠之了。」

拐拐吐舌,尋找下個可能的目標:「那麼那邊那個呢?桌面感覺挺空的?」

「對,那本書浮空了。」劉森掃了一眼就決定避免更多視線接觸:「我想那代表『少惹我』。」

拐拐當機立斷把目光從對方的耳朵上移開:「好吧,你來決定。」

劉森早就有個腹案,只是在等拐拐消停,他略抬下巴指向前方不遠一張僅一人坐著的四人桌位:「那邊。」

拐拐滿心期待的看向該桌,然後立刻喪氣的垂下肩膀,才正準備開口抗議劉森已經啟步上前,於是他只好悻悻然的跟上。

「請問能併桌嗎?兩個人。」

聞聲抬頭的是一名理著平頭的年輕人,如果不看他身上的實驗服還會以為是安保人員或是應變組員。

年輕人趕緊把正在咀嚼的食物吞下後回答:「喔,可以。」並同時把自己的餐盤往旁邊挪了一些。

「謝謝。」

劉森立刻坐在年輕人對面,讓慢一步的拐拐失去最後提出異議的機會,他在劉森旁坐下時的神情難掩失望。

「唉~~~(又不是妹,我苦……)」拐拐長嘆口氣,正準備拿起有點涼掉的肉包子……

「一陣子沒見了,Dr. Bales。」

劉森主動跟別人搭話,這稀罕的讓拐拐忘了自己剛還在心裡的埋怨還有拿起包子的舉動。

「姆?」Dr. Bales又加速嚥下口中物:「我們見過?」

「收容完SCP-ZH-323之後,人員訪談。」劉森點點頭:「只是一面之緣,但我一直想當面向你道謝。」

講到這個項目,拐拐很識趣的沒搭話,乖乖的啃起包子旁聽。

「啊~那個玩意兒啊……」

Dr. Bales露骨的一臉煩躁、舉起手做了個丟擲的動作後,伸手抓搔起他的平頭,隨著頭皮屑的飄落,劉森注意到看似年輕的他其實有不少白頭髮。

「昨天晚上才出事害我睡到一半提早來寫報告,就算沒這事這skip1也夠我煩了。」

說完Dr. Bales吸了一口飲料:「喔,我想起來了,特工劉森?」

劉森點頭:「受你照顧了。」

Dr. Bales擺擺手:「什麼照顧?我也沒做什麼……我應該沒做什麼吧?」

劉森注意到一名女性研究員接近他們座位,於是將正準備出口的話語緩了緩。

「抱歉打擾您的用餐時間,博士。」女研究員將一疊文件遞向Dr. Bales道:「這是昨晚事件紀錄的文檔,麻煩你過目。」

「喔喔!整理出來啦?」後者接過文件:「真快,妳會是個好太太啊,葉助理。」

「不,這兩者沒有關聯。」葉助理皺起眉頭:「有需要改動的部份麻煩你註記完後交還給我,我先回研究室了。」

「欸?妳不吃早餐嗎?」

「不了,我不餓。」說完葉助理轉身就走,頭也不回。

「好冷的妹。」沉默許久的拐拐評論道:「不過沒化妝顏值就好、長髮盤在腦後有古典美人的味道,我給4.5顆星。」

Dr. Bales抬起一邊眉毛翻起文件說:「你想追啊?」

「不了,我喜歡活潑一點的,Lily就不錯……對啊~」拐拐這才想起這回事:「今天怎麼沒看到Lily?難怪我的妹元素補充不足。」

「她昨晚夜班。」劉森跳過關於『妹元素』的部份:「收容6區,我待會接她的班。」

「那方糖咧?怎麼也沒看到?」

「你忘記她還在隔離觀察中?」

拐拐一拍額頭:「啊~~~我真的忘了。」

「收容6區?」Dr. Bales突然從文件中抬頭搭話:「你待會在那裡啊?」

「是。」劉森點頭:「有什麼問題?」

「啊,那等一下我們又會見面啦。」Dr. Bales低下頭繼續拿文檔配早餐:「我晚點要去領一個skip到實驗區。」


吃完早餐小憩片刻後,由於今天負責的點位不同,劉森跟拐拐回調度室領完裝備後就分別了,而Dr. Bales直到他們離開餐廳前都還在位子上塗塗改改那些文件。

今天跟劉森一起站收容6區的前輩他不是很熟,僅打過一兩次照面,只知道跟他差不多沈默寡言,這很好,不用費心思跟對方交流,對雙方都是。

往點位移動路途中,正好遇到安保人員押送6名穿著醒目橘衣的D級從他們對向經過,從方向推斷是往實驗區前進。

劉森習慣性的一眼掃過包括安保在內所有人員,大致記住每個人的特徵:前排兩位安保看過幾次、後排兩位安保一個是新人另一名是負責壓隊的老手,D級依序為知識份子、煙毒犯、眼鏡女、暴力犯、慣竊、酒鬼。

眼鏡女?

劉森從記憶中拼湊這類特徵臉譜,注意到這張臉曾在別的地方見過,記得是SCP-ZH-720損害事件,從事件後站點公告得知她原本是研究助理、姓張,被降為D級人員並指派至Keter項目。看來這些D級待會會參與Dr. Bales負責的項目實驗了。

然後劉森注意到他們經過的路面上,有一排間距大致相同的紅色血漬。

「安保弟兄!」他立刻回頭叫住安保人員:「檢查一下你們的D級有誰受傷了?」

「欸!?什麼?」後排新進安保明顯有點慌張。

「隊伍停止!」壓隊老手立即下令:「阿部,你檢查一下。」

前排一名安保立刻檢視每個D級有無外傷,過程中那名暴力犯D級明顯表現不耐煩,但是盯著他的不只是安保人員手中的警棍跟電擊器,還有兩名荷槍實彈的應變人員在旁邊。

「有了,D-33251右手拇指上有傷口。」安保阿部檢查到原是助理的張姓眼鏡女時發現血漬來源:「需要移到醫療站處理嗎?」

壓隊保全上前檢視了D-33251的傷勢:「不必,到實驗室拿醫藥箱處理就好,記得告知項目研究小組這個情況,你!把傷口壓好,別讓血滴下去!隊伍前進!」

押送隊伍繼續朝實驗區域前進,而劉森跟同行前輩交換了一個眼神,後者拿起對講機:「這裡是特工冷血,走道B6-312需要清潔少量血液,來源為D級人員,請指派清潔人員過來。」

不愧是個性相近的人,連話都不用說一句,劉森默默幫這位冷血前輩加了不少印象分。


又過了幾個隔離門,兩名應變人員終於來到了收容6區,這邊收容了從各地蒐集到的Keter級非生物類別項目,有時也從別的Site接收一些,或是在這邊短暫收容後移送至各適合的地點。

這裡走道上的氣氛跟上面幾層明顯讓人感到不同,或者只是劉森的主觀感受,畢竟此處的安保級別較高,走動的人員也更少了。

再往走道深處前進就會到達更危險的收容7區Keter級生物形項目及8區Keter級人形項目收容區域,那邊有著包括在收容行動中害死他恩人的那個項目……

劉森長呼了口氣,把逐漸揚起的情緒吐出體外。

但是一台自動操作的送餐車從旁經過,他習慣性的掃過餐車上那組使用過的免洗餐盤,讓他不知怎麼又有股煩躁感從橫隔膜深處升騰起來。

在劉森默默壓制這股煩躁時,他們抵達了應變人員哨所。

「耶~終於到下班時間啦~~~」哨所內的Lily特工看到交接人員出現,立刻伸了個大懶腰。

果不其然立刻被同班值勤前輩告誡:「注意,我們還沒交接完,執行交接程序。」

Lily偷偷吐了個舌頭,開始跟劉森交接,後者覺得她跟拐拐個性重複性蠻高的。

兩人依照SOP交接各項哨所內外設施運作功能正常時,Lily順便抱怨了一句:「那顆棒球昨天晚上差點出事,害我得站在收容室門口站半天,腳都酸了。」

「我有聽說。」劉森點點頭:「沒出事就好,早點休息。」

「你還是一樣耶~~」Lily用拳頭敲敲劉森胸膛:「有時間再聊啦~掰掰~」

「嗯。」

劉森雖然不常主動,但也不排斥跟別人互動,他朝一同駐點的前輩交換個眼神,後者拿起對講機:

「點位B6-K1,交接完畢。」

哨所時鐘顯示『20██/8/7 08:58』


血跡-上 | 血跡-下»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