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電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人物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null
bioelectricity
[[[|]]] » null
[[[|]]] » bioelectricity
評分: +11+x

螺旋槳的引擎聲從一望無際的雪白針葉林上呼嘯而過,昨日剛下過的細白,在月光的映照下顯得特別耀眼。

宛如海面上的波光粼粼,跟隨著星光閃耀,也許這片大地是銀河灑落一地的牛奶,是一顆巨人的鵝卵石。

雖說這樣的光景,天雨已經看了不知數千萬遍,仍然會選擇放下手中的筆和紙,用最快速的方式,偷偷的撈了幾口光景放進口袋,在睡前悄悄地拿出來品嚐。

正當天雨仍眷戀這片純淨的白帶來的寧靜時,地表倏忽反射了一抹蕩漾的絢麗,吸引走了他的目光。

「是極光。」

裹著翡翠綠和蜜桃粉的舞者,以最優美的姿態旋轉和交換陣型,左邊旋轉半圈,定格,右邊旋轉半圈,停住,緊接著是一跳又一躍的高低起伏。

極光以最溫柔的形式擺動柔軟纖長的千肢萬臂,迎向白雪皚皚的大地,使得星芒頓時不再耀眼,月光也黯淡了幾分,成為夜空中最奪目的存在。

直升機上的兩人不禁發出了對大自然的讚歎。

「好美……」機長大衛不經意的脫口而出,甚至差點忘記了自己在駕駛。

「是啊,好美。」坐在機艙的天雨也跟著搭腔,這是他第一次看到極光。

然而,這幅電荷繪製的絕世畫作,似乎不那麼單純。

「嘶……這極光……是不是哪裡不對勁?」
「應該沒吧,只是變得有點大。」
「極光會一直變大嗎?」

「不……」話音未落,突然一陣衝擊波橫切在直升機的機體上,並且所有電子儀器瞬間開始失去了控制,細雪被打的比直升機還高,高大的樹木也被吹歪了腰,甚至一頭成年雄鹿也被吹倒。

「迫降!」

大衛嘗試手動控制直升機進行迫降,但第二道更猛的衝擊波立刻從左後方一下拍斷了機尾。

「抱頭掩護!」

機體像是天際往地面射去的子彈,這是駛向地獄的航班,一旦上機便不復返。

在這該死的失控時刻,大衛選擇將命運交給了主,並且開始了他此生最虔誠的禱告:
「主啊,保佑我和我的同伴能安全的到達地面上並且回到站點裡!」
直升機仍在加速的往地面衝去,是天空的無意挽留。
「主啊,保佑我和我的同伴能夠安全回到地面上!」
直升機的墜落速度越來越快,甚至快到大衛的臉已不成人樣。
「主啊,保佑我和我的同伴能夠活著到地上!」
此時飛機與地面的距離已經比一顆足球的半徑還小了。
「主啊,保佑我能活著到地上!」

碰。

不知大衛是否得到主的保佑,能夠活著回歸大地,但可以確定的是,機體衝撞山谷,並且產生了不小的爆炸。

爆炸聲趕跑了周圍的松鼠,也撞倒了附近的樹木,在雪地裡留下了長長地雪痕,萬物都在逃竄,唯獨,

一道人影在逐漸接近,緩緩的靠近了,
昏厥不振的天雨。

一陣暖意輕柔的覆蓋全身,柴火在身旁劈啪作響,與此同時,一縷未曾嗅過的腥味進入了鼻腔。

好痛
這是他腦中的第一個想法,

天雨虛弱而緩慢的睜開了疲憊的雙眼,他嘗試起身,但背後的疼痛阻斷他的想法,想要翻身,也是痛得苦不堪言,經過一番掙扎,還是決定妥協於傷口,靜靜地趴在木屋的地板上。

「大衛……」天雨輕輕地呼喊著,不知是生是死的素昧平生的普通的駕駛員,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見證生命的殞落了,未來仍然會有更多,但過去的就,已經夠多了。

該死的職位,該死的工作,該死的帷幕,該死的該死。

至少,這裡是溫暖的,木屋是溫暖的。

一口老鍋,破到剩下一半的睡袋,幾個做工粗糙的木碗,一把鏽蝕到無法辨認為何的器具,還有一件,袖袍被剪斷但後方像是放了某樣方盒的實驗袍,被掛在牆上,這就是全部的家當,空盪盪的房間得不到任何迴響。

在天雨還在環顧屋內的同時,一位老爺爺輕輕的推開門,緩步走到天雨身旁,輕輕的推了下天雨:「你清醒了喔。」

他穿著一件鹿皮縫成的大衣,略微駝背,一副東洋面孔,從上到下都透露一種學者的氣息和端莊,和時間刻下的衰老滄桑。

老爺爺慈祥的笑著,並且將剛從森林摘下的莓果遞給了天雨。

「這是剛採的,很甜喔!」

天雨急著接下老翁手上的果實,卻忽略了自己已經開裂的傷口,疼痛令他哇哇大叫,接連發出了好幾聲呻吟。

老翁擔心的說道:「哎呦少年欸,你嘛咖注意欸。」

他一邊說著,扶著天雨的腰,輕輕的將他放下。

天雨操著這不標準的台語,回道:「歹勢歹勢,我奧拜欸卡豬以欸。」

連還在牙牙學語的小孩兒都比天雨還標準的台語,逗樂了十幾年沒有聽到人聲的老翁。

「少年欸,你台語不標準喔!」老翁打趣的調侃道,一邊從烤串上的大塊鹿肉削下幾片,便順進了一鍋乳白色的湯裡熬煮。

天雨的思緒隨著湯勺在不斷在轉動,傷口隨著火焰在發出疼痛的警訊,四肢則僵硬的和木頭沒兩樣,靜靜的躺在那。

台語,是自從爺爺離開之後,就再也沒有身邊的人會用的語言。

十年了,十年。

老爺爺嘗試打破比環境還冰冷的局面,清了清嗓子問:「啊你為什麼會來這?」

「沒為什麼啦,是因為我朋友……呃……」天雨支支吾吾的說著,看來他的騙術還需加強。

但老爺爺似乎沒發現天雨的心虛,但以一種非常沉重的臉回覆:「你的朋友總共來幾個?」

「一個,他現在在哪裡?」
「請節哀。」

只剩下最後一丁點的星火熄滅了。

「我去添個柴火。」老爺爺走出了木屋,留下天雨和他的靜默。

「我在騙誰啊!我他媽的超討厭啊!討厭這個工作啊!討厭失去任何生命的感覺啊!」天雨在內心不斷的吶喊,嘗試喚醒自己加入基金會的初衷和想法。

但喚起的,只有淚腺,還有殘破不堪的道德和尊嚴,才差不多見證失去一條人命,自己居然會有苟且偷生的愜意感,但又似乎,沒有那麼不堪,畢竟早已習慣,離去。

木門被輕輕的推開,發出嘎吱的聲響,老爺爺抱著幾卷木柴回來了。

火焰重新被打火石燃起。

滾燙的湯發出噗嚕的聲響,火焰的光明逐漸黯淡,老翁專注的在熬煮美味的魔法,天雨的默淚一滴滴的爬到了臉頰。

在沒人注意的時刻,天上的星辰被烏雲遮避,閃電開始接二連三的在打擊著異象的鼓鑼,擊斷了天雨的悲傷。

老爺爺走了過來摸了摸天雨的頭,慈祥的笑容滿溢在他的臉上。

老爺爺輕輕將他抱起,緩緩的將他倚在睡袋上,將剛煮好的湯捧到天雨前,一口一口的送進了天雨發白的嘴唇。

「爺爺……」天雨不經意的脫口而出,手微微的抬起,即使根本抬不了多遠。

爺爺疑惑的看著天雨,他才意識到自己剛剛不小心脫口而出了想法,便將手快速的抽了回來。

天雨在腦中不斷倒出字串,勉強湊出了一句:「請問……您叫什麼名字?」

天雨勉強擠出的這幾個字,令爺爺露出了一絲惶恐:「名字……好久沒人叫我了,我也忘記了,你叫我爺爺就好了喔。」

天雨點頭表示了解,不再過問更多,並且繼續享受著略微腥臊又堅硬的烤鹿肉,和不知名草藥熬煮出來的白湯,一口又一口,一匙又一匙,直到窗外的雷聲再度響起。
「還要嗎?」
「不了,謝謝。」
碗裡的湯空了,閃電仍然在演奏狂暴的交響樂。

老爺爺看著窗外沉思了良久,隨後便坐到了天雨的前頭,神秘的說道:「少年啊,想要聽故事嗎?」

天雨點了點頭,靜靜的準備聆聽,爺爺調整好坐姿,嘆了口氣,開始訴說他的故事:

「在好久之前,我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了,好像是九二一大地震那時候吧!我們在高雄發現了一件弔詭的事情—地震的當下,有發生不屬於地震的災難,他只存在了零點幾秒就消失,有趣的是,在北極出現了一樣的能量喔」

爺爺見天雨聽的認真,更起勁的繼續往下講:

「所以啊,我們被派來北極研究,研究這詭異的能量,可是啊,我們遭遇了很可怕的事情喔!」

「是暴風雪嗎?」
「如果只是暴風雪就好了。」

「在我們到達極圈的第一天,沒有什麼異常,第二天,探勘如約進行,但到了第三天,帳篷的周圍,出現好幾具不明來源的動物焦屍,散落在營地四周,這些屍體已經焦到無法辨認來源……」

「異常。」天雨篤定的說道,準備進行調查和收容處理。
「應該算是吧,基金會記錄下來了嗎?」

對方竟然比自己還清楚步驟,但根據規定,還是得搖頭否認任何存在。

「不用裝了,新一代的生物部門主任。」爺爺站起了身,去拿兩杯果茶回來。

天雨全身緊繃戒備,在身上沒有任何身份標示的情況下,爺爺他是怎麼知道的?

彷彿看穿了天雨的疑惑,爺爺回答道:「你身上的這件實驗袍我也穿過,這不是生物部門主任的習俗嗎?」

天雨鬆了口氣,靜靜地等待故事開始。

「我還是清楚規矩的,雖然老了,但該遵守的契約我可是一條都沒忘記喔!」老爺爺盤坐在地,喝了口白煙裊裊升起的熱茶,重新進入回憶:「我們採集了這些乾焦的皮毛進入背包,便繼續前行至風雪深處,那時的寒風比現在還刺骨,穿透厚重的雪衣重擊在全身上下,此時的我們,都沒有發現任何的問題,直到……」

老爺爺喝了一口茶,沉重的開口說道:「直到那些焦屍再度追蹤到營地。」

雷聲在窗外咆哮著。

「起初我們以為是當地人的某種警示,因此當晚,隊長就開始命令所有人在夜裡兩兩一組輪流站哨,你能想像那是什麼情境嗎?

我和一名特遣隊員共同站哨,他的不苟言笑比正在承受暴風雪還要寒冷,不論怎麼搭話都得不到應達,使得本來就漫長的夜,更加的無盡。

本該是寧靜的夜,四處卻不斷傳出狼嚎和獸鳴在樹林裡迴盪,不合理的閃電又再度點明夜空,直到下崗換班的那一刻,我都不曾認為會有任何差錯。」

烈火的劈啪響聲越來越大。

「在剛換班不到十分鐘,外頭的兩名研究員發出了慘叫和呼喊,我立馬叫起所有的人員,包括隊長。

我們在離紮營的區域大概五百公尺的地方,發現了他們的像是被二十幾隻獵犬咬過的遺骸,並且……

和其他被遺棄在營區周圍的焦屍一樣,扭曲、怪異和令人升起一陣比周遭還冰冷的寒意。」

爺爺又喝了口茶,他的眼神逐漸從侃侃而談變成被恐懼填滿。

「等到所有人都回到營區,開始了點名,1個、2個、3個、4個、5個……17個,太好了沒少,甚至還多了。

我們面面相覷,周遭的臉龐,全是熟悉的樣貌,沒有重複,沒有變異,沒有多,沒有少,就是十七個。」

窗外的風聲是越發的猖狂。

「第五天,一樣的狀況,第六天、第七天、第八天、第九天、第十天,甚至第十一天隊長也成了那成堆的焦屍中的其中一具,依然是十七個。

我不斷的逃離,但仍然無法甩掉他們。

只要睜開眼,這些熟悉的面孔就會出現在眼前,繼續找尋著那弔詭的目的,我只能裝作無知,並且不斷的像基金會發送求助訊號,但直到兩個半月,我都沒有,受到答覆。」

爺爺又喝了口茶。

「一直到兩個多月後的某一天,我聽見在那該死的並且不斷增加的焦屍堆中,有一條魚。」

爺爺站起身子,往實驗袍的方向走去,實驗袍底下藏著一顆登山包,旁邊有一隻色彩豔麗的像是熱帶魚,不斷在繞著單手持的小保溫壺大小的水族缸內上下巡遊。

「就是他,我到現在還是沒有確定他是什麼魚,喔對了還有這個喔。」

爺爺拿出了一張張焦黑像紙一樣的殘骸

「是皮毛。」天雨的心底在見到那堆骯髒的物品後,思緒全都揪在一塊,看見這些理論上應該習以為常的物品,此刻卻令他毛骨悚然。

「是啊,很不舒服的皮毛喔。」爺爺將這不祥的邪物收回了袋子裡。

雷聲越來越倉促了。

爺爺將袋子放到另一邊的牆上,便繼續開始講這不安的過去:「在拿到這條魚後,怪事少了很多,他像是平安符一樣,沿路上還能苟延殘喘整條路喔。

就這樣迷途了三個多月,即使不斷的往南回程,依然到達不了有人煙的地方,到最後乾脆索性住在這了。」

窗外疑似閃過一團陰影。

突然,窗外開始在冰雪中下起暴雨,巨大的雨珠甚至能夠砸毀樹木,屋頂上開始傳出了砰砰砰的聲響,一隻兔子被砸的血肉橫飛。

老爺爺抱著天雨,隨時做好戒備。

轟!

「跑!」

雷電此刻,不偏不倚的砸在了木屋上,並且以快到無法理解的速度迅速的以火焰包圍小木屋。

爺爺背著天雨層層穿過了祝融佔領的區塊,但怎麼跑,都好像越跑越離門越遠,想要往前但實際上不斷的在後退。

雨下得再大再猛,對這場該死的火災都毫無幫助,看來二十年前逃過的,二十年後還是得面對了。

不過是十五坪大小的房間,在此刻距離出口卻是千里萬里。

「爺爺你小心!」

一塊著火木板從屋頂上掉下來擋住了出路,此時的爺孫二人陷入了困境。
「怎麼辦呢……」
爺爺用盡最後的力氣,保持臉上的微笑,並將天雨從窗戶拋出去,力道剛好砸在細雪上不會產生一絲疼痛。

「爺爺呢?」天雨焦急的尋找爺爺消失在火海的身影,但雨彈砸在他的身軀,阻止了他的前行,只能焦急而毫無作為的看著,房屋被燒毀。

一段時間後,一筒圓柱體被拋出來,是那條蠢魚。

火燒了兩小時才停止,我勉強的站起身並且將爺爺焦黑的屍體埋葬,那條蠢魚在埋葬時特別的激動,並且在不斷的吐泡泡又將泡沫吞下,真的是蠢魚。

一道潔白的帷幕配合黑夜在天空中演奏著喪樂,這是我第二次看到極光。

永夜,尚未結束;淚水,也還沒乾。

爺爺,我聽見那封信了,我會好好活著的,不會哭泣的。

爺爺,對不起。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