採訪記錄
評分: +3+x

健忘先生✔

Isabel……嘿,我記得。那個小姑娘。我和Wondertainment博士在一個餐館裡見到了她。她成為了博士的女兒。她是一個很有天賦的女孩,博士這樣說過,我相信博士。

他還好嗎?……他……去世了?

抱歉……其實我並不是那麼意外。他早就在為離去做準備了,我知道的。所以那個小姑娘現在繼承了他的位置。她做得好嗎?

我想去他的墓地看一看。我想,如果他去世了,我應該會開始將他遺忘。我要趕在忘記之前去看他一次。你有筆嗎?


月亮先生 ✔

咳咳。你來得很是時候,我的嘴和耳朵還能用。不過我的眼睛看不清,你是一位年輕的女士嗎?請坐,請坐。

異樣?我不知道……但如果是有人搗亂,先把Redd抓起來總沒錯。他是個危險分子。條紋只是遵從博士的命令,而Redd……沒人知道他遵從誰的命令。他是個危險的傢伙。

可以幫我把藥拿來嗎?他們今天本應該送藥來的。但是——哦,我想這是因為你,是不是?呵呵,你也是個危險的傢伙呢,小姑娘。


歡笑先生✔

哦,我很高興能有人和我正常對話。我是說,明明我的嘴巴和耳朵都在呢,我又不是無頭!哈,開個玩笑。

等等,你没笑?如果你不笑的話,就說明……

寧靜海小姐?真是個怪名字。我從沒聽說過你。你和Redd先生是一夥的嗎?不是?那太好了。不管怎麼說,如果你是小小先生,我很願意和你聊聊。

想聽我的新笑話嗎?我想了好久。你很難歡笑?哈哈,我最擅長逗笑像你這樣內向的小女孩了!


無頭先生✔

讓我猜猜,現在只剩下「她」了,是不是?怎麼?我感覺一向很准。你要是失去了一些感官,就會發展出其它的感覺來彌補損失的。這叫身體的代償。

沒錯,我也察覺到了某種異常。我渾身都不舒服,二十四小時發抖,就像得了瘧疾。該死的Redd是不是又做了什麼事?他還沒死,真讓人感到難過。我可以借你的頭用用嗎?

……呃,真痛。看來我沒有能力從你脖子上強奪呢。下次見了,小姑娘,那時我一定會帶一個能迷倒你的頭。


Clef博士

你是誰?你怎麼進來的?你幹了什麼?

站住——


熱先生 ✔

嘿!這麼說來你和我很像!給我看看你的紋身吧!抱歉,在不方便看的地方嗎?沒有紋身?現在連紋身都過時了嗎?

我想要工作!我的創意之火在熊熊燃燒。有那麼多的孩子在等待,只有我能把握這市場的脈搏。我可是熱先生!熱先生就是找到熱點子!

現在的Wondertainment博士需要我嗎?我隨時待命。我會證明自己是最好的市場顧問。


魚先生✔

不要吵我,讓我靜一靜。

哦,看看你,又一個神奇的小小先生,真棒。而我只是一個長著魚腦袋的傢伙而已,沒勁透了。

我喜歡水嗎?哈!怎麼每個人見到我都要問這樣的問題!我是很喜歡泡在水裡,可是誰不喜歡呢?為什麼一定——啊啊!放我下來!你要做什麼——哦。哦,好吧。

可以了,不用再放水了。我不能在水下呼吸的。


甜心小姐✔

好,他們終於又做了個小姐出來,我終於不用獨自承受男生們的迷戀。不過你看起來——無意冒犯——你看起來挺冷的。我是說挺酷的,性冷感風。你叫高冷小姐嗎?寧靜海小姐?好吧,聽起來也很性冷感。

男生們還好嗎?來到這之後,我再也沒有過他們的消息。好壞參半吧,但基金會真是個寂寞的地方。我還關心他們,甚至條紋也是,但我不想再被男生包圍著了。無論是迷戀還是依戀、是臣服還是佔有欲,我通通不想要了。我現在挺好的。只是糖真難吃。

不,不要提起那個先生。我真的不想再提起他。

我有點羡慕你,知道嗎?你的臉蛋並不是為了吸引男性而創造的。我也喜歡你的藍色雨衣,它很酷。我還在Wondertainment身邊時,整個衣櫃裡只有蓬蓬裙。


條紋先生✔

別動,動一下就絞死你。你是小小先生,我認識每一個小小先生,但我從沒見過你。寧靜海小姐?別試圖欺騙我。小小先生中我只認識一個「小姐」。

「小小先生的管理者」?這種頭銜可一點也不適合我,我是清理者才對。我清理我的創造者犯下的錯誤,我消滅他們,一個接一個。你是什麼?「小小先生的終結者」?可笑。

不需要你來提醒我系統的規則。我只會聽Wondertainment博士的命令,而我並不承認你的創造者是Wondertainment。真正的博士是不會容許你這樣的殘次品存在的。我當然知道,因為我就是博士的意志

Redd?我知道他在哪裡,但我不會告訴你。我會殺了你,再殺了你的創造者。不過我想,我還是該給女士一點尊重——可憐的小小「終結者」,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來試試打敗我,那樣的話我會告訴你他在哪裡。

不過沒人能贏過我。即使Redd也——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