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這裡一陣子了
評分: +14+x

他在基金會待很久了。至少,一陣子了。

1993年。行政員王肇洋看著基金會最讓人納悶、恐懼,卻也是最有名的SCP被轉移到Site 19。當時,他剛好就在卸貨區,看著大貨卡的後車廂被打開,一條金屬通道接上裝有項目的後車廂。雖然看不到怪物的形體,但從金屬通道中連連發出D級人員的驚嚎、啪喀作響的斷骨聲與他聽過幾百次的屍體倒地的聲音,他很慶幸自己能裝作甚麼都沒看到。

因為他工作的另一面早就已經被黑暗與創傷佔據。去你的Bowe委員會。那是已經解散的,原先把他招募進這個鬼地方的內部組織。
在基金會裡面,王肇洋負責排點站點內每個項目實驗所需的D級人員,並且負責神秘的月末處決。在那個年代,D級人員還真的是從世界各地的重罪犯裡面挑出來的。他甚至親眼目睹過幾次。同步電刑、毒氣室門口的拍打、餵給帶有敵意的SCP……每天他提醒自己那句話,才能最勉強的維持自己的道德底線。

「我們在黑暗中死去,人類方得以在陽光下生存。」

直到有天,倫理委員會成立了,基金會開始審查D級人員的流向,但他直到調職的那天之前都不知道,後來的D級人員到底從何而來,在月末走向的究竟是死刑台,還是A級記憶刪除藥劑。

後來,他變成了初級研究員,不久之後他第一次看見了173的醜陋面目。Krylon牌噴漆構成的塗鴉像是一張扭曲的臉,猛盯著他瞧。他快步通過走廊,祈禱那天的新手訓練不會太長。

那是基金會的黃金年代,沒有外部的關注組織需要處理,也沒有甚麼K級末日迫在眉睫。事實上,最可怕的是高階主管與博士們。你可能轉個彎就看到衣衫不整的謊言之父打開某個女性員工的房門,提著大把機關槍要去搞事,或是看著幻象蝶護送著Konny在騎上大蜥蜴的路上,或是Gears帶著Iceberg博士負著傷卻裝作一切安好的迎向下個任務,或是……另一個版本的Bright博士,也許搭著格子襯衫跟白大褂,外加狒狒的臉。

他曾經看過年輕時候可愛動人的Iris,也在遠遠距離外和該隱用眼神打個陌生人之間的招呼。小魔女與亞伯太過危險,不在他的接觸範圍內,但大事發生的時候,很不幸的他都在場。至於他還能活著這件事算不算幸運,他打了個問號。

世界變得越來越瘋狂。在無關的項目之下,故事被串聯,而海平面下的巨獸慢慢上浮。當他的安全等級逐漸上升,渾沌反叛軍、蛇之手、破碎之神教會等等的名字開始走入耳蝸神經。固然有些舊的組織被查獲並解散,工廠、安德森機器人、普羅米修斯實驗室,新的威脅卻也層出不窮。基金會開始尋求共存,而不只是完全的收容。

世界也變得越來越扭曲。有時候恐怖無所不在,從尖叫聲中他聽過了猩紅之王的名號,而有些事情你最好一分半點都不要知道,例如096的影像紀錄、447-2在死人身上的獵奇反應,或是黃石國家公園底下到底埋了甚麼東西。

世界甚至變得越來越龐大了。十年間,異常的數量陡升,轉眼間編號已經來到4開頭。基金會越來越茁壯,甚至大到無法統一管理。我們在世界各地建立分部,串聯起一個隱密又強壯的網路。說不定只要一聲令下,我們可以放倒全人類。我們其實可以。但是,基金會保護人類。一如既往,即便瘋狂飛舞。

他還記得那天由高級研究員升上站點主任的日子。往後,他就是擁有四級權限的王博士,第五個走到這個位置的華人。CN分部甚至傳來邀請,但被他婉拒。

他好奇事情還能怎麼發展。

在他第37次跟助理提到自己不年輕了的那天下午,基金會推出了第九版的斯克蘭頓現實穩定錨。這個曾經被認定為黑科技且造價不斐的反異常儀器,如今已經成為MTF與各大收容間的標準配備。時代不一樣了。基金會曾經駁斥怪力亂神,現在則開起一場又一場的講座,教導你如何對抗魔法師與神明,或者說「奇術師」與「神性實體」,只有非常少的現實扭曲者仍然待在收容間中。有時他並不明白項目跟充滿異常的員工差在哪裡。也許,只是生不逢時。

基金會在他的站點底下設立了新穎的,他甚至未曾踏足的部門。模因部門死守著人類先天薄弱的理智線,而逆模因部門、超形上學部門死守著永不見天日的真相。
他知道自己年事逐高,而有些東西還是交給年輕一輩去處理吧。魔高一尺,道總會高一丈。他這麼告訴自己。

有時候他懷念那個大時代。甚至,也包含天啟四博士搞得基金會雞飛狗跳、大怪物們時不時殲滅半個站點的部分。出人命始終都不好玩,但比起一堆他沒聽懂的K級情景,「瘋狂末日」、「萬神殿」、「宇宙寂滅」,眼前真實可見的威脅還讓人來得血脈亢進一些,好歹求生意志比較高。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昔日的博士們要不是被冷凍起來就是隱居辦公室之間。全球各分部正在蓬勃發展,而主部逐漸變成經典的養老院,安穩無事。距離王博士上次看到Bright也有一個半月了吧?不知道那傢伙現在有幾個副本了。

也許我也該找個機會退休了。

王博士雙手扠在腰際的實驗袍上,往後緩緩坐下。他打開眼前的桌上型螢幕——這年頭有誰不靠筆記型電腦辦公的啊?但他就是喜歡。

來不及點開信箱,一封私人信息從螢幕角落浮出。

「ZH分部……?」

基金會ZH分部建站通知
From:三垣指揮部


「所以你打算轉調?我以為你想退休了。」

「啊,我是想。」王博士拿著一杯咖啡,跟熟識已久的同事站在茶水間閒聊,「但你知道的,我一直很期待基金會能走到甚麼地方。」

「好吧。我會想念你的,近年來死傷人數最少的站點主任,哈哈!」對方笑了笑,啜了口咖啡。「說真的,你有甚麼好建議嗎?關於留在基金會這件事——別跟我聊甚麼倫理道德安保任務的東西,我是說,你是怎麼平靜過到現在的?」

王博士撥了撥自己發白的鬢角,「我是不會再說教了,人也老了,交給你們年輕一輩去幹。不過我想……」他望向茶水間門外的走廊,那裡空無一物。

「我想,不論日子多麼辛苦、環境多麼惡劣,這裡就是你的家,基金會。
「這是我們的生活,在黑暗中死去換取人類的光明,但點燃些許火花也無妨。」

他進一步拍拍同事的肩膀,眼神仍然朝向門外。老習慣了。

「喘不過氣來的時候,記得自己還是個人類,站起來走一走,看看身邊的風景。你會發現自己沒白來一遭。就像老話說的……」突然間,他的恐懼被活化了。那裡原本明明空無一物。

直到熟悉的綠色與紅色Krylon噴漆在門外陰暗的走道上映入眼簾。


「別眨眼。」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