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途
評分: +5+x

台九線還不算全線毀壞,Dr. Ming坐在駕駛座上,用一定的力道踩著油門,沒有太多表情,他被要求到大武港附近找個地方住,以監測港口,預防可能發生的問題,於是正在前往的路上。

「這個邏輯很棒,因為重要港口毀掉了,不重要的便會變成重要的,而這個新的重要的港口會被毀掉。」
特工ZUN躺在後座,一邊用戲謔的語氣說道,一邊看著手上的紙本資料。

「妳也認命了不是嗎?不然怎麼在這?」
Dr. Ming無奈地說道,自從三個大城市被摧毀後,整個西部的交通網路都毀的差不多,更不要說那些根本不是人的東西。

「欸,113這東西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ZUN看著文檔,百思不得其解,把話題轉向。

「只知道那是Site-ZH-81。」
Dr. Ming也毫無了解,只知道那是Site-ZH-81。

「老實說,我們是不是被當成前鋒?」
ZUN的語氣有氣無力,似乎是放棄掙扎某些東西,接受現況。

「前鋒是隊伍編制的一部份,送死的棋子可不是。」
Dr. Ming壓低了音調,講完話後便打開了廣播電臺,電臺播放著日常會放的音樂,似乎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不過可能再也沒有新歌了,兩人也沒有持續的交談。

年代久遠的曲調穿越時空悠揚,葉啟田的歌聲,故鄉兩字,對於地球人而言似乎正在崩壞,不過Dr. Ming這一回,的確也是回到某種意義上的故鄉,臺東。

途中他們經過了幾家便利商店,買了一些東西,持續這樣斷斷續續的旅程,四輪在柏油路上擦出細微聲音,對於兩人而言,山岳早已無色,太平洋也不再嫵媚,或許那些威脅下一秒就在海岸與天際的交界出現,或是突然衝到台九線上。

西部受到摧殘,東部狀態相對比較好,至少有些社會秩序,由於人少的狀況下,自給自足還能夠勉強活下去,柏油路是相對良好的,海堤也還未被摧毀,甚至還能聽到一些地方還有音樂,是現況下還算和平繁榮的區域。

約是要傍晚了,能夠看見藍色牌子上寫著大武鄉三個字,是不遠了,兩人幾個小時內沒講幾句話,也沒有心情講話,不過他們都有在注意周遭的狀態,畢竟,誰也料不到那種非人還是Scp-ZH-113會不會突然出現。

「要到了,等等進屋要有禮貌。」
Dr. Ming對著後座快要睡著的特工ZUN提醒道。

「幹嘛?」
特工ZUN似乎不以為意,語氣裡似乎不屑於這點表面的偽裝。

「現在我媽住在那,剛剛休息的時候已經傳了訊息說會帶人回去住一段時間。」
Dr. Ming嘗試用其他人的存在跟對方身為寄居者的身分讓她乖一點,雖然他心知肚明這個王八蛋特工道德淪喪,根本不在乎,但總比沒嘗試好。

「好吧!」
對方隨口的回應嚇死了Dr. Ming,在彎路上差點撞上山壁。
「欸你小心一點!」

從省道轉入小巷,轉了幾個刁鑽的彎,停在了巷子裡,到了之後一陣子,或是說之後的住所。

樸素的二樓老透天,可以從材質外觀上明顯發現二樓是加蓋的,但也舊得可以,兩人下了車拿了行李,當Dr. Ming拿出鑰匙正要打開紗門上的鎖,便聽見悶悶的急促腳步聲從裡面傳來,裡面那扇霧玻璃的門比他先打開。

「歡迎光臨欸!」
一名中老年婦女喘著一點點氣迎面招呼著兩人。

「我回來了。」
Dr. Ming對著婦女說道,語氣是難得的溫柔,畢竟是媽媽,也是僅剩唯一的血親。

媽媽沒有多說什麼,迅速掃過兒子身上有沒有什麼不對勁,便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指著後面拖著自己行李的ZUN。

「兒子欸,那是你同事嗎?怎麼叫?」
媽媽似乎難掩笑意,露出多年抽煙導致的黃板牙,用手遮著嘴巴,靠著Dr. Ming小聲問道。

「他是我工作上的好夥伴,她叫楊鳳仙,鳳梨的鳳,仙人的仙。」
Dr. Ming接著向母親介紹他的好同事,講出了ZUN最討厭的本名,背後的當事人表情愕然。

「楊鳳仙?名字很好聽欸!」
媽媽很是高興,穿起了門前的拖鞋,走近ZUN,並在這過程中打量好對方。
「楊小姐,怎麼稱呼?我是謝蝶玖,可以叫我玖姨欸。」

「啊……陳媽媽,玖姨,啊……叫我鳳仙或是小仙之類也可以。」
ZUN不太擅長應對老人家,尤其是陌生的老人家,使得講話支支吾吾,而對方又知道了她的本名,令她顯得更害羞。

「好,小仙,就先進屋裡吧!我帶你們去房間裡欸。」
玖姨似乎察覺到了對方語氣裡的意義,便話鋒一轉,要領著兩人進屋。

玖姨帶著兩人進了屋子裡,走到底的廚房有個鐵樓梯,上了二樓,轉進走廊後,總共有兩個房間,玖姨先讓ZUN把東西放在靠樓梯的房間,而Dr. Ming則是住另外一間。

不過由於Dr. Ming的訊息來得太突然,導致玖姨沒有時間再出門買菜,於是讓兩人先出去吃,雖然兩人離開了房子,但她心裡的喜悅沒有減少,甚至夠她再多吃一碗白粥。

「欸幹!你怎麼突然這樣介紹我,還講我的本名?」
在走去餐廳的路上,ZUN向Dr. Ming抱怨道,她氣得跳腳,可見她實在不喜歡她自己的名字。

「不然我要跟她說叫妳ZUN嗎?楊鳳仙。」
Dr. Ming語氣平緩地反問對方,而對方實在無法回答出什麼答案,只能低聲長吼表示抱怨。

兩人沿著朝庸溪走向台九線,一路上晚霞逐漸變化,天邊的暗藍漸漸爬過頭頂,路燈一個接著一個亮起,但光害還不足以壓過群星,於是眾星便群聚在夜空中緩緩閃耀。

天色完全暗去後兩人才到了餐廳,Dr. Ming跟認識的老闆寒暄幾句,點了幾道菜,而ZUN則是看著店裡的電視播報著有限的訊息。

突然ZUN的手機震動,她便打開螢幕看看,那是新訊息,來自Site-ZH-16的新訊息,待Dr. Ming坐回位置,ZUN便把手機遞給他。

「……」
看見了新訊息後,兩人的食慾也就如同掉入深淵的水滴一樣無聲消失了。

「我們得在這裡待不只一陣子了。」
Dr. Ming楞著,然後脫口而出。

二菜一肉陸續上桌,電視播報的畫面出現Site-ZH-16的廢墟,兩人無不瞪大眼睛,然後互相對視,特工ZUN拿筷子的手甚至在顫抖,夾肉都夾不穩。

噩耗來得又快又急,訊息內提到明日整個站點都要遷移,但不過多久,不要說遷移,連離開地底的資格都沒有。

「該怎麼辦?」
特工ZUN問道,Dr. Ming雖然很冷靜地吃飯,但臉上的嚴肅表情托出了一切擔心。

兩人之間沉默,餐廳內電視聲交雜著其他桌客人的談話,冷氣開放,清涼的環境卻是淒涼的處境。

「把任務做好。」
Dr. Ming平穩地告訴對方,這代表他手邊也沒有特殊的對策。

「你認真?」
特工ZUN的手停止顫抖,更強烈的是對於對方無情話語的絕望與憤怒。

「現在回去也沒辦法解決什麼事情,只是徒增傷亡。」
Dr. Ming習慣了冰冷的指令,但內心的波滔洶湧卻是沒有人能看見的,他也想回去看能救幾個就救幾個,可是停下思考後,他得選擇另一條對身心都是折磨的道路。

因為活著就有希望。

因為活著才能踏上歸途。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