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身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人物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6+x

戰勝敵人最好的方法便是與他們交好。


「我們派了十二名特工進入那間農舍,然後就與他們失去聯繫了。派出去的無人機也在大門前面停止了運作。我們也在農舍周圍建立起了封鎖線,而現在,於其半徑二十公尺內的所有人臉上都像是被縫了好幾顆腫瘤似的。這鬼地方就像是台絞肉機。」

「嗯,而這台『絞肉機』還在逐漸擴大。我們不能沒搞清楚裡面是什麼就把它炸了;我們都記得Kodiak那傢伙。得有人進去調查一下。」

「有誰會白癡到讓自己去送死啊?」

「……叫Tau-5他們過來。」


第一人於喜樂中擁抱黑暗。第二人毫無掙扎地坦然接受。第三人艱難地失去了意識。而第四人將雙手緊抱於胸前,在痛苦中死去。


「好了,由於這類型的異常是我們從未真正對付過的,所以我們要在現場測試這些新的裝備。這些是基於普羅米修斯實驗室的科技所打造的;本質上來說,這台設備會產生某種力場來迫使力場內的細胞維持在G0期,不受外界影響。它能停止癌細胞的發展與其他類型的突變,但也會阻止身體自癒。我們並不清楚那到底是……哪種力場……但我們能肯定不論其究竟為何,這套設備都能使你們的裝甲免於停止運作。」技術員一邊解釋,一邊遞給他們四人龐大且佔空間的後背包。

輪迴的四名成員點了點頭,仔細端詳著背包裡那外觀複雜且不斷發出嗡鳴聲的機械。

「嘿,小心一點好嗎!別重摔到或把它甩來甩去。它沒有那麼的穩定。我們甚至都還沒讓倫理Ethics那幫人欣然應允我們用D級來測試,所以……」技術員支支吾吾地說著。

「你拿我們當白老鼠?」Irantu接了對方的話。

「呃……我不會把設備摧到……但……沒錯?」

「好。」

Nanku再次看向她的背包內部並撥動了設備上的開關。隨著一聲低沉的喀砰,設備應聲炸裂。

她抬起頭來,左半邊面部的骨骼已被炸成了血肉模糊的一片;眼球懸掛在鼻子破碎出的一個滲血窟窿之中。

「好像有東西跑進眼睛裡了……」

技術員朝著她臉部剩下的那部分噴滿了嘔吐物。她花了好一段時間緩和過來,開始擦掉胃酸與還沒消化的鮪魚沙拉。「喔……呃,嘔,呃,咳!噁心死了!」她有些延遲地喘著粗氣。

「太好了。妳聽起來沒事,而且覺得那些東西很噁。」Irantu安慰著她。

「謝囉!」她迫使著自己語帶輕鬆地回答道。

即便技術員已經把他的早餐和午餐前點心噴的滿地都是,但他還是感覺有些作嘔。


他們的第一次誕生,是蜷縮於一顆粉色的,充滿液體的塑膠子宮之中。他們可以呼吸。他們可以透過人工呼吸機說出隻字片語。他們可以感受到液體的暖和。他們可以在腦海中運算積分與微分。他們沒有情感。

觀察他們的科學家在短暫歡呼過後便開始在他們的PDA上匆忙書寫起紀錄。

他們的第四次誕生也是他們第一次帶有缺陷:看上去就像是個恐怖的小丑娃娃。第一人甦醒並開始探索她那狹小的子宮,渴望去體驗這次新生。第二人默默醒了過來,吸吮著粉色小球內的人造乳頭。第三人在做著空虛的夢,還沉浸在自己 撲通,撲通的心跳聲之中。而第四人則尖叫著用她那長有鱗片但發育不完全的拳頭,敲打著堅硬的塑膠外殼。

遠在他們之上,身穿純白色長袍的男人與女人只在草草寫下紀錄後,啟動了子宮消毒器。


Irantu緊盯著農舍內部,手中的霰彈槍也已蓄勢待發。農舍內的異常力量與他背上揹的設備,較勁得他脖子上的寒毛都豎了起來。Nanku的四肢也已因腫瘤組織而腫脹了起來。她迅速拔出小刀,開始盡可能快地把腫塊割掉,並在刺到非癌化的皮肉時練習疼痛皺眉的表情。

臉上沒有任何子彈或腫瘤,Irantu側著身子進入房屋內部。Munru緊跟其後,並迅速移動到了房間的另一側。而Onru排在第三,Nanku殿後並收起她手中的小刀,換上手槍準備應戰。

一陣陣以未知語言吟誦著的誦唸聲自樓上飄盪而下。Irantu從門口望向了走廊,映入眼簾的是堆滿整個通道的屍體。

整支小隊小心翼翼地向前推進,槍口對著這些身穿基金會配發裝具,都還在冒著泡的血肉團塊。Irantu用霰彈槍的槍管捅了下。

沒有反應。

「掛了。」他小聲地說。

隨著他們迅速攻入廚房、客廳、飯廳和浴室,小隊注意到了每個房間內的屍體就像是被發起瘋來亂丟的枕頭一樣,肆意垂掛在傢俱之上。

「他們都朝著相同的方向。」Nanku咕噥地說著,聲音因為臉頰被腫瘤擠壓而暗啞了不少。

「樓上的聲音肯定有什麼重要線索。一樓房間都淨空了?」Irantu問道。

Onru點了點頭。

Irantu掏出無線電並簡短呼叫。

「一樓淨空。發現六具遺體;全是MTF。遺體上都布滿著與外面看到類似的腫瘤。向二樓移動。」

二樓也沒有半個生還者。

「真可愛。」Munru看著攤在一張火箭形狀的兒童床上,規律跳動著的肉塊說道。

「錯誤的情感,我猜……」Nanku含糊不清地說著,她削下突然從臉上湧現的腫瘤並隨即塞進她自己的口中。「嗯,嘗起來像是手指餅乾。」

「能讓我看看?」

「在這裡。」Irantu如氣音般的話語從走廊傳來。Munru和Nanku立刻噤聲並舉起武器瞄向那扇通向問題源頭的門。五團黏呼呼的肉塊橫躺在門前,從他們最後的姿勢可以猜測出,他們至死都在嘗試摸到門把。

「誦唸聲從裡面傳來,而我只聽到一種聲音。這道門是這個房間的唯一出入口,所以我提議我們一起攻入。」

「了解。」Munru點頭。在其餘小隊成員轉身用手堵住耳朵的同時,他從腰帶拔下一顆閃光彈,踹開了門並以一個流暢的動作將之投入其中。


第十二次同時也是第十三次。兩名複製體皆已成年並上傳了原始個體的記憶與思想,隨後被安置到表面上不受外界打擾的房間之中以進行交流。面對著彼此,他們開始討論起他們重生的本質,以及這對意識本質又有著什麼樣的意義。而最終他們以安慰彼此這只是場實驗並感到自我滿足後,結束了對談。

這些結果被記錄下來,並被第十四次的個體所感到有趣。


他們衝進臥室,提起槍口,視線緊盯著那個於床尾吟誦著的人形物體。它的外部特徵已被深埋在自其破爛的T-shirt與牛仔褲內側鼓起的扭曲癌化血肉之下,就像是個臃腫的海報女郎。

將你的血肉奉獻給祂

Irantu用霰彈槍管捅了下這團肉塊,除了誦唸速度稍微變快了些就沒有其他的變化了。他的無線電傳來聲響。

「現況如何?」

「已發現異常源頭。」他回覆道。「一個由癌化組織所構成的大型圓錐狀肉塊,將近一公尺高。以未知語言在反覆吟誦著某些文句。可能曾是一名人類。」

「了解。我們還在跟研究人員討論……好。你已被授權無效化該威脅。你們的槍枝應該可以正常奏效。快點。這個異常正在逐漸加快擴張的速度。」

「收到。」Irantu說。他示意幾人退後一點並試探性地朝肉塊射了數發子彈,然而這些子彈全都被其彈開並嵌入了牆面之中。

滿足祂的渴求

Irantu盯著這團肉塊,迅速撿起了些散落在地上的脊隨與腦組織,塗在他的手套上。這一次他的攻擊能對肉塊起效了。

獻上你的身體,祂將允你成神

Irantu沉思片刻。「Nanku,把妳的手槍給我。」

她服從命令向前一步,遞交出了手槍。

Irantu將彈匣內的殘彈全數朝她的脖子傾洩而出。甚至在Nanku倒地之前,他就開始用戰術小刀在切斷她頸部的肌腱了。Onru和Munru也上前幫助Irantu砍下她的頭顱。

就在其餘隊員撤離房間的同時,他從Nanku的腰帶取下一顆破片手榴彈,塞入她的口中並拔除了插銷,隨後一個揮臂把她的頭顱重重地扔進那團癌化肉塊的內部。在那之後他便飛撲到房間之外。

這個巨大的腫瘤團塊炸了開來,肌肉、胃腸、腦組織和骨隨碎塊塗滿了整個房間。

Irantu站起身並對著無線電說道。「已殲滅異常,over。」

他的無線電又傳來了聲響。「外頭的異常效應已停止擴張,確認異常已殲滅。你那邊情況如何?over。」

「Nanku陣亡。其餘人員未受傷,over。」

「了解。立刻撤出建築物;我們將在倒數五分鐘後將其焚毀。」

拿上聖書

Munru回到房間內並向著異常的遺骸走去,他不斷翻弄著這堆廢棄殘渣直到他找了一小本被埋藏在底下,沾有些許肉沫的皮革書。他將書本收進他的制服裡面。


當他們意識到自己正對著一群宗教主義者的狂怒槍口時,一切都太晚了。

第一人被他們擊斃。第二人遭到抹殺。第三人遭受處決。而第四人則被無情屠戮。於少數依偎著牆逃跑的人群之中,幾乎沒有人在那場將設施夷為平地的爆炸下倖存下來。

於地下數尺之處,四個備份缸在一台輕微受損的複製機器精心安排下,開始發出了機器運轉的嗡嗡聲,而那裡面則裝著為了永生而獻出生命的四位男女。

他們死在機器之中;生命、愛、思想、情感、創造力,以及他們的人性都因損毀的硬碟而遭到抹除。


就在Nanku被護送進他們所待的小房間時,其餘三人正在仔細閱讀那本書。她的頭部側面有點凹陷,還能看到一些縫合痕跡與褪色的皮膚斑塊,這諭示著她是從一個早先夭折的迭代身體上移植骨頭過來的。

「哈囉大家!」她問候道。

「安靜點。」Munru責備了她。

「你們在……讀什麼呢?」

「一本我們在妳身體裡找到的書。」

「書裡……都說了些什麼?」

「如何『召喚』神明……」

Munru嘗試用手指比出個引號手勢,但他失敗了。

「這是本好書。」

「他們讓你……留著它?」

「沒有人有曾過問。」

「我能跟你們……一起讀嗎?」

「我們快看完了。我們已經讀了兩個星期。」

「那我能看剩下的部分嗎?」


身體照常生長,但沒有靈魂寄宿其中。那些情報都已死在了機器破損的磁碟之上。剩下的東西只有一個模板、兩種性別,以及四個名字。

若不擅長算數那這台機器就什麼也不是。若不善於創造那這個心智就什麼也不是。身體也什麼都不是。一個模板加一個名字加一種性別加一副身體等同於一條生命。一條生命等同於四分之一個可以利用的身體。四條生命等同於一項完成的任務。

小兒科般的算術。

若不擅長完成任務那這台機器就什麼也不是。


「……這是本好書。」

「也許我們能……去拜訪書裡提到的地方?」

「我們該去學習如何表現得更像是人類。」

「我們可以嗎?」


隨著一群身穿黑衣的男人與女人炸穿通往複製艙的道路,一堵破損的牆坍塌瓦解。跟在他們身後的是最後一名倖存的操作員。

「我們要在這裡找什麼,博士?」其中一位黑衣女性如此問道,並同時注視著眼前那赤裸裸的,近乎毫無特徵的肉質外殼。

「過往的一項,差點在十年前害死我的計畫。我想它能被證實是項有價值的資產。」


« 化身 | 有關批准調查...... »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