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職
評分: +12+x

我換工作了,評估過工作上的風險跟薪資等福利內容之後,我接受基金會的招募,果斷辭掉原本那個又髒又熱還勞筋傷骨的工廠機具操作員。

今天是我上班第一天,基金會聯絡人說會派車過來接我,於是我懷著一顆忐忑不安又帶點期待的心,獨自在有些寒意的早晨街道旁等候,我把兩手搓熱後塞進外套口袋裡保暖、呼出一口白氣。

我聽說接駁車為了保持隱匿所以經過偽裝,光看外觀是分辨不出來的,這讓我不禁盯著每台經過的車輛,試圖從中找出任何可能暴露的線索。

就在我這麼盯著一部勞斯萊斯呼嘯而過的時候,有台██貨運的小貨卡停在我的面前。

「請問是███先生嗎?」

副駕駛座的送貨員搖下車窗這麼對我問著,奇怪?我有訂包裹?總之我點點頭回應。

確認是我之後他便打開門下了車,走到貨箱後門並招呼我過去:「我們是來接你的,上車吧。」

我這時才會意過來這就是偽裝接駁車,我常看到這間貨運的車在路上跑來跑去,照這樣子看來他們還蠻常到處接人的。

於是我照指示走上前,偽裝成送貨員的接送員便打開後箱門……

怪怪,怎麼全是紙箱?就算我得跟貨物一起坐……這……也沒位置啊?

我還在端詳自己可以擠進哪個空間時,紙箱中竄出一個人頭,差點把我心臟嚇停,我因此後退了一大步,沒叫出聲已經很不錯了。

「哈哈~嚇到你了吧?」人頭說話了,還伸出一隻手在紙箱牆裡揮舞:「這些是立體投影,你直接上來就好,只要小心別絆倒。」

說完人頭又縮回了那堆紙箱裡面。

立體投影!?我剛還真以為自己活見鬼了,有點不信邪的伸手摸那堆紙箱……真的穿進去了!

「動作快吧,我怕被誰看到就麻煩了。」

接送員催促了一句,於是我小心的爬進貨箱、有點牴觸的穿進那堆幻象紙箱……通過之後,裡面別有洞天!

貨箱裡不但寬敞,甚至對擺著兩張個人座真皮沙發椅,中央還有張桌子、上面擺著一些餐點,而且牆上還開著窗……不對,仔細一看我發現那是外面即時影像的顯示螢幕,只是做得像真的窗戶一樣。

其中一張沙發椅上就坐著剛剛從紙箱幻象探出來的那顆頭的主人。

他穿著很正式的西裝領帶,雖然我不懂品牌,不過一看就知道不是便宜貨,臉上掛著的微笑似乎是很滿意我對這些東西的反應。

「好了快坐下,路上有得你看。」那人招呼我坐另一張椅子,還不忘補一句:「記得繫安全帶。」

我乖乖照做,同時後面響起貨箱門關起來的聲音,接著貨車就啟動了,『窗』外的風景開始移動。

這貨車坐起來感覺真平穩,我幾乎感覺不到晃動。

「吃點東西?喔,我都忘了自我介紹,我是███,Site-ZH-16站點主任的代理人。」代理人笑著遞給我一個還熱騰騰的三明治,應該是過來路上早餐店買的吧?還特地盛在盤子裡。

「喔喔,你們接新進人員都那麼高規格嗎?」我問完啃了一口三明治,味道真不錯。

「不會,通常位子更多、椅子也更硬,老實我也是第一次被叫來接人。」代理人聳聳肩,但表情上也沒有不滿的意思:「聽說你跟站點主任是舊識?」

「喔,對啊。」我把那滋味十足的漢堡肉吞下肚、舔舔嘴:「還沒當兵之前的事,很久了。」

我就這樣邊吃邊跟代理人聊著站點主任的八卦,那杯甜度適中的奶茶還真不錯喝,希望不會害人拉肚子。

時間過得飛快,才一轉眼代理人就提示我已經快到Site-ZH-16了。

「嘿!竟然是這裡!?我有騎車經過幾次耶?」一看到外面的風景,我就認出這座我從沒放上心的貨運廠區,沒想到竟然就是基金會的站點!

「基金會的站點跟設施大致都是這樣,藏木於林、大隱隱於市。」代理人早已司空見慣,對我的反應只是笑笑。

我們搭乘的偽裝貨車轉進廠區的大門,從即時影像可以看到門衛很簡單的就放行了我們,甚至沒有查看貨箱。

「喔,真正的門還沒到呢。」代理人看出我懷疑的表情於是補了說明:「總不能在大馬路旁就檢查我們帶著什麼怪東西回來吧?」

我恍然大悟的點點頭,開始看廠區裡的設施,以前經過隔著圍牆還沒什麼感覺,現在進來才發現這廠區還真他█的有夠大,不只那集運中心倉庫比世貿中心展場還大,連直昇機場跟碼頭都有。

「這些大部分都還只是前台貨運公司在用的設施,等下去了鐵定嚇死你。」看出我的讚嘆,代理人又補了這句。

等等?下去?

貨車直接開進了集運中心,接著拐彎進了個看起來像倉庫的空間,後面又接著來了幾輛車、在我們旁邊停妥。

就在我懷疑是不是該下車的時候傳來一陣晃動,透過『窗戶』我看見外面倉庫的牆壁正在往上升……不對,是我們在下降!這個我以為是倉庫的空間其實是個往下的超大電梯!

下降的過程很漫長,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深入地表到什麼程度,直到晃動停止才從代理人解開安全帶的動作看出我們終於到了。

開車的人幫我們開了貨箱門,下車之後我也看到別輛車下來的人,跟我們一起朝……我靠。

我看見一個巨大圖騰,經代理人跟我解釋得知這是Site-ZH-16站點圖標,看起來至少有五六層樓高吧?而圖標底下那個變體的「六」就是真正的人員管制大門。

而且我注意到明明我們的司機跟副駕都下車,貨車卻自己啟動開走了,停在旁邊的其他車輛也是,駕駛座看起來根本空空如也。

「站點內限定,出去外面還是要靠人力駕駛。」代理人對我驚愕的表情似乎表示滿意,他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不過光是這樣就已經夠方便了。」

喔,天啊,我剛才沒喝完的奶茶還放在車上……他們應該有人會清理吧?

原本我還打算跟著其他人排隊,結果代理人拍拍我肩膀領我到最前頭跟門衛說了一句:「新進人員,我親自帶去人事部。」

接著我們就被直接放行了,感覺真有點對不起乖乖排隊的人。

「喔,別介意,他們其實也就檢查有沒有被裝什麼發信器之類的東西就會放行了,從帶著站內通訊器就知道都是自己人了,外部人員進來才會檢查比較久。」

我還沒開口問,代理人就從上衣口袋抽出一部看起來跟智慧型手機很像的裝置朝我晃晃:「等一下你也會領到,會有人教你用。」

代理人熟門熟路的帶我進了一個看起來終於普通一點的電梯,然後用他那個站內通訊器刷了按鈕面板一下,接著按了B3鈕。

「待會我就帶你到人事部給那邊人接手,我還有別得行程要跑。」代理人說著看了自己手錶一眼:「有緣再見囉。」

我們出電梯後沿著走道前進沒多久就到了一間像區公所那樣的開放型大辦公室,有著一排櫃台、成群的辦公桌跟像螞蟻一樣忙進忙出的人們。

馬上就有位小姐注意到我跟代理人並過來迎接:「嘿,你就是今天要報到的新人吧?喔███先生,您盡管去忙,我接手了。」

那位小姐跟代理人互相點頭致意後,後者就跟我道別並離開了。

「我是人事部的,姓朱,叫我朱小姐就好,有關人事的東西以後都可以問我。」看起來應該比我大一些的朱小姐對我露出稍有皺紋的微笑:「先跟我來這邊填一下你的資料。」

說著便領我到一間小會議室,讓我隨便找個位置坐之後給了我一堆表格讓我慢慢填,然後就說先離開一會並帶上了會議室的門。

果然第一天上班就是這樣啊,寫不完的資料……我看看……


「數字怎麼樣?」朱小姐進了另一間房間,劈頭就問了這一句。

「休謨指數正常、沒有EVE粒子擾動跡象、Akiva輻射符合標準。」一名職員讀著眼前數不清的儀表指數回報道。

「他的背景呢?」朱小姐接著轉頭問了另一名職員。

「沒有可疑之處,在我們招募他之前完全沒有接觸過任何組織,也沒有親友屬於任何一方。」另一名從一堆螢幕中探頭出來的職員回答道:「是我看過的經歷之中最乾淨的一個。」

「很好,沒有背景、沒有經歷,別說博士學位,他甚至連大學都沒唸過。」朱小姐兩手抱胸、塗著紅色指甲油的手指敲打著上臂:「為什麼沒透過02中轉而是直接招募這種人進來我們站點,而且還給他天降一個3/B的研究主任職位,你最好給我個合理的解釋,站點主任。」

她說著轉過身面對坐在房間另一頭的男人,同時也是這個站點裡權力最大的人—Site-ZH-16站點主任。

「我的合理解釋就是沒有解釋。」站點主任老神在在的回答了根本不算回答的答案:「我已經照妳要求讓妳檢查所有妳想檢查的東西了,跟約定的一樣,沒問題就照做。」

「這不算解釋,我大可直接把他掃地出門。」朱小姐以威脅作為抗爭手段,咬牙道:「就算他真的有這種資格,你也該讓他從基層開始幹起,何必直接給他這麼高的權限?多少職員會說閒話?你嫌自己威望太高就直說。」

「沒有必要浪費那些時間,閒話就閒話,事實會證明一切。」站點主任從座位上起身、扣起西裝外套鈕扣:「他絕對適合這個位置,而且會做的比我預想的還要好,照辦。」

然後他轉身打開另一扇門離開,沒留任何異議空間。

氣氛瞬間變得冰冷僵硬,沒有職員敢搭話。

朱小姐放鬆因憤怒緊握而發白的手指、長出一口氣:「我不管了。」


「嘿,資料填的怎麼樣?」

似乎忙完的朱小姐回來會議室,臉上一樣帶著那個微笑。

「喔,我覺得差不多了,能幫我看看還缺什麼嗎?」我還拿手機出來查一堆字怎麼寫,應該沒留什麼錯字吧?

朱小姐拿起文件一一翻閱檢視,失笑道:「天啊你的字還真醜。」

我有點尷尬:「呃,對,我字一直寫不好。」

「你35歲!?」朱小姐嘖嘖:「真看不出來,我還以為你二十出頭而已。」

「啊,每個人都這樣講。」我說著湊近一點讓朱小姐看我的頭髮:「看起來年輕而已,我頭髮都白一堆了。」

「喔~也有少年白這回事啊,至少比看起來老好多了,嗯……資料蠻完整了。」朱小姐看著我那一長串查google翻譯寫出來的英文名字失笑:「話說你的代稱還真長,想很久?」

「還好,原本就有個底了。」我只能再次尷尬的笑笑:「應該不會有人用全名稱呼吧?」

「喔,當然不會,那麼以後就請多多指教囉……」朱小姐把文件整理好、往腋下一夾,對我伸出那塗著鮮紅指甲油的手,我也伸手回握。

「Dr. Bales。」


我拿著配給我的、全新亮燦燦的站內通訊器,心情好的不得了,然後還領了兩套白大褂跟一些配給品-包括通訊器的行動充電座跟使用說明書,並把它們通通裝到要來的影印紙空箱裡面。

當我還在思考我的座位能不能放得下這些東西的時候,我得知了驚人的事實。

「Dr. Bales,這位是葉惜楓研究員。」朱小姐帶了一個帶有古典氣息的美人過來介紹給我:「以後是你的研究助理兼秘書,別欺負人家啊?」

「呃?等等!?我有秘書!?」

我真的驚了我,而且這秘書……超正,相貌清秀、身段姣好,一整個『標配』秘書。

「研究主任底下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有個秘書是理所當然的,不過還是叫助理比較好,她等一下會帶你去你的辦公室,還會教你怎麼用通訊器跟介紹環境。」朱小姐的微笑看起來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有點危險?

欸?等等?我剛剛聽到研究主任?是說我的職位嗎?

「兩位慢慢聊,我先一步去忙了。」朱小姐拍拍葉助理的肩膀並交待道:「之後拜託妳了。」然後就回去人事部那堆辦公桌汪洋裡了。

葉助理跟我差不多高,一頭黑髮盤在腦後用髮簪固定著,她臉上沒有表情不發一語的盯著我,我甚至讀不出來她對這項任職有沒有不滿。

「呃……葉……惜楓助理對嗎?」總之我嘗試搭話,天,我心跳好快。

「對,珍惜的惜、楓樹的楓。」葉助理木然的點頭。

「哈哈,這名字的讀音跟我老婆名字有點像。」

然後我從她稍稍瞇起的眼睛跟微微後移的頭部知道,我說錯話了。


在帶路的過程中葉助理有問必答,但從沒主動開口,語氣也聽不出什麼情緒,就像在……唸課文?

我們離開喧鬧的行政區,手上的紙箱沉甸甸的一直從指尖往下滑,宣示它想快點找個地方歇腳。

沒多久我們在一扇木質框、有著玻璃視窗的單開門前停下,門上有個金屬牌子寫著『204』。

「到了,這裡是204室,你的專屬辦公室。」

嗯?

「呃……我的?專屬辦公室?」雖然比起秘書來沒那麼震撼,但是我工作的地方還是跟我想像中的有很大差距,我還以為自己會跟一堆研究人員擠在一個實驗室裡搞搞實驗之類的。

「對,用站內通訊器刷這邊的門口機。」葉助理沒有理會我的震撼,稀鬆平常的從胸前口袋抽出她的通訊器往門旁的黑色機器掃了一下,門鎖發出嗶聲並解鎖:「門就會開了。」

說完她把門拉開、淡然的看著我。

……

「喔喔!謝謝!」

原來是開門讓兩手沒空的我先進去,雖然有點難懂,可是是個好女孩。

辦公室最裡面有一張主官辦公桌、中央是四張合併在一起的職員辦公桌、靠門口有一組供會談用的沙發跟桌子,其他除了幾部個人電腦以外還配有影印機跟一台小冰箱。

「喔喔!真豪華。」第一次擁有辦公室的我不禁如此讚嘆。

「只是基本配置,可以自行更動擺設跟添加設備。」葉助理看了我一眼,不知為何我覺得那眼神有點冷:「只要沒有違紀跟超出每月電費限額,大致上沒有硬性規定。」

那麼自由?

「超過限額會怎樣?」我保險起見的問了一句。

「從薪水扣錢。」葉助理講的淡定、我聽的心驚。

她默默讀取我的表情,又補了一句:「不過也有節電獎金。」

嗯,這值得努力看看。

「每個主任都有辦公室嗎?」我又問。

「對,除非他不要,雖然照規定還是會配,但是實際上使不使用是看個人,就跟宿舍一樣。」

葉助理還補充說明:「如果降級也會被收回,曾有個案例現在跑去佔領了某個掃具間當辦公室。」

還能這樣喔?

我走向座位放手中的紙箱時發現主官辦公桌上那個『研究主任 Dr. Bales』的金屬牌子,怎麼連這東西都那麼快就準備好了?我的代稱不是才決定一個小時不到嗎?

「16這邊對一些奇怪的點很有效率。」葉助理對我那張正在吃空氣的大嘴只是這樣解釋:「你要先把東西整理完還是先學怎麼操作通訊器?」


我決定把整理雜物的事情擱著,哪個男人會把美女手把手教學課程晾在一旁?

於是首先葉助理先教我怎麼用通訊器解鎖個人電腦。

「電腦開啟後會出現鎖定畫面,這時把通訊器放在桌面上這個放置座、再從通訊器螢幕輸入個人密碼就能解鎖,這個放置座同時能幫通訊器充電。」

葉助理淺顯易懂的講解,距離近到可以聞到她洗髮精的香味……嗯,專心。

「如果把通訊器移開一段距離,電腦就會自動鎖定。」她似乎沒察覺我剛剛飄走的思緒,繼續說明:「電腦裡面有模擬Mac跟Win介面的OS,照你習慣的選擇就好。」

聽起來基金會裡的電腦程式工程師不知道比外面強幾倍。

然後為了教我怎麼使用通訊器其他功能,葉助理挪了她位置的辦公椅過來主官桌、和我面對面的坐著,桌上也擺著我們的通訊器。

「像這樣先把所在位置標記。」她纖細的手指在螢幕上顯示的地圖輕點一下,我們所在的『204室』上立刻出現一個帶有向下箭號的小圖標。

「再點目的地。」她說著滑動地圖切換樓層、點了B2樓的『第二員工餐廳』,同樣出現一個圖標後:「然後點選上面選單的『移動路徑』,就會跑出路線指示,告訴依你的安保級別可以走的最短路線,還避開了即時封鎖地區。」

嗯,這功能超適合我這個路癡,我點點頭表示理解並提問:「常常有地區被封鎖嗎?」

「上面這幾層比較少,通常收容區跟實驗區比較常發生需要封鎖的事件。」葉助理指著通訊器螢幕解說:「如果封到上面來代表出了蠻嚴重的問題,到時候建議你離封鎖區域越遠越好。」

她只看我的表情就知道我懂了,於是左手將滑落的髮梢往耳後一撥、低頭繼續解說:「除了可以當門禁卡、電子錢包、通話器跟警報發報器、還有剛才說的地圖功能以外,這裡還有個APP是介面很像line的訊息軟體。」

她說著點開APP,我也照著操作。

「現在你的通訊錄裡面應該會有人事朱小姐跟我的,還有專屬我們辦公室的群組這幾個。」她說著滑動自己螢幕畫面,所以我沒看清她的通訊錄名單。

繼續盯著她的通訊器看似乎不太禮貌,所以我低頭關注自己的:「喔,真的有耶……還多一個站點主任。」

我的聯絡清單有站點主任這點似乎讓她蠻訝異的,那雙美目稍微瞪大了一點,不過馬上回復正常:「以後清單會隨著你的負責項目增加,別搞錯地方發訊息,級別不對的情報外流會依情節被懲處的。」

嗚哇,那我可得多注意點。

「然後通訊錄沒有限制你想找誰加私聊,別講到不該講的就好。」她說明完後就把APP關掉,看來沒打算跟我測試聊個幾句。

「喔對了,通訊器可以帶出去用嗎?」我想到這樣會不會有保密上的疑慮。

結果葉助理很肯定的點頭:「當然可以,不過大多數功能都會被鎖定,只剩下緊急聯絡跟車輛調度還有一些通訊用功能可以使用。」

所以還是得帶手機啊……於是我也把APP關閉,問道:「還有什麼常用功能嗎?」

葉助理停頓思考了片刻:「把通訊器放在你實驗衣左胸口袋裡。」

「有這條規定喔?」

「不是,通訊器規格是軍用級別的,可以用來擋子彈。」

她那淡然的表情這樣一說,感覺就真的很有那麼一回事。

「對了博士,你應該是通勤吧?」葉助理想到似的跟我確認。

因為沒用過這種代稱,所以我還愣神了一會,畢竟我根本沒這學歷。

「呃,對。」我點頭:「之後應該會騎機車上下班吧?不知道停車證去哪申請?」

「不,為了避免人員意外折損,通勤人員都是專車接送,私家車輛只有特別許可人員可以進入站點。」

葉助理像是早就意料到會有這種回答:「你可以先整理東西,然後我帶你去辦手續,再接著去認識環境。」

於是我把紙箱裡可以放在辦公桌裡的東西都塞進去,聽葉助理的建議先拆了一件白大褂起來穿後,就跟著她離開辦公室回到剛剛的行政區。

她領我到人員運輸部,讓我照著人員指示填寫文件辦理通勤手續,然後指導我下載了通勤叫車APP,以後我要搭車只需要到站點大門刷通訊器後就能乘坐通勤車回家了。明天上班也只要出門前點開APP呼叫乘車就好,超方便!


接著我們開始在站點裡到處趴趴走,她先帶我去以後會比較常用到的茶水間。

裡面成列了數台飲水機,還有幾台包裝飲料跟零食販賣機,甚至有即溶咖啡包跟茶包的販賣機,都是直接用通訊器刷就能購買。

比較特別的是連杯子都要刷才能拿,不過不用任何費用,據說是為了安全跟衛生起見才這樣設計,當然用完也是要拿回來回收的,在一整排標明各項垃圾分類的桶子旁有個專門收杯子的多層台車。

「哈哈,有麥███的耶。」我看著機器玻璃窗裡那熟悉的即溶咖啡包裝樂的開懷:「這樣我就不用特地帶進來了。」

葉助理對我的反應表示些許疑惑:「這牌子有什麼特別意義嗎?」

「喔,只是喝習慣了,我起床會低血糖跟低血壓,喝別牌子的都沒效,就只有這家。」我解釋著:「雖然已經喝到有咖啡因耐性了,但還是只喝這牌,它倒了我大概也要玩完了。」

葉助理無法理解似的皺起秀眉,好吧,我很難搞。

接著正好也到了午餐時間,她領著我往第二員工餐廳前進,路上也越來越多行人,我注意到其中不少人往我們這邊看,應該都是在看葉助理吧?畢竟超級美人一個。

葉助理毫不在意那些目光的指引我排隊、取餐、刷通訊器,然後跟我一起拿著餐盤找了個空桌子坐下用餐。

雖然過程她一句話都沒說,不過能跟美人同桌共餐,確實也不用什麼言語破壞這畫一般的景緻。

吃飯期間總覺得一直被各種視線關切,雖然說換成我也會忍不住多瞄葉助理兩眼,但這也太誇張了吧?

葉助理不知是習以為常了還是沒特別注意,指示專心又優雅的吃著她的海鮮燴飯。

這盤羊肉炒飯真美味,各種意義的謝謝招待。

我們就在這種奇妙氛圍中吃完了中餐,接著往下一個目標-實驗區前進。

因為實驗區很大、分區分層又多,葉助理只帶我到區域前的大地圖跟我解說調用實驗室的大概流程,先向實驗室總調撥處提交申請書→持核可書及排定日程申請領取項目→照申請書內容進行實驗→點交實驗室設備並歸還項目。

嗯……聽起來蠻容易懂,但是申請書的填寫跟跑流程常常會需要反覆幾趟才能搞定,總之她說到時候大多數的作業都是由她處理,我只要知道大概流程就好。

有助理真好。

然後她領我到了位於員工宿舍大樓底下的B2樓,跟我介紹販售部跟洗衣部,這邊的費用一樣用通訊器刷就好,讓我有空再自己過來逛,我臉皮當然也沒厚到能要求她陪我全部走完,不過有一件事讓我稍微有點在意,就是這邊為什麼也有個像大門那樣的檢查哨所?

算了,以後再問。

接著就是中央區,這邊是Site-ZH-16機動應變人員總部所在的區塊,可以看到不少身穿黑衣、全副武裝加荷槍實彈的應變人員正前往其他區域進行調度,在中央區B2有員工可以自由進出利用的運動場跟健身房,還有游泳池,都是國際比賽規格的。

很棒,可惜室內派的我用不到。

葉助理似乎看出了這點,所以這邊設施也是草草帶過。

然後就是安保級別明顯上升的收容區了。

這裡跟其他區域最明顯的差別就是所有隔離門都是保持常關,所以用通訊器開門的頻率也變高了。

「我只能先帶你看收容1區。」葉助理打開有著『收容1區 Safe級物品區』標示牌的隔離門時這麼說明:「沒有特別開放權限的話我的安保級別最高只能進到這區。」

我看著手上通訊器螢幕顯示的三級權限,也許我可以去更深的地方,但好像沒有那個必要?

於是我點頭,跟著她進了隔離門。

進門後一旁牆上有這區的簡圖,主要是說明像是藝術品、植物種子等各種分區位置還有像緊急疏散通道之類的其他設施,沒有詳細講每個項目的收容間位置。

「這是為了防範有心人士盜取項目。」葉助理淡然的解釋給我聽:「不過外寇易擋、內賊難防,總是會有人意圖濫用項目。」

也不是不能理解啦,大概就是圖個方便或是什麼的。

葉助理似乎看出我的想法,接著道:「之前有人拿項目去自傷,據說只是為了利用項目的能力看死去的親友一面。」

……聽起來很痛……

看著葉助理默然的表情,我突然明白了什麼,於是問:「我該向妳保證我不會做這類傻事嗎?」

她一雙美目今天第二次瞪大:「不用向我,向你自己。」

說完她就轉身帶我繼續前進,所以我也沒真的開口保證什麼。

途經幾間收容室、又過了幾扇隔離門,我們到達了走道盡頭一扇比起之前隔離門都大的巨大閘門前面,門上有著巨大的『B1-01』噴漆字樣。

「這裡就是Site-ZH-16圖標的由來,也是本站點最大特色-大垂直豎井。」她說完便將通訊器刷上門禁機。

隨著轟鳴,巨大閘門緩緩向上開啟,兩邊空氣開始互相交流、颳得我們兩人衣角、髮梢一陣亂舞。

閘門後是一個平台,據葉助理說可以完全收進井壁,也能在吊運物資的時候延伸出去,現在處於待機狀態。

我從平台護欄往外看去,垂直井內照明雖然沒有非常明亮,但已經足夠看到另一側,就是最深處依然是一片黑壓壓,完全看不到底。

一股反射的高處恐懼感讓我不自覺的後退一步,並把視線轉去其他地方。

井壁上有規律的突出跟我們所在位置一樣設計的平台並遍佈每一層,然後有四架巨大的吊臂等距的裝在井壁的九十度線、基部連接著工程用電梯,每架吊臂都能獨立跟協同運作,不過今天沒有吊掛工事的預定,我想看的話得等下次了。

現在最上方封閉的井頂是可以開啟的,開啟時地面會展開防止偵查窺視的巨大立體投影,大概是像我今天搭的貨車紙箱幻象的升級版?

「B3層有通道可以前往潛水艇碼頭,不過我也還沒去過。」葉助理扶著欄杆遙遙指著下方某個平台說著。

潛水艇碼頭?潛水艇!?

基金會還真神通廣大。

「自從知道我們還有站點是整座太空站之後我就覺得16其實也算還好了。」葉助理看我一臉詫異,於是又補充了讓我下巴都快掉下來的這一句。

她說完後便回頭靜靜的在欄杆旁眺望著垂直井,微微瞇著眼,享受著偶爾刮起的風、並用纖纖玉指拂過耳畔青絲。

那景象美如畫。

如果以後16裡要票選站點八景,我會投『葉惜楓望井』一票。

我承認我一時間看呆了,未免尷尬我便問:「看起來妳很喜歡這裡?」

「也許。」葉助理沒有否認:「整個16我覺得這裡最能讓人感到平靜。」

「平靜……嗎?」我沒有把『妳平時看起來就很平靜』這句話說出口,肯定大雷。

我又望了一眼那深不可見的漆黑井底、感到一陣頭皮發麻,不禁評論道:「『討伐怪物之人切勿讓自己也變成怪物,當你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凝視著你。』」

「這句很切合在基金會工作的情況。」葉助理點頭後繼續說:「你待久之後就會聽到各種類似的事件,異常對於我們人類來說也充滿吸引力,我覺得比起研究分析,更應該著重怎麼防止沉淪。」

很令人深省的一句話,於是我陷入了沉默。


到此,初步的環境介紹也告了一段落,只是到處走走看看而已竟然也到了下班時間。

葉助理就住在位於宿舍大樓地下的研究員宿舍裡,而我還得去搭車才能回家,於是我們就在中央區分別,我回辦公室拿個人物品、脫了白大褂就到大門等車。

回家的貨車就沒早上規格這麼高了,我跟另外兩個不知道什麼部門的人員同車,坐在只有普通座椅的空蕩車廂裡晃啊晃的,我恍恍惚惚的瞇了一會,直到司機提醒我到了,我甚至沒注意到另兩人什麼時候下的車。

回到熟悉的街道、在逐漸昏暗的日光下看著漸行漸遠的██貨運小貨卡,我有點懷疑這是不是一場夢。

但躺在我手中提袋裡的兩件白大褂跟褲子口袋裡的站內通訊器提醒我,明天我就要正式開始工作了。


評分: +12+x

到職 | 跑腿»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