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異常有組織罪案特殊行動報告:代號「反黑」
評分: +6+x


背景


一直以來,黑道和異常關係緊密非常。黑道等犯本身構成的地下秩序,使社會出現了一套有效且有別於地上政府的隱蔽空間。這些黑市/地下交易場提供了一個絕佳的環境,令黑幫可以輕易越過帷幕協接觸異常。所以,包括基金會全球超自然聯盟等帷幕維持組織一直都對這些組織進行長期監察與追綜。

不過,在應對相關組織時,基金會卻常常陷於被動。主要原因包括黑幫所構成之地下秩序相當緊密,且隨著世界社會之間的全球化逐漸演變成一套龐大組織犯罪網絡。他們或許並不完全了解異常,甚至只是異常的使用者,但他們憑著錯綜複雜的關係和高度組織性,令到他們可以利用一些相當普通簡單的手段來有效對不同組織進行滲透/暗殺;而基金會作為現時帷幕協議內其中一個巨頭,卻往往亦同時受制於帷幕協議,執行窩點打擊活動時多受制肘,靈活性低。

然而,原本效益較微卻較穩定的暗中觀察及追蹤路線,在以下關注人物的失蹤後被打斷:

My chasing person lost!-桑名博士,負責該人物情報之整理。

關注人物編號:POI-3656-JP

關注人物姓名:清水 龍次郎(清水 竜次郎)

所屬組織:廣域指定暴力團東榮會直系有村組 (広域指定暴力団東栄會直系有村組)

描述:POI-3656-JP主要負責有村組在兵庫縣的營運及異常物品收集。已經被留意到有多次和MC&D,藍色俱樂部等組織有所聯繫,懷疑其本人在組織之情或不知情的情況底下也有進行地下異常買賣活動。

基金會得知其最後的行蹤為參與一次位於香港的黑道聯誼活動,其後不知所蹤。

在往後的半年間,又有七位關注人士失蹤,經過對情報排查後發現上述人士都有以下共通點:

1. 與世界各地的黑道有關,絕大部分是其成員。

2. 於其所述社團當中聲望有所降低。

3. 其所屬社團皆與香港三合會組織和朝義有聯繫。

在上述共通點中,和朝義顯得尤為備受關注。 該組織於香港的活躍行動及使用的各類異常曾一度有規模地影響帷幕外市民的生活,同時其與香港政商界之積極聯繫亦大規模增加地區性帷幕破碎之風險。而大部分失蹤的關注人士又都與和朝義有關,使該組織之嫌疑更大。因此,基金會開展了對香港三合會組織和朝義的特殊調查計劃與活動,代號「反黑」。其主要目標為盡快查出相關人士之下落,了解其窩點之所在地及組織內部的營運模式。


行動規劃


本次行動總共分為以下數個階段:

第一階段:確認其可能範圍

首先,鎖定和朝義之活躍範圍。根據近期發現的多項相關異常物品(詳見SCP-ZH-031AO-ZH-035),上述兩項物品皆在香港新界所發現,所在地又多位單幢式村屋。因此,由原為港人,現Site-ZH-81特工小羽回到香港帶領一支二十人小隊分別觀察26個懷疑是和朝義據點的建築群。

其次,蒐習相關人士與和朝義之聯繫紀錄及內容。實際上此步驟執行較為困難,因為黑幫為求將自己的資金資本洗白,多數坐擁多間空殼公司,所以暫時能夠肯定與之有關聯或由其經營之公司內部文件內容大部分不可信;而黑幫實際的討論及聯繫又鮮有書面紀錄。所以,上述步驟將會以訪問形式進行,訪問對象則主要以和朝義的「四九」及「藍燈籠」兩類基層人士。相關活動由現時潛伏於和朝義內的三名基金會特工(C.K,F.Q,R.E)執行。

第二階段:執行攻堅及搜證

首先,通知當地異常執法部門。將第一階段所獲得的資料通報予茶嶺警處,然後由茶嶺警處向香港警務處正式申請後對相關異常組織窩點進行破獲。為進一步提升此行為於帷幕內外之合法性及減少此行動對基金會之損害,相關活動並不會由基金會直接進行;由香港茶嶺警署內的香港三合會及有組織罪案調查科成員執行。

其次,成功破獲後對窩點進行調查。在茶嶺警署警員破獲成功後,藉基金會現時於帷幕協議下的高度影響力介入調查。如果於過程中意外發現已失蹤的相關人士,建議立即執行訪問了解當時情況。相關搜證及調查工作將會交由Site-ZH-25吳██研究員執行。

再者,對獲得的內部文件進行備份。雖然破獲窩點後所獲得的文件資料絕大部分都比較少,但仍建議將相關文件備份並數碼化處理。當中尤以帳簿,筆記等最為重要。相關整理工作將會交由Site-ZH-25-RAISA部門主管張道士負責。

第三階段:搜證分析

會根據本次行動中所破獲的不同資料及證物分配至不同單位負責,相關詳情將會於搜證基本結束後公佈。

29/8/2008新增:

對SK-BIO的調查及解剖主要由文研究員領導其四人小組進行研究。由於SK-BIO的額外性質,位於同一站點的張道士及Site-ZH-12的前欲肉教徒研究員Dr.Kris亦會參與本次調查(後者將會以網絡遠程進行協助)。

對所發現帳簿及SCP-1005-RU等相關財政文件將會分配由Site-ZH-88處理,以盡早發現現時黑幫網絡之資金流向。文件的傳輸及數碼化將會由Site-ZH-25「書先生.aic」傳送給Site-ZH-88「Hanabira.aic」。

對案發現場N之化驗分析及進一步調查以了解是否與失蹤之七人有關,此部分將會由研究員NG帶領法醫團隊進行。

對組織關係之梳理將會由張道士負責,而與不同地理位置之資料聯絡及梳理將會按以下列表分批負責。

地點 所屬分站 人員
莫斯科 RU Reverberate博士
台灣 ZH 小翼
兵庫縣 JP 小羽,桑名博士

實行情況


第一階段:12/8/2008~23/8/2008

第一階段行動相當順利。在小羽帶領的小隊底下探測了26個懷疑地點,其中有14個可以肯定與之相關(編號A-N),關係及用途推算列表如下:

編號 用途
A至C 和朝義旗下地產中介公司所擁有的房產,在觀察期間目擊到三次該中介公司職員帶領客戶進入參觀,應該是其所放售的物業。
D至H 連日有大量貨車在附近出入,但搬運之物品全部被箱子密封,未觀察到內為何物。推斷應為倉庫。
I至M 同樣有大量貨車出入,但意外觀察到搬運之物品多為科學泥,花盆及部分用於栽種大麻的肥料。推斷應為用於栽種大麻之室內農場。
N 被觀察到每日都有5至6位青少年進入,這些青少年當中有一位於往後被訪問,可肯定為其內部成員。這些人員出入次數相當頻繁,並且該處附近長期有兩名「四九」把守,應為重要腹地,但實際用途未知。

而在潛伏的特工訪問下,我們亦發現貌似和朝義近期與同為異常黑幫的天已堂,有村組發生矛盾,甚至其中高層人物正在討論是否進行一次比較大規模的火拼或武裝衝突。上述情況主要體現在以下和「四九」阿達(化名)的訪談中有所顯示。

其後,基金會於接頭時又特別加派三位特工嘗試了解有關於編號N房間的實際用途。但於往後三次的訪談當中,特工們接觸到的對象絕大部分都並不清楚,只知道哪個地方是所謂近期由座堂確立的「新人訓練營」,未有任何詳細可提供。

第二階段:24/8/2008~29/8/2008

於24/8/2008,基金會正式將所得資料聯絡茶嶺警署,並希望雙方在香港警務處的監督下合作對相關可疑地點進行調查。

上述調查初期遇到了相當大的阻撓,先是在警方經法庭申請獲得搜查令後進入I至M時遭受和朝義成員預先發現而受到火力壓制。雖然警員最後成功擊斃部分成員並進入,但居於內部之一種SK-BIO突然又對進入之警員進行襲擊。警員其後用手槍擊斃其中數隻,最終成功確認為和朝義所經營之大麻種植場。然而,警員在搜證完畢後又被相同品種的SK-BIO。於第二輪攻勢中,一位警員殉職,而參與特襲的43隻SK-BIO全數死亡。

在調查D至H時,遭受到五位普通組織成員襲擊,但火力微弱,最終全數被拘捕。於倉庫內發現大量相同的異常器械,不過根據內部發現的文件顯示,這些顯然只是該組織中的一些普通武器,並非一些重要資產。而在調查編號E之建築群時亦發現了一件SCP-1005-RU

在調查編號為N的兩層單幢村屋時只遇到兩位該組織初級成員之阻攔,然而經調查後該房屋被確認擁有異常效應,效應如下:

AO-ZH-037是一組具有異常效應的建築物及生活器具之總稱。AO-ZH-037位於香港元朗[已編輯]路58號,為一幢兩層村屋之下層。

AO-ZH-037異常效應主要體現在其大廳內一處被圍有寵物狗圍欄的1米乘1米處,其內附有一個黃色、一個橙色陶盤(編為AO-ZH-037-A及B)及五條各長0.5米的鐵鏈(編為AO-ZH-037-C)。當有一名人類對象進入該範圍,AO-ZH-037-C將會分別纏繞進入者的四肢及頭部。根據實驗顯示,AO-ZH-037-C對進入者的纏繞並非致命,但往往會令其四肢骨折。

當AO-ZH-037-C纏擾一名人類實體超過三小時後,AO-ZH-037-A及B內將會出現一批來源未知的物質。經化驗後肯定SCP-ZH-032-A內出現的為人類尿液,而SCP-ZH-032-B內出現的則為人類食糜。

每當一名被AO-ZH-037-C纏繞的人類實體於捆綁期間死亡,其屍體將會自動轉移至該層於客廳右側廁所的浴缸內。根據化驗結果顯示,死者胃內的食糜及尿液將會成為下一位對象被AO-ZH-037-C纏繞時出現在AO-ZH-037-A及B的內容物。

同時,在N內亦發現了以下物品:

  • 三個不銹鋼鍋,使用後未經洗滌,內容物已發出惡臭。經化驗後判斷,內容物為已腐壞的女性大髀骨及肌肉組織。
  • 七個被針線縫上開口的麻布袋,經過X光檢測後發現內部藏有多個男性及女性頭部遺骸,部分甚至已長出屍蛆。
  • 30克的甲基安非他命
  • 57支曾用於注射液態甲基安非他命的針筒,針筒上鎖抽取得到的DNA樣本與上述所獲七件遺骸的DNA吻合
  • 八把牛肉刀
  • 從人體上剝出的整張紋身一幅

在上述破獲行動取得成效後,基金會則引用帷幕條款第十五章《超自然罪案處理規條(有組織罪案及地下犯罪網絡延伸部分)》向茶嶺警署申請介入調查;過程十分順利,基金會從中獲得內部文件382頁(數碼副本,包括帳目,洗錢流向),現場所得之證物及於衝突中所檢獲的SK-BIO實體屍首,唯對後兩項之調查需要在茶嶺警署之監督下進行。

第三階段:29/8/2008~14/10/2008

1.SK-BIO方面

那些白鴿,叫起上來就像狗吠一樣。-茶嶺警署警員 譚己德

他們根本就沒有養好這些雀鳥,全都生滿了鴿痘。-文研究員

文研究員於解剖三十一個個體後表示:大部分這些被改造的白鴿都患有鴿痘,這一種常見於幼鴿的傳染病在兩次襲擊中的個體都普遍存在,這意味著他們在進行改造又或者飼養期間所養的族群出現集體感染。並且,白鴿的眼部大部分都由一透明骨質結構所覆蓋,而眼球結構則更類似於人類雙眼。同時,一個微型犬類聲帶系統亦被稼接在鴿的聲帶系統上,基因檢測後顯示該聲帶系統主要來自於格陵蘭犬,然而文研究員對相關系統是如何被縮小則表示疑惑。鑑於其明顯的異常性生物改造系統,於是決定將相關資料轉交Dr.Kris調查。

將鳥改到懂狗吠,感覺不欲肉。-Dr.Kris

根據Dr.Kris的研究後表示,至少在他所接觸的欲肉教派系當中很少有改造雀鳥的紀錄。暫時為止,他只能指出其肉眼上的改造類似於SCP-ZH-019。 未知兩者是否有關,或出於同一派系。不過,對於藉著改造及訓練SK-BIO作為據點防守/看門等行為他則表示古已有之且常見,一定程度上肯定這次有欲肉教徒成員參與。

或許這是一個新派系所為,不排除當中還牽涉到多種派系,兩種形式的高度契合讓我想起了殆瓦族。-張道士

而張道士在採訪新茶嶺欲肉教派系「盧亭」後,則指出其訓練方法或許是欲肉教所為;但高超的物種改造技術可能需要再推前,屬於殆瓦族遺留下來的。應要進一步留意和朝義是如何接觸到為數不少的殆瓦族資訊。

2.帳目及金融方面

顯然我們都被他們耍了,他們根本就不需要有,也沒有這麼多前台公司。-Dr.Chrome

本次發現的帳目數量龐大且仔細,當中指出本次檢獲的大麻主要銷路有兩項,包括:

  • 在酒吧等娛樂場所由基層成員散貨
  • 童黨之間互相流傳

同時,該組織亦會派發具逆模因性傳單尋找潛在客戶。不過這些模因大部分都偏向針對尤其10至16歲的青少年,可見近年和朝義內部希望進一步發展其在青少年間的勢力並吸引他們成為主要成員。因此,其價格亦較其他幫派所售大麻便宜10至15%,藉薄利多銷盡可能擴展青年市場。

然而,此次活動當中研究員發現了一部SCP-1005-RU。以前預估的大量前台公司論點被推翻,在SCP-1005-RU的協助底下,要進行俗稱洗錢的資金來源模糊化操作變得相當簡單。按照當時把守在項目所在地的小規模人員,這代表著SCP-1005-RU在和朝義內甚至都不是高價值的物品,不排除擁有多件的可能性。不過前台公司的減少亦代表著其在帷幕外的行動有所減少,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對帷幕協議的威脅。

現在第一階段中觀察的房產交易行為則被認為是一種套現活動,Site-ZH-88現正表示將會繼續觀察其往後在地產業上的大規模套現,或許當中牽涉到對其背後短期及長期計劃有關。不排除這些套現活動是用於購買軍火,最為明顯的一點即其防守大麻種植場時的大規模火力。

3.案發現場及失蹤人口方面

嘩!Hello Kitty1啲friend喎……2-NG

經調查後,本次案件之行兇手法相當殘忍。先使用村屋之異常性質對受禁錮者施加虐待,途中又不斷強制性地對受禁錮者注射毒品。當禁錮者死亡後,再將之放血,分屍再烹屍;此舉不但是人倫難以容忍,更嚴重破壞屍體的身分特徵。除去藉背部紋身從而得知清水龍次郎已經遇害,其餘受害者的身份完全無法確認。

然而,在第一階段時則有成員指出此為「新人訓練營」。這一點受到基金會及茶嶺警署相當關注,其後原因在訪問轉為污點證人的黃傑遜 的證供當中找到了答案。

從上述訪問中可見,被稱為「新人訓練營」的案發現場除是和朝義虐殺相關成員之場地,同時亦是對新加入的青少年成員進行恐嚇,威逼及洗腦教育之場所。對曾經進入案發現場青少年之追蹤現正開始進行,以進一步獲得更多目擊證人確認受害者之身份。

4.組織關聯與網絡

比我意料之中多太多了。-小翼

首先, 本次的關係上以和左撇子的最為注目。因為在編號D至H建築群內所發現的異常物品絕大部分都由左撇子製作,當中包括:

同時,亦發現了以下文件:

從上述項目及資料中可見左撇子已經長期為和朝義提供大量異常物品,使用範圍則包括洗錢,武裝軍備。顯然,在現時亞洲的其餘兩大異常黑幫組織「天已堂」及「有村組」都與之有摩擦的情況底下,左撇子或許已經成為在亞洲範圍內和朝義少見且有力的盟友。除此之外,大量無異常半自動手槍,全自動步槍和彈藥亦有發現。

其次,擁有與欲肉教派及殆瓦相關知識的人員有加入和朝義亦需要留意。異常黑幫組織與異常宗教組織成員進行勾結並非少見,但能夠接觸到距今二千多年的神秘技術和文物則極為罕見。未知是否代表著該組織的部分成員已經對相關資訊有著充分了解;如是,該組織的威脅性將會大大提高。

最後,其和天己堂及有村組之敵對關係亦進一步加深兩派互相火拼的可能,再加上本次當中可肯定的有村組成員遇害。現時此事件已經受警視廳公安部特事課及藍衣社關注,往後將會採取進一步多分站聯合行動,對相關人員進行逮捕及收容。


報告結束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