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懸一鴨,逃出生天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評分: +16+x

提示:這篇作品是小動物簡介:Surge!的續作,建議先閱讀前篇作品後再來閱讀本作。

兜帽無法完全遮住年輕男子的臉,幾搓揉順的黑色髮絲從帽緣伸了出來,髮尖沾染了初春充斥在街道中的花香和寒冷空氣。他試著再扯了扯兜帽,但沒過多久就投降似的嘆了口氣,反正似乎也已經隱藏不住了,乾脆直接跑起來嗎?

但是跑起來是一件事,跑不跑得掉又是另一回事。

他看向方才走出來的鐵門——斑駁、掉漆,活像是電影中那種將殭屍與人類隔開的救命鐵門,而殭屍總會從縫隙中伸手捉你,或乾脆將頭擠進鐵門另一端後被一槍送走。完全無法想像剛才自己還在裡頭跟人交易,更無法將鐵門背後的乾淨走廊與鐵門本身連結在一起。這是在花蓮某個街區的一條不起眼小巷子,有著晾在住宅後門邊的鍋碗瓢盆,散亂的水管交疊成了盤據的龍蛇。青苔逐漸攀上了水泥地面,就這樣包圍了排水溝。有些潮濕也十分陰暗。

他在盤算開始拔腿狂奔的時機。鐵門被三條互相平行又垂直的狹窄巷子出口圍繞,每一條出口都灑著少許外頭大街的陽光,但更多的是春雨所帶來的微微細雨。雨水在陽光之間穿梭,偶爾還遮住了試圖觸及地面的光芒,隨後在柏油路和鐵皮屋上撞成碎片,也撞出了一首沉悶的旋律。

不,男子並沒有忽略掉他們。

是的,他們。

兩人一組,堵住了每條巷子出口的黑衣人。說來挺好笑的,平常該是男子與黑衣人並肩作戰,但現在自己卻變成了獵物。男子打了個哆嗦,果然這樣的天氣還是太冷了。

Site-ZH-44的研究員,葉凡博士,再嘆了一口氣,這是他今天第十二次嘆氣。他伸手將滑落的眼鏡推回鼻樑上,然後用綠色的瞳孔掃視三條出口。

「……是妳說,無論我從哪裡出現,妳都能找到我的喔……」嘆完氣,葉凡將冰涼的空氣吸入肺中,然後拔腿狂奔。

左邊?不,那裡行不通。

右邊?也不行的吧。

中間?我才沒有白癡到會去和特工硬碰硬——

沒有選擇任何一邊,葉凡立刻轉身,一腳跨上了曬著鍋碗瓢盆的架子,然後縱身一躍,抓住了遮雨篷的邊角。伸出的手幾乎碰不到鐵窗,但他鐵了沒抓到就死的決心,放開左手的遮雨棚,伸出右手,牢牢握住鐵窗。他開始慶幸自己在站點裡那些幾乎可以被稱為是「勞動」的工作讓他不至於弱不禁風。

鍋碗瓢盆的聲音傳來,是基金會特工追上來了,但這個想法並沒有游過他的腦海。葉凡現在只能全心全意地攀爬,跳躍,牢牢握緊。幸虧自己在台灣,因為地震而被迫如此設計的房屋有著很多落腳點。

感覺像是一輩子,其實就只是十幾秒的事情,他已經爬到了這棟透天厝的屋頂。屋頂擺著許多大型淡藍色與磚紅色陶瓷盆栽,裡面有一半是發財樹,或跟發財有關的的植物,而另一半已經枯萎成看不出原樣的枯枝。他猜大概也是一樣的植物。

從山谷間穿梭而過的潮濕寒風幾乎令他窒息,雨滴逐漸將他灰色的兜帽染成深色。在雨滴墜落的聲響中,他聽見了背後傳來碰撞聲。不用回頭看,也知道那些攀爬技巧與體能好上自己幾倍的基金會特工已經爬了上來。

他想起了一個很煩的人。一個整天總是來找他麻煩的女人。他其實並不討厭那傢伙,只是因為許久沒見過她,心裡起了某種絕對不是喜歡她的感情。懷念?想念?或許只是習慣了她在身邊大吵大鬧。

如果是她的話,這裡一定會耍帥吧?

她大概會說……這種話吧?

Arrivederic。永別了

葉凡站在樓頂邊緣,向下一躍。


直覺。

只有直覺。

她看了擋風玻璃前的後照鏡,鏡中映出一雙沒睡好的疲憊眼神,遮住了半張臉的髮絲、戴上了卻沒有再撥放音樂的入耳式耳機,以及自己不耐煩的表情。

——那傢伙早就應該出現了,他遲到了。

Dr.Ain無力去理會後座不時傳來的騷動和鴨叫聲,只是盯著馬路上來往的車輛。雨水打落在擋風玻璃上,然後被雨刷一口氣拭去,隨後又是另一波雨滴空降,接著再被刷去。她心中的煩躁感因為這樣而稍微減緩,但依然感覺很差。

直覺。

她突然拉起手剎車,然後猛力踏下油門,車輪伴隨著刺耳的打滑聲響開始轉動,在柏油路上劃出兩道長長的水痕。Dr.Ain只靠著直覺在大馬路上狂飆,她沒有任何目標,沒有提示也沒有位置,但她知道自己該去哪裡,就只因身為基金會部門主任的實力和運氣。後座的騷動在高速行駛下更嚴重了,耳機就是為了在這時代替耳塞而存在。雨水從輕輕滴落變成了用力砸落,幾乎遮住了整個擋風玻璃,她只能用雨刷擺動間僅僅半秒的時間看清楚路況。

但已經足夠了。

「後座讓個位置。」她沒有看向後頭,也沒有去試圖看清雨幕,可是她很清楚自己到達的時間非常完美。她按下按鈕,打開天窗,因為雨絲打落到頭頂而皺起眉頭。

「砰!」車子整台震了好大一下,Dr.Ain默默地關上天窗,瞄了一眼後視鏡。

「坐的還舒服嗎,葉凡博士?」

「痛死了,快走吧。」

葉凡暗自決定,在一切落幕之後一定要去國術館幫屁股和腰椎好好整骨。希望Site-ZH-44裡就有。


驟雨下得更加肆意,雨水如同無情砲火般轟炸著整個花蓮。這樣的大雨只有在春天才會有,而這並非是一件好事,至少對車子裡的四個人來說不是。

「東西到手了嗎?」Dr.Ain用眼角餘光看著從有些擁擠的後座爬到副駕駛座的葉凡,而葉凡則是滿臉痛苦地在過度狹窄的空間如同蜘蛛般伸展四肢,最終坐到副駕駛座後大大的吐了一口氣。

「在這。你確定這支電話真的不會被監聽嗎?」葉凡從懷中拿出一個閃著銀色光芒的小東西。那是一部手機,滑蓋款式的,大概是十五年前曾經流行過的設計,上頭的S牌標誌因為過度使用而幾乎磨損不見,現在看上去像是一個位置很奇怪的小寫「c」。

「嗯。」這個聲音是從後座傳來的。是輕柔、稚嫩,卻冷靜地嚇人的女性聲音。葉凡回過頭,在挺過從三樓高的透天厝直接摔進車子裡的疼痛餘韻後,看見的是一名嬌小的女性。

棕色髮絲披散在肩上,被速度快到有些誇張的慣性而壓在後背與椅背之間摩擦,發出了微微的摩擦聲。果然普通安全帶對她來說還是太大了,但連Dr.Ain都不敢提出「要不要坐兒童座椅」的提議,就這樣讓黑色的束帶壓的她有些喘不過氣。其實Dr.X在心裡有那麼一點點後悔,就一點點。

蒼白面具下的眼神直盯著坐在她雙腿上的另一個白色物體看。

那是……

那是一隻……

那是一隻鴨子。

更精確地說,那是一隻白色,皺著眉頭,不時就胡亂呱呱叫,脾氣很差的鴨子。

喔,順帶一提,牠就是Site-ZH-44的維安部主任與設施行政長官,Dr. Shaman Sam Surge。

「呱!呱呱!呱,呱呱呱!」Surge不斷氣急敗壞地高聲叫著,但現場沒有人聽得懂牠在說什麼。再怎麼說,讓鴨子坐快車還是太危險了,所以Dr.X的任務就是好好地抱住牠,試著不要讓牠飛到前座椅背上撞成一團。Surge頭上的一個小包證明了這個舉動的必要性。

「你可以看看那部手機的背面,你就會知道原因了。」Dr.X平靜地說。但就在葉凡打算將手機翻面的瞬間,車子猛然地震盪,接著左右打滑,讓他差點抓不住手機。

「怎麼了!」葉凡好不容易讓手機安全降落在手心,隨後又是另一波震盪。

「追兵。該死的……平常都在那邊浪費經費,現在怎麼就工作的那麼勤奮?」Dr.Ain用下巴指向了駕駛座窗外的黑色轎車,而後者正在醞釀下一波撞擊,那方向盤好似隨時都會向右旋轉,然後就會是再一次的重擊。他們的車八成無法承受這麼多傷害,而在車子的另一側,葉凡座位的窗外也追上了另一台黑色的轎車。

「能甩掉他們嗎?」Dr.X問,同時將懷中的Surge抱得更緊。Surge則是緊張得四處張望,不時喊出漏氣的呱聲。

自從他們開始帶上真正的主任逃亡,已經一個禮拜了。在這個禮拜內,他們已經經歷了八次被基金會特工追擊的阻礙,為此還偷(借用)了一輛車。現在整個Site-ZH-44都以為他們是一群被會說話的鴨子蒙騙的笨蛋,但殊不知這隻鴨子才是正牌的主任。至於虛假的主任呢?奪取了Surge身分的他,目的不清楚,動機不清楚,但卻擁有把真正的主任變成鴨子的能力。只有真正和Surge熟識的人一眼就認了出來。

所以他們才會落到這般田地。

「妳要問的是能不能在符合交通安全法規的情況下甩掉他們吧?」Dr.Ain嘴角泛起微笑,然後伸手到排檔桿上。

「那妳能做到嗎?」葉凡緊緊抓著座位上方的把手,幾乎快把眼睛閉起來了,彷彿在這世上對他來說重要的只有左手的手機和右手的把手。

「當然不行。」Dr.Ain瞬間踩下煞車,而同時準備左右夾擊的黑色基金會車輛因為失去目標而撞成了一團。但後照鏡只是照出了更多更多的追兵。油門再次發動,她在原地180度將車頭挪到和遵行方向完全相反的地方,然後大力催下油門。

因為不敢看前面的景象,葉凡勉強地拿出手機,翻到背面。接著,他立刻搞懂為什麼這部手機不會被追蹤的原因了。

手機的背面有個圓圈標誌,三隻箭矢從圓圈外劃了進來。沒錯,那是混沌反叛軍的標誌。

「妳是怎麼知道在那種地方會有間黑市,而且還會賣這種手機的?」葉凡回頭向Dr.X問。諷刺的是,在車輛後方的玻璃所描繪出的路景才是一般車子的正確行進方向。

「你上次問我怎麼知道偷車的方法時,我有回答你嗎?」

「我想也是。」

葉凡看向被抱的緊緊的白色羽球,亮出手機「主任,我們應該要打給誰?你肯定知道哪裡有救兵的吧?」

「呱……」Surge歪著頭開始深思熟慮,但因為他現在的荒唐模樣,讓這件事看上去很滑稽。

「那部手機大概只能用一次喔。」不停切換著方向盤方向、檔位、油門與煞車的Dr.Ain開口出了聲「我以前經手過一些渾叛的東西,他們很喜歡做自毀裝置。那支手機的磨損應該也是因為被強塞了自毀裝置吧,如果它開始起火就不要想著收起來留念了。」

「只有一次機會……嗎?山姆,我們應該打給誰?」Dr.X接過手機,放到了Surge的面前,但後者似乎是用鴨子腦袋認真地思考了半天還想不出結論。

「……話說回來,主任」葉凡開口「你不是跟其中一個三垣……有點交情嗎?我記得是……3E-03?」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宛如被電流刺激,Surge瘋了似的搖頭掙扎,還試著用小鴨腳踢開手機,但毫無效果。

「有道理,如果是三垣的話,一定能把那冒牌渾蛋抓起來吧?主任,快打給他。」Dr.Ain忙著閃避迎面而來的車輛,接著急轉彎到了另一條大街上,但就在車道的對面也能看見許多可疑的黑色車輛正在逼近「我們已經沒時間了。」她說。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Surge依然大力地搖著頭。

「山姆,跟著我說一次。」似乎是看不下去了,Dr.X把手中的白色羽團轉向自己,讓鴨嘴抵上自己的面具。

「我們需要……」「呱呱呱呱……」

「你認識的……」「呱呱呱呱……」

「那一位……」「呱呱呱……」

「三垣……」「呱呱……」

「的幫助。」「呱呱呱.。」

「我們需要你認識的那一位三垣的幫助。」「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很明顯地沒有達成共識。

車子又追上來了。Dr.Ain這次沒能閃掉,猛烈的撞擊撞的整輛車裡頭的人暈頭轉向。然而,Surge依然在用十足的力道抵抗著。

「山姆。」Dr.X笑了。對著Surge微笑。其他三個人都不曉得面具下的真容,但所有人都知道她正在笑著。

Dr.Ain曾經經歷過兩次生死交關的瞬間。她確信這一次就是第三次。

「聽話,好嗎?」

冷汗直流。一滴汗珠戲劇性地從鴨頭滑到了羽翼上。

「ㄍ……呱…….」認命似的,Surge用小腳乖乖踢起了鍵盤,然後Dr.X按下了通話鈕。

然後電話很快地接通了,是一個中性的嗓音。

「這世界上只有四個人知道這支號碼。你,是誰?」電話另一端的聲音試探著,葉凡接過手機,卻不知道怎麼跟一名三垣說話。

「呃……呃……你好,我是Site-ZH-44的葉凡博士,我們……」「與我何干?」

葉凡頓時語塞。Dr.Ain搖了搖頭,示意要葉凡將電話放到自己耳邊。

「Dr. Shaman Sam Surge,44站的主任,被變成鴨子了。我們需要你的幫助。」

「……」

「如果我沒有表達清楚的……」「不不,妳說得很清楚。但為了求證,讓我跟Surge博士說話好嗎?」

「你……你確定?我剛剛說他被變成……」「是,我知道,你們聽起來很急,所以讓我們不要浪費時間好嗎?」

Dr.Ain、葉凡和Dr.X三人交換了狐疑的眼神,然後葉凡把話筒伸到了Surge博士的嘴邊。

「……呱。」


一個月後

Site-ZH-44最終還是回復成正常的模樣了。冒牌貨其實是一種特殊的外星蟲族,目前已經被來自直屬三垣的特殊反應部隊捕獲並確認存在,大概會被編號成項目吧。

Surge主任久違的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感到無盡的疲勞與熟悉感。不知道為什麼,他有好一陣子都不再碰水果和蔬菜了,最後似乎是Dr.X為了健康逼著他吃下去的。

葉凡找到了國術館,但在好一段慘叫和痛苦後,他才被送進站點醫院裡,原因是尾椎裂開了。

Ain自從這之後,偶爾會出現在賽車場裡,開著租來的賽車奔馳在賽道上。另外,交通罰金一共是六十三萬五千六百台幣,外加十五個吊銷駕照,理所當然的全部推給基金會處理了。

依舊沒人敢問X怎麼會知道有關黑市的事情。對她的誤會一直延續到了未來的許多意外上。






啊,至於那位三垣,他沒怎麼了,一切照常。

只不過,在Site-ZH-02出現了新的都市傳說。有許多人自稱聽見了來源不明的,持續了非常非常非常非常久的狂笑,搞得站點人心惶惶,據說在站點裡某些陰暗的角落還能聽到久久不散的微弱笑聲。

« 小動物簡介:Surge! | 命懸一鴨,逃出生天 »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