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論文,再等我一下。
評分: +1+x

(十小時前)


「我死定了」K說到。

小李從一旁的座位探了探頭,又會去忙自己的工作了。

K瞪著自己幾乎一片慘白的word,努力的打了幾個字,又覺得寫的不好,全都刪了。

一時之間似乎也沒有更好的解決方法,於是他開了巴哈,開始滑場外,沒看到啥有意思的,又開了動漫來看,但看不到五分鐘又覺得滿是罪惡感,再次切換回了word。

此時,一個他最不想看到的messenger群組響了起來,「崇文館」的博士們開始討論起了明天的實習生報告,以及似乎是一個新的計畫「虹光之間」。

K背後爬上了雞皮疙瘩,額角冒出了許多冷汗,「我完了,這次真完了。」他大吼著。

小李這時探了過來,「嘛,別急,還有多少時間?」

「明天下午一點,實習生的論文就要審查了。」

「還有十九小時,夠了。想當年我實習時的論文也是前天熬夜生出來的,也許這樣燃燒小宇宙比較適合我吧。」

K原本算好了,前一天搞好文獻論述,今天寫好實驗計畫,沒想到奇術的古文本這麼麻煩,到今天連一半都還沒好。兩篇EvE的沒結論,三篇術式架構根本還沒讀;硬是把古文直接放上論述不太雅觀,而搞成白話文又狗屁不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寫了什麼鬼,刪刪改改的,心中的那把火就越燒越旺。K自己也明白,這把自己腦子都快煮熟的火,肯定不是啥熱情之火,如同慘白的word一般,這火底下啥都沒有,完全一片虛空。他自腳底爬起了一股寒意。

EvE粒子的震動影響模型⋯休莫場的擾動影響現實的程度⋯⋯⋯術式架構對整體之影響⋯⋯⋯

他真心希望,有人跳出來回答,這些到底是啥鬼玩意。

此時,小李默默的站了起來,看了看時間,六點下班了。

「進度怎麼樣了?」小李說到。

「大概多了兩行吧⋯⋯」小陳代答。

「唉,這東西我老早就說過要先寫了吧。」小李咧開了嘴,「我說過文獻論述原本就不好寫,我之前的論文也是這樣搞,那時候搞了整整三晚才搞定,真的是熬到自己都覺得肝有點硬了,所以我下定決心下次再也別這樣搞了。」

K覺得自己全身不對勁,那把火從胃滿到喉嚨,燒的更猛了。

小李還在說:「我為了克服我的拖延症,我都會先至少象徵性的搞個大綱,每天搞個幾個字,這樣至少會有點兒東西。」

小陳也插了一嘴:「我的話,比較喜歡拖到最後,也許dead by daylight比較適合我吧,小宇宙可燃燒不了那麼久」

「那樣品質一定不佳,臨時趕出來的肯定不如早點弄好,你寫的東西兩天後再看肯定會有更好的想法。」

小李開始跟小陳辯論了起來,K的大腦快炸開了,他現在只想把小陳跟小李的頭砍下來,送去洗衣部門好好的洗漂。

「我還是想要最後寫比較好,畢竟小宇宙只能燃燒一個晚上恆星就成白矮星了。」

「不不不,你寫完一段時間後,再看看一定會有其他想法的,這是一晚搞不出來的。」

「不能說做不到就說不好阿,就像你不能因為你沒有女朋友,就說有女朋友不好吧?」

「沒有,像這種這時候,你就更應該相信沒有女朋友是好的。」

「靠,那你是要一輩子單身的意思阿?」

「欸,我可沒那麼說。」

K用掌根按摩著他的太陽穴,努力忍住揍人跟砸電腦的衝動。

小陳發現K的反應,說到「好啦,看你都快跟普羅米修斯的實驗室一樣炸了,放心,別急阿。我跟李下班要去搞點吃的,你還要用辦公室?」

K趴在桌上,像個洩了氣的皮球,哀嘆的說到「他奶奶的我在宿舍根本寫不下去,看來今天整晚得泡在這了。」

小李走之前,問了聲「要幫你買吃的來嗎?」

K沒有回答,小陳嘆了口氣,走了。

整間小房間終於只剩下自己,K終於打起精神,開始寫起那自己也看不懂的文字。


K發現自己趴著睡著了,跳了起來。

現在時間早上4點。

他看向自己該死的論文,進度還是只有寫完文獻論述,實驗還是一片虛空似的白。

整間辦公室充滿著船艙的悶味,他知道自己該換個地方寫了。

他爬到了甲板上,坐在邊緣上,凌晨的海風帶著寒氣跟水氣,他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好多了,但一打開筆電他又愣住了。彷彿水龍頭被瞬間鎖上一般。

K思考著,當初為何要選擇來Site-ZH-81實習,也思考著為何基金會人突然很好,給我們這些沒有高級文憑的人員一個成為獨立研究員的機會。

他知道,如果今天這論文沒交出來,他的實習一定會失敗,離成為獨立研究員的路又更長了,無論前面表現再好也沒用。博士會帶著微笑,請他再實習一年,於是他又要掃一年的廁所,做一年無聊到爆的基本實驗,做一年奇術的維護跟校準,領一年少的可憐的實習津貼。

這時,航母默默的開過了符拉迪沃斯托克燈塔,那古老的建築屹立在海上,在清晨的微光中閃耀著。
6N1DNEx.jpg

K臉色慘白的站了起來,望著眼前的美景,K似乎體會了什麼。他一片混亂的腦袋中浮出了四個之前莫名在崇文看到的字。

「 虹 光 之 間 」

虹,轉瞬而逝。

光,亙古長存。

兩者之間,即是永恆。

K的大腦瞬間似乎有什麼火花點燃了,他感覺到自己與生命潮流之間建立起了一點若有似無的連結,但那感覺太空泛,似乎有也似乎沒有。

某個東西燃燒了起來,他明白了,那是他心中的熱情。

明明知道來海上站點吃力不討好,為何他還來這的原因,他想起來了。就算被基金會榨壓,但,他還是想要繼續研究奇術,研究異常,這就是為何他當初就算可以到Site-ZH-02好好的擔任文書,也想來實習的原因。

一陣海風吹過,K瘋狂的敲著鍵盤。

他努力的,迅速的,完成了他的實驗企劃。也許不是最完美的結果,但他也是滿意了。

他想像自己在一點時,將一切準備就緒。

「報告博士,這是我的論文,時間剛好吧?」


這時,K突然醒了過來。

一片死白的文檔,也沒有比他的臉色還來的白。

「啊啊啊啊啊啊這次真的死定了啊啊啊啊啊!!!」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