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外資源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4+x

bathroom.jpg

Dietrich走出了廁所隔間並前往水槽。他每踏出一步,腳上的硬底鞋發出的聲音就在廁所間迴盪,而後續從水龍頭發出的冷水聲打破了無人男廁的寂靜。他用水潑向自己的臉,讓自己稍微冷靜下來,然後他吐出長長的一口氣,看向前方的鏡子內自己身後的景象。

「⋯⋯對,我知道⋯⋯我也看到email了⋯⋯離預定的時間還有三週,你覺得我該怎麼做?」

他等待著答案而停頓,但隨後不屑地搖了搖頭。

Merle⋯⋯說真的⋯⋯我今天受夠了,懂嗎?不要讓我後悔教你手語。你可以安靜一個小時嗎?」

他往臉上潑了更多的水並清理乾淨,小心翼翼地不讓水珠滴到身上的黑色領帶和牛津襯衫。他的捲髮幾乎直直站起,但本來就是如此,大部分的特工也不太在乎他們工作時的頭髮狀況。Dietrich寧願到冰涼的奧札克湖釣藍鰓魚,也不想繼續看著鏡子裡Merle那毫無表情的臉。

「我現在不能像這樣和你說話。為什麼?因為他們一如往常地看穿這個行為了。如果年度評估的時候我們還在這裡,我們就慘啦。」

他停頓看了看回應。

「好啦。就再收斂一個星期就好,然後我會在那之前請求調動,但逆得給我一點空間,Merle。懂了嗎?好。」

他最後一次調整自己的肩上槍套,然後離開廁所走入走廊,試著不直接看向在周圍的Merle(他已經熟練許多了)。


serverroom.jpg

Karlyle調整了身上的外套並走進伺服器機房。毫無疑問,Site-19的技術中心令人驚嘆,而對Karlyle來說,那甚至可稱作魔法。他玩弄著幼稚地拔掉其中一個插頭的想法,只想看看那會造成什麼樣的混亂,但最終決定那還是由沒那麼多責任的年輕小伙來做比較好。

Hamilton博士在北邊的牆附近等著他,無所事事地擺弄著鬆掉的插座。在注意到Karlyle接近之後,他為了握手而站了起來。

「主任。」Hamilton說。「歡迎來到主機室。這⋯⋯這不是中央的大型主機,但是是我們部門的。」

Karlyle握住他的手。「我很榮幸,博士。一如往常,Site-19所能製造的創新科技對我而言是一幅奇景。」Hamilton禮貌地笑了笑。「我想你已經收到我寄的跨部門信件了?」

Hamilton點點頭。「當然,我收到你的email了。你想要談什麼?」

「你的AI部門。我看到你們的初步結果了,我非常非常欽佩。我那些Site-81的技師想要設置類似模型,也正在製作粗略的原型,但⋯⋯」他停頓並皺起眉頭。「恐怕他們不清楚一些更為精細的設定。」

「那沒關係,我知道你應該與誰談談。」他猶豫。「說起來,我不太確定你為什麼來這裡。你可是個大忙人,為什麼不派個人來就好?」

Karlyle微笑。「我喜歡看看新事物啊,博士。而且,我來這邊有其他原因。」


Karlyle說完的那瞬間,Dietrich進入了房間。他立刻調整自己駝著的背並試著壓下任何的驚訝。機房就與掃具間一樣令人興奮,高層進出機房的頻率也和他們進出掃具間一樣。無論如何,對他們而言,這只是普通的一天。

「你好呀。」Dietrich就如平常一樣問候兩人。「你們不是沒辦法登入對吧?」

附近的倒影裡,Merle明顯地摀住了自己的臉:Dietrich完全忽略了。

「沒有。」Hamilton露出古怪的微笑。「其實我們剛剛正談到你,Lurk特工。」

「Lurk?」Karlyle稍稍抬起一邊的眉毛。「那不是呼號,對吧?」

「不,那是,呃,蘇格蘭語⋯⋯父系那邊。原本是M'Lurgh,但你也知道美國人有點不會發音什麼的。基本上所有人第一次聽到後都是相同的反應。」

Hamilton尷尬地點頭。「好。總之,主任在找一位能幫Site-81研發AIC的人。」

Dietrich看向Hamilton,然後是Karlyle,最後迅速瞥向正在示意他重新注意博士們的Merle。

Dietrich歪頭作為回應。「聽著⋯⋯我可能看起來像是個研究員,但我真的不是⋯⋯長官。我只是幫那些書呆子把他們的小計畫變成實用的工具。讓理論跟實際不要離那麼遠,懂嗎?」

Karlyle微笑。「那反而就是我來這裡想要談的東西。Hamilton博士,可以嗎?」

Hamilton打發地揮了揮手。「當然,主任。我想我不會想參與接下來的話題了。」


Karlyle向旁邊的房間示意,並跟隨Lurk進入其中。Karlyle在兩人進入後關上了門,然後他們在會議桌旁坐下。

conferenceroom2.jpg

「Lurk先生⋯⋯」

「叫我Dietrich比較好,如果你想要叫名字的話。」

Karlyle點頭。「好,Dietrich。我想要談談你的AIC,以及它們可能會如何對應完全科技性的入侵威脅。」他向後靠在椅背上。「就假設某個具有敵意的科技SCP在某處突破了收容,然後進入了站點的主機。它們威脅要封鎖整個站點、啟動站內彈頭⋯⋯等等。你的AIC會如何處理這種情況?」

「呃⋯⋯」Dietrich稍微後仰並在腦袋中組合句子,慢慢思考著這個問題。「首先,這不是的部門。這麼說吧,我只是幫他們把研究室裡的東西拿到現實中而已。第二,我認為要看情況。AIC就像真人一樣,它們會思考、感覺、做錯事⋯⋯它們只是比我們做得快太多了。

「但就是這樣而已,不是嗎?」他繼續,身體前傾。「它們思考非常迅速,做決定甚至更快⋯⋯有時候甚至會同時進行。如果穀倉著火了,你不會等老天下雨,對吧?」

Karlyle點頭。「那麼,依你的經驗,你覺得我們目前有的AIC模型適合處理站點的每日活動嗎?」

「大概吧。那就是它們的功用。」

「戰鬥呢?」

Dietrich猶豫了。「戰鬥?」

「想像一下,世界某處出現了某個異常威脅。在沒有外部指示的情況下,若要這些AIC能夠直接面對威脅、發動攻擊並收容,我們還需要什麼?」

「AIC得像其他人一樣接受訓練。讓它們自主行動需要經驗,而經驗無法寫成程式。我的意思是,當然⋯⋯一般的病毒根本是小菜一碟。但異常威脅⋯⋯」

Dietrich的視線瞥向Karlyle的身後,他看到Merle正在牆上觸控螢幕的倒影中用手語說著什麼。在他看懂Merle想表達什麼之前,他意識到他停頓太久了。

「⋯⋯無法預測。」他收尾。「在你能放開韁繩之前需要一點時間。」

Karlyle轉頭,直接看向了Merle的方向。沒看到任何東西的他重新面對Dietrich並認同地點了點頭。「原來如此。」

「長官?」Dietrich詢問。「有啥麼是AIC現在得收容的嗎?」


Karlyle瞇起眼睛。他不太確定要怎麼應付這位奇怪的男人。當然,他知識淵博,但某個地方很詭異。

「不太算是。」他說,身體前傾。「目前我只是在探索可能性,為了我自己的站點和其他計畫罷了。」

「其他計畫?」

「Lurk先生──」

「Dietrich。」

「對,很抱歉。Dietrich,如果要你在現場維護這些系統,你覺得自己能勝任嗎?你在這個領域的專業知識有多充足?」他的視線落到Dietrich身後,看著外面主機室的方向。「另外,你目前還有被指派到哪些計畫呢?」

「目前?就這個。在我被調離Mu-13之後,我就一直在各種部門跟研究室的工作間換來換去。實際的話⋯⋯我們有些關於行動應用程式和AIC的擱置計畫。你可以從那裡去找。」

Dietrich將配發給他的手機放到會議桌上。「我了解這些AIC,長官。我沒辦法從零打造,但我可以調整它們。要說的話,我懂得夠多。對吧,Alex?」

手機發出嗶嗶聲,然後充滿活力的女性聲音回應。«沒有錯!»

Karlyle好奇地低頭看著手機。「這是第四代的系統,對嗎?Alexandra系統?」

Dietrich點頭。「沒錯,主機就在19這裡。他們目前製造的最新,也最厲害的人工智慧。」

年老的博士抬起手機。藍髮年輕女人的虛擬角色坐在了螢幕中間,並在面對Karlyle時露出了微笑。

«午安,Aktus博士!»這個合成的聲音聽起來非常好,Karlyle心想。«很榮幸終於能見到您了。»

Karlyle向Dietrich開口。「這能聽到我?」

«當然可以!» Alexandra回覆,手機的通知燈光閃了閃。«我結合了這些設備的所有硬體,並可以隨時、隨心所欲地使用它們。鏡頭、麥克風、雷射──»她笑了。«──好吧,也許沒有雷射,但我想他們也在研究那個!»

「太驚人了。」Karlyle說,仔細地打量著手中的物體。「這比在Site-81運作的Access系統還要優秀許多。」

«Access,嘔。»虛擬角色吐了吐舌頭。«我看過源代碼了,那是過時的老東西。»

Karlyle抬起一邊的眉毛表達同意。「Dietrich,如果你願意且想要繼續與這些AIC相關的工作的話,我最近可能會有個職缺給你。」


「我是個圓榫,長官。我什麼都會,但都不專精。」Dietrich用手指敲著桌子。「說真的,我喜歡這樣子。我不喜歡被限制。大概也是為什麼我會離開Mu-13。」他接著停下了手指。「所以說⋯⋯Site-81?算是換換景色吧,我想。可以啊。」

Merle點頭表示同意。對兩人來說這可是因禍得福,畢竟Dietrich離被診斷為思覺失調症只差兩步和一次年度精神評估而已。

「大概是什麼時候呢?」Dietrich詢問。

Karlyle從外套內拿出了白色的信封。「恐怕並不是在Site-81。」他讓信封滑過桌面來到Dietrich面前。「時間則是現在。」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