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鹿學院
評分: +5+x
DeerSeal.png

鹿學院 (Deer College) 成立於1948年,位於三波特蘭東南部,是一所男女同校的文理學院。鹿學院不僅因為開創性地將神祕學研究與文科教育課程整合而享有聲譽,同時也因其高標準的魔法實踐、創造性思維和積極的多元宇宙公民身份而聞名。

鹿學生在超過40項主修與重點領域中攻讀文學士學位。學校的課程包括為期一年的神秘學課程,具備廣泛的分配要求和畢業專題:每個學生通過將傳統主修與神秘學重點領域相結合來構建他們自己的學習計劃,或者從一些已建立的跨學科主修中選擇。9:1 的生師比以及小型會議式課程使教師能夠真正指導學生並與它們進行個人討論。


使命和歷史

EliotHallReedCollege.jpg
克諾爾大廳,鹿學院最古老的學術建築。

鹿學院是神秘人文和科學領域的高等教育機構,致力於知識和魔法追求的內在價值,並受到最高標準的學術、批判性思維和創造力的引導。自1948年成立以來,作為一所獨立的本科院校,鹿學院一直堅持一個中心承諾:提供均衡和全面的魔法教育,以達到最高標準的學術卓越。

校史

鹿學院成立於1948年,其第一門課程於1950年舉辦。鹿 (Deer) 的命名原自里德 (Reed) 學院,里德學院是鹿學院在奧勒岡州波特蘭的凡俗對應;鹿學院的創辦人 Zachary Knorr 與 Matyas Szabo 是里得學院校友, 他們不滿意母校缺乏神祕學研究,於是他們決定在三波特蘭創辦一所神秘文理學院,位置就在里德學院本身的多元宇宙陰影之上。通過召喚里德學院的創辦人 Simeon Reed 和 Amanda Reed 的靈魂,並將他們綁定到與他們大學所在的土地平行的三波特蘭,Knorr 和 Szabo 能夠穩定里德學院的多元宇宙陰影,並從乙太中以咒法變出現今的鹿學院校園。

鹿學院的第一任校長是創辦人 Zachary Knorr,任職期間為1948-1956。後續為 Horatio Sgariglia,1956-1960;Jan Gringhuis,1960-1964;Heather Davis,1964-1977;Paul E. Bragdon,1977-1988; Zebediah Agan 教授,1988-1990 (代理校長);Timothy Wormwood,1990-1998;Anna Svensdottir,1998-2003;Elisha ben Abuyah 教授,2003-2004 (代理校長);以及 Chad Gable,2004-2011。現任校長為 Benjamin Lund,於2011年就職。

包容性和多樣性

鹿學院是一個致力於認真與開放的魔法探究的社區,學生和教職員工可以全面參與,無論其民族、種族、物種、宗教、年齡、性別認同、性取向、國籍、原籍宇宙、社經地位、殘疾、死亡或物質性。許多鹿獎學金提供給來自邊緣化背景的學生;某些學生群體可以獲得住宿選擇,讓它們與其它共享獨特奮鬥的個體一起生活。


學術

HauserInterior.jpg
沃爾伍德紀念圖書館北閱覽室

鹿學院教育在跨課程的廣泛知識與特定領域的深度知識達到平衡。學生從凡俗領域和神秘領域兩個學習領域中,創建自己的主修;每位學生都會得到來自所選的兩個部門的教授作為導師,並接受一對一的指導。鹿學院的學術部門分為凡俗學群和神祕學群 (形而上學群除外,其中包括凡俗學系和神秘學系)。


凡俗學群

藝術學群

藝術學群包括專注於各種創造性嘗試的學系。雖然藝術學群的許多學生選擇異常藝術作為它們的神秘學焦點,但這絕不是必要條件:藝術學群認為,除了傳統的異常藝術技法之外的其他方法也可以具有同樣的表現力。

學群長:Wenqian Liao 教授 (藝術史,2007—)

系所與主修:藝術、藝術史、舞蹈、音樂、戲劇

文學與語言學群

文學與語言學群包括研究文學和外語的學系,以及幾個更普遍的研究領域。

學群長:Anna Gonzalez 教授 (西班牙文,2012—)

系所與主修:凱爾特語、中文、比較文學、創意寫作、英文、法文、德文、語言學、俄文、西班牙文

歷史與社會科學學群

歷史與社會科學學群由使用科學方法研究人類歷史、文化和社會的所有學系組成。

學群長:Tom Humphrey 教授 (歷史,1979—)

系所與主修:人類學、古典學、經濟學、歷史、政治學、心理學、宗教、社會學

數學與自然科學學群

數學與自然科學學群包括使用凡俗科學來更進一步了解宇宙的學系。

學群長:Betelgeuse 教授 (天文學,1952—)

系所與主修:天文學、生物學、化學、計算機科學、數學、物理


神秘學群

非自然科學學群

非自然科學學群包括那些雖然接近凡俗科學領域,但卻以凡俗科學家所漠視的神秘力量做應用或研究的學系。

學群長:Albert Lauingen 博士 (煉金術,2003—)

系所與主修:煉金術、神秘動物學、模因學、數秘學、超心理學

祈願與召喚學群

祈願與召喚學群包括專注於與超維或其他超自然存在互動的學系。

學群長:Mansur ibn Samyazaz 教授 (神通術,2011—)

系所與主修:惡魔學、精類研究、死靈術、神通術

魔法學識學群

魔法學識學群包括所有未被其他學群覆蓋的神秘學系。

學群長:Hieronymus Nosh 教授 (異常藝術,2008—)

系所與主修:異常藝術、新德魯伊信仰、儀式研究、奇術學

形而上學群

形而上學群包括研究多元宇宙的更高層次的運作而不是關注具體面向的學系。它的獨特之處在於包括神秘學系和凡俗學系。

學群長:Dominic Hall 教授 (哲學,1999—)

系所與主修:占卜、本質促動、哲學、超形上學、神學 (應用)、神學 (理論)


校園生活

OldDormBlockReedCollege.jpg
鹿學院的「老宿舍區」

鹿學院校園坐落於三波特蘭東南部的中心地帶,距離市中心僅有很短的自行車或路面電車車程。大多數鹿學生住在校園——前兩年保證住宿——而高年級學生經常選擇住在附近的房子或公寓。


住宿

鹿學生在校園的頭兩年保證住宿。鹿學院的住宿生活包括多年級混合宿舍和多元性別宿舍,以及校園附近的大學所有公寓和幾個語言之家。學生還可以申請住在鹿學院的合作公寓中,這為個體提供機會,讓它與其它共享經驗或興趣的個體一同生活和建立社區。

宿舍

鹿學院的宿舍旨在建立強大的學生社區,而不僅僅是提供一個睡覺的地方。從由里德學院的同名宿舍的多元宇宙陰影結晶而成的「老宿舍區 (Old Dorm Block)」到新建的布萊克伍德廳,宿舍為鹿學生提供安全實惠且極少鬧鬼的住宿選擇。大多數宿舍房間是單人房或分離式雙人房,但一年級生可能會被分配到未分離式兩人房或三人房。

語言之家

語言之家配置有客座語言學者,與學生住在一起,幫助它們建立一個以外語和外國文化為基礎的社區。每棟語言之家都在校園東側有獨立的建築,但阿拉伯語之家除外,它佔據安德森宿舍樓的二樓。鹿學院目前有六種語言之家:阿拉伯語、中文、法語、德語、俄語和西班牙語。以諾語之家僅僅是校園謠言:若發現聲稱曾參觀過以諾語之家;居住在以諾語之家或是修過以諾語課的學生,應向社區安全部報告。

合作公寓

合作公寓通常不開放給一年級學生。每棟合作公寓都有校園內的獨立建築:合作公寓中並沒有分派舍監,而是由住宿學生從它們自己當中選擇一位合作協調員,並做為代表與住宿生活辦公室溝通。某些合作公寓有入住標準,學生必須滿足才能申請入住。

峽谷之家:在鹿學院校園的中心是峽谷,這是一片樹林和濕地,是許多三波特蘭特有植物和動物的家園。峽谷之家在峽谷的某個地方,受到自然她自己的遠古德魯伊魔法的保護,是一個致力於理解自然,與自然界共存的社區。申請住在峽谷之家的學生應該致力於生態保護,並準備好與大自然的野獸和精魂一起生活和工作。

鬼屋:鬼屋旨在為非物質和死後學生提供一個空間,建立一個沒有針對非生命形態之汙名的社區。鬼屋的申請者必須是死後實體:大多數申請者都是亡魂和幽靈,但是也歡迎任何已經死亡且通過褻瀆招魂儀式、未竟事務或單純拒絕過世而從墳墓中歸來的實體。

MadSci:如果短語「為了科學!」能溫暖你為了改善自己循環效率而植入的額外心臟,MadSci 可能正適合你。MadSci 是為了那些致力於推動凡俗科學超越人們所應該知曉的界限的人的社區——不管是徹夜的生物煉金學研究會,還是在地下室製作不潔的拼湊生物,或者只是分享實驗室大衣清潔技巧。歡迎任何對科技前沿感興趣的人士。


運輸

從三波特蘭市中心搭20分鐘的路面電車或輕軌就能抵達鹿學院。雖然這個城市沒有汽車,但是三波特蘭擁有出色的自行車道和公共運輸,所以即使沒有汽車,四處活動也不難。

當地運輸

三波特蘭市擁有健全而實惠的公共運輸系統。鹿學院距離輕軌站有10分鐘步行路程,校園內或校園附近有幾條路面電車線路的停靠站。由於將汽車帶入三波特蘭,即使並非不可能,也會相當困難。所以個人交通選擇受到限制;大多數居民騎自行車或電動速克達 (scooter) 移動。學生可以在社區安全部註冊自行車、速克達、飛毯、掃帚、滑板​​和其他個人載具;如果被盜或放錯地方,社區安全官可以在三波特蘭或其他三個波特蘭的任何地方追踪任何有註冊的載具。

多元宇宙運輸

從鹿學院校區出發,可以很輕鬆地經由一些路徑抵達奧勒岡州波特蘭。即使是那些不擅長尋找跨宇宙通道的人,附近也有幾處清楚標記 (在三波特蘭這一側) 的地方,可以從我們的小型口袋維度移動到「現實世界」。還有兩條路徑就在校園內——克諾爾大廳底下的蒸氣管道中;還有圖書館外的紅杉中——可以直接通往鹿學院的姊妹校里德學院。

雖然鹿學院和其他兩個波特蘭沒有同樣緊密的形上學聯繫,但最近的路徑仍然離校區很近而方便利用,每條步行約20分鐘即可抵達。緬因州波特蘭可以通過位於 Roselawn & 17th 的汩汩馬克杯咖啡館後面的小巷進入 (請向咖啡師詢問密碼組合);波特蘭島可以通過位於 3125 SE Flannigan Ave 後院樹籬內的一個小型隧道到達,但是請先向主人禮貌地詢問。

鹿學生只要完成在每個學期開始都會提供的為期兩周的安全與禮儀研討課,也可以訪問流浪者圖書館。完成該課程的鹿學生可以通過沃爾伍德紀念圖書館西北樓梯底部的門進入流浪者圖書館,只要在讀卡器中刷它們的鹿學生證,並為棲息於該鎖的守護靈提供一滴血。

鹿學生:什麼是小鹿?

DeerStudyGroup.jpg
在沃爾伍德紀念圖書館學習的一群小鹿。

鹿學生 (小鹿Deeries) 是獨立、好奇、聰明而充滿個性的:沒有哪兩個是完全相同的,但它們都同樣熱愛探求一般人不應該知道的事情。我們已經請求近幾年畢業班自豪的成員來和我們說說它們自己、它們的畢業專題,還有它們的鹿經驗。


Terrence Shen, '09 (he/him)

主修: 政治學/超心理學

家鄉: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

我來到鹿學院的時候是誰:一條離開水的魚。我沒有——仍然沒有——任何類型的魔法能力,只有我爺爺的心靈能力的淡化版。因此,我覺得我有很多事要證明。

鹿學院如何改變了我:鹿學院迫使我變得更加理智,更加關心我自己是怎麼做的,而更少去關心他人如何看待我。還有我不太注重如何去看待他人——當我剛到這裡時,我常常盯著一些沒有達到人類基準線的同學,所以我不得不盡快地重新學習一些基本的禮儀。

最喜歡的課程: 第七次超自然大戰的歷史,由 Gerald Johansson (歷史,2009-2013) 開課。我知道我的爺爺在中日戰爭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服役於紅軍的心靈能力部門,但我從來沒有聽說過更廣範圍的超自然衝突。 Gerald 讓我寫了關於爺爺經歷的期末報告,並幫助我找到了一位可以接觸他和他的隊友以進行訪問的靈媒。

有影響力的書:艾倫·摩爾的《守護者》

導師:東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的 Nikolai Ivanov 教授 (政治學,1991—2010);Artemidoros Syrakousos 教授 (超心理學,2008—2015)

畢業專題:冷戰軍備競賽的靈能後果

它是什麼:冷戰的超級大國之間的靈能和常規軍備競賽的揮之不去的影響。我實際前往一些進行過心靈實驗的古老蘇聯科學城,並利用我自己的能力取得了移情印象。我甚至設法採訪了一位被蘇聯科學家改造成靈能超級武器的人 ——現在他是位於莫斯科大學地下室的一個桶中腦,但他仍然徘徊在以前他生活過的實驗室的星界位置。

它的 真正 含義是:政府如何在追求權力時摧毀個人。

接下來要做什麼:我將在香港為一個大型靈能智庫工作。有點像政治和經濟諮詢公司,但有預知和遠隔透視。


Fionn Ó Gallchobhair, '12 (he/him)

主修:歷史/死靈術

家鄉:三波特蘭

我來到鹿學院的時候是誰:我是來自 Hy-Brasil 的 Sidhe 難民的孩子;我的雙親在五足魷魚襲擊後搬到了三波特蘭,然後幾年後生下了我。以 Sidhe 的條件來說,我上大學的時候還很年輕,只有27歲,大概相當於人類的16歲;因此,我在鹿學院就讀時大部分時間都住在家裡——離校園只有幾個街區。

鹿學院如何改變了我:來到鹿學院實際上讓我更加靠近了我的先祖:我在大一的不列顛群島超自然史的課程中學到的關於 Hy-Brasil 的知識,比我從雙親在我整個童年時期所講述的故事中所得到的更多。我有機會在我大三那年在愛爾蘭留學,然後我曾經多次前往 Hy-Brasil ——技術上來說,所有 Sidhe 都是那裡的公民,不過幾乎沒有實際住在島上的 Sidhe 會離開。

課堂之外:我對三波特蘭的 Sidhe 家庭做了很多外展工作,特別是當我開始研究我的畢業專題時。我的夥伴主修戲劇,因此它的很多表演我都參與其中——最佳的一次是它的畢業專題演出,當我扮演浮士德時,它真的召喚了一個惡魔來扮演梅菲斯托費勒斯 (它的神祕學主修是惡魔學)。

經濟援助:我在愛爾蘭的學期是由 Hy-Brasil 政府資助的——它們仍然可以做精類黃金的那種事情,所以它們不缺資金,還有它們總是會出資讓 Sidhe「回家」。

導師:Samantha Olongwe 教授 (歷史,2011—2013);Andrew Cerak 教授 (死靈術,1949—)

畢業專題:受福之地的口述殞落史

它是什麼:我採訪了五足魷魚襲擊的倖存者——包括我自己的雙親和 Delbáeth 王本人——以及那些在襲擊中死去的祖靈,我將所有這些訪談和陳述彙編成一個單一的敘述,詳細說明了該次襲擊以及其對城市的一些重要場所和區段造成的後果。

它的真正含義是:讓我的雙親向我的祖雙親告別。

接下來要做什麼:我要搬到 Hy-Brasil。我獲得了皇室歷史學者的見習資格,我無法拒絕。


Maria Ivády, '15 (she/her)

主修: 生物學/奇術學

家鄉:匈牙利,赫維什州

我來到鹿學院的時候是誰:我非常虔誠。我的整個家族都是如此。也非常的孤立——我曾在布達佩斯的高中獲得政府特殊獎學金,但我從未真正在那裡有朋友,而且我對流行文化不感興趣。我按照母親的建議申請就讀鹿學院——她是我們村的一個外來者,而且她希望我在回鄉之前接受大學教育。

鹿學院如何改變了我:我會說我仍然非常虔誠,但我思考的方式不同。我不僅接觸了其他宗教,而且還接觸了我自己宗教的其他分支——尤其是我的導師,我真正開始思考我們共同傳統中的各種各樣的不同做法。我覺得我現在更了解自己的信仰,因為我知道它的來源以及影響其發展的因素。

我做的很酷的事情:我成立了校園 Nälkä 組織:術士集團 (Karcist Kollektive), 集結一些鹿學院中相關信仰的實踐者,並幫助打破許多學生持有的所謂「欲肉教 (Sarkic Cults)」的成見。我也加入了橄欖球隊,雖然我從來都不是很好。

我會對未來的學生說:不要害怕做你自己!雖然校園裡對實際信仰任何宗教的人有很大的汙名,但你可以找到一個支持你的社區。

最喜歡的教授:Matyas Szabo 教授 (生物學,1948—),當我想家的時候,他真的幫了我很多——他邀請我去他家吃晚餐,並幫我找到了在三波特蘭中和我家族的習俗差不多的 Nälkä 集會。

校園裡最喜歡的地方:晴天時的四方廣場。晴天並不是很常見——如果任何一個波特蘭在下雨,這裡也很有可能會下雨——但是當晴天到來時真的很棒。人們把沙發搬出來,單純地在一起廝混、聽音樂和聊天。

獎學金、獎勵、經濟援助: 如果沒有 Saarijärvi 生物奇術學女性獎學金的話,我就不能來這裡了,因為它補足了鹿學院的學生貸款與我的家庭能夠支付的費用之間的差距。

導師:Matyas Szabo 教授 (生物學,1948—);Arcadius Sparrow 教授 (奇術學,1987—2016)

畢業專題:重新思考大鼠:設計一種新的模式生物

它是什麼:雖然實驗室大鼠已經是一種很好的模式生物,但牠的 DNA 與人類的差異很大,以至於無法在許多科學和魔法研究上成功應用。人科生物更好,但成本更高,而且人類志願者經常很難找到並且可能引起研究倫理問題。因此,我決定設計一種新的模式生物,從通過我自己的血液連接的超維度血肉空間所收穫之幹細胞開始。這種生物體命名為 Homo Sapiens Ivadius,幾乎擁有人類全部的遺傳密碼,但只表現成一隻略大且更聰明的大鼠。

它的真正含義是:擁有一隻不是該死的馬的肉術使魔。

接下來要做什麼:我打算回到我的村莊至少一年來履行一些宗教義務並與我從3歲開始訂婚的那個人結婚。之後,我想進入肉術醫學領域,協助我的兄姊進行他們的研究主題。


Demian Strange, '17 (they/them)

主修: 藝術/異常藝術

家鄉:加利福尼亞州,卡爾弗城

鹿學院如何改變了我:鹿學院如此努力地壓碎了我的精神,所以我退學了。我遇到了一些偉大的人,但學校本身就是在比喻和字面上摧毀人們的靈魂。我從鹿學院得到的一切都不是來自這裡的管理層,絕不是因為它。

我會對未來的學生說:不要來這裡。說真的去任何其他學校。即使是凡俗的也行。只是不是鹿學院就好。

我做的很酷的事情:我在鹿學院所做的每一件藝術品都是超印記的一部分,這是一部持續的魔法作品,最終在我退學後寫的專題達到高潮,賦予了我超越大學管理層的理解的能力。我也玩了很多龍與地下城。

有影響力的書:Luisa Bellocchio 所著的《異術宣言》。這是你在異常藝術入門會讀到的第一本書,它真的讓我永生難忘。特別是關於為何最好的藝術來自復仇的那部分。

導師: N/A

畢業專題:被十二尖角的雄鹿頂死:我的鹿經驗

它是什麼:一系列短文、連續圖像和視覺作品,用於描述鹿學院親自讓我或我認識的人失敗的各種方式。我有一位在圖書館工作的朋友幫我把一份副本放到它們的系統中,還有另一位在註冊處的朋友幫我報名參加論文口試。

它的 真正 含義是:作品的高潮迫使管理層給我文憑、退還我的學費,並把我放在它們的網站上。

接下來要做什麼:我現在就住在三波特蘭。在紋身店工作。在網路上接收藝術委託。享受生活。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