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一線間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關注組織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機動特遣隊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設施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員工與角色檔案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世界線中心頁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系列檔案室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競賽資料庫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異常物品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超常事件紀錄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未解明地點列表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您正在查詢的標題為:基金會故事
在多個資料庫中發現符合該標題的文件
請選擇欲查詢的資料來源,或按此取消

scp-logo-zh.svg
繁中原創
scp-logo-en-400.png
主站翻譯

scp-logo-ru.svg
俄文分部
scp-logo-ko-400.png
韓文分部
scp-logo-cn-400.png
中國分部
scp-logo-fr-400.png
法文分部
scp-logo-pl.svg
波蘭分部
scp-logo-es.svg
西語分部
scp-logo-th.svg
泰文分部
scp-logo-dach-400.png
德文分部
scp-logo-it.svg
義語分部
scp-logo-ua.svg
烏克蘭分部
scp-logo-pt-400.png
葡語分部
scp-logo-cs.svg
捷克分部
scp-logo-vn-400.png
越南分部
評分: +4+x

生與死僅有一線之隔,未達目標的死亡是謂犬死或狂死。然而這並不是件可恥的事,因為這便是武士道的核心精神。
— 山本常朝,《葉隱聞書》

如果您能讀到這裡,您已經死了。

2.10.1.3 — 使命:直觀型資訊實體僅能透過他們對那些自己生前未盡,且死後亦無法完成的個人指令做出特殊奉獻以維持自身的持續存在。身份戰士們將從一個比該理念更加複雜的版本之中汲取力量:對機動特遣隊 Omega-Zero與基金會的核心使命所奉獻一切。只要這些目標之間仍有所掛勾,這個世界就仍需要著身份戰士,而奉獻出自身的身份戰士們便仍舊會與世界聯繫在一起。

身份作戰訓練教戰守則-01:基本技能

顯現紀錄 — 漁王行動

隊伍:Wraith-4、-7與-9

勤務名錄:

簡報
基金會逆模因部門研究員暨收容設計專家,Bartholomew Hughes博士於2008年底失蹤。官方說法是他已經死了,死於一個未知的異常之手。對Hughes死因的研究皆因一種「傳染性謀殺」現象而受挫,即將理解Hughes身上所發生的事情的人員也將一同死去或失蹤。對於攻擊擁有其自身資訊之未受保護的活體模因組的行為,我們現已識別出了這是SCP-3125的典型攻擊手段。

儘管在我們之中有47名聖徒可確認是因為Bart Hughes的傳染性謀殺而死去的,但他們所有人皆因在過渡期間遭受到了除線型傷害,而致使他們失去了近期研究中的關鍵資訊。

在Hughes於失蹤前的那段時間裡活動的所有相關資訊,皆近乎完全被從基金會之中所刪節而去,其操作保密度遠高過於所有已知的Thaumiel級計劃案。於此期間,這些被認為在與他接觸前就已先一步死去的聖徒們似乎被暴露在一種極其強效的模因編篡技術之下,令他們即便是死後也無法回想起大多數的詳細內容。Hughes在這段時間內皆完全於一座模因隔絕室之中起居與工作,因而未被MTF ω-0所注意到。

此外,在這段期間內有非常大量的基金會資源是不知去向的,然而甚至是那些直屬於O5指揮部,替他們精打細算的4級會計師們似乎也選擇性忽視了這些出入。

基於在冷城行動中所蒐集到的情報,我們有理由相信Hughes已經制定好了對抗我們的理念圈遭受侵入的計畫,並且在Wheeler主任死亡且失去Site-41之前,她便已在維加斯室中領悟出這件事了。

綜合我們手中所握有的情報,我們做出了以下的猜想:

  • Hughes可能死了,或者他可能躲在某處。
  • 假如他死了,但他不在我們之中
  • 假如他還在躲藏著,那他成功地自我們的視線之中隱藏起自身,這就代表著他同樣也能避開SCP-3125。
  • Hughes意識到SCP-3125的存在,並建造了Site-41的維加斯室,用以安全地向他人簡述他所知道的一切。
  • 我們的Specter小隊對Hughes接下來的行為所做出的最佳理論重建是,他將要進行一場規模龐大、耗時數年且造價昂貴的大工程。
  • Hughes的失蹤可能代表了,他已從理論階段進展至實驗原型的建設上面。
  • 那些在尋找Hughes時失蹤了的人們可能成功找到了他,並且當前正協助著這項計畫的進行。

Wheeler主任直至死前都相信著Hughes留下了某個,可以幫助她贏下這場戰爭的事物。

因此,特遣隊 Omega-Zero("Ará Orún")當前的首要任務便是查明Hughes博士的現況,確認他是快客還是死者,並試圖定位他的所在位置,如若不可行,找到他的研究成果。請直接向Mane-1匯報本次的行動。

你們可以自由選擇自己擅長的方式來完成這項指令,並應盡一切可能來徹底調查任何你認為合適的途徑。如若因敵人的行動而失去了與指揮部的通訊,你仍應持續搜索。假若你如實完成了你的使命,則你將在你能力所及的範圍內提供Hughes所需的一切協助,同時等待進一步的指示。

各位隊長將負責協調並指派初始的目標地點。你們的本次顯現,代號「漁王行動」已就定位,等待各位的命令後輸入。

請謹記:我們是守護的聖徒,
— Amos Sanchez,MTF ω-0行動主任

Ω—Ω


這座富有未來感的有機建築式小屋的每一層樓,都有一部分盤旋於這片開闊的水域之上。而站在寬敞的三層式木製平台上啜飲著咖啡的是Sarah Hughes,機動特遣隊 Tau-5 ("輪迴")的指揮官。她隔著鐵網紗窗望向池塘,Chen正在教導Onru與Munru如何在獨木舟上釣魚,而他們三人在暖陽之下樂開懷地笑著。她能聞到一路從一樓廚房飄來的,Irantu從Ghazi身上所學來的庫德菜餚的香味。而Nanku則坐在幾公尺外的沙發上,上等她正聚精會神地用水彩描繪著鴨子。Hughes不止一次地想過,這跟一個真正的家庭有什麼兩樣。

「Hughes上尉?」Nanku突然警惕地站了起來,並向她問道。

「怎麼了,上等?」

「有人要來了。」

「說明一下。」就在Hughes命令她的同時,她們看向了通往二樓的樓梯。

「我認為那是種超感官知覺,是來自我細胞株的一項遺贈。我能感覺到有人在我們附近搜索著,每當她們的意識觸碰到我的,我就會知道。這裡有個意識在注視著我們,一個沒有身軀的意識。」

「它在尋找什麼?」

「我想,它在找的是,長官。」

位於樓梯通往樓層間的平台,在那裡有扇鑲嵌在白色的超硬質合金牆上,能夠眺望水面的寬敞凸窗。而在窗戶的對面則是幾扇分別通往三間寢室與衛浴間的門。Hughes上尉敲響其中一扇並把門打了開來。「Campos,把你的人集合起來準備行動。我要以最快的速度在樓上佈署武裝小隊向四周監視。」

Juan Campos中士咕噥著接收命令。而就在Hughes關上門的剎那,他便已關上他的床位燈並將雙腿擺下了床。

在一樓,寬賞的起居空間中空無一人。Nanku從武器架上拿起她那沉甸甸的戰鬥步槍。Irantu中士大步走出了廚房,平靜沉著但做好了準備,雙手就預備位置並隨時準備好迎接戰鬥。Nazgul Ghazi中士從他的右後方走了過來,而她正從手持式無線電裡聽取著值班哨站的報告。

Ω—Ω


Aaron Quinn上等正在執行道路看守的任務,監看著一台不請自來的車輛。那是台黑色的Ford Explorer,車窗貼著隔熱膜,看起來像是輛租賃車。Quinn揮手將它攔下,車子停靠在停車路牌的一旁,當車窗搖下時,他看向了車內坐著的四人。一對20多歲的年輕男女坐在後座,而另一對較為年長,約莫50出頭的則坐在前座。他們全都是白人,並且身上穿著星期天去做禮拜時才會穿的保守服飾。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女性身上傳來一陣廉價香水的味道,密閉的車內空間讓整個氣味變得更加濃厚。

「女士,這裡是管制區,我得要請你們沿著原路返回警衛室了。」

「現在,親愛的,我們不需要這麼做,這裡正是我們應該要來的地方。」

「應約而來的。」他們異口同聲地說著。

「而你將會放行讓我們通過的,這位弟兄。我們帶來了你們所要聽到的消息。」她隨後如此向他說道。

Ω—Ω

「向我報告。」Hughes開口命令著。

「長官,我們可以……感覺到……有名實體現在就在這裡。」Irantu一邊回答,一邊將他的頭歪向一旁,似乎在聆聽著什麼。

Nanku搖了搖頭。「名實體。」

「他們是敵人嗎?」

「不,長官,我不這麼認為。」在Irantu說話的同時,Nanku又再次搖了搖頭。「他們似乎是……被困住了?」

牆壁傳來了一聲巨響。「不足為奇啊,中士。」Hughes說道。「這棟房子是我的哥哥設計的。」

Ω—Ω

顯現紀錄:漁王行動(Wraith-7)

Cooper:沒有用,我沒辦法推動或破壞任何東西。這個地方被封鎖的相當嚴實。

Desai:我也還是連接不上我的錨。

Cooper:別看我,我的CS值最好也只有4.52。

Desai:嗯,我們休息一下吧,等等我們或許能一起打裂一扇窗戶或什麼的。

Cooper:我相當肯定我有能力把輛車子丟出去,而我們卻在這邊為了能否在窗戶上製造一道裂痕而困擾著。這根本就是座該死的籠子。

Desai:畢竟Hughes就是位針對資訊類異常的收容設計專家。

Cooper:是啊……

Cooper:這是個令人沮喪的想法,我們現在只是兩個資訊類異常而已。Santosh,你以前有想過你是否是真正的Santosh Desai嗎?或者你只是個基於你爸的記憶所產生的結構體,用來在你……他……算了……用核彈炸死自己之後,填補你在理念圈所留下來的空洞?

Desai:對……對,一遍又一遍的問題。妳懂得吧,遲早每位聖徒都會像妳這樣問過一遍。

Cooper:所以?

Desai:這麼說吧,我完全記得那些只有我知道的事。

Cooper:不管怎樣,你還是認為你辦的到,而你跟我都很清楚,縝密構築而成的記憶與貨真價實的過往是區分不出來的。

Desai:噢。我沒有去想過這一點。

<顯現:Irantu>

Cooper:哇!

Irantu:是誰在那裡?

Desai:這也是我想要問你的。 我是機動特遣隊Omega-Zero("Ará Orún")的Santosh Desai聖徒,而這位則是Riley Cooper聖徒。你是怎麼來到這的?

Irantu:我是機動特遣隊Tau-5("輪迴")的Irantu中士。這是我最近一次備份掃描的神經複製體版本,透過模擬模式在運行的。

Desai:一般來說你得要是,呃,死了之後才能看到這個顯現。

Irantu:我已經死了47次。或許這樣就足夠了?

Desai:嗯,我猜你是有資格的。我們會來到這裡是為了執行一項任務。

Irantu:我能出一份力嗎?

Desai:Riley,妳覺得呢?

Cooper:我的專業見解是我們被困住了。我們或許也要告訴他我們為什麼會在這裡和看他能否幫上忙。

Desai:同意,他三級的,而且我們也別無選擇。Irantu中士,我接下來要授予你訪問以下代號的權限:SCP-2111、READ THIS以及漁王行動。你是否同意你將不會把接下來所接收到的資訊共享給未經授權的人員,並意識到對機密情報的不當處理將導致你受到懲處?

Irantu:當然。

Desai:好,說白了就是Cooper跟我是幽靈。我們在職務之中死去,但我們從未停止為基金會效力。

Desai:我們的任務是找到Bart Hughes博士。Hughes在幾年前失去蹤影,並且所有與之相關的資訊亦被大幅度地抹除,即便是我們也無法訪問那些資訊。假如Hughes已經死了的話,我們預期他會與你的指揮官,他的妹妹相纏在一塊,這樣我們就能找到他的行蹤。而若還活著,我們希望她會知道些什麼,並且我們也有辦法循著線索找到他。除了我們被困在這棟房子裡面以外,這棟房子對我們這樣的自由模因來說就像是座法拉第龍一樣。你能幫幫我們嗎?

Irantu:是的,我會,當我再融入回我當前的自我串流之後就能。

Desai:謝謝你,中士。

Irantu:Cooper,這之間沒有區別。

Cooper:蛤?

Irantu:妳在想妳是否是Riley Cooper的一個複製體,而這之間沒有區別。我是個複製體。我也是Irantu。身份與真偽之間是互不相等的。

Cooper:嗯……我想這幫了我不少忙。謝了!

<脫離:Irantu>

Ω—Ω

位於一樓,Zabek下士從Irantu神經分路的資訊流中脫離了出來。中士他恢復了意識,站起身來並快速打開了窗戶。

「向我報告。」Hughes喝令道。「先等等,當我沒說,有輛車子靠過來了。」

在外面,那輛Explorer開到了沙土路上。Arthur Chen上士、Munro下士和Onru上等則將獨木舟從水裡拖到了岸上。

「長官,」在說話的同時,Ghazi中士亦將她的卡賓槍給上了膛。「我負責看守道路的部下剛才試著發送給我些被認知危害過濾器殺死的東西。」

「瞭解了中士。命令其他的值班哨衛與他們保持距離,如果他們覺得我們遭受威脅的話,就向MTF指揮部報告。」

「收到。」

「Irantu,沒有時間準備防禦了。集結起你的小隊,根據我的信號來發起攻擊。」

「是的,長官。」

那輛SUV就這樣一路開到了小屋面前,隨後車上的乘客便紛紛下車。

那位年長的女性看向了走道。Hughes站在半開的氣密艙門後,將隨身武器準備好並隱藏了起來。

「日安啊,親愛的。」那位女性開口說道。她咧嘴笑著,瞇起眼睛看向燈光。

「妳有聽__ 」

Hughes朝她開槍。

輪迴小隊的攻勢相當迅猛。另外兩名乘客幾乎與那名女性同時倒下。駕駛雖勉強從座位底下抽出了全自動手槍,但也於事無補。

在來自小屋的掩護之下,四位輪迴的士兵彎著身子穿越了隊友集火的區域。Nanku和Munru分別從車輛的兩端包抄過去,並且繞行至車後的另一面。

「Clear!」

「Clear!」

「等等。」Onru說道。「還有什麼東西在那。」

一縷縷煙霧從屍體們那張開的大嘴中迅速盤旋而升。那些是由一團自由模因所構成的,密度是如此之大,以至於能在其中用肉眼看見一個五維結構的三維陰影。這團雲霧盤旋了片刻,隨後沉降在四名輪迴的士兵身上。

就在輪迴士兵們為了維持他們的身分而戰時,位處維度之間的那層薄膜,也就是資訊相互作用的地方,那團靈魂煙霧的捲鬚正被Cooper與Desai所伸展出的線所牽制著。在聖徒們的模因組之中的是與他們敵人相關的資訊,通過在發現與它們相對應的模因所在的地方搭築起的橋樑,向對手發起攻擊。而在他們不朽意志的驅使,以及基金會對這類威脅的海量文獻的武裝之下,兩位聖徒開始有條不紊地將這個外來者的資訊從存在之中抹除。

位於上層的機槍隊朝著那團雲霧發射了一連串的嗜咒型彈藥。這些反超自然彈就這樣不造成任何傷害地穿過了它,並在車上留下無數彈孔。隨後,那團雲霧猛地射出捲鬚,陡然提速並朝房屋的方向伸去。然而捲鬚們突然停了下來,就好像是在命中它們的目標前,僅剩幾吋的地方撞上了一面無形的牆一樣。煙霧就這樣懸在那裡一會兒,隨後如同滲透作用一般,開始從無形的障壁之上滲出。Hughes砰地關上艙門,看著那團煙霧毫不留情地湧入目瞪口呆的輪迴士兵們的嘴巴與雙眼,並持續盤據在那輛SUV的周圍。

與此同時,在理念圈之內,Wraith-7仍舊在與入侵者交戰著,它那複雜的碎形式冗餘允許了它能在承受嚴重傷害的情況下繼續戰鬥。由於它失去了整個錯綜複雜地非理性結構鍊,它反射性地試圖從未受損害的部份發起反擊 —— 就好像是隻水母在徒勞地螫著緊咬住牠的魷魚那樣。如此地增加接觸只會招使它的滅亡加速到來。這個缺乏任何具有意義的目的,或一致性焦點的五維模因性結構,很快便為它的敵人對使命的無間奉獻所戰勝了。

Sarah Hughes透過觀察孔看著那縷煙霧逐漸變得稀薄、消散,並最終消失的無影無蹤。

深吸了一口氣。「我還是我。」Nanku說道。

「我也是。」Onru應聲說著。

Munru點了點頭,於是Irantu向著屋子的方向豎起了大拇指。

「在我們確保了道路看守的陣地之後,」他說。「不論如何,你都應該要讓我們向後撤的,為了以防萬一。」

Ω—Ω

To:Manes-1
From:Wraith-7
主旨:現場報告:漁王行動(見附件)

摘要:
與Sarah Hughes上尉的的接觸十分成功。她堅信Bart Hughes仍舊活著,且被確認不是任何人的錨。她並不知曉他的下落。Bart Hughes的失蹤是在高度保密且自願接受記憶刪除的協議之下所刻意實行的。Hughes上尉保有極少量能對本任務派上用場的情報。然而,她最後一次見到她兄長的地方是一片模因性虛空,這很大程度表明了該地點在隨後便遭抹除殆盡。Site-41?

此外,我們遭遇並抹除了一名進犯的人,也就是曾滲透進Area-756的那名。現場造成了五名基金會人員傷亡,其中包含有四名輪迴的士兵。而理所當然的,他們已然回歸為快客,但我們應當派遣Reaper小隊去迎接Aaron Quinn,他在執行勤務時殉職。

看來敵人也在尋找著Hughes。我們可能得先一步找到他才行。

請謹記:我們是守護的聖徒,
— Santosh Desai,Wraith七隊隊長

« 與死者並肩奮戰 | 生死一線間»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