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職的代價
評分: +3+x

克里斯塔爾和伊絲特坐在實驗醫學部附近不遠處的一張長椅上,這個位置是在整個21號站內最人煙稀少的地方,是大部分人想要獨處或是跟別人分享秘密的好地方。

在最初,克里斯塔爾聽聞到伊絲特升遷為項目負責人的同時,打算為她在基金會任職三年就升遷為項目負責人一事慶祝,但她實際上見到伊絲特時,對方卻是一臉的凝重,似乎對此並不高興,甚至是難過。

「剛才發生的那些事不是妳的錯。」

「現在的這些結果就是我的責任。」

剛才在那個五號實驗間所發生的事情仍讓人歷歷在目,即使是雙手從沒乾淨過的克里斯塔爾也不忍直視那樣的慘況,尤其這是伊絲特新負責的項目,克里斯塔爾瞭解為什麼伊絲特如此自責。


昨天

「伊絲特姊,妳今天怎麼看起來愁眉苦臉的?」

熟悉的聲音打斷了伊絲特的思緒,她原先正在思考著用於實驗的樣本數據,她轉頭一看是誰在背後叫她,是湖湘萍,雖然說她只是比伊絲特晚了幾個月來的,但似乎是因為只讀過女校的關係,習慣稱呼比自己大一些輩份的女性「姊」。

「妳剛才有說什麼嗎? 我剛好正在想東西。」

同時,伊絲特將右手上幾乎燒完的煙丟進一旁的垃圾桶裡,她幾乎沒抽半口。

「所以就是,為什麼妳看起來那麼愁眉苦臉? 遇到什麼討厭的人嗎?」

「原來妳是在說這個,的確算是。 我不是曾經說過有個混蛋拋棄我嗎,那個混蛋昨天出現在我面前。」

「抱歉,我不是有意打算提到這個。」

「沒事,我當時見面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往她臉上送一拳,我覺得這個可能還有點不夠。」

「哇噢,我沒想原來伊絲特姊也會打人。」

「跟她做過的事情比起來,我這覺得不算什麼。」

「所以那個人是誰?」

「71號樣本的提供者。」

「是她?! 我之前看到的時候,總感覺她的行為很帥,還以為是個很棒的人,沒想到居然這樣對妳。」

「所以我才說那一下應該還不夠。」

伊絲特看了一下湖湘萍手上的一疊文件,認為她應該不是單純來噓寒問暖的。

「所以妳不是單純只為了這件事來找我吧?」

湖湘萍從手上的文件堆裡翻找出其中一份文件夾,然後交給伊絲特,內容是對71號樣本的應用實驗計畫和人員指派令。

「沒想到伊絲特姊這麼快就已經有了專屬辦公室了,到時候要是想找助手,記得要特別選喔。」

伊絲特當然懂湖湘萍的言外之意,但她不想做出可能無法履行的約定,所以只是微笑了一下就離開。

伊絲特費了一番功夫才總算在實驗醫學部的三樓找到自己的新辦公室,在那之前,她花了十分鐘在二樓辦公區間尋找自己以前的座位,偶然一瞥到樓層地圖後才想起自己已經有了專屬辦公室。

伊絲特來到自己的辦公室門前,站點內的行政速度真的很快,距離她拿到文件到找到辦公室之間只隔了三十幾分鐘,牆上的門牌都已經換了名字,連帶著她的職稱也跟著變了。



研究員 伊絲特





在她心中有一份上升著的雀躍,不單純的只是因為去掉了「初級」二字,而是隨之而來的各項權力變化,這個職位代表著所有人擁有更多的可申請實驗項目、權限提升、實驗經費、薪資增加、受限制的設備使用權,以及一名研究助理。

現在她專屬的辦公室跟以前在綜合辦公區間座位有著不同的光景,過去的區間就只有一張桌子和那些廉價隔版所組成的工作空間,在這個混雜著不同項目成員的大區間內,如同廉價勞工般的整理研究資料、編寫紀錄、分析實驗資料,而且還得看那些上級的臉色做事。

伊絲特仔細端詳了一下這整個空間,這個辦公室有大約六坪的空間,跟過去相比,她一時間還想不到裡面可以塞什麼東西,但現在這個房間內已經有了一張主辦公桌和助手用的副辦公桌,電腦、電話和檔案櫃也都已經準備好,隨時都能夠開始進行工作。

在桌面上還放著一本型錄,如果有需要的話,伊絲特可以從裡面選擇想要新增或是替換的辦公用品和設備,隔天就會有維護部門的人過來替換,但現在,她感覺這裡還沒坐熱,暫時想不到能夠換什麼,所以就將這本型錄放進了辦公桌的抽屜裡。

現在她開始將自己帶過來的文件重新整理並轉移到新電腦上,這些資料轉移十分麻煩,伊絲特只能將這些只有條碼的紙張放進與電腦連接的掃描器,一個接一個的輸入至電腦內的硬碟裡,在她的辦公桌前還有一個較小的桌子,或許她真的應該先寫好助手申請表給樓上的管理部門才對的。

「靠。」

當伊絲特要從桌上的紙堆中翻找那個申請表的條碼時,她意外的打翻了水杯,那張申請表剛好被水潑到,裡面的條碼全糊成了一片,現在她只能重新去管理部門再要一張來辦理手續。

她現在還有幾個要上交給部門的計畫報告,完全沒有多餘時間用來去跟那些管理部門的人周旋,只能夠先自己一個人做完所有的報告後再去處理這些事。

數小時後

伊絲特總算完成了所有的報告並寄給上級部門,當初從別的站點轉到21號站時,她原以為這樣的高秘密站點會是個什麼有趣或特別的地方,但事實上,這裡仍存在著基金會的官僚制度,她有些實驗結果得要用工程部的超級電腦去運算,但想使用運算額度得排隊就算了,在排隊清單上還能夠看到某些資深研究員或項目主管直接插隊。

這樣的結果使得她原先應該附在計畫報告裡的預測結果只能放到實驗紀錄裡,伊絲特希望自己計算的模型能夠在明天的測試前算出結果,71號樣本的特性非常危險,這種號稱能夠分解所有物質的類生物物質,現在卻是她的新主導研究項目。

她看了一下現在時間 下午四點四十八分 ,這代表人事部門快要下班了,她得趕緊過去找人事部門的人,這些人只要一到下班時間,就會直接清空現場,完全不留任何幾分鐘時間給需要一點微小協助的人,伊絲特關閉電腦後就立刻起身前往人事部門。



實驗醫學部 三樓 研究員辦公區





伊絲特從許多要準備下班的人群中迅速穿梭,她現在正在以最高效率的方式規劃人群之間的移動路線,現在的伊絲特就好像是逆遊而上的鮭魚一樣,要在這一堆阻礙她前進的熊群裡,艱困的前往人事部門拿到那張該死的表格連結。



第二區 運輸車站





「幹!」

伊絲特忍不住爆粗口,平時與其他區域通行最方便的鐵路運輸系統,這時電子看板上卻是顯示全面延遲,理由居然是因為要運輸大量貨物。

現在這個關鍵時刻,她面前這一節又一節的貨運列車,在她面前形成了堅不可摧的障礙,難不成她就得放棄嗎?

但是旁邊的區域地圖,上面列了一個指示告訴她,現在還有最後機會。



維護通道 第五區 管理部門





四點五十二分

伊絲特看了下螢幕上顯示的時間,她可以選擇從那條維護通道跑過去,跑五分鐘應該就能夠抵達人事部門。

用了身上的識別卡打開通道門的下一刻,伊絲特開始朝著目標地的方向跑去,現在這就是屬於她的戰爭。

伊絲特不愧是站點研究員體能競賽的前三名,她在維護道路上不停的穿梭各個路口,一刻也不停歇的往前跑。

其他在通道內的工作人員都曾向調度中心回報過一名白色長髮的女性研究員不顧一切的往某處狂奔,調度中心還被突如其來事故疑問給灌滿,還好他們所擔心的事情並沒有發生。



站點綜合管理部 人事管理處





四點五十九分

「我…要…這…個…」

伊絲特不停喘著氣的同時,拿出收在實驗袍內口袋裡的那個條碼單。

今天負責這個部門櫃臺的人,似乎是一個新來的年輕人,因為他看起來顯然還沒沾染到人事部門的惡習,但是當他一看到披頭散髮的伊絲特時,他像是看到蛇髮女妖般的僵持在原地,直到伊絲特開口後他才反應過來,他頭低著完全不敢叮著伊絲特那面目猙獰的表情,只是迅速的從底下的抽屜拿出另一張交給她。

伊絲特收到表單後就迅速的離開,但她不知道的是,在她離開後,這個負責櫃臺的人就因為驚嚇過度而暈倒在地,後來這個部門就流傳著一個恐怖故事,下班前會有一名死命喘氣著的紅眼白髮女研究員來索討一張人事表單,直到現在,負責櫃臺的這個年輕人還得要每週固定向心理醫生報到。


隔天

伊絲特在她這個還只有一人的辦公室內打著報表,她剛上傳了助手的申請表,但是現在還得等一天才能夠確定好整個行政工作,那到底這裡的數位化是什麼意思?如果都還要等的話,那她幹嘛不去叫克里斯塔爾替她做完整個流程就好,反正克里斯塔爾這個空降部隊的權限比她高出許多。

現在伊絲特關掉了剛才的文件申請頁面,回到她現在負責的實驗計畫,71號樣本的實驗程序令她擔憂,雖然說是讓D級人員去做主要操作,但還是得有一名初級研究員在現場紀錄實驗,她讓湖湘萍負責這個樣本的紀錄,也算是為了讓她能夠有多一些文書外的經歷。

雖然說已經有了完整的安全控制規範,但她還是有另外寫了實驗模型送到工程部的超級電腦去運算,但是到現在也才剛排到運算的佇列裡,距離實驗也沒剩多久時間,但就是還沒得到結果。

隨著時間接近,伊絲特越發擔心會不會有什麼更多的意外結果,她對於這個樣本的擔心也不是沒來由的,光是當初在封鎖區要採集樣本時,腐蝕了數把鏟子才成功的取得了一些樣本,這些東西幾乎什麼都會分解,雖然沒有拿人來做過實驗,但是會發生什麼結果,不用猜想也能知道結局。

叮!

來自電腦所發出的聲音,伊絲特點開通知圖示,是來自工程部的信件,她的計算有了結果,但是當伊絲特打開PDF檔的時候,她握著滑鼠的手指卻是緊抓著不放,手指都能明顯的看到發白,伊絲特快速的看過數據與各式圖表,她用力的往下滾動滾輪,最後底下所顯示的結果讓她不顧一切的奪門而出。


實驗結果:災難性的失敗




伊絲特在樓梯間裡直接滑著扶手下樓,要是可以的話,她或許會直接選擇用跳樓的方式從三樓跳出辦公大樓,現在距離實驗開始沒剩幾分鐘,她得立刻趕到現場阻止一切的發生。

現在的伊絲特已經變成依靠本能的直覺在前進,還好實驗區的建築大樓距離辦公區不遠,現在她是真正的與時間在賽跑。

伊絲特跑到了實驗區的大樓入口,這裡有一個檢查站,她沒時間做那該死的身份檢查,伊絲特迅速的觀望入口大廳,她發現檢查站旁邊有個矮圍欄,現在的選項就是向圍欄衝刺後,用手當支點來利用慣性的動能翻過圍欄。

但實際上,伊絲特在思考的同時就已經做出了相對應的動作,門口的保全看到她的行為後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有人跨過障礙,與此同時,伊絲特看了粉刷在水泥牆上的方向告示後頭也不回的往目標前進。



<異常材料儲存區





異常材料實驗區>





「一…二…三…四…五,有了!」

現在伊絲特成功來到第五號實驗間的門口,當她刷過身份卡時,實驗間的警報剛好同時響起,她最害怕的情形發生了。

門打開的瞬間,玻璃製的實驗隔間清晰的將滿地的肉末展現在她眼前,已經沒救了。

在日光燈的照射下,讓那些浸泡著血液的肉末顯得格外諷刺地光亮,伊絲特發瘋似的想跑到隔間內找到屬於她的助手的殘餘,但是有一股強大的力量抓著伊絲特,她猛力的想掙脫,但是對方的力量卻是壓倒性的將她抬起。

「別在這裡礙著別人,他們還要來善後。」

伊絲特被抬出門外後被放到了地上,一個熟悉的冷靜語氣讓她沒了那個翻找遺骸的衝動,但伊絲特也就只能這樣難過的跪坐在地上看著接下來的情形。

警報響起後過了三分鐘,數名穿著增強型危險環境防護服的工作人員趕到現場,伊絲特一直試著站起來,但她就是無法將視線遠離那個在隔間內的「慘劇」,直到工作人員將門關閉並鎖定後,伊絲特才茫然地站起來,她一時之間無法理解現在的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剛才發生的一切難不成只是自己頭撞到牆後的幻想?

但是門旁牆上的螢幕確實地寫著:因緊急狀態而封鎖。

伊絲特才瞭解剛才發生的一切全是真的,那到底是誰把她拉出去的?但是答案就站在她旁邊,克里斯塔爾。

伊絲特用右手試圖朝著克里斯塔爾的臉上送一巴掌,這一下是用來表達自己對於克里斯塔爾冷漠的態度的憤怒,但克里斯塔爾只是淡定的用右手抓住她的手腕。

「夠了吧,妳這樣做有什麼意義?單純想找死是不是?」

克里斯塔爾雖然表情跟平時一樣僵硬,但伊絲特可以從字句間感受到她的憤怒,她第一次在伊絲特面前生氣,伊絲特反而有點害怕這樣的克里斯塔爾,但是她為什麼對於這種事的發生如此的無動於衷?

「為什麼妳就在那邊什麼也不做!」

伊絲特抓著克里斯塔爾吼叫著,她自己也不懂自己的心情有多麼複雜,新助手的死所導致的憤怒、自己對事情的發生卻無法改變事實的無力感,或者是對於克里斯塔爾過度冷靜的恐懼。

「我見的夠多了。」

現在的走廊上除了剛才的工作人員外,還來了另外兩名二級安全人員,他們的目標是伊絲特。

「你們要來幹什麼?」

克里斯塔爾沒想到事故剛發生幾分鐘就有人要來帶走伊絲特,她想瞭解到底是因為什麼。

「這位女士剛才在入口違反通行規則,我們依照規定至少要先進行扣留調查。」

「原來是這樣,那這件調查的事情能不能轉交給我?」

克里斯塔爾將自己的身份證交給過來的兩人,他們察看過後交還給了克里斯塔爾。

「這樣可能會違反程序…」

「沒事,我會跟其他部門聯絡的。」

好不容易打發掉了這兩名保全,克里斯塔爾將視線轉回到伊絲特身上,向來強勢的她,克里斯塔爾第一次看到這樣軟弱無助的樣子,剛才的事故對她的打擊非常大。

「沒想到妳還能夠順帶做出那麼精彩的事情,我們現在到外面吧。」

伊絲特只是點了點頭,然後和克里斯塔爾一起來到外面人煙罕至的區域。


「這次事故不算是妳的錯,但是妳在入口做的行為還是會受到懲處,停職三天。」

克里斯塔爾將剛才聯絡的結果告訴伊絲特,在外頭呼吸過了一些比較新鮮的空氣後,伊絲特的心情才稍微地能夠緩和些。

「為什麼妳能夠冷眼旁觀這些事?」

「如果妳見過有人在你面前踩到地雷被炸的四散開來到妳面前,或是有人被壓縮後變成肉醬噴的妳滿臉,妳也會逐漸的麻木,如果妳還想繼續在這行業的話,最好是早點習慣這種事情在妳眼前發生。」

克里斯塔爾並不是想炫耀自己的經歷,而是她認為要讓人面對事實,就只能以最直接的手段體會,克里斯塔爾也不希望見到任何悽慘的死亡方式,但這就是這種工作的現實。

「嗯…我好一些了,妳可以讓我獨處一段時間嗎?」

「答應我,別幹任何蠢事,不然我會讓妳吃不完兜著走。」

克里斯塔爾看了伊絲特點了點頭後就離開,而伊絲特則是確認了克里斯塔爾走遠後,從實驗袍裡拿出藏著的香煙和打火機,克里斯塔爾一直很反對她抽煙,但現在這個時候,她只想用力的吸入一大口尼古丁。

伊絲特從煙盒裡抽出其中一根並用打火機點燃前端,看著煙頭冒出的一縷白煙,伊絲特對著濾嘴吸了一口,這是她熟悉的味道,雖然湖湘萍說這種味道很臭,但這是目前唯一能夠回憶她的方式。

同時,地上散落著煙灰與伊絲特的眼淚。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