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家庭
評分: +9+x

「你長得和你爸真像。」

從小到大每當父親帶著自己一起出席任何場合,人們總是如此寒暄。說他與他父親一樣,有著翡翠般亮綠色的眼眸──雖然跟父親比起來更為水靈、生著一頭濃密捲曲的黑髮──只是比父親的更加黝黑、甚至當他還在高中念書時,已經長成一身同他父親一樣的一米八身長。而更令人稱奇的巧合是,他們倆都在同一天生日,也就是一月二十一日。為此他們舉辦過好幾場瘋狂的生日派對:就算過了還會想吃蛋糕的年紀,老Kondraki依然戴著生日帽和年幼的男孩一起吹蠟燭,互道生日快樂,並貪心的一起許下六個生日願望。每個願望無非飽含著對彼此幸福的冀望。

「你是我這世上的唯一,兒子。」

老Kondraki將男孩攬在懷裡;而男孩即便張大了手也環不過父親的整個腰身,卻依舊把臉埋在那厚實的溫暖之中,感受來自父親的愛與安全感、感受整個家庭傾注給他的所有。

Draven和他的父親有著許多相似、甚至相同之處;但唯獨同樣近視六百多度這點,比起戴眼鏡,Draven更偏好使用隱形眼鏡:最初只是單純不想讓自己在同儕眼裡像個四眼田雞,而現在則是因為工作上有握槍的需求。又正因為自己和父親處在同個工作環境,再加上這位四級主管闖過的各類名堂,有關他倆的「像與不像」時常成為同事間茶餘飯後的話題。

「要是你爸能像你小鬼一樣,平常不要老幹些渾蛋事就更好了。真可惜。」

Clef勾著斜斜的笑嘴,把杯裡的酒緩緩往嘴邊送。

「哼,我這是看什麼人做什麼事。」老Kondraki搶過了話沒好氣的回了嘴,引的在旁的Draven忍不住發笑。不過當Clef說出這句話時,Draven下意識的往父親的側臉多看了幾眼:

把鋒利的目光留在遙遠的案牘邊,當他與自己對上眼時只有包裹著溫柔的深邃。他們輕輕碰上彼此酒杯,脆耳的聲響在雙方的視野裡被暈染開來。「多喝些,小鬼。今晚我請客!慶祝你完成任務!」他笑得豪邁,滄啞的嗓音幾乎撕破耳膜,連帶著那久久才清理一次的鬍渣一塊躍動。讓Draven不禁去想,如果把父親身上歲月的刻痕抹除,就像家裡那本泛黃相簿裡記載著的光景一般,也許他與他會像極了一對孿生兄弟:當他們之中的其中一個只因驟然閃現的點子而在站點恣意妄為時,另一方就會從背後扣住他的雙臂,將他連拖帶哄的從那放飛自我的斷崖邊帶回來;然後當其中一個為另一方的魯莽、放縱與固執落淚聲竭時,來自粗厚掌心的溫度總令他在情緒的起伏中漸漸沉澱、令他短暫的相信這是來自對方的承諾:承諾他會照顧自己、承諾事情不會再更糟了。

他們之間的「像與不像」造就了人生中許許多多的喜怒哀樂;而他們父子倆總是如此:相依相扶。因為從好久以前、甚至自Draven有記憶以來,這個家庭就只有他們兩個人。除彼此之外,或許這世上再不會有他人能像他們一樣在乎著彼此。待他年紀稍微大了些以後,Draven覺得自己和父親生的像是件挺好的事:因為也許當父親看見自己,他會記得這個家庭裡有個人在乎他;儘管搞過的破壞罄竹難書、儘管身旁的人管他叫「渾蛋」,他也仍舊是個父親,以他私心而言,是他最希望得到幸福的人。

「爸,你有沒有計畫過你的退休生活?」

Draven曾經這麼問過他的父親,換得的只是對方不屑似的鼻息。「那也要O5那幫傢伙同意。」

「可以的。只要、只要……爸爸少做些衝動的事……你好好待到退休的話,就可以盡情做你想做的……」

「哈!所以說你他媽還是想的太天真了,臭小鬼!」

父親放聲豪笑了出來,打斷了Draven的話語。一時之間腦袋的迴路還沒跟上,覆上頭頂的掌溫讓視野霎時間都集中在父親的容顏:如一根根被吹熄的蠟燭一般,不再有曾經的容光煥發;倒是多添了幾分精神上的不穩定、以及只有對身為兒子的自己才有的溫柔,在匆匆時光中殘燭搖曳。

唯獨那雙深邃的綠眸子,依舊包裹著廣袤的世界;在綠野藍天的中央,有他從小陪伴到大的男孩。

「你如果總是這樣想的話只會讓我更放不下心而已,小鬼。」

那時的Draven還沒聽明白父親究竟意指為何──他只想著下回當父親如果又做出了類似蓄意引發收容失效、濫用職權的人事浪費、或過度縱情的飲酒尋歡時,他又能如何得知?更能如何阻止?只要不堅持作死,他父親總會能過上比在基金會更好的生活的。Draven把這個想法告訴過Benjamin,可依然只有那自以為的狂笑迴盪在房裡。從那時起Draven明白:與其強求父親改變,不如多花些時間陪伴他。

「爸,明年的生日願望,」

於是大男孩決定吞下心理隱隱作祟的不安,展開爽朗的笑容,雙手環上父親的肩膀──過去張開雙手也擁不住的存在,如今被踏實的攬著。他想藉此告訴父親,他長大了:

「我會把六個願望都拿來這樣許:『希望世界和平』。」

「你這貪心的死小鬼。」

Benjamin發出了淺短的哼笑;然而比起一如往常的縱聲豪笑,那一瞬的聲息似乎才帶有發自內心的情感。

於是Draven咯咯發笑,父親的輪廓幾乎填滿了他的視野。就像他還小的時候面對的那個巨人,他的肩膀曾經是那麼的遙不可及。

「爸,我愛你。」

他說著,吐出的氣息低緩而真誠。

「我也是,Draven。」

父親的手放上了他環在肩上的手臂,時而輕拍,時而輕撫,彷彿是在確認此般體溫的存在,他又把視線對上了男孩炯炯有神的斐綠瞳光。

「你也要幸福,孩子。」老父親淡笑,話音連同吐息向他捉摸不清的遠處延伸,或許只有Benjamin本人才知道那盡頭位於何方。Draven杵在岸邊,看父親乘著不夠牢固的木筏沿浪前行,頓時間他感到誠惶誠恐。

「只要你幸福,那就是我最大的願望。」

因為在這個家庭裡相依為命的,就只有他們倆了。

HbaUr7S.jpg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