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員水銀於網路之洋中的存在證明
評分: 0+x

「該死,發生什麼事了?」一名倒在地板上的青年睜開了眼。在他眼中的世界依然模糊。

他忍著頭痛從地板上醒來,揉了揉眼睛,望向這個世界,只有明亮的白色,其他什麼都沒有,他踩了踩地板,除了堅硬跟白色之外沒有其他的形容詞,他看了看上頭,天空也是一片純白,或許天空是某種天花板也不一定,天花板跟地板在遠方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沒有絲毫瑕疵。

他拍了拍他身上的白大褂,上面沒有任何灰塵。
「我在哪裡,怎麼了,這是某種忠誠度測試之類的嗎?」他想著,打了個哈欠,出於本能,他想在身上找出某種能紀錄文字的東西。

在他的印象中,他脖子上應該掛著手機才是的,不過它就這樣的消失了,青年又翻了翻身上所有的口袋,好不容易找到一本筆記本還有一支滿是傷痕的鋼筆。

『沒有任何計時工具可我參考時間,所以我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候,現在我到了某種疑似異常空間裡面,地板為白色,材質未知,當觸摸時除了白色和堅硬之外無其他感覺,尚無法確定其空間上空有無遮蔽物,不過也是純白色,空間中疑似有某種未知光源,使整個空間均保持明亮。只是紀錄著以防萬一』

青年把筆放到了口袋,嘆了口氣,這四周有某種牆之類的嗎?他想著,往遠方跑了起來。

跑了不知多久,青年已滿頭大汗,停了下來,還是沒有碰到他腦中所謂的牆,他望向四周,一切仍然跟他醒來的地方一模一樣,一片白的世界。

『這邊無明顯標的物,所以無法確認方位及座標,目前往某個方向直直跑了快半小時吧,我大概估的,還是沒有碰到某種牆、物體之類的。』

他坐在地板上,想辦法回想發生了什麼事,但怎麼回想,記憶好像就在哪裡卡住了一般,無法向下繼續回想,和這世界一樣雪白,沒有任何顏色。

『欸,你在那邊喔』聲音由上方傳出

青年愣了一下,往上空看。

『就是在說你啊,也多少回應一下吧』

「啊,我嗎?」

『對,你』

「我在哪裡…發生怎麼事?你是誰?」

『在哪裡嘛…我剛把你的起源砍了,所以你的人應該在某種空白裡,抱歉了,我正在修你的世界,但我不知道為什麼你會在那裡,我盡量速戰速決』

『至於我是誰嘛,你們口中的上層敘事,或是講白了一點,就是你們的神』

『啊,好了,世界重啟中,敘述歸零化…』

那名青年只見世界慢慢的由明轉暗,好像燈的亮度被人漸漸歸零了一般。

只見自己被包圍在黑暗之中。

然後連肉體和意識都漸漸的不復存在。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