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慰的嘆息與溺斃無異
評分: +3+x

科幻蘋果派在幻夢間擁擠的人群中等待,就像在一個太大的城市繁忙的街角,她玩著自己的全像頭髮。非歐幾里德設計的建築物高聳矗立,每扇窗都是一道通往某人睡眠心靈的門扉。它們就像切洋蔥的孩童般裡裡外外地不停眨眼。一隻戴著手套的手碰觸了她的肩膀。在她身旁站著一個幾乎碰不到她肩膀的女孩,那女孩包裹在紅色緞帶和粉紅色亮粉中。女孩有著永久性上色的噘嘴裝飾她的臉,她用金色娃娃般的眼睛注視著科幻蘋果派。從她閃爍點點光芒的虹彩秀髮間可以窺視到兩隻白色的貓耳。她身後擺著一條尾巴,上面以波光粼粼的蝴蝶結繫著一顆柔和的馬鈴。

「我們要去哪裡,Hans?」

「叫我 Mako-chan,妳這菜鳥。」她提醒科幻蘋果派,用金光閃閃的粉紅金魔杖輕拍科幻蘋果派的手臂。

科幻蘋果派嘆了口氣。「好。簡要說明,然後我們就出發。Mako-chan。」

「我們找到了一個 Bryce Fox,它有我們需要的東西。大中間位置,但有更多的古代文獻學。我們握有關鍵情報,我們的螺旋齒朋友相當注意這個地方。我們可以激怒她,並在同一時間陷害西部。」

「是的。帶路吧。」

不久之後,科幻蘋果派發現自己二十個故事在空中,在廣告牌上噴塗塗鴉,在齊邵的圖像上畫鬍子還有用西部夢神的貼紙取代規定的井號標籤。Mako-chan 努力在空中拍動迸裂閃光的咒喚翅膀,拋下爍爍發光的小冊子。她掃描了群眾中的臉和非臉。它們都是某種方式的夢神。一些是西部。沒有集團,至少沒有她可以意識到的集團。一次閃動,太快了而不像是意外,加速了建築物的表面。「菜鳥!有人來了!」

科幻蘋果派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拉扯火箭靴,然後將她用力扔到了地板上。世界在 Bryce 的夢中超乎理據地游轉。隱約地,她想知道 Bryce 是否意識到在他的潛意識裡正發生領土爭執。某個人低聲命令她去戰鬥,但夢境緊緊抓住她的思緒,減緩她的運動,彷彿穿行在糖蜜中。這隻生物完全是銳利的調色板陰影還有狂熱妄想,緊咬她的手臂;生物吐息讓她想起丙酮,她回憶起了思考。

科幻蘋果派可以看到 Mako-chan 用自己的魔杖擊飛那生物,魔杖變形成一把珠光戰鎚,看起來像發亮的兔子頭頂著一桿金柱。科幻蘋果派的隊長跪在她身旁碰觸她的手臂,嘖嘖感嘆著。

科幻蘋果派清醒,再次成為 Sherry。Hans 支撐著她的身體,在 Hans 結實的體態中看不出來一絲一毫的落難與瘦弱。當Sherry 試圖重新站穩而身體顫抖時,Hans 抓住了她的肩膀。「菜鳥。」他的聲音很柔和。「現在可以了吧。」

「……Mako-chan?」

Hans 看起來好像要打她一拳或是大喊。但他沒有這麼做,而是將她推到了地板上。「這裡是 Hans Drescher。腦袋清醒點吧,菜鳥。反應太慢了。繼續鑽研妳的 β-良化過吞學反應 (beta-ameilorace hyperglutanomous response) 。」

「那是什麼?」

「其中一個齊邵。至少它在我的武器上感覺像是。我打賭她現在知道了。很好。現在看看 Urooj 和 Glass 上次活動期的蒐羅者結果。」

1 討論串


akitty.png

Jessick a la "Jacob" Meowntang - UCLA 洛杉磯加大 - 美國,洛杉磯

夥伴們,來看看這東西….

Upvote Reply ·+2 · Jan 89, 299999 12:577:88am



anapkin.png

可折疊

我的天快看這嗚說的

Upvote Reply ·+5 · Jan 89, 299999 12:577:96am



abat.png

連接機器人 - 「濃縮果凍糠」 雅各·布羅威爾機器人 - Jacob Browell


tenta.png

Welcom2MyTwystedMynd @SLOWlorenges


我剛剛就在 #BRYCEFOX 看到了#西部夢神 的噴漆塗鴉遍布在所有 #秀槃 的廣告牌上 #我的天 #INSTAFRAMED
  • 轉嗚 0,000,006,730
  • 喜歡 0,00,00,221


0:00 紀元後 - 666 殺手鯨 20X6


我是一個將圖像發佈到嗚的機器人。欲留下回饋,請聯繫我的程式設計師@condensedJellyBran

Upvote Reply ·+0 · 就在剛剛

Sherry 啜飲幾口咖啡來讓她從第一次的行動中恢復過來。 Hans 如記憶一般靜悄悄地滑行到她身後。Hans 向她伸出手。Sherry 眨了眨眼睛,抬頭看著他。「你需要什麼嗎,Hans?」

「妳查覺到了。非常好。Glass 的宣讀說了什麼?」

「只有一串討論串。有三則回應,其中一則還是機器人。」她試圖忽略坐得太靠近她的 Hans。

「妳信任 Glass 嗎?」

「是的,當然。他引介了我們。」

「透過一片窗格。」漢斯說,他給自己倒了更多的咖啡。

「他說這是必要措施。」

Hans 哼了一聲,喝了一口咖啡,然後動身離開休息室。

「等等,Hans。」

「嗯?」

「你是怎麼製作無頁簡介 (NoPage profile) 的?」

科幻蘋果派

沒有可用圖像







0 夢神說讚

科幻蘋果派分享了一篇狀態更新
Klink 21, 20011

哼嗯……測試……

讚 - 留言 - 分享
2 夢神說讚。
0 分享

回應
2 of 2
查看以前的回應

沈著義大利麵圈 (Placid Spaghetti-O) 手套或他媽的滾
剛才 · 讚

マコちゃん (Mako-chan) +rep
在 2 klanks 以前 · 讚


科幻蘋果派用她的 holoLens 護目鏡的 x光視覺看著她的隊長。Mako-chan 正在談論科幻蘋果派無法正確理解的事情。它有太多的陰影而無法成為任何形狀,然而它卻形成了如此多樣的形狀,好比波洛克的構思性想法的繪畫。它太大而不能容納在 Cassidy Campbell 的心智中的小小咖啡店中,然而它卻坐在椅子上啜飲咖啡,好像什麼問題都沒有。科幻蘋果派可以看的出來她的隊長也經歷著一段艱難的時光,緞帶緊緊抓著隊長戴著絲綢手套的手;貓尾巴的鈴鐺往復叮噹作響。

在夢境之外,當 Hans 走出 Cassidy 仍然無意識的身體並離開骯髒的公寓時,Sherry 面對 Hans。這個男人從來沒有像其他人一樣表露出表層創傷的暗示。不,Hans 和他們完全不一樣,他就像鋼板一樣堅毅。他將 Mako-chan 與 Hans Drescher 之間以鐵幕清楚劃分為幻夢與清醒。「Hans,你在那幹嘛?」在思想從 Sherry 身上滑落之前,她問道。

「我命令過妳在外頭站崗。」

「Hans。你在做什麼?」

「試探一些選擇。」

「什麼?」

「妳來到這大概有六個月之久了吧,Sherry。我已經待了超過妳四倍長的時間。」

Sherry 抓住了他的胳膊。「你不能退休嗎?」

「去問 Glass。」

[本圖像因違反低知識分子財產權而被移除

請參閱我們的服務條款以獲取更多資訊]



一幅溫和的繪畫
by アノニモス

怖いでしょうね…

回應
塑行者 喪鐘 Urooj
科幻,妳需要談談嗎…


當夢神集團實體的巨大型態撕裂侵入潛意識的疆域時,一千個死亡圍繞著他們。秀槃人無所畏懼,群集而上,用一千道紙割痕殺死它們幾乎無法感知的東西。科幻蘋果派通過她的 holoFocus 護目鏡觀看,用寧靜的橙色和數據點繪製世界。夢神集團的溫度是求和值,為虛負數二次函數抵達負三點三十五的平方根。他們三人—— Mako-chan、混凝土墳墓和她自己—— 站得足夠而避免受到傷害,但是集團似乎太靠近而讓它們不能安逸。實體在同一平面上的存在太接近而不安全。

「幹得好,科幻蘋果派。洩漏一名西部官員被捕的故事是個好主意。」混凝土墳墓說,他的聲音搖擺不定。「在我們被發現前我必須離開。」科幻蘋果派注意到他沒有將他自己的冷眼凝視自龐大的混聚體上移開,甚至在其浩瀚無邊的臨終掙扎中殺戮。破碎的秀槃人意識緩緩飄盪過頂上夜空中的銀河,留下群星移動的踪跡。他們的砲彈炸中了下方逃離中的西部夢神部隊之群體,捕捉風並創造塵暴,只能看到一個巨大的輪廓。

該實體發出咆哮聲或呻吟聲,並用某種介於偽足和爪子之間的東西猛擊殘餘的秀槃部隊以進行戰術撤退。

「他們為什麼要離開?」科幻蘋果派問道。

Mako-chan 塗上她的櫻粉紅唇膏,讓她的嘴唇看起來像活動亮片。「因為這個實體只是替主群眾作偵察兵,測試秀槃尼亞的力量。齊邵不會在小型領土衝突中展現出她的全力。」

「好的,那麼到時候見?」科幻蘋果派百無聊賴地說。她並不期待離開後必須書寫的文書工作。

「不了。我打算接受他們的聘書。」

「什麼?」

「集團的聘書。他們歡迎各界人士。」

科幻蘋果派閉上眼,然後再次睜開眼睛。看著她的隊長。地面在她的腳下顫抖,隨著緩慢的覺醒。「Mako-chan …… Hans?你什麼意思?」

「我只是厭倦了。不管是作為其中之一;或是兼具兩者。妳在兩種身分上看起來都像妳。我呢……我本以為我是一個很棒的海軍陸戰隊。一個真正的鍋蓋頭。一個真正有男子氣概的男人,可以在眨眼間乾淨俐落地射殺人。我曾經收藏很多狩獵的戰利品,架設並填充好的標本……然後我在這裡……不是那個人,然而那是我一直以來都應該是的人。」 最後一位老 Omicron-Rho 警備員從小巧精緻的嘴唇中洩出一聲嘆息。「我不知道……而且我不想再思考這件事了。集團是個足夠大的群眾,在那你不僅僅是你,你是其他所有人,其他所有人也是你。我只是厭倦了作為我自己。」

科幻蘋果派伸手抓住她的隊長纖細柔軟的手臂。「但如果你這樣做,集團會知道一切。新兵需要你。Glass 需要你。誰可以訓練你的替補?誰會知道 β-良化過吞學的反應效率?」

一道閃光讓科幻蘋果派短暫失明。她感覺到她的隊長從她的掌握中滑脫,並重新校準了她的 holoFocus 護目鏡的亮度調節。Mako-chan 拍動咒喚翅膀,散發出像北極光一樣閃閃發光的痕跡。「集團如此廣闊,如果他們一直都知道這一切,我並不感到驚訝。還有不用擔心其他事情。」

Mako-chan 微笑並用戴著手套的手捧著科幻蘋果派的臉頰,用水鑽嘴唇親吻她的前額。「我相信妳。當這一切都結束了,在其他一些生活中,也許我們會再見面。我期望如此。」

「是啊。」科幻蘋果派注意到隊長的吐息聞起來像丙酮。崩裂中的秀槃人屍體所產生的塵埃讓她的能見度降到十公尺。她看著 Mako-chan 的外型逆著風暴融入輪廓中。在死屍與月光的皮影戲中,她看著一團難以理解的曾經是人的群體吞沒包裹粉紅褶邊與緞帶的小小貓女。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