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停歇
評分: +12+x

AM 4:00

漫天星辰之下,月亮沒有出現。只有陣陣流星伴隨走進墓園的人。Site-ZH-88的一方有一座建造已久的墓園,大部分因公殉職的人員都會被葬在這裡。不如一般的墓園一樣陰森,就算沒有任何的路燈,也只會有徐徐涼風吹拂。提著煤油燈箱的男子跨越身邊經過的墓碑,像是在尋找什麼,最後他停在其中一個墓碑前面,掏出西裝中的懷錶放置在墓碑上。

「今天就是你了吧。希望我能想起你來。」身形瘦小的男子搖晃手中的煤油燈吃力地看著墓碑上的字:

███
第█任Site-ZH-88副主任

男子在墓碑前的空地席地而坐,閉上眼睛,思考著眼前的人的種種。就快要想到了。星辰不再轉動,流星駐足星空,只差一點……。

「主任。主任!」

男子倏地睜眼,眼前的墓碑還是同一個人的墓碑,但是他手中的煤油燈並不存在,指引他亮光的是他的手機。今晚仍然沒有月亮。

他認得呼喚他的聲音,準確地來說,她現在不應該在這裡。在繁忙的88中,作息規律始終是站點人員的注意事項。

「鶠,現在是半夜四點。妳好像不應該在這裡……。」擔心的口被黏上的冰鎮魔爪堵住,男子只好接住他的最愛之一。

「你不是也要上白天班嗎?」不給男子機會,鶠隨性找塊地坐了下來,打開她手中的啤酒拉環。「他是誰?有什麼故事嗎?」

「他剛上任沒多久就掛了吧。因為……」那個瞬間,好似原本在男子身後的人逐一向前,跨越坐在地上的他。說著說著,兩個人的眼皮也撐不住了,不知不覺互相倒在對方身邊。

懷錶的指針持續移動,晨霧凝露在他們兩個身上,沒有月落的天空逐漸染色成橙黃。

懷錶的指針指在七點。

AM 7:00

Site-ZH-88的主任Dr. Chrome拖著還在迷糊的助理方雷鶠前往站點附近的咖啡廳。商辦區域內所有的店家都是基金會的前台掩蓋設施,也成為普通行政員工最多的站點的休閒設施和額外收入來源。

窗戶邊的冰滴咖啡罐緩緩滴下水滴,正在計時早餐剩餘的時間。

「嗚……,頭好痛……。」鶠趴在桌上的巧克力蛋糕之前,咖啡香和巧克力香似乎讓她掙扎著要補眠還是要攝食抵抗宿醉。藍色的髮絲垂在盤子旁,和藍色色素蛋糕沒什麼兩樣。

「才16歲喝什麼酒,待會就要開始工作了。」Chrome啜飲著熱騰騰的阿薩姆奶茶,趁著工作前的閒暇時間翻閱報紙,留意下班後世界各地的重要訊息,不忘伸手撫摸桌上癱軟的藍色棉花糖。「你還不是一杯倒,還敢說我。待會就不要被我抓到在樓梯間偷睡覺。」

努力掙脫宿醉的負面效果,鶠以相比於Chrome快於三倍的進食速度完食擺在她前面的咖啡和甜食,祈禱自己不要因此胃食道逆流。然而她起身準備離開的時候,發現眼前的人有點不對勁。

Chrome端著茶杯睡著了。

懷錶的指針不會因為主人休息而停止,而是維持自己的職責。指針指在八點。

鶠偷偷夾起Chrome西裝口袋的員工證,刷了一杯星冰樂來喝。

AM 8:00

別人付錢的東西總是特別美味,包括鶠手上的星冰樂。

鶠不喜歡在自己的身上塗抹東西,先不管那些護手霜、乳液是為了自己的膚質健康要強迫自己塗抹的,但是口紅真的是最後的底線,她總是催眠自己在塗護唇膏。她寧可自己的外表不受關注,也不情願花太多時間折磨自己。裙子和高跟鞋更是沒有必要,如果要追著主任跑,這兩種配件會大幅度限制她的行動。背心和牛仔褲是她能接受的裝扮。

不過,總比不修邊幅的主任好多了。

東八時區的員工已經陸續開始工作了。Site-ZH-88的行政員工不分上下都分成了三段時間輪班,一天工作八個小時。為了配合不中斷的世界金融貿易,員工按照時區被分成東八區、西八區、正中區,主任和鶠都是按照東八區的時段,從早上八點上工八個小時。

Chrome穿梭在人群之間顯得突兀,不管是那矮小的身高,抑或是那不成熟的外表還配著西裝的不協調感。在88中,他和鶠是唯二看似不應該待在如此含金量高場所的青少男女,更何況是年僅16歲的鶠。在高級商辦性質的站點裡,交際應酬是再自然也不過的,不過這裡並不像是大多數收容異常基金會設施,壓迫感和緊張感不會在88中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以效率為主的急迫感。

如果說基金會的組成人員有研究員和特工,那普通的行政人員自然是少不了,有時反而負擔更重的工作量。但是一般的印象不會記得他們,就像背景中的路人,或是在事故中犧牲的角色。Site-ZH-88的組成大部分是行政人員,那些異常的研究設施都建造在地下,並不是隨時都需要前往。必須把精力放在88的整體運作,也包括了繁中分部所需要的資金籌備。

那些不管是正常或是不正常的金流,只要能撐起基金會,就要親自動手。

情報室的電視牆播放著各種指數和新聞,比起專門獲取特定資訊的情報機構,88要求的資訊量更大更廣,需要隨時注意市場的動向以便調整策略。Chrome在情報室的最後方有間玻璃房間可以俯視整個情報室的所有螢幕,他必須在這裡至少待上三至四個小時研讀新聞,把整個思考都泡在資訊中。這時候,身為助理的鶠除了遞茶水和資料以外並沒有其他職務,她習慣坐在角落的圓桌上整理Chrome的私人財務報表。比起需要時刻關注外界發展的投資者,鶠身為會計師比較習慣規律的作業性質,一方面也是Chrome連初級會計都沒有修業完成的關係。

「你的芒果爪。」鶠和Chrome的互動並不像一般的上司和下屬的關係,而是工作夥伴的相處模式。畢竟一天之中將近16個小時都形影不離,在同事的眼光中更像是超越公事的關係。

鶠從Chrome的後方用雙手纏繞他的脖子,把魔爪放進正在看報紙的他的衣服裡。這種玩鬧的行為只會在兩人的獨處時間才會出現。鶠還沒有習慣正式工作的氣氛,同時這也是信賴的證明,鶠不會親自訴說這份情感,畢竟是由「稅關」所訓練出來的人,都是自尊心強。

那是對唯一一位可以依賴的人的信賴。

Chrome拉住鶠垂在他身上的雙手,似乎不介意其他人能清楚看見玻璃房間內的情況。「今天沒什麼特別的事,待會檢查一下項目就下班吧。」從其他人的視角來看,兩個人就像是互相緊貼在對方的身上。由於Chrome喜歡使用年輕男孩的形象,鶠也是習慣偏中性的打扮,他們相處的動作都讓大部分的同事都大飽眼福。

空氣中瀰漫著薄荷味,是鶠使用的洗衣精味道。兩個貼近的臉龐容不下一點距離,但是Chrome捧著鶠的臉輕柔地把她的身體移開。那種靜止的時間不是因為緊張,那種氣味芬芳也不是因為迷戀,而是他們肚子餓了,一時之間頭昏眼花。

懷錶的指針指在下午一點。

PM 1:00

Chrome親自仔細檢查一個個項目的穩定性,由於Site-ZH-88並不原地收容高危險性的項目,加上收容的項目多半帶有專科性質,所以站點中的項目數量不多。

除了情報室的玻璃屋以外,Chrome還有兩間辦公室,其中一間在地下收容措施之中。不過這個房間快要被拉拉熊布偶給塞滿了。辦公室仍然具有正常辦公的功能,但是數次被Chrome的同事,會計部門主任Wrysper提醒此舉十分不合宜。從拉拉熊裝飾的門,到地毯、原子筆、鍵盤都是拉拉熊的周邊。對Chrome來說,收容異常的工作幾乎都是在站點外,阻擋異常曝光後將關鍵性的部分運回88收容。

這個時候大概是鶠最忙的時候,她要負責整理各項目的資料給Chrome審核。比起白天在陸上設施運用專業的場合,地下設施內的工作幾乎不容許任何誤差。不是量堆積如山,而是恐懼失敗。不過Chrome大概是早就習慣了。不會去特別在意除了收容失效以外的失敗。

不過Chrome一天的精力大概在下午就會用完。他隨地臥倒的情形比起白天還要頻繁。也是只有這個時候,鶠需要開始尋找不知道在哪裡打瞌睡的主任,也要把他搖醒或是拖動他的身體回到辦公室,經常使用比白天還要更親密的肢體動作,例如跨坐在他的身上搖醒他,或是從背後抱住他的身體來挪動對方。鶠本身不會太過在意這種事情,而且主任矮小的身材和輕盈的體重使他不會太難移動。

對Chrome和鶠來說,他們在輪班制的情況下已經是超時工作了。他們通常在地下設施待到晚上八點。

PM 8:00

在西八的人員交接工作完成後,Chrome和鶠終於能下班離開站點。但是技術上來說他們沒有離開,整個大型商辦地區全都是Site-ZH-88的範圍,包括那些全聯超商、冰淇淋店和高爾夫球車都是88的財產。

居酒屋的包廂內,四位坐著的員工和滿桌的炸物已經等候Chrome和鶠多時了,分別是會計部門主任、風險管理部主任和他們的助理。金髮女生早已捧杯喝得微醺,沒有身為主任的矜持,縱使那只是一小壺清酒,旁邊那東洋裝扮的男孩夾起炸肉塊餵養女生。另一頭的兩個人倒是沒有那麼親密,不如說不在人前親密。Wrysper只關心眼前的食物,因為他早就知道對面的陳儀瑄和Chrome一樣酒量不好,而且喝醉時需要他們的助理照顧。他旁邊的粉髮女子也只關心她眼前的啤酒,彷彿這對上司下屬彼此根本沒有關係。但是私底下卻不是這樣。

不用過多的寒暄,也不用過多的客套,這是師徒們的默契。Chrome會在每一屆中挑選有潛力的新進人員當作徒弟,而這些徒弟們有很高的機會成為部門主任,Chrome並沒有人事任命權。是因為這些徒弟要不是精心雕琢的鑽戒,就是沒有經過修飾的璞玉。就算是誠如師徒,Chrome也會阻止自己不能放太多感情,畢竟他們總有一天會跨過自己前進,就像墓園裡凋零的信念一樣。

Chrome舉起裝滿激浪的酒杯,向其他人致意。鶠握起清酒壺幫金髮女生斟酒。「儀瑄姐姐,來一杯。」鶠的酒量大概是在場所有人中最好的,不過陳儀瑄因為不勝酒量而直接倒在她的助理身上。

口袋中的懷錶不會無故停止運作。懷錶的指針指在凌晨一點。

AM 1:00

半夜的88沒有熄燈,依然燈火通明,現在是西八區員工上班的時間,因此88有著基金會不夜城的稱號。商辦區域有座最高大廈,外型參考英國大笨鐘設計,也有著一個大時鐘的維多利亞風建築,特殊的是,向北面設有停機坪,向南面則是Chrome的辦公室觀景台。

Chrome站在落地窗前俯看夜色,他並非在色彩繽紛的圖畫中尋求平靜,而是將視線集中在融入黑暗中的墓園。

他在阻止自己前往墓園。

那些陪他走過路程的人,那些在他後面一起向前的人,如今先跨越他前進。現在陪著他的人,將來也會先走一步。

一切都是那該死的世俗貪念。

縱使有過理念不合,縱使有過過節,縱使殘留遺憾,縱使總有一天會忘記那些人是誰,各自的腳步都會停止,也不會停止。過去的人超越自己往前走,身體停在墓園裡;Chrome只能坐在墓園的其中一個角落,腳步卻無法停止,如果在這裡停下來,對為了他而止步的人無法交代,但是他越往前,越會讓更多人為了他停下腳步。

不管哪一方,都停下自己的腳步希望對方前進,也各自前進不辜負對方的期待。

懷錶的指針指在凌晨四點。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