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故784:第六部份:脫逃
評分: +4+x

第五部份:臨界

「你無法再次回到家鄉。」

十八個月前

「所以說,你要不要讓我問完我的問題?」

「嗯?當然、當然……」

「好,那我要問了喔。現在要讓你從兩種獎品當中選一種,一個是花費全包遊歐洲三個月。」

「噢,這聽起來很棒。」

「另一個是讓你在月球上待十分鐘。」

「唔……」

「你會選哪個、還有為什麼?」

「好,讓我問一下,我能帶你一起去嗎?」

「蛤?嗯……可以。沒錯,你能帶一個旅伴一起去。」

「那就沒差了,沒有什麼事情是更重要的,只要我們還在一起。」

「……」

「……你在哭嗎?」

「男人從不哭,我們只是有東西掉進眼睛裡。」

「你騙誰啦。」


只要有一瞬間的猶豫,這樣就足夠了。

披著Valentine外皮的Andrews直視著他的死神,那是一顆高頻脈衝手榴彈,正被握在面帶笑容的副主任手裡。這個由基金會特製的物品,算是傳統閃光彈的一種變體,專門用於對抗電子類的威脅。拔掉插銷、拉起保險桿、數到四,隨後一陣高頻電磁輻射就會釋放開來,毀滅任何比燈泡跟電池更複雜的電路設備。

Clef心不在焉地甩著鉤在左手指頭上的插銷,而手榴彈此時在他的右手裡,保險桿仍被向內壓住。Andrews把第二柄用Maddox的床欄杆製成的矛尖往下指,武器的尖端輕輕觸碰到染血的磁磚地板,那些從救護人員身上流出的血緩緩往他的方向流動。

「你知道嗎,」Clef閒適地說:「我總是懷疑這整棟設施被建得有點傾斜,老是讓我覺得有點失去平衡感。」

「你要殺了我們嗎?」Maddox輕聲問道。她把頭枕在Andrews的肩膀上,才從數個月昏迷中甦醒的身體仍然很虛弱。能看見她背上還有些許褥瘡,敞開的病號服在她皮膚上框出鮮紅色的壓瘡。

「嘛、那就得看狀況了,」Clef說:「我現在手上正有兩件收容失效要處理,其中一件牽涉到你那成了奈米機械的老朋友,這很糟。另一件則牽涉到Kondraki,而那邊非常糟。所以說,要是以『宏觀大局』來考量呢,兩個特工離開一座半毀的設施並且再也沒被人看見……這聽起來像是我能晚點再處理的東西。」他嘆了口氣。「尤其是這手榴彈還有四秒的緩衝時間,這可夠Andrews對我做很多事了。這會讓他……還有你……死得相當痛苦,電磁脈衝會烤焦那些讓你的大腦跟身體之間的細緻連結。這樣死掉一定很可怕,倒在那兒卻還能思考、但無法呼吸、無法讓你的心臟跳動。這大概是最糟的死法之一。」

「那我們就這樣約定了嗎?」

「才不,」Clef坦言。「但我會想現在就從這扇門走出去、並活著迎接明天。」

「我不會給你帶來任何麻煩,」Andrews說:「我並不打算在沒有必要的時候還依然留著這些該死的小蟲子。等B完全痊癒了,我就把剩下的全都塞進罐子裡扔進微波爐。」

「隨你的便,」Clef說。這名副主任轉身走了出去,隨便地跨過被殺死的救護人員倒在血泊裡的屍體。「這真的不在我考量的範圍裡。」


在他趕過去收拾Kondraki捅出的簍子的路上,他撞見原先的Valentine主管正屠殺一群不走運的研究員,還拿Takahashi中尉的一段脊椎骨當棒子來用。Clef順手把電磁脈衝手榴彈的保險桿彈起,並把它滾過走廊。它爆炸開來,而曾經屬於SCP-784的奈米機械群體就這樣被溶解為毫無反應的一灘黏液。

他用腳尖在這灘爛泥中攪動,直到他找到Valentine主管的大腦,隨後他把它從這灘東西當中舉起來。他得承認,Andrews可算是手藝精湛。這大腦被乾乾淨淨地與脊髓分離,與奈米機械群體連結的部分也很俐落,幾乎與Andrews自己的連接處一致。以一個完全沒有醫學專業技術背景的人來說做得不差。

他猜想會不會有些神經元還在運作,微弱地,即使是現在:沒有必要明白奈米機械置換神經膠細胞時到底讓大腦結構發生了什麼變化,他只是在想Valentine在受了這麼重的損傷之後還會不會有知覺,抑或是她早就死透了。

為了確認這點,他把大腦帶著一起上路(他把上面附著的一些零件和碎片像孩童拔花瓣似的扔到一邊)前往Kondraki曾經去過的地方,雖然他現在正騎著SCP-682像騎著一匹小馬。當他找到那顆鋼珠球滾到哪去時,他覺得心情好多了。

整體上來說,這仍是個美好的一天。


「所以,為什麼是義大利?」

「唔……我只是剛好想到,你去年問我的那個問題。」

「那個關於月亮跟歐洲的嗎?」

「對、就是那個。只是似乎……我沒辦法帶你去月球,但至少我能帶你去托斯卡納。」

「這聽起來也很棒啊,有紅酒、美食、還有音樂……」

「你確定你真的還打算跟我在一起嗎?」

「雖然我承認這感覺有點怪,但……這底下的人確實是你,沒錯吧?」

「以我能告訴你的部分來說,是的。」

「那麼,你還記得我說過什麼吧?沒有什麼事情是更重要的……」

「……只要我們還在一起。」

「而且沒有什麼能改變這點。」

「……」

「……你在哭嗎?」

「對,我想是的。」

「我還以為男人永遠都不會哭呢。」

「凡事總有第一次。」

第七部份:結論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