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故784:第四部份:破口
評分: 0+x

第三部份:擴張

「直到世界末日」

十八個月前

「好吧,下一個問題。」

「嗯嗯?」

「想像你贏了一場比賽,而現在要讓你從兩個獎品裡二選一。」

「其中一個是你嗎?」

「不是……能拜託你認真點嗎?」

「抱歉,我有點被那個跟我一起躺在床上的美麗裸女分心了。」

「現在你床單底下還有另一個女孩?太過分了!」

「我說的就是你啦,寶貝。」

「拜託,我又不漂亮。」

「你當然漂亮,你是全世界最美的女孩。」

「我才不相信你勒。」

「這是真的,要不然我該怎麼做你才肯相信嘛?」

「再說一次……」

「你真漂亮……」

「……再說一百萬次。」

「你真漂亮、你真漂亮、你真……」

「不用一次說完啦你這呆瓜!慢一點……差不多一天一次。」

「那不就要……差不多兩千、七百年。」

「那你就要保證我們倆能活那麼久才行。」

「好,親愛的……」


今日

「……從結論來看,這場行動相當成功,僅產生微小的損傷。SCP-784的表現十分出色。目標物被捕獲後並未產生更多事故,並且已被收容押送給特殊收容措施執行單位。」Takahashi中尉以簡潔有力的軍事風格蓋上她的筆記本。

「謝謝你,現在你可以退下了。」Valentine心不在焉地說。她的一根手指劃過她的椅子扶手。臉上露出正在做白日夢的神色,差不多接近於高潮後餘韻的那一種。Takahashi閉緊她的下唇,她實在不想知道這麼多。

「還有一件事,」中尉有些遲疑地繼續說道:「SCP-784問了我一個問題。」其實比起問更像嗡嗡聲,以它那有些嚇人的嗡鳴聲聽起來就像一整群蜜蜂在合唱。「他想知道你什麼時候會履行你的約定。」

「嗯?什麼約定?」Valentine問。

「Maddox特工啊。你答應過要……」

「噢是的,告訴他申請已經提交上去,並且正在給監督者覆核,」Valentine說。

「……這是真的嗎,主管?」

「什麼真的?」

她發出細不可聞的聲響,看起來有些喘不過氣。再這樣下去Takahashi真的要生氣了。「那份申請真的被提交上去了?真的正在給監督者覆核嗎?」她重複她的問題。

「如果這能打消你的疑慮,那麼,以你的權限能知道的,就是這樣沒錯。」Valentine說。這名較年長的女性咬著她的下唇,而Takahashi……是的,她完全聽得見那細微的嗡嗡聲響。「現在如果你不介意的話……你可以回去了,中尉。」

門在她身扣喀地一聲關上。Takahashi深深吸了一口氣。她可以聽見從她後面的房間裡傳出剛才那震動的噪音變得更響亮了,並且她絕對聽見了,這還伴隨著女性深情的呻吟聲。

「我的老天,」她低聲說道並搖了搖頭。


事故後訪談,██-██-████

訪問者:你有注意到Valentine博士當時的狀態嗎?

Clef:她的機性戀?有,她收藏的……電動輔助裝置……在設施裡還小有名氣。

訪問者:而你沒想到讓這樣一個人來接管機械性質的SCP是不恰當的嗎?

Clef:Valentine博士的休閒活動與她在測試主題研究上的實力並不能畫上等號。所以,我沒想到。

訪問者:我很懷疑你到底真的相信幾分。

Clef:根據後來發生的事件,顯然我的相信是……不正確的。


Site 19的夜晚通常與白天的任何時候別無二致。這座地下碉堡建得像維加斯賭城那般:費盡心力使任何人都看不見外面。除了這晝夜,這無止盡、持續、單調的每一天,僅在保安換班時得以劃分出時間。

Jared Thomas特工的值夜才正準備開始,他才帶著一本John Grisham最新出版的小說和一包泡泡糖坐進他舒適的值班椅,門就被人打開。他站起來,因為驚訝而眨了眨眼。雖說看到Valentine主管出現在這裡並不是特別不尋常的事,但現在可是凌晨兩點鐘?

「晚安,這位……Thomas先生……」Valentine迅速瞥了一眼這個年輕人的名牌說:「Andrews特工今天如何?」

「SCP-784很安靜,跟往常一樣,主管。」Thomas特工說,並指著石英玻璃下方的景象:SCP-784蜷縮在它的水泥收容間上,那姿態看起來像是千足鋼鐵章魚跟一百萬隻蠕動的矽蚯蚓雜合在一起,緩慢地扭動著。「我想他在睡覺,但老實說,這很難講。」

「我明白了……正在睡啊。」Valentine俯身看得更仔細一點,Thomas為此緊張地嚥了下口水。這個中年婦女又白又薄的實驗袍足以讓這名年輕的特工立刻發現她底下什麼也沒穿。「你上次睡上一晚好覺是什麼時候的事了,Thomas特工?」

「我今天從早上九點睡到下午四點,」Thomas笑著說道。

「我說的是一晚好覺,Thomas特工。」

「噢?我過去這五個月都是值夜班,要換回白天班還要再……」

「我明白了,回去睡覺吧,Thomas特工。白天睡覺晚上熬夜對你的生活作息不好。我會替你值完守夜。」

「事實上,女士,我已經適應這個新的作息好幾個月了,我現在一點也不睏。」

「Thomas特工,你想要被調去清理SCP-053的尿布嗎?」

「沒有那麼,不我不想……」

「那我建議你服從來自上級長官的命令。現在就去,Thomas特工。」

「是的,女士。」年輕的特工不大情願地拾起他的書本、咖啡和外套並離開控制室。他悄悄轉頭看回去,他能看見Valentine主管坐進值班椅並盯著監視螢幕看,像個專業的SCP基金會保安似的。

他同時也注意到她有些遲疑地撫弄著她實驗袍最上面的扣子。

Thomas特工露出笑容。「逮到你啦,」他低聲對自己說。在他離開的時候他從外套口袋拿出一塊小型電子裝置並用一團泡泡糖把它黏在綠色的出口標示牌底下。隨後他從口袋拿出他的手機打給Takahashi中尉。

「嘿、Taki,」Thomas說:「記得你告訴過我一但鐵血婊子做了奇怪的事情就要立刻讓你知道吧?把你的小隊集合起來,我看她就要這麼做了。」


語音日誌784-T-K-421

Chang:老天,中尉,你還沒睡啊?這都凌晨兩點了。

Takahashi:不用你管,Chang,你肯定會想看看這個的。過來,給你看一眼。

Chang:好吧,我這就過去。你搞到什麼東西了?

Takahashi:看看這個。

[放大的聲響]

Vicks:我的老天爺!那是……

Chang:[吹了聲口哨]我操!我平常還得按小時付費才能看到這種東西……等等,我覺得她快要……噢!

[吵雜的歡呼聲,其中一聲『好耶,寶貝!』特別明顯]

Takahash:Jared,你有沒有錄起來?

Thomas:錄影,操,我可以把這個賣到任何工作室去賺……

Takahashi:Thomas,先把你齷齪的思想拋一邊去,你有沒有把這個錄起來?

Thomas:有啦,我現在正在錄。這下我們可逮到她的把柄了。

Takahashi:把這玩意送去給那個笑面虎,我現在就去把這婊子用褻瀆職務的罪名逮捕了。

Chang:褻瀆這個字可用對了,你有沒有看到她是怎麼……

Takahashi:Chang、Vicks,別再想那些下流的玩意,快去穿上你們的裝備。

Vicks:沒問題,老大。唉唷,以一個美魔女來說,她其實還挺不賴。

Takahashi:老天……

Thomas:等等,中尉,出了點狀況……噢、該死的。Taki?你最好現在就去。

Takahashi:怎麼了?

Thomas:目標離開了監控中心,她要去收容室了。

Takahashi:幹幹幹幹跑快點!……等等,那是什麼聲音?

[日誌結束]

第五部份:臨界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