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故784:第三部份:擴張
評分: +2+x

第二部份:協商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嘿、Clef?」

「啥事啊,Draki?」

「沒啥,嘿、我這週末能跟你借一下你的貓嗎?」

「大概,不過你哪根筋不對才會想跟我借那隻老想往垃圾桶鑽的禿毛浪貓,這我不清楚,但沒問題,去吧。你找到他的時候他大概還在試著去騎Josie。這隻愚蠢的畜牲笨到還搞不清楚就算她聞起來像是在發情,當一隻雌性沒有雌性部位時沒門就是沒門。」

「謝啦。話說回來,那是什麼玩意?」

「噢,Lorenzo博士稍早之前來過,還帶著一份對784跟Valentine博士的正式審查要求。他覺得她做過火了,並且使用不恰當的收容程序,想讓我調查調查。」"

「你還是沒解釋到……」

「我正要說呢。你看,當我一幹到這個位子上,每一天都有人來抱怨蠢得可以的破事。他們的老闆開了個玩笑或害他們錯過了一個午休,他們就跑來這裡發牢騷、大吼大叫並請求我去做終止審查。於是我只好做些測試看他們到底是不是認真的,其中一個測試就是我把刀擺在桌上,並告訴他們要是真的想要我去做審查,就切掉一根手指。一旦他們把刀拿起來,我就告訴他們這樣就好,可以停手了。」

「……我想Lorenzo對這份審查還真是充滿熱情。」

「他剁了自己的中指拿起來砸到我臉上,並用很多四個字母的詞彙暗喻我跟我母親有不正當關係。」

「……很酷。」

「我把他送去醫務室了。」

「那麼,你打算拿這份審查怎麼樣?」

「看來我得去幹活了。」

「你對我好聲好氣做什麼?」

「別出去到處亂講,我得維護好我的名聲。」

「這不是什麼問題。改天再去對著Gerald的臉開槍他們立刻就會把『殺手Clef』的稱號還給你了。另外,你還能讓Bright賺到兩千塊。」

「啥?」

「沒事。」


「你知道,」Chang說:「我已經為了這個群體做過許多可怕的、靠杯的事情,我曾經與一組拿著自動步槍的小隊宰了整間主日學校的人,只因為他們感染了某種把他們變成嗜血變種人的天殺的病毒。我曾見過海面在地獄之門後波光粼粼……」

「……而這一切最終都像雨中的淚滴那般消融殆盡?」Roybal打趣地插話。

「閉嘴,Roy,」Chang對他咆哮道。

「你倒試試看啊,混蛋,」Roybal罵了回去。

「你們兩個操他媽的現在立刻停下,要不然我就割了你們的卵蛋去做糰子,」Takahashi嘆道。她的手觸上眼罩,那是一次在科索沃跳傘失敗留下的紀念品,一塊碎片射進她的左眼。這之後每當有不好的事要發生時就隱隱作痛,而現在它痛得跟什麼鬼一樣。

「這不公平,中尉。你不能只因為自己沒有蛋蛋就想從我們身上……」

「Chang中士,在我去拿閹割工具來之前你有十秒的時間回去你的崗位站好。」Takahashi打斷他。

「可是,女士……」

「你該叫我長官,Chang,我是個操蛋的軍官而不是家庭主婦或是一個婊子。」

「好吧,長官,我想說的是,長官,放牧一隻奈米機械殭屍真是我破事幹好幹滿的職業生涯裡做過最靠杯的事情了,長官。」Chang說。

「所以?你打算讓我怎樣?把你轉調到總部去嗎?」

「不,長官,」Chang嚥了下口水。『總部』是被分派為D級人員的委婉修辭:對任何機動特遣隊成員來說與死刑無異。「就只是點突發奇想且無傷大雅的觀察,長官。」

「就讓它維持在這種程度,Chang。別讓我聽你胡扯發牢騷。」

「抬頭挺胸,那個鐵血婊子要來了,」Vicks邊說著趕緊扔下手裡的丁香捲菸用靴跟踩熄。

「立——正!」機動特遣隊Delta-9(費曼的痴愚Feynman's Folly)的成員在副主任Janice Valentine進入簡報室時倏地集中了精神。「稍息,」Valentine說著並把她的筆記型電腦放在桌上。「你們大概迫不及待想衝出去打打殺殺了,所以我會盡可能簡短的說完。Sandoval特工近日提報發現一種具有高度危險的多型態生物在水晶洞窟裡出沒。784被派去收容牠,而你們就負責陪同它到作戰區域,並提供一切它所需要的支援。以上,有任何疑問嗎?」

「呃、有,」Chang舉起一隻手說道:「多型態生物是什麼玩意?」

「她的意思是怪物,白癡。像那種又大又操蛋的黏呼呼怪物。」Hopkins嘆了口氣。

「去你的、混球,我問了女士一個蠢問題。」Chang罵道。

「去吸我老二啦,混蛋。」

「我倒有個操蛋的問題想問這位好女士,」Vicks說話時手在半空中揮動。「為什麼我們沒拿到操蛋的地圖、也沒有操蛋的目標資料、甚至連操他媽的支援或任務主旨都沒有?」

「784有一切你們需要知道的資料。」Valentine反駁道。

「所以為什麼一個操蛋的SCP能知道全部的資料,而不是我們?」Chang抱怨道。

「因為你們這些白癡不需要知道。而要不是基金會規定要求任何SCP投入作戰必須跟著一組特遣隊,我早就把你們這幫蠢材派去掃廁所直到世界末日了。」Valentine對他罵道。

「我操你剛剛……」

立正!」Takahashi大聲說道。

「去你的,中尉。這婊子她剛才……」

「你目前是直接犯下抗命行為,Chang中士!」Takahashi厲聲吼道:「我說了,立正!」

室內歸於一片靜默。「除了Chang和Vicks以外全部的人,換上裝備在十分鐘內到機房集合。Vicks一等兵與Chang中士……抱歉,Chang下士換上體訓服到784的收容設施報到。在我們出任務的期間負責打掃收容室。我建議利用這段時間好好省思『違抗命令』這個詞彙的涵意。解散。」

「但是中尉……」

「解散!」Takahashi吼道。其餘六個Delta-9的成員靜靜地接著離開簡報室。

「你的人看起來缺乏紀律,」Valentine在把文件放回馬尼拉紙公文夾時如此評論道。「我想以一個女人率領的機動特遣隊來說這是可以預見的。」

「很抱歉,副主任,但這句話從您口中說出特別不恰當,」Takahashi反駁道。

「那可不。大吼大叫地下指令是男人做事的方式。一個女人應該用更加敏銳且優雅的方式來領導。但是呢,我想一個兩者都做不到的女人也就只能盡力而為了。」 她啪地用力蓋上她的筆記型電腦。「中尉,請你告訴我,身上帶著巨大的男性象徵物件到處跑發射子彈會讓沒有實物可用的你好過一點嗎?」

「感謝您的細心觀察,如果沒有要事的話我該走了,女士。」Takahashi併攏腳跟欠身行了個禮,並以足後跟轉身,小跑步離開了簡報室。

「老天,我真討厭那個婊子,」Valentine嘆道。


「我真討厭那個操蛋的婊子,」Vicks還在發著牢騷。他把拖把放進水桶再狠狠把它擰乾。「老天,要是我有機會掐住她的脖子,我肯定要把她勒到眼睛都爆出來。」

「閉上你的鳥嘴,Vicks。會把我們搞到這般田地還不都是你害的。」Chang拿起牙刷並仔細端詳磁磚間的縫隙。「唉、以公家機關辦事的程度來說夠好了。」

「不知道為什麼中尉不直接對那個婊子開噴。老天,我願意花錢只為看到這幕景象。」Vicks用拖把支撐著他的身體。「要是她們身上都只穿著內衣還在泥巴堆裡就更好了。」

「慢著,你想看老疤面女跟另一個老得能當她媽的婊子在泥巴裡拳擊?你他媽到底腦子有什麼毛病啊Vicks?」

「拜託,Chang,你得承認疤面女的身材還挺值得讓人鋌而走險,而鐵血婊子差不多可以算那種『有吸引力的辣媽GMILF』。除此之外,既然有個像Valentine這樣的名字,那她床上表現肯定猛得跟怪物一樣。」

「發什麼神經啊Vicks,我看你是在這行裡幹太久了……」

「不好意思,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了?」一個聲音說。

兩個士兵從他們的爭吵之間抬頭看向說話的聲音來源,一個男人站在門口,身上穿著實驗袍還戴著一頂即使無比敬畏也只能以『逗趣』來形容的帽子。他面帶笑容,一個大得不可思議的笑容,而他的鼻子又紅又大簡直像顆番茄。除此之外,他的外表可以說是平淡無奇。「要是我打擾了的話,讓我改天再過來也可以。」

「沒、沒問題,長官……博士……Clef先生。」

「Clef是我的小名,那些真正認識我的人都會稱我為brummmm。」最後的聲響他用一種,如果這兩個士兵學過樂理的話(他們沒學過),就會認得這是以無比近似A大調和弦的方式唱出來。「這裡就是Andrew的閨房嗎?」

「沒錯,這裡是784的收容室。」Vicks肯定地說道。

「我瞭了,看來還挺舒適的嘛。」Clef走到房間正中央,撿起一塊看起來像薄塑膠片的隔板,他敲了敲正中間:這塊物質看起來雖然又薄又細緻,但卻無比堅硬。「那是什麼玩意?」

「784做的,看來他用這個給自己蓋了個巢穴,或是之類的。」Chang指著散過整個收容室成堆的薄片物質,它們排列成近似圓形的模樣。「反正這看起來挺無害的,他們就放縱他這麼做。」

「我瞭了。」Clef彎下腰撿起一個USB硬碟,看了下標示在它側面的字。 「你們讓他讀Eric Drexler1的著作?」

「Valentine主管出的主意,長官。她說懂一點理論知識能幫助他更有效率的使用他的軀體。」

「我瞭了,繼續加油吧。」Clef轉身直直走了出去,並把厚重的鋼板門在身後帶上。

「我操他的老天爺——」Chang吹了聲口哨。「看來我們的麻煩很快就要被終結了。」

「你怎麼會這樣想?」Vicks疑惑道。

「那可是副主任Clef啊。他是個審查官。」

「一個收稅的屁蛋跟我們的麻煩有什麼屁關連?」

「不是那種審查,豬頭。是終結審查。他負責審查各種情況,而要是他覺得誰該死……噗咻。」Chang比出食指抵在自己的頭上做出開槍射擊的手勢。「光是他撓一個SCP兩下,傳聞說他厲害到SCP直到死都不曉得自己已經完了。」

「拜託、Chang你也太誇張了,」Vicks大笑。「哪有人有辦法那麼行啊。」

「我哪知道是真是假,」Chang撓了撓自己的下巴說道:「不過他貌似就只帶著一塊784蓋巢穴用的材料樣本、還把那個USB塞進口袋裡就走了。」


「Lorenzo博士。」

「Clef博士。」

「請坐,手還好嗎?」

「好多了,醫生已經把手指接回去,但痊癒還得花一小段時間。打字還挺……困難。」

「我能想像得到。無論如何,我做完我的審查報告了。在我提交給O5們之前我想讓你先看過這份報告。」

「謝謝你。」

「……」

「……你認真?」

「一字不假。」

「……你肯定是在開玩笑。」

「Lorenzo博士,我得到的結論是SCP-784在維持目前收容措施的狀態下對任何人都不具威脅,因此你的終止審查被否決了。不過我建議讓你休個短期病假,心理評估顯示你目前正承受極大的壓力與疲勞。」

「……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對吧?」

「請在這裡簽名,你有二十四小時可以把職務交接給你的助理,明天中午前記得去醫務室報到,要讓你去做兩週心理評估與個別輔導。」

「你這狗娘養的!你他媽愚蠢賤婊生的混球,那怪物會把我們全都殺了!」

「Lorenzo博士,要是你不配合的話,我就得進行正當自我防衛了。」

「你這狗娘養的笑臉雜種,我要把你給宰——」

<砰>

「……你開槍打我?」

「……你會好起來的。」

<碰>

「耶穌啊……<嘆氣>保安,我是副主任Clef。Lorenzo博士現在在我辦公室裡暈倒了,請派點壯丁過來把他搬上床並綁起來……哇,這聽起來比我想的還Gay多了……」

第四部份:破口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