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故784:第二部份:協商
評分: +4+x

第一部份:接觸

「當你凝視深淵,深淵也凝視著你looks back

回首當下Looking back,我不確定當那個瘋狂的婊子拿出照片給784看的時候我到底在想什麼。要是打賭的話,大概『衝著她尖叫她在說謊』跟『完全抓狂把我們全都殺了』這兩個選項會賠率各半。

我想,大概沒有人,敢把錢押在他會說:「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我知道。」

Valentine,那個瘋狂的婊子,竟然連個眼都不眨。「我想過你也許知道這件事,但你怎麼猜到的呢?」她問。

「bbbb-b-beatrixxx madadadadadox對基金會有價值。基金會不會不會試不試不試一下就讓讓讓讓她死,」那怪物咆哮著說道。

她堅定地看著那雙由矽和鐵組成,正翻湧著怒火的冰冷藍眼睛。我注意到她的唇抿得比平時更緊了點。784的情緒比較難看出來,但看了這玩意個把月以後,我發現它的氣孔開闔的速度加快了,就稍微快了一點。「是,那當然,」Valentine說:「就像我們也不會想讓你這樣有價值的對象只是待在這個小盒子裡。」她靠著欄杆打算伸手去拿香菸,但想到她還穿著防護服後就把手臂交叉擺回胸前。「Beatrix Maddox的軀體從事故地點被回收,並進行再生。」Valentine 解釋道:「然而,這個程序……並不完整。我想用術語來說就是『閉鎖症候群』。她的大腦和身體功能都正常,但彼此之間就是沒辦法互相溝通。她完全是清醒的,只是完全無法控制她的身體。」

784沒有回話,它的藍眼睛眨了一下。「基金會認為唯一有效的方法就是用上一劑500,」Valentine繼續對它解釋。「而SCP-500是有限的資源,我們……這樣說吧……讓我直白地告訴你,有些反對意見認為不值得把它用在一個一般特工身上,尤其還是已經正式宣布死亡的。」

「條條條條件件 交交換。」

「看來你已經明白了。」Valentine發出笑聲。「我被授權組建一支新的機動特遣隊,暫名為Delta-9:費曼的痴愚Feynman's Folly。十二人隊伍,被指派在外勤時協助你。你會肩負收容及捕捉特別難抓捕的SCP。身為潘朵拉之盒的前任成員,這對你來說應該很熟練。作為回報,Maddox特工能得到一劑SCP-500並回歸她先前的狀態,這樣足夠嗎?」

「我能能能能夠見見見見她嗎?」784問。

「當然不行,別傻了,」Valentine嘲弄地說道:「她會在A級記憶刪除後植入新身份的假的記憶,從另一方面來說,她還活著、並且快樂。說到底這不就是你想要的嗎?希望她過得快樂?」


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在一個暴雨天一輛小貨卡衝到我們道路前方時我正坐在車子的前座。我媽用力踩了煞車,但車輪打滑,並在轉出路肩之前就直直與貨卡對撞。

即使是現在,我記憶最深刻的不是撞擊的那一瞬,而是車子開始旋轉的那一刻:意識到我們就要發生車禍然而我卻沒辦法做任何事阻止,那股無能為力感。

噴它!就是現在快噴它!」我大叫道。D級們遲疑地看著彼此一會兒,而784就只需要這麼一瞬。

「不。」

就這麼一個字。是如此清晰地從它那非人類嗡嗡作響的聲音裡發出……然後那三個D級被奈米機械尖刺穿透前額的屍體就這樣倒在地上。 Valentine發出尖叫,隨後那些突觸往前伸去攫住她、把她舉到半空中。一千根殘忍的鐮刀狀刀刃包圍著她就像鐵處女刑具,幾乎直接抵著她防護裝的表面。「保安!」我大叫著:「啟動緊急噴灑,全部……」

等等!等等!等一等!」Valentine尖叫道:「退下!」她轉過頭看著784冷酷、無機質的光學眼球,一點都不懼怕無比鋒利的刀刃。「等等……」她重複著這句。

「肉體肉體肉體不不肉體不重要,」784急促地發出顫音。「只有只有心心心心靈。」

「我沒辦法讓你見她,」Valentine接著說。「但我能取消A級記憶刪除的指令,這樣可以了嗎?」

「足已,」784輕聲說道。刀刃回歸原位,奈米機械構成的突觸把主管放回地面上。

「等你的第一個任務下來我們會再跟你聯絡。」Valentine說。

「壹依咿宜一個邀凹要求,」784發出不滿的聲響。「不不不不部不要丙丙丙丙酮池。不需淤淤淤要。」

「成交。Lorenzo先生,只要它仍繼續配合我們,你就得把784的收容室放在丙酮池外面。」Valentine命令道。

「女士,儘管我相當敬重您,但這完全操他媽跟瘋了沒兩樣,」我氣急敗壞地。「那個丙酮池是唯一能阻止它脫離控制的手段!」

「不再需要如此,現在它願意配合。對吧,Andrews?」Valentine問。

「會合喝盒盒合作,」784發出嘶嘶聲。「遵遵遵遵守你的諾言。」突觸縮回水泥製的收容間裡面,就像海葵把觸手縮回軀幹當中。

「保安,把大門鎖上。該走了Lorenzo。」


溶劑一遍一遍沖刷過我們的塑膠製生化防護裝,把我們身體上任何一點殘留的奈米機械給清洗下來。整整五分鐘的沖洗程序中Valentine就只是靠著牆面、雙手往兩邊展開,她舉著頭直直看向天花板。老實說這一幕還挺嚇人的。

「它很漂亮,不是嗎?」Valentine在我們把防護裝換下來的時候說。

「不好意思?」我正穿我的實驗衣穿到一半時因為她的話愣住了。

「他的身體是那麼……絢麗。」Valentine在整理她的衣領時撫過自己的喉嚨,隨後順了順她那已經開始從髮髻裡散開的鐵灰色頭髮。「它永遠不會衰老、永遠不會腐敗。限制著他的只有他的意志與心靈……而他是這樣的一個,你能想像要是他突破自我能完成什麼樣的事嗎?」

「女士,」我緩緩地說:「您真的沒問題嗎?」

「當然,遠比沒問題更好,我是這樣覺得。」Valentine說著並穿上她的實驗袍。「我會提交一份報告給Clef主管。第一個任務這週大概就會下來了,得確定他準備好才行。」

「依您的吩咐,女士。」我等她離開後盡速前往控制中心。「Herrera?」我叫來我的助理。「我要兩倍的人力輪班監控這玩意,每一刻至少都要兩雙以上的眼睛盯著它,還要有個傢伙無時無刻把手放在噴頭控制閥上面:我要這玩意被盯得比173更緊。還要提申請讓替換的D級下來,我回來之前把那些舊的給清理掉。」

「沒問題,老闆。你要去哪裡呢?」

「我得去跟那隻笑面虎Smiley談談,」我說:「如果我一個小時內沒回來,就告訴醫療班有具被霰彈槍打死的屍體躺在Clef的辦公室。」

第三部份:擴張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