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現在、白晝黑夜
評分: +3+x

「Dr. Ming,你之前不是帶我去過077的那個什麼車站嗎?」
2020的某日,約是下午,外頭的陽光打不進地下室,特工ZUN躺在Dr. Ming辦公室的棕色沙發上,一手拿著Switch,另一隻手則伸進旁邊桌子上的零食包裡拿洋芋片。

「怎麼?」
Dr. Ming頭也不抬地持續辦公,他手上正在處理著某個棘手的案子。

「啊啊啊!我要死了!」
躺在沙發上的女子突然躁動,還沒待拿完零食的手擦乾淨便碰了另一邊的手把。

面對這樣的光景,Dr. Ming也是看習慣了,亦或是聽習慣了,畢竟在遊戲裡快要死的傢伙只要一有空便是來這裡玩跟提出他壓根沒興趣的邀約。

「啊!」
應變特工無法戰勝遊戲設計,虛擬世界的自己走上生命的末路了。

「大約楊乙己的確死了。」
Dr. Ming在那聲尖叫後又輕描淡寫地補上一句話。

「去你的!」
楊特工,也就是特工ZUN對Dr. Ming比了一個中指,並重新開始遊戲。

「所以那個077的車站!」
「嗯?」
「原本是怎麼個樣子?」
「普通的南迴線車站。」
「多普通?」
「假期期間才會比較多人的車站。」
「那還真普通。」


過去的事情再也無法回顧。

「畢業典禮前會回來啦,什麼時候不會回來了?」
1998年的九月中,身為守信的父親,他輕易地定下了承諾,雖然知道這次可能回不來。

「唉!兒子的才剛上高中,你就非得這個時候出這個三年的差嗎?」
他的妻子不悅,無法諒解丈夫突然得出差的事情。

「沒辦法嘛,公司的事情總是這麼突然。」
他披上西裝外套,穿上皮鞋,提起公事包。

「你啊!」
妻子上前用指尖轉了轉他的額頭。

「記得好好吃飯,保持規律作息,不要再多喝酒了!」
在轉額頭的同時,妻子也順帶提醒了丈夫需要多注意身體。

「好啦,哪次不遵守了,我出門了。」
他轉開門把,踏出門時遲疑了一下,但不待屋中的妻子問話,便把門關上了。

過往的承諾超出了保存期限。

「爸呢?」
2001年的六月中,陳同學問著母親,母親無法回答。

兩人正對著校門口,背後便是準備要開始進行典禮的會場,九點的太陽打在兩人身上,鳳凰花開,石斛蘭卻不見蹤影。

「爸應該在路上了,你先去會場裡吧!」
母親無法回答,只能先把兒子弄進會場,自己坐在一旁樹蔭下的石椅上等著。

十點無風,沒有任何人,只聽見會場裡傳出來的悶聲;十一點風起,幾名遲到的父親趕緊進入校園。

十二點風止,兒子走出會場,母親則是始終坐在樹蔭下。

「阿母,嘴乾謀?」1
兒子拿著水壺,遞給了母親。

「嗯。」
母親接過水壺,喝了幾口水。

「爸還是沒來呢。」
他抱著畢業證書,透過些微油膩的鏡片看向校門口。

母子兩人陷入沉默,周遭的氣壓穩定,一切風平浪靜,只是少了些什麼。


「可以吃飯了……」
2020的某日,約是過了晚上六點,Dr. Ming把棘手的案子處理完後放心地伸展身子,並鬆了一口氣。

「那你今天要吃什麼?」
特工ZUN今日沒有勤務,她也希望不要突然有,整個人已經進入了頹廢狀態。

「今晚,我想來點……」
處於放鬆狀態的博士拿下他有些油膩的眼鏡,陷入了一陣沉思,一種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沉思。

「員工餐廳的特餐?」
特工ZUN在旁邊接話。

「不要,那種東西只有你會吃。」
被接話的博士似乎想起了什麼不好的回憶,直接回絕。

「那是你挑食的問題。」
特工ZUN對一個快四十歲的挑食大叔吐槽道。

「去吃肉燥飯2 好了!」
Dr. Ming還是回到了自己的守備範圍。

「你要請客嗎?」
快要三十的女子問道,是真的希望對方請客。

「不要,一碗也才二十五元,昨天領薪,基金會又沒給妳扣薪水。」
Dr. Ming回絕了請客的要求,並皺眉頭,明明昨天才領過薪水,怎麼就要求別人請客?

「二十五?你是吃哪裡的肉燥飯?」
特工ZUN對於以台灣北部經營的攤販而言完全虧本的價格產生質疑。

「可以帶妳去。」
「走起!」


掩飾被揭穿,緊接而來的是追尋真相或是盡頭。

「欸,學弟,你老爸是不是有在基金會工作過啊?」
2002的一月中,錢了特工問著研究員Ming,兩人正在合租的房裡吃著飯。

正在扒肉燥飯的研究員Ming在起霧的鏡片後瞪大眼睛,停下了咀嚼的動作。

「你看,這是我調的資料,人事部要求我不可以看,反正我也真的沒看,說不定裡面有特定的模因型殺滅劑。」
錢了特工把一份L夾從包包拿出,遞給了研究員Ming。

研究員Ming趕緊吞下嘴中的食物,擦了擦油膩的手,把資料拿出來看。

「Dr.Song,在077裡……」
他的手在抖,抖到字無法看清。

「學弟,你還好嗎?」
學長看到學弟臉色鐵青,手抖不斷,出於好心關心了對方。

暗夜裡的星光又出現了,研究員Ming把眼神從文件移到錢了特工身上,而對方也被這突然的舉動嚇到了。

「學長,能夠申請外調到077那嗎?」
「不是不行,但你確定嗎?」
「對。」
「那我幫你弄看看。」
「謝謝學長。」

當阻礙出現,追尋者只能自立自強。

「學弟,沒辦法欸,那裡沒缺人。」
2002一月中的另一日,錢了特工轉開大門,對著在客廳裡打掃的研究員Ming說道。

「那,我可以……自己去吧?」
研究員Ming沒有抬頭,只是繼續掃除工作,他背對著學長,身上穿著剛買不久的灰色羽絨外套,只有紗窗那頭的夕陽看見落在拖把上的幾滴不是汗水。

「啊……好吧,學弟你……加油!」
錢了特工似乎察覺到對方的情緒,只是簡單的打氣後穿上了室內拖鞋,走回自己房間。


「好吃欸!你怎麼知道這家店的?」
2020的某日,約是晚上八點上下,特工ZUN跟著Dr. Ming來到了某條巷子內的小店。

「以前某個學長同租的時候常買。」
Dr. Ming穿著有些破舊的灰色羽絨外套,並夾起地瓜葉放在自己的飯上,解釋了一下便送進了嘴裡。

「哪個學長啊?」
特工ZUN對於某個學長有興趣,順便問道,並喝了一口熱氣蒸騰的豬肝湯。

「大學的學長。」
過去的記憶閃過腦袋,他的筷子停頓了一下,然後慢慢道出那名學長與他的關係。

「這樣有回答跟沒回答一樣!算了!」
特工ZUN被打太極,心情不是很好,放棄了質問。

不過還好他放棄了質問,旁邊的老闆跟老闆娘都為這個小姑娘留下了冷汗,曾經有個不要命的熟客問過Dr. Ming有關於錢了的事情,差點被打成殘廢。

「老闆,我還要一份肉燥飯!」
特工ZUN對老闆說道,對於老闆而言,若是有人喜歡他做的食物便是一樁好事,不過多久便端上了另一碗。

「欸,老婆,該不會他要結婚了吧?」
「唉呀!你不要亂講,或許他早就結了!」
「你這不就是在亂講嗎?」
老闆跟老闆娘在旁邊竊竊私語,笑得不亦樂乎,看著Dr. Ming從大學到現在快二十年的老夫妻也把他當成孩子了。


最後只剩虛無的話……

2002年11月28日,今日南迴的夜有著少許的寒氣,或許是寒流過強,聽說有些山還飄雪了,研究員Ming穿著年初買的灰色羽絨衣獨自站在██車站的月台上,許久未修理的日光燈一閃一閃,白光打在水泥地上,風輕輕走過導盲磚,掠過月台的盡頭。

他看著眼前太平洋的方向。

「真遠。」
他這麼想。

時間快到十點了,而月台也早已封鎖,這是研究員Ming透過層層關卡才得到的機會,看著SCP-ZH-077進站,以及離站。

遠遠聽見火車在鐵軌上奔馳的聲音,在隧道的另外一頭。

「咦?」
他看著手錶,已經十點零一分了,車怎麼還不到?

只聽見火車在鐵軌上奔馳的聲音,以及漸近的鳴笛聲。

十點十二分,SCP-ZH-077進站了,沒有刮起什麼風,只是讓研究員Ming回去月台設置的鏽蝕椅子上坐好。

他無神空洞的雙眼,看著面前打開的車門,有期待也沒有,最後離站的笛響了,門也關起,沒有人從車廂裡出來。

但在他的眼角餘光裡,他發現有一本筆記本被丟出來。

「那個是……」
研究員Ming抱著忐忑不安的心,走向那本筆記本。

不過是幾公尺而已,研究員Ming的腿卻不受控制地抖動,這不是單單的恐懼,這是逃避的本能,是深怕最後結局的恐懼。

但他一路上什麼都不扶,憑著意志力讓雙腿的顫抖屈服,踏出了前往真相的步伐,儼然是名無懼的勇者。

撿起了筆記本,他翻開第一頁。

第二頁。

第三頁。

第四頁。

第五頁。

……

第一指節。

或許會崩潰……

研究員Ming雙腿一跪,兩手一軟,癱在地面,眼眶源源不絕地冒出淚珠,想停也沒辦法停,勇者也有柔軟感性且敏感的一面。

他摸著那根手指,確實是父親的手指,餘溫還未散去,他記著這個溫度,父親曾牽著他年幼的手走在夜路上,並跟他暢談所謂男人的事情。

ATF的成員隨即趕到,有人拿著那本筆記本和裡面的東西,有人攙扶著研究員Ming。

「那是……父親的……手指。」
他兩眼無神,癱瘓的氣音擠出幾個字。

「不是,那不是Dr.Song的手指!」
「對,還沒有檢驗!」
「欸!他昏倒了!」


但也有可能……

「吃飽了!」
2020的某日,大概晚上九點多了,特工ZUN坐上副駕駛座,一臉滿足。

另一邊駕駛座的門也打開,上車的是Dr. Ming。

「繫好安全帶。」
他提醒著那位剛吃飽的小姐。

「可是我很飽。」
特工ZUN輕拍著凸著的腹部,大概是快兩百塊新台幣的價格。

「那可以調鬆緊,給我繫上。」
對於對方的說詞,Dr. Ming並沒有給予同情。進了駕駛座,灰色的破舊羽絨衣摩擦出一些聲響。

上了車,發動引擎,上路。

一路上是城市的冷漠景觀,原本是很無聊的。

「欸欸,你看這個迷因!」
「不要,我在開車。」

不過,副駕駛座可是有台暖氣。

只是希望遲到而已。

「ZUN。」
Dr. Ming突然叫了她的名字。

「嗯?」
特工ZUN給了一個疑問的回應。

「你說過吧。」
Dr. Ming的左手抓了抓下巴。

「說過什麼?」
特工ZUN持續地滑手機,沒有太多心思在對方身上。

人類的偉大之處,在於敢於面對恐懼的驕傲姿態。
Dr. Ming提起她所說過的話。

「怎麼了嗎?」
特工ZUN感到詫異,她記得對方並不是一個喜歡講過去事情的人。

「人類還有一個偉大的地方。」
「那就是給予他人希望的力量。」
Dr. Ming慢慢道出自己的見解。

「你好奇怪。」
特工ZUN覺得渾身不對勁,對方突然這麼反常實在有違常理。

「哈!奇怪就奇怪吧,快到站點了。」
Dr. Ming露出笑容也發出笑聲,讓一旁的特工ZUN開始有詭異的感覺。

「你不要嚇我啦!」

2020的某日,約是晚上十一點,他們回到了Site-ZH-16。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