蛛網起源:那是1993年
評分: +13+x

請求讀取起源記憶代碼00-CI……

1930至1980年代,我們曾使用新技術製造出的康德計數器,將所有能找到綠型都找出來殺掉,原因很簡單,99%的綠型最終都會進入幼年神(child-god)的階段。
如果世上有神,他肯定不會寬恕我們所犯下的罪,根據SCP基金會的檔案統計資料顯示,我們讓1980年代所有綠型的平均壽命被壓低到8歲,因為我們殺了數以千計無罪的綠型幼童,那時代75%的綠型們都死在我們的手中,這也是我為什麼在1985年引薦你去三波特蘭留學的原因,就是為了讓你躲避我所屬的組織GOC。
直至1990年代,上頭的人才願意停手,但我仍舊永遠無法原諒自己,
祝你創業順利,維勝,願你能為這世界帶來改變,證明我當初引薦你去三波特蘭的事情沒錯。

 
認證權限……
認證權限……
認證權限……

訪問成功……

那是1993年的一個夜晚,大雨滂沱,月色甚暗,荒野之中,一群人正追殺著一個人。

追殺者們的裝備十分先進,超過二百五十公斤之金屬團塊包覆他們每一人的身驅,被他們組織稱為白色套裝的動力裝甲搭上手中的武器,而他們所追殺的青年,則是手無寸鐵。

對追殺者們而言,他們正在狩獵「怪物」,狩獵怪物不需要理由,上面的人發下來什麼訊息他們就那麼幹,而對青年而言,就因為有個上頭的人認為他很危險,他就因此要被殺掉,簡直莫名其妙。

青年已經被射倒在地上,一顆5.56mm子彈穿進了他的腹腔之中,而在那之前,青年已經和追捕他的敵人交手了很多次了,直到現在才終於失手,這在他記憶中應該是第二次倒在他們槍下,第一次應該是發生在兩年前。

青年他並不理解自己為何會受到這種對待,儘管那些追殺他的人說明了理由,說青年「很危險」,但他仍然不明白他這二十四年來究竟幹過什麼「危險」的事情。

是因為他的天賦?因為他的異常?因為他是那些焚書人口中的綠型?當初他的導師,就告訴過他他的天賦可能引來不必要的注意,才引薦他到異維度的三波特蘭留學的,至少在那個維度裡,他不需要隱藏自己的天賦。

他不知道那位導師是何處而來,只知道他的眼中似乎一直充斥著某種愧疚和悲傷。

當年二十二歲的他不認為自己做錯了什麼,他不後悔自己豁出性命去制伏搶匪,即使必須殺光他們,他也不後悔自己的天賦暴露在凡俗人們的目光中,不後悔被圖書館門衛們救了、也不後悔加入他們,而至今也是如此。

青年越想越感到火大,他拼命全力,提起了左手上的手錶,轉動了上面的小齒輪。

他眼中世界的時間再次減緩,青年伸手拍開了飛到他面前的緩慢子彈,繼續進行他的逃亡,那些陷入慢動作的焚書人們怎麼樣也追不上他的腳步。


青年又一次成功逃離追兵,其他蛇之手的同伴們替他處理好了傷口,他們處理傷口的速度很快,半小時過去就已經取出他腹腔中的子彈,並且讓射入口消失無蹤,內部也修復得完好如初。

如果依照獄卒的說法來看,青年只不過是一個低度的現實扭曲者,比起蛇之手裡面的其他能人,青年在面對那些焚書人的追殺時,甚至難以保護自己,這是一個殘酷的現實,他的天賦並不如人,因此往往成為了最佳獵物。

他並不羨慕那些比他更有天賦的人們,因為他們相當幸運但也相當悲慘,越強大的現實扭曲者也往往意味著失控時會帶來更嚴重的災害,在充滿眾多能人的蛇之手中,他的異能並不特別亮眼,他原本並不擔心這點,直到現在。

青年只能減緩時間,還有不會被認知危害影響而已,不可能對付身著動力裝甲焚書人們,青年所擁有的異能並不足以做到,現實點考量,那樣厚實的裝甲,可能需要.50 BMG才能貫穿,而發射.50 BMG,需要得一架機槍。

但青年總不可能隨身攜帶一架機槍在身上,最重要的是,他沒有錢

只靠理想是無法戰勝他們的敵人的,青年第一次深有體悟。

青年名叫李維勝一個被迫屈服於現實的現實扭曲者,這是他故事的開始。

«|SCP-ZH-987| 蛛網起源:那是1993年 | CI-RE-004 彼得堡的行動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