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三五序曲 - 夜雨
評分: +5+x

梅坐在庭院旁的木板廊道上,兩腳懸著不停搖晃,似乎在想些什麼。在她視線的前方,是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狂風伴隨著飛在空中的樹葉,將傍晚的天空蓋上一層灰色的汙濁布幕。籬笆外的街道上只有風聲,所有人不是早已返家補強房屋,就是找了地方躲雨,沒人敢隨意闖入這場暴雨之中。梅手中拿著毛巾不斷翻玩,焦躁的情緒體現在她躁動不安的動作上。

「嘩啦——」當玄關前的大門被拉開,外頭的雨聲變得比先前更大。道安全身濕透,正試著把身上吸飽雨水的衣服脫下,但手卻找不到施力點。

「我來幫忙了!」梅聽到聲音後急忙跑到玄關,幫助道安把身上的衣服卸下,並把剛才拿在手中的毛巾交給了他。

「快把身體擦乾,不然會著涼的。稍微弄乾後去浴室換上乾衣服,快。」梅在道安擦乾頭髮的同時,把他的衣服脫到剩下一件單薄的上衣和褲子。

「好啦好啦,動作別那麼激動,我又不是第一次淋雨回家了,沒什麼大不了的。」他看到梅的反應這麼大,趕緊出聲緩頰。

但是梅似乎沒有把話聽進去,仍然一個勁地拿起另一條毛巾,開始擦拭道安的身體:「你也不是年輕人了,就算有工作在身,也要注意自己的身體不是嗎?尤其你的工作又如此重要,外面這麼冷,生病可就不好了。」

道安沒有反駁,畢竟他年紀大了也是事實,在這個時代,生無異能的平凡人,活到五六十歲都算長壽,但這番話還是令具備妖力的道安很不是滋味。

「別說這個了,我先去換衣服,等等還有工作的事要跟你說,就先去餐桌吧。」

說到工作,就不能不提到梅跟道安兩人正在進行的部分。自從二十多年前,思泉弄被蒐集院作為蒐集物管理開始,不少思泉弄的居民就藉著和蒐集院合作的機會跑到外面生活,就連梅也不例外。但對梅來說,這不僅是為蒐集院工作,還是一場私奔。

「你剛剛說工作怎麼了?你今天應該是去找陰陽師吧?」

「陰陽師反而沒事,他們正忙著處理大雨。我要說的是異常事務局,他們似乎正在策劃些什麼,我想去台北一趟,看看那些人又想拿蒐集物去搞什麼事。」

「什麼時候出發?」

「風雨過了之後馬上出發,不走鐵路。」道安喝了一口酒。「而且我想帶你一起去看看。」

道安嘆了一口氣,把杯子裡剩下的酒一飲而盡,對著桌子對面的梅說:「我很怕他們想把主意動到台灣的神靈身上。」

梅驚訝地掩蓋不住自己的表情,連忙問:「真的嗎?異常事務局怎麼會這麼突然?」

道安連忙安撫梅,要她別這麼激動,這些都還只是謠傳,沒有被證實。梅看著道安,不是很滿意這個說法。

「那我們要怎麼知道他們在忙些什麼?總不可能直接跑進總督府要見長官吧,還是你有什麼辦法?」

「去台北只是為了行動方便,異常調查局會自己找上我們的。」

看到道安起身,梅也跟著他回到臥室。兩人站在紙門邊,外頭的雨水仍舊傾瀉著,雨聲將兩人的對話聲抹消在夜晚當中。

那夜,房內的燭火沒有熄滅。


梅拿著觀賞表演用的望遠鏡,從房間的窗簾後方透過窗戶,看著對街路上的行人。她的工作是替道安在人群中找到化為人形的妖怪,或著身懷異能的人類。這讓偷窺他人的行為變成梅難以戒除的壞習慣。

「你還在看啊。」道安說,似乎已經跟異常調查局的人談完了,幾個身著軍服的人跟在他後面離開房間。那些人向道安示意後,便直接離開梅此時身處的大廳。

道安的臉上有些疲憊,梅看到他後趕緊走向前護住道安的身體。

「還好吧?」

「還好,我只是在思考一些事情,有點太累了。」

「我先帶你回旅舍,你在這裡休息一下。」

梅離開思泉弄,跟著道安在台灣各地尋找奇聞軼事這麼久,還是第一次看到他擺出這麼憂慮的表情。

這讓她有種不好的預感。


「那些神靈不會坐視不管的,雖然平時都獨善其身躲藏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但這次異常事務局是來真的。」道安側臥在和室角落,對著桌旁的梅說。

今天跟異常事務局的人談過後,更加確定了之前的消息,他們準備在各林道設置結界,防止神靈的能量外洩,再把神靈們的異能跟他們目前掌控的妖力結合。雖然沒有透露詳細的方法,但他們很有自信。

「如果真的是這樣,我得回去警告祂們!」

「你回去又有何用?神明哪一個不是守在自己族的領域,長腳出來也跑不掉的。異常事務局就是看準這點才沒那麼早行動。對他們來說,重要的是完成任務,而不是顧好神靈們。反而是妖怪和妖術師,對異常事務局來說才是當務之急。」

梅聽完道安的說法後,雖然很難接受,但這對她來說也是不爭的事實。

「難過也無濟於事,我們去吃點東西好了。」

「去哪?」

「之前聽上面說的,是間高級西餐廳,換上之後要穿去宴會的衣服,先帶你體會一下那個氛圍。」

道安自顧自地從地上站了起來,從衣櫃裡拿出參加活動才穿的正裝。

「餐費我會當作探查敵情往上報的,不用擔心。」

說完,他又露出平常捉弄人時的笑臉,下午的憂愁已一掃而空。梅看著他,苦笑中帶有一絲欣慰。


說到台北的高級餐廳,就不能不提到鐵道飯店的奢華料理。而說到鐵道飯店的高級料理,一定會讓人聯想到藏身其中的安布羅斯餐廳

正當梅跟道安兩人穿過用視覺遮蔽布簾遮擋的餐廳門口,就聽到餐廳裡頭傳來激烈的爭吵聲。

「我想見你們的經理難道不行嗎?」一個身穿軍服,身上的軍銜應該是少佐以上,但是距離有些遠,梅看不清楚。

「異常事務局果然又來找麻煩了。我們過來這邊。」道安看到那人之後,趕緊把梅帶往一旁,偷偷看著他跟餐廳員工之間的爭執過程。

「我們的經理有要求我們,『如果異常事務局的人再前來詢問有關時間穿越的相關問題,一律不要回應,也不需要通知我』,他是這麼說的。」站在櫃檯邊的服務人員這麼回答。

「我們依然很歡迎您前來用餐,但是請遵守店內的規定,如果您執意要問,我們也只能離開。不僅會少一處美妙的餐廳可以用餐,我相信其他常客們也會很傷心的。」

「隨便!」那名軍人大喊一聲之後,便從門口離開了。

「可以出來了,我只是不想讓人看到我們來這裡,畢竟這間餐廳也和異常大有關聯。」道安解釋。

兩人走向剛才軍人和服務人員爭執的櫃檯邊等候帶位,負責的人員在看到他們之後,立刻領著兩人坐在窗邊的座位上。

「歡迎來到本餐廳,今晚的晚餐是本餐廳因台灣博覽會而重新設計的菜單,您可以先看過之後再告訴我們需不需要進行菜色調整。」

「好的,謝謝。」

梅看著道安應對自如,忍不住說:「你看起來不像是第一次來。」

「我參加過不少餐會,至少簡單的禮儀沒有問題。」他說:「不過吃飯就點到為止,我們這趟的目的是跟妖怪打交道。」


「這是您點的『八仙山牛鐵內焙燒』,紅酒的部分請稍候,會有侍者為您送上。」

盤中的牛排在火燙的鐵鍋炙燒下,表面浮現一層層油脂紋出的金黃線條。軟嫩的肉瘦肥勻稱,像是一塊精美雕琢的紅玉。

「這就是仙牛啊……」道安看著眼前的餐點,不斷吞下口中汨汨冒出的口水。

「太誇張了!」梅太大聲,只能輕聲誇讚眼前的美食。

「先動刀子吧,吃飽再開工。」

「沒問題!」

兩人優雅地用餐,每劃開一次牛肉,豐滿的肉汁和甜味就自動流出。軟嫩的口感和溫暖的肉體,再搭配以紅酒煮出的醬汁,就像是被送入仙境的感覺。

「你也感受到了吧?」

「嗯。」

對梅來說,長時間和山裡的妖怪、神仙互動,讓她有機會感受屬於自然的氣場。而這道牛肉料理也同樣具有那種氣息,雖然比較微弱,但確實是來自非人類的感覺。

「就是這道!」

道安聽到梅這麼說,立刻揮手請侍者過來桌邊。

「請問客人您有何吩咐?」

「這份餐點實在太美味了,我想見見製作這道料理的廚師,不知道能否有這個榮幸?」

「我會幫您轉達的。」

侍者走回廚房邊,對裡面說了幾句話,不久後,一個穿著廚師袍的高大男子從後場走出,由侍者領著走向桌邊。

「道安先生,真高興再次見到你。」

「不會,我這次其實是有事相求才來的。」道安他將手擺向梅:「這位是來自思泉弄的梅。」

「我有些事想談,可以幫我找個比較隱密的地方嗎?」


「我開門見山地說,我來這裡是為了幫助你,同時想要找一個中間人。」道安說。「我必須比異常事務局早一步。」

道安、梅、松本三人坐在廚房後方的辦公區域裡,松本似乎已經猜到兩人的來意。

「如果說我能幫上忙的話,當然很樂意著你一臂之力。但是我要怎麼幫你?我已經離開那群老傢伙很長一段時間了。」

松本捲起右手的袖子,露出手臂上一層淡淡的紋路,像是胎記一樣纏繞著。

道安轉頭問梅:「我想先確認一件事,你聽過『碧游』嗎?」

「這個名字我有印象,思泉弄應該有相關的記載,不然我不會聽過這個名字。」

「那是一個獨立於世界外的空間,住滿了修煉百年以上的妖怪。」松本說,「但我也只記得這麼多了,我在很小的時候就被母親帶離那裡。」

大致上來說,碧游是一處聚集大量妖怪的靈異之地,對蒐集院和異常事務局來說,這個名字只能言傳而無法眼見。雖然有大量的文獻記載,但沒有一個人能提供相關資訊。

這讓蒐集院非常頭痛。

沒有人能確定碧游的威脅性,蒐集院在執行任務的時候都要特別小心,盡量不要觸碰到相關的領域。但是雙方仍然發生過衝突,負號部隊跟不少研儀官都有遇過以文獻中的名號自稱的妖怪。

「雖然我是妖怪的後代,但是我其實也不清楚背後的原理跟真實性,有人說這是神靈的印記,也有人說是妖怪的詛咒,反正這東西就這樣跟了我一輩子。」

梅用手撫過胎記,胎記的顏色隨著梅的手指移動,換上一層較深的紅色。比起胎記,現在更像以血畫上的圖騰。

在圖案的顏色全部變化之後,梅像是突然懂了什麼,卻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道安把松本的手抬起來端詳了一陣子,一邊點著頭一邊說:「這樣就夠了,你手上的印記就是你還有資格返回的證明。但最大的問題是『怎麼回去』。」

道安接著說:「我需要你當我們的橋樑。」

「異常事務局正在行動,我猜他們已經找到通往碧游的路了,但還沒有辦法進入。我有管道可以查出通道在哪,但進入碧游任務必須交給你來完成。」

「我需要你去警告裡頭的妖怪們,異常事務局不像蒐集院,他們擁有更強大的現實變化能力,還能輕易壓制能力較弱的妖怪。再加上負號部隊的經驗,這場仗幾乎一定會發生。」

「而那絕對不會有好結果,對兩邊來說都一樣。」梅補充。

道安手一揮,從空中變出一張符紙,上頭寫著一串看似塗鴉的字詞。

「等我確認入口,我會再派人來接你。在那之前如果遇到什麼危險,這張符會幫助你。」

松本接下符紙,點了點頭。接著道安起身,再次跟松本道謝後準備離開。

「我要讓他們知道,不是每個蒐集院的人都願意當異常事務局的走狗。」


後話,一

「這次外邊又怎麼了?」

「日本人要辦展覽,開始往山上找東西。幾個通道附近的聚落都有人被抓。」

「怎麼處理,要我出去嗎?」

「如果太過張揚,通道會被發現的。我覺得可以再藏好一些。」

「同意,開打的話對誰都不好。」

「對方可能不這麼想。」

「我們哪來的心思去想他們怎麼想?先把自己顧好吧。」

「碧游跟截門不會因為這點事受影響的。」

「也是。」


後話,二

進入四月,春天的氣息開始在島上蔓延。雖然常人感覺不到,但今年的春意比往年還要弱上一些。

「春的力量減弱了,我想這跟異常事務局有關。」梅把伸出窗外的手收回,她從指縫間流過的涼風感受到一絲絲土地的悲傷。

安布羅斯因為異常事務局的干擾而暫時歇業,松本在進入碧游後還沒帶回任何回覆,離博覽會舉辦的時間越來越近。

但道安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緩緩等待衝突的日子來到。

那天是四月二十一日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